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完本)萧十三夏彤小说

发表时间:2021-12-22 15:15:26    编辑:素流年
第一章龙王流泪

独家小说《第一章龙王流泪》是陈十三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十三夏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二十年前,大伯离奇失踪,小龙滩海水一片血红......我爹说,他要去找寻真相,可等他回来时,只留下一具漂浮的干尸。二十年后,我大学毕业了,还是一头撞了进去.........

作者:陈十三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立即阅读

《第一章龙王流泪》 小说介绍

《第一章龙王流泪》是作者陈十三著作的悬疑灵异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第一章龙王流泪》精彩章节节选:第十二章神秘的船舱冰雹停了,但是天空灰蒙蒙的,雨还在下,浇在头上身上,...

《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十二章 神秘的船舱 免费试读

第十二章神秘的船舱

冰雹停了,但是天空灰蒙蒙的,雨还在下,浇在头上身上,冰冷刺骨。

张驰头上的伤口不再流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自己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紧紧包在头上,看起来滑稽的很。

但是现在的情况,我却笑不出来。

张驰声音里已然带着哭腔:“十三,夏老六真的没了?”

我看了看他,说道:“在找找,要是夏老六找不到,咱们也回不去了。”

这话不用我说张驰也应该知道,我现在对夏老六还抱着一丝希望。盼着他没有被海浪卷走,而是因为风浪太大,自己藏在什么地方了。

当下我和张驰分头寻找,把船上所有地方几乎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夏老六的影子。

张驰脸白如纸,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吓的。

“坏了坏了,这回真完蛋了。”

我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表现得太过恐惧,有时候恐惧是可以传染的。

我说道:“你不要担心,我从小在海边长大,不管怎么样,也能把这船开回去。”

张驰瞪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会开船?”

我心底里发虚,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怎么不会!”

说起来虽然我没有出过海,但是船在码头停靠的时候,我经常到船上去玩,对于渔船的驾驶,自我觉得没有什么。

当下我来到驾驶室中,一看操作盘,当下头大了。

这他大爷的跟我小时候看到的东西,根本就不一样。

一看我的表情,张驰担心地问道:“怎么了?”

我挠了挠湿漉漉的头发,苦笑道:“咱们还是再找找夏老六吧。”

张驰说道:“我说你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刚刚还说会开船,这一眨眼的功夫又变了。”

我不好意思地说道:“跟我小时候看到的不一样,我哪儿知道?”

张驰不再理我,气鼓鼓地往甲板上一坐,说道:“得,这回都交待在这儿了。”

我没有理他,不经意地发现,这驾驶室后面的位置,还有一个隐蔽的舱口。

我走到张驰身边,踢了他一脚,张驰怒道:“你干啥?”

我向那舱口指了指,说道:“这里还没有找。”

张驰一看,说道:“这里怎么还有一个舱口?看起来还挺隐蔽的样子。”

我也发现眼前这个舱口跟其他的舱口不太一样,这个舱口仿佛是故意做成这样,怕别外人发现一样。

平常的舱口都是突起在甲板上,而舱盖直接能把舱口封得严严实实,形成一个拦水的效果,站在甲板上,一眼就能看出来。

而眼前这个,虽然我们也看出那是一个舱口,但是它基本与甲板呈现持平的状况,而且与旁边的机械舱口相比,低下去不少,这样一来,不仔细看还以为那是一块修补过的甲板。

我与张驰对视了一眼,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蹲下身来,我赫然发现,这个舱口并非看起来这么简单。

那舱口比一般的舱口要小得多,而在舱口的四周,是用浮雕的手法,刻满了奇怪的花纹。

而舱盖之上,也隐隐露出一些模糊的文字。

我抓起袖子在舱盖上擦拭,终于一个好像是道教的阵法图案,在船舱盖子上显现出来。

这让我感到极为诧异,不由看了张驰一眼。

很显然,张驰的表情更加夸张,瞪着眼睛张大嘴巴,裹在头上的布条从左边额角耷拉下来,那模样够一个人看一年半的。

“十三,我看这图案,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电视上看到过。”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对这个舱口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抗拒感,好像是舱里有什么怪物一般,一旦把舱盖打开,那怪物就会冲破禁锢,将我和张驰吞入腹中。

我回头向张驰说道:“看这情况,夏老六不会在这个舱里。”

张驰瞪了我一眼,说:“萧十三,我看你是怕了。这夏老六的船有点不对头,谁家船上会有这样的东西。不行,我得下去看看。”

一种极为不好的直觉,让我伸手一把把他拉住,说道:“张驰,听我的,我感觉这个船舱不正常。”

张驰说道:“不正常就对了,越不正常,咱们越要探个究竟。十三,你别管,看我的。”

说着,张驰低身把手指屈在舱盖和甲板的缝隙中,用力一提,居然没有提起来。

“哎呀我去,这么重,老萧快来帮忙。”

其实我也对那舱里的东西充满了好奇,但是又隐隐感觉到一种危险气息,矛盾的心态让我一开始对这个舱口望而却步,然而被张驰一鼓动,一股冲动就占了上风。

当下,我走过去,帮着张驰用力将舱盖往上搬,没想到那舱盖还是纹丝不动。

按正常来讲,平常的舱盖比这还要大上许多,当然也沉重许多,我一个人搬开毫不费力。但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更小的舱盖怎么就这么重呢?

我想了想,伸手敲在盖子上,只听“笃笃”两声,是木头没错。

张驰见状,说道:“嘿,跟小爷还较上劲了是不是。”

说着,快步走出驾驶室,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把斧头,向我说道:“十三,今儿别拦我,看我劈烂它。”

我吃了一惊,说道:“你想干什么。”

“反正夏老六也不在了,今天小爷我就看看,这船舱里到底有什么。你起开,看我的。”

只见张驰撸胳膊挽袖子,往手掌上吐了两口吐沫,而后举起斧头就要向舱盖上招呼。

“你们要干什么!”

一声厉喝把我和张驰吓了一个哆嗦,张驰斧头没拿住,一下掉在自己的脚上,砸得他抱着脚跳到一边。

我回头一看,见夏老六正站在驾驶室的外面,一脸铁青地看着我和张驰。

他转过眼光,看了看地上的斧子,神情变了变,说道:“谁让你们进来的,给我出去!”

见夏老六突然出现,我和张驰有点奇怪。

但是看他的神色,我们谁都没敢多问,当下灰溜溜跑到了甲板上。

夏老六独自在驾驶室不知道捣鼓些什么东西,半晌之后方才拎着斧头走了出来。

看看他的脸色,还是一脸铁青,来到我们面前,用一种僵硬冰冷的声音说道:“以后没有我的同意,谁都不能去驾驶室,再被我发现,直接丢到海里。”

我看夏老六不是在开玩笑,当下不由打了个哆嗦。

说完,夏老六把斧头往我旁边一丢,而后转身又回驾驶室去了。

我和张驰面面相觑,张驰说道:“大爷的,真是邪了门了,这家伙怎么个鬼似的。”

我也感觉发生的一切太诡异,刚刚我们哪里都找了,整个船上都没有见过夏老六,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而现在,他又凭空出现,想起来真是诡异莫名。

我说道:“要不你去问问?”

张驰摇了摇头,说:“我可不敢去,你发现没有,夏老六哪里不对?”

我收回目光,望向他,问道:“哪里不对?”

张驰说道:“刚刚那么大的风浪,海水都盖到甲板上了,又下了暴雨,你看咱们哥俩都跟落汤鸡似的,但是夏老六的身上,却十分干爽,一点潮湿的感觉都没有。”

我这时方才回想起来,那夏老六好像还真是同刚刚上船的时候一样,衣服头发,全都是干爽的,没有沾上一滴海水。

我愕然地看着张驰,明显看到张驰的瞳孔陡然收缩:“你说,这夏老六是不是原来的夏老六?”

我不敢说话,更加不敢想了。

我知道张驰的意思,他是说,刚刚在风浪中,夏老六已经死了,而此时见到的,只是夏老六的鬼魂。

但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这光天化日,大白天闹鬼,怎么可能。

我想了想,说道:“你快得了吧,活生生的人站在咱们面前,你别胡说八道。”

张驰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想法太不靠谱,这时候笑了笑,说道:“我这不是在努力的分析现下的形势嘛,你不觉得夏老六跟之前不太一样?”

夏老六的确跟刚刚上船时的表现,有太大的差别。不过我们刚刚遇到风浪,险些命丧大海,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会继续保持着原有的冷静。

所以说,夏老六现在的这种状态,说起来也不是解释不通。

我知道张驰是有点紧张了,搞得神经兮兮,当下安慰他了几句。但是看他的表情,还是疑虑很深。

船继续往前开动,夏老六这时探出头来,让我们把甲板上的东西收拾干净。

刚刚的风浪,将船上的锅碗杂物打翻,散落在甲板上。好在桶里的淡水的粮食被保护得很好,用缆绳牢牢的绑在船帮上,才没有洒落。

我和张驰把甲板上的杂物收拾好,这时候,就听见船的发动机停止了运转,船也缓缓停了下来。

夏老六来到船头的甲板,也不看我们,更不同我们说话,就坐在船头看着海面。

我和张驰不明所以,我看了看夏老六,走过去,问道:“六叔,你怎么不开船了?”

夏老六冷森森地说道:“到地方了。”

到地方了?

我狐疑地看了看海面,入眼的尽是茫茫海水,都说小龙滩凶险,但是这么就到了?

我问道:“这是小龙滩?”

夏老六这才把眼睛投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那目光有点不对,很冷,没有什么生机。

虽然我心里有点没底,但还是问道:“那现在我们干嘛?”

“等着!”

夏老六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然后不再说话了。

我不明白夏老六想等什么,虽然心头感觉着不太对劲,但是他既然这么说,我也不好再问什么。

当下回来,拉着张驰去了船尾。

张驰问道:“啥情况?”

我把刚刚夏老六的话原封不动地跟他一说,张驰说道:“等什么?”

我没好气了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张驰说道:“十三,我跟你说,我刚刚在你们说话的时候,反复观察了那个夏老六。你发现没有,他真的非常不正常,尤其是走路,显得很迟钝,不自然。”

听了这话,我问道:“不自然?这我还真没发现。”

张驰说到这儿,脸变得惨白惨白的,说:“我给你打个比方吧,你看过皮影戏吗?我就感觉着那夏老六的动作,跟皮影戏里边的皮影似的,很僵硬,你明白吗?”

听到这儿,我转头向船头夏老六的方向看了看,说道:“你想说什么?”

张驰若有所思地说道:“之前我跟夏老六接触过,我敢保证他不这样,刚刚上船时我们看到他,包括吃饭的时候,他也不这样。他变成这样,就是从刚刚消失又出现的那一刻开始的。”

接下来,张驰说了一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

“我感觉咱们眼前这个夏老六,与之前的夏老六,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小说《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十二章 神秘的船舱 试读结束。

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一章龙王流泪
陈十三/著| 历史| 连载中
独家小说《第一章龙王流泪》是陈十三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十三夏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二十年前,大伯离奇失踪,小龙滩海水一片血红......我爹说,他要去找寻真相,可等他回来时,只留下一具漂浮的干尸。二十年后,我大学毕业了,还是一头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