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我在现代与初唐之间反复横跳
我在现代与初唐之间反复横跳

我在现代与初唐之间反复横跳 红色小雨伞 著

连载中 陈远黄琛

更新时间:2022-01-10 16:29:28
小说主角是陈远黄琛的小说叫做《我在现代与初唐之间反复横跳》,它的作者是红色小雨伞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贞观六年,四月。长安城东,亲仁坊,陈远一身粗布麻衣,自万年,县衙走出。打今儿起,他就是正儿八经的长安人了,他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之后不久,他便来到东市。“蒸饼,好吃的蒸饼!”“汤饼,好吃的汤饼!”“掌柜,羊肉怎么卖?”“新到的江南丝绸,瞧一瞧,看一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相视一眼,顿时两人又傻了。

正所谓管中窥豹,可见一斑,有些东西,真是不需要仔细去鉴定,便能看出一些东西。

眼下,那惊鸿一瞥的手串也好,这色泽沉凝的镇纸也罢,皆不是凡品。

好一阵过去,白老才压下激动,深吸一口气,净手,擦干,拿起镇纸。

先闻。

清新淡雅,明净通透,不食人间之烟火,仿佛来自天上。

再闻,先置颌下,再置膻中,后置丹田。

穿透力极强,便是放在丹田位置,亦可清晰的闻到纯正之香。

此后,便是香味的持久力,变化,韵味,等多个维度,足足一个多小时,才结束。

而此时,整个鉴定室,都为那淡雅怡人的花香充满。

“妙!”

“绝品,堪称人间绝品,玩香这么多年,就从未见过此等好香!”

结论已经很明显了,掌柜没骗人,这的的确确,就是上好的沉香。

至于沉不沉水,这个反而不需要测试,因为手一摸,有没有那个分量,便一清二楚。

这时白老又问:“小伙子,没看错的话,这是本土土生土长的沉香吧?”

“应该是吧,说是海南那边的,我也不太懂,要不是最近缺钱,也不会拿出来卖。”陈远随口说道。

白老叹道:“果然,这才是真正的好香,可惜,已如同上年份的海黄芯材一般,几乎见不到了。”

陈远微微一笑:“这不就见到了吗,劳烦您老估个价,等着用钱呢!”

白老便看向黄琛。

黄琛苦笑:“照实说吧,这年头,网上什么都有,人家过来,肯定先有一些了解的。”

随着网络的普及,有些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

就像沉香,可能网上的东西不一定都是真的,但是,也绝不会都是假的。

陈远笑着点头:“确实了解过一些,同样论克,顶级沉香,比海黄贵。”

白老点头:“的确如此,沉香,最好的是奇楠,本土胜过外来,汉唐之时,乃皇室祈福祭天拜神礼佛最重要之香料,而今举世难觅,其价,一克当在万元以上。”

“那我这是奇楠?”陈远颇有些意外,这个他真不知道,胖掌柜也没说。

白老神往道:“奇楠,古称伽蓝,多伽罗,乃唐时梵语翻译而来,没看错的,此方镇纸,便是本土奇楠。”

这样说陈远就明白了。

他这就是唐朝弄来的。

汉唐时期,皇室祈福祭天,烧香礼佛,都用这玩意,他从集市上花高价买到,也正常。

便道:“那过秤吧,看看多重,贵公司要出得起价,我就卖了!”

“啊?”

顿时两人又惊了个呆。

黄琛斟酌着说道:“这么贵重的东西,这样会不会太随意了?”

“不然呢,去鉴宝,然后证明这东西是我家传的,不用上交?

别闹,我爸都说不清是哪一代祖宗传下来的,我怎么证明?”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有些话,陈远也不怕直接说出来。

作为生意人,黄琛白老也没那么无聊。

想了一会,黄琛说道:“那不如这样,我们负责出面,帮您联系买家,然后,从中抽取百分之五的好处费,您意下如何?”

“不能直接收购吗?”陈远好奇,说实话,他不想那么麻烦,他就想快点拿到钱,哪怕少点也无所谓。

反正那边拿来烧的,有的是。

黄琛有些尴尬:“恐怕不能,这一方,怎么着也一两千克,公司的现金流,有点困难。”

“哦,那就联系吧,尽快,我等着用钱呢!”陈远便不多话了,直接让联系买家。

很快就到了。

一老头,杵着拐杖,看着年岁应该不小了,却颇为硬朗,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

仔细一看,不由也喜出望外:“好东西啊,也只有古人,才如此暴殄天物,拿来焚香沐浴,祭祀祈福。”

说完便问陈远道:“小伙子,三千万,一口价,卖不卖?”

“啊?”

这次轮到陈远傻眼了。

三千万,要那么多吗?

不是说一克上万么,他这,称过,也就一千四百多克啊!

这时白老笑着说道:“有些东西,是量大便宜,可有些东西,是越多越贵的。

况且,这东西是真罕见,恐怕当世已经找不到第二块了。”

陈远释然:“那就三千万吧,顺便问一下,我这要不要交税?”

“用不着,我们这说的,都是税后。”老头很开心,压根儿就懒得计较这些鸡毛蒜皮,说完又一脸希冀道:“小伙子,听说你还有一个同样的手串,不知可否拿出来让我老头子开开眼。”

“这……”

陈远有些为难,不过想想,还是拿了出来,提醒道:“老爷子您看看就好,这东西,我不卖的。”

“三千万也不卖?”老头一看就爱上了,只觉得家里那些都是垃圾。

陈远被砸得眼冒金星,却还是坚定摇头:“不卖,我妈说了,要留给儿媳妇。”

“儿媳妇啊?”

“那要不,我把孙女儿介绍给你吧,放心,绝对漂亮,配你绰绰有余!”

老头很认真,浑然不像是说假话。

陈远却有点不爽。

什么叫配他绰绰有余,这么大年纪了,懂礼貌吗?

最终也没谈成,只是留了联系方式,说哪天想通了,又或者,有好东西,随时打电话,便带人离去。

然后,除去百分之五的介绍费,他入账,两千八百五十万!

好多钱。

不用苟,直接起飞,一步到位,有那么一瞬间,他迫切想去银行都取出来。

最终还是压下了。

“爸,我赚钱了,你们商量一下,看看什么时候把房子推了修过,二三十年的老房子,再不修该塌了。”

先给家里转账,一百万,理由,古玩市场捡了漏。

不过还是被着急慌慌打电话过来盘问了一通。

然后,该买房了。

这才发现,好像也不是特别贵。

四环,看了一套两百六十多的大平层,地段还不错,新房,普通装修,也就五万多一平。

全款的话,才一千四百万出头。

那就买吧!

住不住不重要,就当圆梦,给父母长脸了。

剩下的,把装修好好做一做,再买辆车……

小说《我在现代与初唐之间反复横跳》 第3章 三千万,一口价,卖不卖?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