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福气满园之农门贵女
福气满园之农门贵女

福气满园之农门贵女 海蓝始见鲸 著

连载中 叶婉欣冷子荣

更新时间:2020-01-23 16:27:08
《福气满园之农门贵女》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海蓝始见鲸,小说主角是叶婉欣冷子荣,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我会一直等,等到妳出宫,我们就像现在这样过一辈子。”青梅竹马的他给的承诺,是她撑过这十二年宫女生活的动力,但她也明白时间如此漫长,有谁能不变心的等下去?所以,在出宫那一天没见到他时,她就决心放弃,搬进了个小村庄,想靠连太后都称赞的医术自力更生,可意外的是,在拜访邻居时,竟发现邻居……就是他?!这出身医药世家、有权掌控全京城药铺的少爷,怎会住在这?原来,他拒绝长辈安排的婚事,不在乎被赶出家门,只为了坚守约定,一心一意等待她;更不顾自身安全,追来爆发瘟疫的南方,就因担心接受朝廷征召南下救灾的她,更为保护她免受暴民袭击,自己受了伤;有个男人如此痴情,她当然感动又欣喜,可她只是个没财没势的大龄宫女,真配得上他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叶婉欣只是觉得,自己为何没有能早一点料到事情的结局。

至少凌皇在没有下旨之前,自己是活着的,即便冷子荣找了再多的证据,也要经过凌皇过目,而后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才能裁决自己的罪行。不然,经过昨晚一事,凌皇早就会找个合适的理由处决了自己,否则也不会经过什么大大理寺什么狗官,让自己受尽皮肉折磨,直到等到今晚,才有了冷子荣这般跳梁小丑般的举动。

所以,这一次,自己一定要忍。

初春的夜,夹杂了丝丝的冷,吹打在脸颊上,袭来针扎般的疼。

“罢了!”冷子荣一副不耐烦的调调,“压她回天牢,等候发落!”话外之音,是不管自己是装傻还是真傻,反正对于他来说,都是废棋一颗,有了今天的巧妙安排,任凭她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能让那么多死掉了的狱卒起死回生。

叶婉欣再次被羁押在天牢。

刚刚坐定,便有新派来的一波狱卒蜂拥上前,个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一番无情的拳脚相向,打的叶婉欣苦不堪言,紧接着便是一堆废菜烂叶臭鸡蛋,狠狠地朝叶婉欣身上砸去。

这一脚一拳,叶婉欣都在心里数的清楚,有幸逃离,定让那个冷子荣百倍千倍的尝试一遍。

一觉醒来,天牢里的光线亮了许多。

天亮了。

叶婉欣醒来的第一个反应是起身去喊睡在对边的柔妃,可喊了半天没有反应,一颗心忽然提到了嗓子眼,莫非,李柔也同样在冷天荣的算计之内,她死了吗?

叶婉欣越想越害怕,伸手把李柔儿的身子翻转过来,果然,脖颈间一道红红的血印触目惊心,一张花白的清秀小脸,早已惨白如纸,紧接着,是她身旁散落的几片破碗的碎片。

大事不好!

叶婉欣慌忙摸了下她的动脉,已经停止跳动,但身体尚有余温,可种种迹象表明,这女人已经死了几个时辰了。

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再复活?

冷子荣,这**还真是心狠手辣、不留后路,李柔儿入狱,他早就想借刀杀人,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机会,偏偏自己就送上门,又帮了他一刀。

显然,这又是冷子荣设好另一个局,怪不得他要把自己再次送进这间牢笼。

狱卒的死,凌皇若有心放自己一马,有可能会找个理由编排,但李柔儿一死,镇南侯人在关外,势必会反,李平怎么可能那么好糊弄?

不行,要想个办法才行,不能乱了阵脚,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要清醒!

叶婉欣越是想清醒,可脑袋便越是疼的厉害,八成是刚才一阵儿猛打,受了轻微的脑震荡,努力的摇了摇昏沉沉脑袋,一种无力的苍白和恐慌,席卷整个脑袋,真的无计可施了吗?

身子一软,重重的屈身跪倒在冰冷而又潮湿的地面上,忍不住落下几颗泪滴,这是叶婉欣进入这个该死的世界以后,第一次掉眼泪,第一次忍过所有的苦难,然后无计可施的惆怅,如果自己死了,李嬷嬷和海棠怎么办?还有,救过自己两次的珠灵怎么办,这小家伙还等着,自己成亲生子以后转世投胎,而自己,还没等它灵力恢复,就提前带着它去见阎王了。

泪滑过脸颊,直滴到白皙纤细的手腕中,忽然,却是却见手腕上戴着的玛瑙手链忽然一闪,叶婉欣以为自己是幻觉,慌忙用衣袖抹干脸上的泪水,仔细再看,果然是珠灵发出来的微光。

“珠灵,是你吗?”叶婉欣很是好奇的低声喊着。

“主人,先别说话,奴先把你身上的内伤治好!”

“不要!”叶婉欣慌忙阻止道:“珠灵,你要还有灵力,就马上离开我的身体吧,别再跟着我了!”

“呜呜……”珠灵闻言,唔得大哭起来,委屈着呜咽道:“主人,珠灵是做错什么了吗,您不要珠灵了吗?”

“不是的!”叶婉欣很是心疼的低声解释道:“我现在连自己的性命都顾不了,更别说你了,我只是不想让你跟着我去死!”

“奴不怕死!”珠灵哭喊着说,声音奶声奶气,叶婉欣听着更加心痛。

这孩子如果能化作人形,一定是一个超可爱懂事的小家伙,只是,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和他做母子的缘分?

“主人,您既然这样想,奴心里好过很多,奴也一样期盼有一天能做回您的孩子!”

哎,自己怎么忘了,这珠灵和自己本是一体,自己心里想的什么,他在清醒的时候,都是能感知到的。

“主人!”珠灵自顾自的说着:“你就让奴把你的伤治好吧,您前天晚上喂奴喝了灵血,奴的灵力精进不少呢!”

“灵血?”叶婉欣听到这个陌生而又诡异的字眼,不免一阵儿好奇,“什么灵血?”

“唔!”珠灵奶声奶气的说着,“主人可能是睡着了?前天月圆之夜,您引血召唤奴出来,当时奴的灵力很弱,但还是咬牙出来了,没想到刚一出来,便嗅到一股强大灵力,而且是血灵,奴就一口气吸了个精光,由此灵力大有精进,后来看主人和那个男灵睡的很香,奴就又回去闭关了!”

“你说的是九皇子吧?”叶婉欣恍然大悟的反问道。

“呃……”珠灵一头雾水的答着,“奴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身上有也有灵,而且都是藏在血液里!”

“你是说,你可以吸出他身体里的灵力,然后壮大自己灵力?”

“是,只是必须他要有鲜血流出来才行!”

听起来有些残忍,叶婉欣心里暗暗想着。

“是啊!”珠灵感受到叶婉欣所想,“虽然很残忍,但是就算奴不去吸,他自己的灵力过剩,也一样搞的很难受。”

“啊?”叶婉欣本来就不懂什么灵和灵力,听珠灵这么一说,更加感到吃惊,“这……这也太奇怪了吧?”忽又想起九皇子的病魔缠身的时候,刚好被自己撞到,看到他坐在床榻之上,辗转难忍的痛苦表现,好像的确像是被什么所困,难道就是珠灵说的灵力过剩?“那么说来,每到月圆之夜,皇宫里面所说的九皇子会旧症发作,就是因为灵力过剩所致?”

“这个?”珠灵语气明显不自信的说着,“奴不敢确定,因为那晚奴的灵力太弱,只顾着吸灵,没有细看那男灵身上的东西,而且,他身上究竟是魔还是灵,奴不敢妄言!”

叶婉欣轻轻的点了下头,道:“好了,不先说那个男灵了!”姑且自己就跟着珠灵叫男灵吧,虽然听着别扭,但至少可以定论,这个人身上,肯定有难以猜测的东西,就比如自己手里有珠灵。

“你先看看这个李柔儿还能不能救活?”既然珠灵已经有了灵力,就肯定可以发功帮自己。

“好!”手链蓝光一闪,珠灵正在认真查看,“主人,她的灵魂还没走远,可以救!”

“是不是又要消耗你很多灵力?”叶婉欣几分心疼的追问着。

“没关系!”珠灵一副乖巧的语气答着,“主人,只是奴救了她,就没有办法帮你疗伤了!”

“不用管我!”叶婉欣很是感激的说着,“你救活她,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

“嗯!”珠灵轻声应着,在发力救活那女人之前,似乎还有话要说。

“想说什么就说吧!”叶婉欣语气温柔的轻声说着,“主人,其实,奴可以带您离开这儿,您干嘛还要留在这儿以身犯险?”

这孩子,原来已经感知到自己的处境,看来果真是和自己绑在了一起的灵,竟然这么快就了解到周边的情况。

“主人,奴带您走吧!”

“不要!”叶婉欣态度坚决的答着。既然感知到自己现在的处境,那肯定也料到以后的打算,如果自己走了,李嬷嬷怎么办,海棠怎么办,自己可以不顾叶府那一大帮**的死活,但李嬷嬷、海棠还有珠灵,个个和自己的性命相关,自己不可能弃他们而不顾。

“主人?”

“听我的,我是你的主人,快救活这个女人!”叶婉欣一副很不耐烦的语气催促着,面对现在的境况,自己无从选择,后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是!”珠灵不敢再违拗,只得开始全力施法,努力拯救着李柔儿。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手中的蓝光忽然变暗,叶婉欣表情一惊,“珠灵,你怎么样?”

手链上的珠子光线不一,忽明忽暗,良久才听到珠灵疲惫的声音答着,“主人,奴没有事,别担心!”

叶婉欣这才放心很多,再看看躺在地上沉睡的李柔儿,脸色红润许多,“她活过来了吗?”

“是的!”珠灵懒懒的答着,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

“回去歇息吧,有什么事情,我再唤你出来!”叶婉欣很是心疼的抚摸着手中的珠串,语重心长的说着。

“嗯!”珠灵低声应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主人,你多保重,有什么意外,一定要唤奴出来!”

“会的!”叶婉欣暖心的答着,多么贴心的孩子。

手链的光芒完全隐去,叶婉欣确定珠灵已经被封印,这才唤醒了尚在熟睡的李柔儿。

“柔妃娘娘?”

柔妃神色紧张,陡然挣开双眼,歇斯底里的从地上踉踉跄跄的挣钱起身,飞快的扫视一周儿,伸出双手,前后翻看一会儿,又摸了下自己的脖颈,一道深深地划痕,一动还会有冷冷的刺痛。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柔妃捂着脖颈,开始大喊,显然,她被杀前的那一刻,肯定是吓破了胆,叶婉欣一把捂住她的嘴巴,带了警告的语气低声说着,“柔妃娘娘,臣女也只能救你这一次,你若再死一次,恐怕就没这么好命了!”

“呜呜!”豆大的泪滴,从柔妃柔美的眼眶中溢出,眼神说不出的惊慌和后怕。

“想要活命的话,千万别出声,好好听我把话说话!”

李柔儿拼命的点着头,叶婉欣看得出,她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也已经猜出是谁来陷害她。

叶婉欣伏在她的耳畔,仔细嘱咐几句,果然李柔儿表情明显没那么恐慌了,而且很是听话的按照叶婉欣安排的去做。

天牢里的光线越来越亮,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皇上有命,传柔妃前往乾坤殿问话。”

该来的始终是来了!

冷子荣杀了李柔儿后故意瞒骗不报,不就是找人做个幌子给皇上看,这一切果然掌握在叶婉欣的预料之内。

自己倒要看看,这一出戏,冷子荣该如何唱下去。

呵呵,当然,和自己一块看戏的还有另外一个看客,李柔儿。

两个公公走进牢房,却看到叶婉欣表情呆呆的坐在李柔儿身边,然则李柔儿却直直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犹如一个死人一般。

“她怎么了?”其中一个公公表情不善的尖声问着。

“睡着了!”叶婉欣表情傻傻的答着。

这哪像是睡着,根本就是死了一样,两个公公面面相觑,却是谁都不管乱动,还是那个问话的公公先有了主意,表情恐慌的对另外一个公公说着,“快,我先在此守着,你快去禀告皇上!”

话音刚落,那个小公公便脸色煞白的跑远了。

半柱香的功夫,门外,清楚的听到大半人马涌入的脚步声。

来的还真是快。

从乾坤殿到凌国天牢,放在平时,好歹也得有一炷香的功夫,这速度,直接缩减了一般,恐怕冷子荣早就等不及了吧。

“柔妃妹妹?”

首先听到的是皇后娘娘凄楚的叫声,很明显,谁装得越像,谁便是柔妃之死的真正主谋,想必柔妃比自己听得清楚。

“柔妃娘娘?”再往后,便是其余随从妃嫔女眷们细长的哭喊声。

皇上拖着一身厚重的龙袍,带领一干众人,神色凝重的冲进天牢。

牢头像是有备而来,赶在皇上踏进牢门的前一刻,手脚麻利的打开了关押叶婉欣和柔妃的那扇牢门。

“父皇小心!”太子冷子荣表情紧张的拦住皇上继续上前的脚步,“这女人武功深不可测,昨晚凭一己之力杀了那么多看押的狱卒,父皇还需谨慎此人才行!”

“朕倒要看看,能够杀那么多人的嗜血女魔王,到底藏了多大的本领!”皇上怒气高涨,显然是被柔妃的死讯给气坏了。

这不正是冷子荣想要的结果吗?

皇上越是生气,那么对自己的判刑会越重,那自己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只是,未必吧,呵呵!

“柔妃?”皇上大步踏进,更有几个身手敏捷的御林军快步上前,将穿着一身单薄的白色囚衣,全身上下血迹斑斑叶婉欣重重摁倒在地。

“你们……你们要干嘛?”恐慌无力的声音中透着满满的恐惧和无助,让人闻之动容。

而此刻,所有人的目光根本不在叶婉欣身上,而是集聚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俨然像个死人状的李柔儿身上。

“柔妃妹妹?”皇后也带领身后众妃嫔涌进,扑倒在柔妃身旁,一脸痛心状流下几滴泪来,“叶婉欣,你好狠的心,你想越狱逃走,杀了昨晚那些狱卒也就算了,没想到,连一向温柔可人的柔妃妹妹都不肯放过?”

哦?她怎么知道自己连柔妃不肯放过,这生怕皇上忘记柔妃是自己杀得,生怕自己死的不够惨啊。

只是,金李两家的政治权衡,非要让自己一个小女孩来担,这担子未免也太重了些,只怕自己这身轻力薄的小身子,根本承担不起啊。

“柔妃?”凌皇一张愁容冷气逼人,显然,柔妃的死,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所有人都围在柔妃周围,而只有他离着柔妃躺着的身体最近,所以,他看着柔妃的脸色是最清楚不过,虽然柔妃现在的睡相很是沉寂,但细看其气色,根本不像是死人,而像是睡着了!

小说《福气满园之农门贵女》 15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