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我家王妃又奶又凶
我家王妃又奶又凶

我家王妃又奶又凶 风卷残衣 著

已完结 李骄阳陆止戈

更新时间:2022-07-02 15:56:45
主角是李骄阳陆止戈的书名叫《我家王妃又奶又凶》,本小说的作者是风卷残衣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李骄阳重生,就被抓去给宁王看病,又因熟悉套路,帮宁王逃过了一劫,然而,说好的一千两呢,把她软禁在军营是几个意思。王爷,咱们能不能先把钱给了?本王就是钱,想要拿走。王爷,咱们俩不合适,钱我不要了,你放我走行不?本王给过你机会,现在,没门。可我是男的......李骄阳说的很小声。某王忽然笑了,而且一脸灿烂。是吗,本王要亲自验证一下......唉,李骄阳很无奈。现在满军营的人都以为她和王爷是断袖,她真的很想换回女装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14章

“这不中午了吗,给王爷送饭菜去,对了,刚刚谢谢你帮我出气。”

“你都听到了?哎,就是那群军营大老粗平日里没事儿干瞎议论的,他们这些人都是背井离乡的,几年也回去一趟一次家,所以闲来的时候,就在军营里议论议论这个,议论议论那个,比长舌妇还要麻烦,你呀,你别介意,他们大多都没有恶意的,再说有我护着你,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你若是害怕的话,不如以后你和我住一个*吧,反正我那个*也够大。”

“啊,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住着挺好的。”

原本她是应该和陆止戈住在一个*的,可是后来她负责了厨房的那一摊事儿,之后就直接住在了厨房了。

若是和刘海州住一起,岂不露馅儿了?

刘海州直接大手一挥,笼过了李骄阳的肩膀,吓得李骄阳手中的饭菜差点扔了。

“李兄弟,别和我客气,咱们俩谁跟谁呀,就这么定吧,稍后你就搬到我营帐里去,有我护着你谁都不敢说闲话的,你就放心吧。”

那些大老粗多少年没见过女人了,忍不住了没准还真的干出这种事情来,李兄弟这样还真的容易被盯上。

刘海州越想越觉得不安。

“真的不用了。”

突然间,刘海州感觉到脖子一冷,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扎了一下,猛然的抬起了头就对上了陆止戈如同地狱勾魂使者一般的眸子,瞬间瑟缩了一下,后知后觉的放开了李骄阳的肩膀。

“参见王爷。”

“参见王爷。”李骄阳后知后觉的说。

陆止戈剑眉骤敛,斜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目光阴晴不定。

“本王饿了,怎么这么久才过来?”

“这就来了!”李骄阳急忙跑了过去。

刘海州这个时候朝着陆止戈微微一笑,可陆止戈却用一种十分冷淡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回到营账。

让刘海州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这是被王爷嫌弃了?

李骄阳十分利落的将菜肴都摆了上去,今日做的是四菜一汤,简单的家常小菜,不过这汤用的是一只小乌鸡做的用来补身子最合适不过了,那一日,她看出陆止戈身体里有些不一样,不过没有到吃药的地步,但是如果不好好调理,也容易出大事儿。

李骄阳还安慰着自己,她对陆止戈这么好,正是因为他送给自己一件衣服,还有匕首,没有旁的原因。

陆止戈扫了李骄阳一眼,目光停留在她的喉咙处,并没有凹起的部分,然后她又想起那一日在冷泉洗澡的时候看到的那件儿小衣服。

军中有规定,不能有女人,那衣服是谁的?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她最有可能了,他没有喉结,再加上他平时说话的语气还有坐姿,都十分的有可疑。

陆止戈想起刚刚刘海州与他说的话,目光顿时加深了:“从今天起,你和本王住在一个营帐。”

正准备收拾好食盒离开的李骄阳立刻楞在当场:“王爷,你说什么?”住在一个营帐,那不露馅儿了。

李骄阳憨憨一笑,沙哑着嗓子说:“哎,王爷,不用了,我晚上睡觉容易打呼噜,所以还是不和您住一个营帐了,再说您营帐多重要,又日理万机的,我在这里也打扰你,我还是住厨房吧。”

陆止戈去不理睬他:“就这么定了。”

“王爷~~”

“下去。”

陆止戈突然厉声呵斥李骄阳打了个寒战,“是。”

说完啦,就跟着跑了出去,等到出了营帐才反应过来,这要是天天住在一个*,该怎么休息呀?

想到这里,李骄阳颓废的走了。

陆止戈喝了一口鸡汤,觉得味道鲜美,还算不错:“来人去告诉刘总兵,如今,肇州城内正在秋收,让他带着一营的士兵帮着百姓们去秋收。”

“是。”

飞虎军常年驻扎在肇州城,宁王纪律严明,严禁飞虎军惊扰百姓,不过在百姓农忙的时候,他也会时不时的派士兵前去帮忙。

所以在肇州城内,提起宁王无人不竖起大拇指。

刘海州一直在想着他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对,让王爷嫌弃,可是转过头就被王爷派出去了,他这才想起老百姓秋收,他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想来王爷定然是觉得他没有用心办事,所以才嫌弃他的。

......

自从肇州城送来了马镫的图纸之后,兵部和工部就在加紧慢赶的赶至着。

工部尚书王南理几乎每日都要过来看看,每次他的手都会拿着那一份精致无比的图纸。

图纸上标的清清楚楚,马镫包括两大重要的组成部分,一是由骑者踏脚的部分,即镫环;二是将马镫悬挂在马鞍两侧的镫柄或镫穿,镫柄减短,镫体上部圆弧,踏脚从形成微有弧曲的宽平沿,再有就是这马镫能用处,还有不同马,马镫的尺寸,这可省了他们不少的时间。

而且这个人画图纸的本事很不一般,细节处画的很是细致,可见是一个细心的人,如今,工部能画出这种精细图纸的人都不多。

“大人,马镫初步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再有两日就可运往肇州城。”

王南理收起了图纸,板正着脸,看着手下:“知道了,等到兵部那边查验之后就让人送去,你也跟着一起去好好打听一下,画这个图纸的人是什么人?”

“大人打听之后呢?”

“当然是把这个人叫到工部了,如今能画出这种精细图纸的人可不多,如果只是一个民间的小木匠或者是军营里的小兵,就直接把他要过来,如果这个人在军营里有些地位的话,那看样子本大人得豁出这张老脸找勤王要人了。”

勤王如今担任兵部尚书,掌管着兵籍还有考核,如果这个人是将领的话,那就得去找勤王要人了,别看着图纸画的普通,但是这讲究地方可多了,这种有本领的人必须把他叫过来。

“是。大人。”

王南理再一次看了两眼那图纸,短短三张图纸,可谓是写的详尽,宁王身边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一个有本领的人?

小说《我家王妃又奶又凶》 第14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