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她是我的唯一》温知夏顾平生全文免费试读

发表时间:2020-11-22 00:04:26    编辑:笑红尘
她是我的唯一

主角叫温知夏顾平生的小说是《她是我的唯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夜盛夏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年前。温知夏是安静寡淡的乖乖女,顾平生是放荡不羁带着痞笑的校霸。温知夏一酒瓶爆头了小巷内想要对她施暴的流氓,让顾平生惊叹、惊艳,原来小书呆也有脾气。青春年少,好像全世界都知道顾平生爱温知夏,情深难抑。他为她喝过最烈的酒,淋过最大的雨,发过最炽烈的誓言,给过她最缠绵的吻。顾平生用浓情蜜意偷走了少女最干净的一颗心。十年后。大雪纷飞的傍晚。瘦弱的温知夏看着车前跟另一个女人拥吻的顾平生,手中的化验单无声的飘落在地上,被雪花掩埋。顾平生许是认定了、赖定了,事事顺着他的温知夏,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他好像是忘记了,当初是谁求着哄着温知夏爱他。她疼到了极致,为了保命,便是要将名为“顾平生”的这块腐肉剜去,即使伤痕累累,即使鲜血淋淋。后来——温知夏在门口看到靠着墙吸烟的男人,他的身旁带着一个红着眼眶可怜巴巴的奶娃娃:“妈妈,团子好困~~”温知夏皱眉:“?!”青雾色的烟雾将男人的神情遮盖,他耍起无赖:“看什么?亲子鉴定在这里,你儿子,也是我儿子,负责吧。”...

作者:一夜盛夏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她是我的唯一》 小说介绍

《她是我的唯一》由一夜盛夏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知夏顾平生,内容主要讲述:“轰隆隆——”“轰隆隆——”窗外瓢泼大雨,宛如是给四方城的天空遮盖了一层薄纱,黑云低压,风雨飘摇,看不清楚五米之外的景象。澜湖郡。握着手机的温知夏,定定的看着手机上发来的暧昧图片。是一个女人跟她丈夫亲...

《她是我的唯一》 第1章 免费试读

“轰隆隆——”

“轰隆隆——”

窗外瓢泼大雨,宛如是给四方城的天空遮盖了一层薄纱,黑云低压,风雨飘摇,看不清楚五米之外的景象。

澜湖郡。

握着手机的温知夏,定定的看着手机上发来的暧昧图片。

是一个女人跟她丈夫亲吻的照片。

“温女士,想必照片你已经看到了,我废话不多说,我跟顾平生已经睡了,他说会给我一个名分。”

温知夏听着,却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不相信?”

温知夏从沙发上站起身,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她缓了数秒钟这才恢复正常,最近她的低血糖好像又严重了不少。

她摇了摇头,语气还算是温和,但言语之间却是锋芒:“既是他承诺给你,你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这位小姐,你是缺打胎的钱?还是缺少买避孕药的钱?两百块够不够?我可以当做接济失足妇女,再不济……也要把你P图的钱结算结算。”

“你不用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我知道你现在非常生气,不过,顾平生这样优秀的男人,你难道还能指望他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吗?!”女人叫嚣道。

温知夏只是轻笑,在挂断手机前,说道:“是,他这辈子只会有我一个女人。”

他们认识十年,结婚三年,曾经一起创业,熬过一无所有的日子,她怎么可能去相信一个外人,而不相信自己的爱人。

夜幕,顾平生脚步踉跄的敲门。

温知夏匆忙上前,门一打开,男人就朝她贴过来,长臂紧紧的拥着她,下颌压在她的肩上,像是不可分割,他唤她:“夏夏~~”

温知夏怕他跌倒,身体承接了他全部的重量,这个男人无论外面如何强势,在她面前总是会流露孩子气的一面。

她将人扶到床上:“怎么又喝那么多酒?”

顾平生仰面躺在床上,手臂一拽,把她压在身下,醉熏的眼眸深沉如夜,从什么时候起,当年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已经长成了她看不透的模样。

他缱绻万分的啃咬着她纤细的脖颈:“夏夏,说你爱我。”

温知夏一向顺从他,即使他不知道轻重的咬疼了她,她依旧纵容的将葱白的手指插入他的短发,“顾平生,我爱你。”

从她挨不住他的死缠烂打的追求,从她点头跟他在一起的那一刻,温知夏这辈子就再也没有想过自己会爱别人。

“先放开我,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不然明天又该头疼。”她轻声道。

他像是没有听到,将她抱的很紧,像是要将她嵌入骨血,“温知夏,你是我的。”

温知夏点头:“是,我是你的,现在可以先放开我吗?”

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顾平生脑袋压在她的肩上,睡了过去。

温知夏起身,娴熟的给他脱去衣服,嗔怪他好像是小孩子一样,喝醉了酒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睡过去,“怎么这么久了,还是……”

温知夏嗔怪的话语,在看到他白色衬衫上的殷红的口红印记后,蓦然愣在当场。

小说《她是我的唯一》 第1章 试读结束。

她是我的唯一
她是我的唯一
一夜盛夏/著| 言情| 连载中
主角叫温知夏顾平生的小说是《她是我的唯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夜盛夏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年前。温知夏是安静寡淡的乖乖女,顾平生是放荡不羁带着痞笑的校霸。温知夏一酒瓶爆头了小巷内想要对她施暴的流氓,让顾平生惊叹、惊艳,原来小书呆也有脾气。青春年少,好像全世界都知道顾平生爱温知夏,情深难抑。他为她喝过最烈的酒,淋过最大的雨,发过最炽烈的誓言,给过她最缠绵的吻。顾平生用浓情蜜意偷走了少女最干净的一颗心。十年后。大雪纷飞的傍晚。瘦弱的温知夏看着车前跟另一个女人拥吻的顾平生,手中的化验单无声的飘落在地上,被雪花掩埋。顾平生许是认定了、赖定了,事事顺着他的温知夏,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他好像是忘记了,当初是谁求着哄着温知夏爱他。她疼到了极致,为了保命,便是要将名为“顾平生”的这块腐肉剜去,即使伤痕累累,即使鲜血淋淋。后来——温知夏在门口看到靠着墙吸烟的男人,他的身旁带着一个红着眼眶可怜巴巴的奶娃娃:“妈妈,团子好困~~”温知夏皱眉:“?!”青雾色的烟雾将男人的神情遮盖,他耍起无赖:“看什么?亲子鉴定在这里,你儿子,也是我儿子,负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