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婚
阴婚

阴婚 积云渴雨 著

已完结 云清墨逸

更新时间:2022-05-18 14:13:37
《阴婚》是积云渴雨创作的悬疑灵异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阴婚》精彩节选:我被暴富男友求婚,新婚之夜他骗我喝下怪药,将我献祭给鬼差,换取自己活命的机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刘若水见我盯着她的影子不动,也跟着低头看了看,估计是没看出什么,不解的朝我眨了眨眼。

“看什么呢?”苏溪完全被刘若水的家势给镇住了,扯了我一把道:“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吧?人家一张床比我们房子都贵。”

我打了个哈哈,回头看了一眼那张拔步床,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始看时,惊叹于它的精美豪华,现在看来,三面被封,带着暗香死气沉沉的匍匐在那里,如同一具棺材,尤其是那略高的床板,总感觉那里面有东西。

刘若水给了我半块沉香,太贵重了我没要,但她似乎十分开心,硬是塞给了我。

在我们离开时后,她送我们出门,瓷白的脸上带着暗青,苏溪还在叽叽咋咋的说着话,我想了许久,还是将刘若水拉到一边:“你还是换张床吧,那床年代太久,过于老气,而有老东西总有点不干净。”

“那床是我外婆的嫁妆,我去年特意从苏州运过来的,是老古董呢。就算有什么,外婆也会保佑我的不是吗?”刘若水嘴角勾笑,露着一个小小的漩涡,看上去十分甜美。

我只是感觉不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让刘若水有事找我。

回到家里,将拍着的照片给外婆看了,她只是翻转着看并不说话,等我提到返魂香时,她只是呵呵的低笑。

返魂香,据说能飘数百里,更能钻地而入,死尸闻了都能活过来,但世间只有三块,还是汉武帝为了见李美人而制的,是为至宝,却并无踪迹可寻。

这样的宝物刘若水家不可能,但墨逸又说那是返魂香,就不会有错,我想到刘若水身上的尸臭,联想到某种可能,却又慌忙将想法驱除,如果真是这样就太恐怖了。

苏溪当晚给我打了电话,说有机会还去刘若水家,她准备照着她那张拔步床打上一张。我借机问了一句,刘若水为什么突然从苏州运了张床过来,苏溪当然不知道,但按算去年刘若水她们大学刚好毕业,也是去年提的让秦莫入赘。

晚上看着刘若水给的半块沉香,我脑中一直都是那返魂香和那张略高的大床,不尽管刘若水是什么想法,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她。

我直接说出香炉里的是返魂香时,刘若水只是笑道:“我可没那个宝物,那真只是沉香,难不成你怀疑我将阿莫的尸体藏在床下,然后日夜靠着返魂香与他相会吗?要不,你明天过来,我将床翻开给你看看?”

她说得这么直白,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她却声音一沉,带着呜咽道:“如果阿莫的尸体真在我床底就好了,我就不用到处去他了。”

说到最后就真的哭了起来,我也不好逼问,只告诉她返魂香固然好,可人鬼殊途,还得自重。

当晚睡觉时,我听到那凄厉的叫声,似乎有一大团黑影想从束缚中冲出来,却又冲不出来,只能不甘的大叫,可那声音却被什么封住,低沉沙哑听不真切。

我正惊着,就感觉小腹一冷,跟着惊醒,睁眼就见墨逸的手覆在我小腹之中,轻轻摩娑着,见我醒来,立马翻身而上。

自上次我想借陆思齐打掉腹中鬼胎后,他就再没有歪缠我,隔了好几天,他似乎十分动情,直攻入城门,恶狠狠的朝我道:“你居然梦到其他人!”

受孕的身子本来就敏感,更何况他对我身体了如指掌,我气喘嘘嘘,连话都说不出来,却依稀知道他说的其他人,是梦里那团黑影,联想到刘若水那个古怪的影子,我张嘴想问,他却腰间一用力,将我所有的话压了下去。

事了拂衣,我刚想开口问刘若水那张床的事情,却在他黑袍之上闻到浓香,这香味沾之不去,正是刘若水拔步床里的返魂香。

我诧异的看着墨逸,难不成缠着刘若水的是他?

“别乱想!”墨逸一眼看穿我想什么,轻抚着衣袖道:“返魂香难得,虽然并不是正宗的,可本君也乐得享用,不过你转告诉那女子,别聪明反变聪明误,事出反常既为妖,死而复生可非常物。”

根本不给我多问的机会,他直接离开了,留着我一头雾水。

果然没过两天,刘若水就又约我和苏溪去她家,更是大方的将拔步床的床板拆开,下面暗隔是有,只不过里面藏的都是贵重的首饰,以及她和秦莫的情书,并没有我所想象的尸体。

我不好意思的朝刘若水笑了笑,但看着她脚下越发挣扎得厉害的影子,隐隐感觉不对,而拔步床里的香味更浓了,连我们去的时候,都点着香。

果如墨逸所言,那香让腹中鬼胎兴奋不已,我身体却十分吃力,一回到家里就晕了过去,还是外婆熬了药灌下去才醒。

鬼胎兴奋,必吸食我的精血,看样子那香当真是返魂香,要不然对鬼胎也不会有这么厉害的影响。刘若水家是再也不能去的,返魂香更是半点都不能沾的。

我跟外婆研究着那床上的雕花时,刘若水却过来,不过这次她还带来了失踪半年的秦莫,据说是因为入赘的事情和刘若水吵架,不想让刘家看不起他,就钻到云南去做生意去了,想着衣锦还乡时,娶刘若水,所以最近才出现。

看着她们两人亲密的牵着手,刘若水更是甜蜜的将头靠秦莫的肩头,无论做什么两人都好像黏在一块一样,全是刘若水在说话,秦莫只是礼貌的笑着点头。

这场面十分和谐,又显得诡异,尤其是她俩身上那浓浓的返魂香都压不住的尸臭味,总让我感觉得害怕。

可我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而在秦莫离开时,我突然闻到了淡而熟悉的异香,好像是陆思齐身上的香味,拉住刘若水想问,她却看着我道:“云清,我现在很幸福。”

她的胳膊冰冷而滑腻,带着一股腥味,就好像六月天放坏的肉,我吃惊的看着她:“命重要还是情爱重要?”

刘若水呵呵的笑着:“这就看你想要什么了,我从小到大没有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

她这次的笑与以往的甜美不同,而是带着一股子阴森,盯着我的小腹道:“我送你的沉香还在吗?我这里还有半块呢。”

那块沉香贵重,香味浓,我就放在房间里,听刘若水突然问起,想到秦莫身上的异香,脑中想叫什么,却闻到一股香味传来。

刘若水当真从包里掏出半块沉香塞到我怀里,轻笑道:“暗香浮动人心沉,鬼神得供亦宽容。”

那半块沉香明明就与刘若水送给我的一模一样,可一入怀夹着幽幽香气,正是返魂香的味道。

刘若水的手还在香上抚动,只是她抚过的地方泛着油光:“返魂香可通阴阳,使死尸复生,却无处可寻。但若以沉香添精血,加骨髓,以尸油合之,虽不能使死尸复生,但也能勾阴魂入体,长用使尸不腐,养尸为俑,并听香主之言,更能勾动阴魂,尤其能滋养你腹中的鬼胎。”

她依旧半靠在秦莫怀里,带着甜美的笑,朝我轻声道:“你猜得没错,秦莫的尸体确实在拔步床里,可惜并不是在床下面,而是在床架上,那床是特意增高,从而使人看不到床架上面的。”

沉香入怀,我感觉小腹里的鬼胎动得厉害,兴奋得不停游动,我全身发冷,好像失去了所有精血,头脑发昏抖得厉害。

“云清,别怪我。”刘若水拉着秦莫朝外走,朝我轻声道:“当年秦莫不肯入赘我家,我用刀以死相逼,误伤了他,我怕他离开我,才将他藏在拔步床上,也是她告诉我制返魂香保秦莫尸身不腐,让他得以复活,也是她让我来找你看香,用返魂香迷惑住你按鬼夫,引你上套。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吧。”

刘若水说完,搂着秦莫的腰朝外走去,两人相依相偎的离开。

我想将怀里的半块沉香扔出去,但却好像被什么吸住,怎么也扔不掉,幽香窜鼻,腹中鬼胎兴奋的游动着,我明显感觉到小腹慢慢胀大,双腿慢慢朝下倒去,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发不出半点声音。

小说《阴婚》 第013章 暗香浮动人心沉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