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曲映水程雁云全本章节阅读

发表时间:2024-02-12 15:20:27    编辑:笑红尘
曲映水程雁云

曲映水程雁云《曲映水程雁云》是由大神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爆款小说,曲映水程雁云小说精彩节选那是个男人,个子很高,身穿黑色羽绒衣,戴着同色的毛线帽,迈一步的距离就足够她走两步,步子迈得又急又大,几步便将她甩在身后。曲映水有些不甘心,可又不敢走得太快,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的距离便越拉越远。可不知为什么,拐弯时,那男人却突然停了下来。曲映水起了几分争胜之心,急忙奋起直追,远远地瞧见他掏出手机不知在说些什么。在超过他的一瞬间,曲映水面上浮起几分得意之色,像个胜利者似的回头朝他望去。

作者: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立即阅读

《曲映水程雁云》 小说介绍

佚名的《曲映水程雁云》的描写展示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元素,虽没特别新鲜内容,但是依旧不会觉得老套。主角是曲映水程雁云,讲述了:分别时,他勉强朝她笑笑:“说好了中午给你做焖面的,是我的错,晚上给你补

《曲映水程雁云》 曲映水程雁云免费第21章 免费试读

分别时,他勉强朝她笑笑:“说好了中午给你做焖面的,是我的错,晚上给你补上。”

曲映水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我晚上有课,就不过来吃饭了。”

也忘记了有没有和雁云哥告别,她就离开了,像只幽灵似的飘回宿舍,躺在床上,拉上帘子,再把被子往头上一蒙,泪水便止不住地留了下来,顺着眼角一滴滴滑下,又慢慢地隐入浓密的发丝之中。

她像只受了惊的小乌龟似的,只想把头缩回壳里,不去管外面的纷纷扰扰,只一心躲在无人的角落里舔舐伤口。

哭乏了,哭累了,哭得泪水都干涸,曲映水终于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再醒来时,就听见舍友们在叽叽喳喳地讨论什么时候去古城看灯展,上次本来说好要一起去,结果曲映水回家吃饭,另外几人也各有安排,最后谁都没有去成。这会儿眼看马上要出正月,逛灯展的计划再次提上议程。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彭星星翘着二郎腿坐在书桌上,很是不耐烦。逛个灯展而已,讨论来讨论去,磨磨唧唧的。

没想到其他几人对视一眼,竟也同意。

“刚好晚上没课,能去。”彭星星拍了板。

姑娘们吵吵嚷嚷地穿上衣服就要出门,突然一个低哑的声音在身后幽幽响起:

“怎么不带我?”

曲映水撩开帘子探出头来,**的脸蛋上泪迹斑斑,大眼睛哭成了悲伤蛙,正眨也不眨地盯着众人的背影。

彭星星最先反应过来,扑哧一声乐了出来:“你不是在面馆打工吗,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面馆塌了?哭成这副鬼样子。”

不是面馆塌了,是她的天塌了!

曲映水嘴巴一扁,眼看又要哭出来。

彭星星急忙告饶:“别哭呀,想去就一起嘛。”

“嗯。”曲映水委屈地点点头,算是同意。

十三、古城花灯

刚出女生宿舍楼,迎面碰上南屿一行人,听说她们要去灯展,几个外地男生也兴奋起来,摩拳擦掌地要求同去。在食堂随意垫巴了一口,一行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出发前往古城。

自打耿公兴古建修古城以来,大同古城早已旧貌换新颜。巍峨壮美的古城墙,瑰丽磅礴的建筑,与古城内古韵悠长、风格迥异的寺庙教堂、阁楼牌坊、四合院落交相辉映,既有辽金时代雄浑大气的风格特点,又兼有明清时巧夺天工的繁复精致。

此刻华灯初上,古城里热闹非凡,大街小巷里挤满游玩的人群。吃的,喝的,玩的,样样齐全。小贩的叫卖声,孩子们的大笑声,远处传来的敲钟声,顷刻间都涌入耳中,把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烦闷通通挤了出去。即便心情尚未回暖,但走在来往的人群中,路过那些憨态可掬的花灯时,曲映水还是忍不住露出笑意。

小时候每年春节,她都会和父母来古城逛庙会。那时灯展尚未成规模,零星几盏花灯散落在街头巷尾,多是小兔子小老虎这些讨小孩子喜欢的造型。

有一年,看花灯时她还遇到了程雁云。那时程婶还在世,程家一家三口亲亲热热地走在一起。离得老远,她就看见雁云哥笑得恣意舒展,整齐的牙齿白晃晃地露在外面,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心情很好。曲映水手里提着西瓜花灯,还在绕着一个造型别致的兔子花灯打转,爸妈只答应她买一盏花灯,可她两个都想要,正纠结间,一抬眼看到了程雁云。

她眼睛一眨,计上心来,迈着小短腿,吧嗒吧嗒跑到他的身边,朝程雁云拱手作揖:“雁云哥,新年快乐,红包拿来!”

小说《曲映水程雁云》 曲映水程雁云免费第21章 试读结束。

曲映水程雁云
曲映水程雁云
佚名/著| 都市| 连载中
曲映水程雁云《曲映水程雁云》是由大神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爆款小说,曲映水程雁云小说精彩节选那是个男人,个子很高,身穿黑色羽绒衣,戴着同色的毛线帽,迈一步的距离就足够她走两步,步子迈得又急又大,几步便将她甩在身后。曲映水有些不甘心,可又不敢走得太快,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的距离便越拉越远。可不知为什么,拐弯时,那男人却突然停了下来。曲映水起了几分争胜之心,急忙奋起直追,远远地瞧见他掏出手机不知在说些什么。在超过他的一瞬间,曲映水面上浮起几分得意之色,像个胜利者似的回头朝他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