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完结《第一章龙王流泪》萧十三夏彤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发表时间:2021-12-22 11:51:35    编辑:墨染曦
第一章龙王流泪

独家小说《第一章龙王流泪》是陈十三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十三夏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二十年前,大伯离奇失踪,小龙滩海水一片血红......我爹说,他要去找寻真相,可等他回来时,只留下一具漂浮的干尸。二十年后,我大学毕业了,还是一头撞了进去.........

作者:陈十三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立即阅读

《第一章龙王流泪》 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第一章龙王流泪》是陈十三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十三夏彤,内容主要讲述:第三章又出事了这一天,我放学回家,远远就看见家门口聚了不少人。虽然我们...

《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三章 又出事了 免费试读

第三章又出事了

这一天,我放学回家,远远就看见家门口聚了不少人。

虽然我们家平时也有串门的,但是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人。而且这些人,不进院堵在门口干什么。

我走过去才发现,堵在门口的人也是无奈,原因是整个院子的人已经是满满当当。

我妈看到我,叫我了一声:“十三,你回屋!”

我妈的脸色难看,看起来苍白的很,虽然好奇,但是我还是没有多问。

虽然我刚刚十三岁,但是从那时起,我就能把一些好奇和心事憋在心里,这一点,我妈说我是随了我的爷爷的性子。

我挤过人群,回到房里,然后搬了一个矮凳放在窗边,站在上边踮起脚尖向外看。

就看见爷爷坐在那里,皱着眉头抽着烟。

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见过爷爷有过如此凝重的眼神,这时,他没有看天,而是盯着地上。

由于很多人围蹲在那里,我不知道爷爷在看什么。

但是半晌之后,我听到爷爷说了三个字:“人没了!”

人没了?

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三字个所表达的意思。

但是我依旧发现所有人呼到这三个字之后,倒吸的一口凉气。

而坐在我爷爷面前的二蛋娘,双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众人一看,七手八脚地帮着二蛋他娘,掐人中,顺胸口,慢慢地才把气给顺了过来,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嚎啕大哭。

我当时年幼,但是听着那哭声,依旧感觉到一种撕心裂肺,也感觉到自己的鼻子有点发酸,而且心里很难受。

只听二蛋娘哭叫道:“天啊,老天不长眼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养了十几年啊。你说收就收了去,你让我们怎么过呀。”

二蛋娘瘫坐在地上,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哭叫。

旁边的人纷纷相劝,大抵就是人死不能复生之类的话。

而二蛋他娘哪里听得进去,哭得死去活来。

没过一会儿,过来两个人,把二蛋娘扶了出去,听着二蛋娘的哭声渐渐远去,我还是在好奇,二蛋哥怎么就没了。

我当时还没有把没了和死了联系在一起,二蛋比我年长几岁,乡里乡亲,对我却比别人亲近。

我听我娘说,原因可能是我小时候吃过二蛋娘的奶。

我不知道这里边有没有道理,但是从小二蛋就对我特别好,有什么好吃的总是给我留一些,专门跑到我家送给我。

这陡然听说二蛋没了,我心里有点忐忑。

这时候,脸色铁青的二蛋爹走到我爷爷身边,蹲了下来。

二蛋他爹叫陈二柱,他跟我爹关系不错,跟我爷爷也来往甚密。

陈二柱带着哭腔对我爷爷说道:“三叔,这孩子......就真的没了么。”

爷爷紧紧地盯着地上,看起来他也不好受。

“这孩子是在小龙滩落的水。”

爷爷不紧不慢地说着,但是这句话,令在场众人全都全身一震。

一听到“小龙滩”的名字,大家不由又陡然回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事,全都脸色一变,毛发倒竖。

我看到爷爷面前随意摆放的长长短短的几支细小的竹签,他皱着眉,仔细端详着,半晌才悠悠地说道:“过两天,让萧南和萧北两个人,去小龙滩,瞅瞅能不能找到尸首。好歹把尸首弄回来好下葬,其他的,不用想了。”

说到这儿,我才明白,原来二蛋哥是死了。意识到这一点,我心里莫名的难过。

萧南和萧北,就是我父亲和三叔的名字。

二蛋的爹一听,脸如死灰,在一片众人的叹息声中,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

二蛋家人一走,其他人也都陆续从我家离开。

爷爷这才抬起眼皮,向我妈说道:“十三他娘,关门!”

我妈一听,二话不说,匆匆忙忙地走到门口,把院门关起来。

爷爷又说:“前门也关了。一会儿我跟老大和老二说点事,你把院子里那只母鸡给炖了。”

我妈不敢怠慢,依着爷爷的话,把北门也紧紧关了,又用菜刀把门栓插得紧紧的,然后就去抓鸡。

爷爷点了点头,然后在鞋底上把手里烟袋里的烟灰敲掉,而后站起身来,转身向屋里走。

走到门口,向我爸和三叔说:“你俩跟我进来。”

眼看着爷仨进了屋,把门关起来,我就好奇心起,想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刚出门口,就被我妈拦住,瞪了我一眼说:“你老实待着,你爷爷在说正经事,你不许捣乱。”

我被我妈看穿心思,没有办法,只能转身回来,但是心里的好奇都一直都抑制不住。

我坐在屋里心如猫挠,我妈则在外面收拾着鸡,我没有办法偷偷溜出去,只能坐在门槛上发愁。

我妈看穿了我的心思,笑了笑说:“还使上性子了,妈跟你说,爷爷说的事,不能让你听见。你呢,就好好读书,将来要有大出息,不能一门心思议在这种事情上。”

没过一会儿,我妈把鸡放在锅边,拿了柴点上了灶。

我家的灶台就是台屋的旁边,通着火炕,这样一来连做饭带取暖全都齐了。

我闻着锅里传来的鸡肉香味,心思早就被锅里的鸡肉转移过来,哪里还有心思去管爷爷在说什么。

晚饭的时候,爷爷和我爹他们也把话说完了,一家人围在桌子边,桌子上摆着一盆热气腾腾的鸡肉还有炒的几个小菜。

我伸手想拿一只鸡腿,却被我爷爷一筷子打在手上,说道:“你不急,让你爹和你三叔先吃!”

我被吓了一跳,手上被打的位置**辣的疼。

我妈一看,忙安慰我了两句,但是对于爷爷的话,她还是不敢违拗的。

我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要让我爹和三叔先吃,今天的爷爷有点不正常,我心里隐隐感觉到这一点,但是那个时候年纪太小,没有往其他地方猜想。

我爹和三叔也没有说什么,拿起鸡肉就塞到嘴里。

爷爷端起酒碗来,向我爹我三叔两个人说:“这碗酒,我陪你们哥儿俩喝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没有其他可说的了。生死有命,贵富在天,你们两个不要抱怨任何人。”

说完,爷爷端着酒碗,将里边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一脸阴沉地离开座位,拿着烟袋回自己屋去了。

我妈问了一句:“爸这是怎么了?一口饭没吃。”

我爸和我三叔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

这一顿饭,我们全家吃得很沉闷。

事后我想,就是因为我爸和三叔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方才情绪低沉,导致气氛会如此沉闷,而此时我和我妈全都被蒙在鼓里。

当晚,我迷迷糊糊听到我妈在窗外哭,而我爸则在一旁叹着气。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就被我爸叫起来。

我很疑惑,因为之前我爸和三叔出海,从来都没有叫我过,这次不知道怎么了。

起床才知道,爷爷也起了,站在门口抽着烟。

我妈把我过年才能穿的衣服套在身上,这让我感觉很兴奋,但是一看到全家人的脸色,又觉得心头发堵。

出了大门,我才发现门口站了不少人。

其中有村长,有二蛋的爸妈,还有一些街坊邻居,大概十几个人。

大家都面无表情,站在门口垂着手,谁都不说话。

今天的潮汛是早上四点半,所有的船只都要赶在这之前出海。但是我看了看摆在柜子上的座钟,只有三点出头。

每个人都不说话,爷爷首当其冲,带着我爸和三叔向码头走去,而剩下的人,都紧紧跟在后面。

头顶的月亮还挂在天上,入冬的冷风吹在身上,夹带着海水的腥气和潮湿,激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我看到我妈一边走一边落泪,知道她伤心,却不明白她为什么伤心。

默默抓住我妈的手,冰冷的让我一哆嗦。

众人一言不发,那场面相当诡异。

除了现场众人的脚步声和喘息声,什么也听不到。

月华的光,把众人的影子拉出去老长,远处的树木黑洞洞的,像是一张又一张恶兽的大口,伺伏在那里。

等到了码头,众人还是不说话。

如同商量好了一般,所有人都站在那里,像石像一般。

我早就被冷风吹得全身打战,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爷爷上了船,不知道谁递上去一盆东西,“哗”一声洒在船头。

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后来我才知道,那是黑狗血。

然后,他用一张张黄纸,将整个船体的甲板铺满,用糯米熬成的汤汁粘上。又从一个大黄布袋中,拿出符箓来,一张一张贴在船弦上。每一天符相隔一尺左右的距离,没过一会就贴了一圈。

那些符箓遇风,摆动起来,远远看来,好好的一条船被折腾得诡异异常。

而后,爷爷站在甲板上,将船楼的门口,用剩下的黑狗血画了些符号,当时我小,没有注意看。只知道那符号相当复杂,透着一种让人抗拒的神秘。

这么多年,我还是头一次见到爷爷做这样的事情,当下好奇战胜了恐惧,静静地看着。

忙完之后,爷爷在别人的搀扶下跳下了船,向我爸点了点头。

我爸想回头,我估计是想看看我,却被我爷爷一巴掌拍到肩膀上,并用眼睛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到最后也没有看清楚我爸走时的表情,只是当时的感觉空空的,似乎我爸这一走,就不会再回来。

让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我的预感是如此的正确。那天一别,我爸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爸上了船,启动发动机,轰鸣声中,烟囱里冒出一股浓烟。那渔船就像一个苟延残喘的老人,慢吞吞地退出码头,向远方驶去。

这时候,村长猛地喊了一嗓子,那凄厉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而后,所有人都跟着村长喊了起来。

说是喊,其实是唱,但是唱的什么,我听不明白。

但我肯定,那绝对不是我理解的语言,那歌声带着沧桑的历史感,有点诡异,更加有些悲壮。莫名的,我感觉到心口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那里。

直到水面上,看不到船影,爷爷又在码头上烧过了香,而后大家才返回来。

同去时一样,还是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各自返回家中。

回到家里,我就生了病,一直发着烧,烧得昏迷不醒。

后来听我妈对我说,当时我一边发烧一边叫着爸爸,似乎已经知道爸爸不会再回来一样。

当晚我妈是一夜未睡,找来大夫,打了退烧针,可还是不管用。

爷爷说,没有什么大碍,烧三天就会好了。

就这样,我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到了爷爷说的日子,我开始退烧,人也清醒过来。

睁眼第一句话,就是问我妈,我爸回没回来。

但是看到我妈身穿的一身白孝,顿时明白过来,放声大哭。

当时的情况我记不太清,只是知道我爸和三叔驾驶的那条渔船回来了,怎么回来的,谁都不知道,就像癞大胆的船一样,自己漂回来。

而船上,只见到我爸的尸体,全身铁青,身上布满了可怖的黑斑。

他在死前似乎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表情很是夸张。

众人帮忙把我爸抬下来,我妈哭天喊地,而我爷爷则是像早就知道结局一般,一脸漠然。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见过三叔的尸体。

别人也没有找到,有人说,三叔的尸体是被龙王爷收了去,细节不得而知。

小说《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三章 又出事了 试读结束。

第一章龙王流泪
第一章龙王流泪
陈十三/著| 历史| 连载中
独家小说《第一章龙王流泪》是陈十三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十三夏彤,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二十年前,大伯离奇失踪,小龙滩海水一片血红......我爹说,他要去找寻真相,可等他回来时,只留下一具漂浮的干尸。二十年后,我大学毕业了,还是一头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