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蛇祭
蛇祭

蛇祭 苏凉 著

连载中 裴意元止寒江米婆

更新时间:2021-11-03 09:42:25
完结小说《蛇祭》由苏凉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裴意元止寒江米婆,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经营了家纸火店,可店里最好的香火全部都用来供奉一张无名牌位。 有一天,牌位倒了,我也差点丢了性命。 直到家里来了个神秘矜贵的男人,说要收我做出马弟子保我平安.........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10章

元止寒适时地开口替我解了围,不过他这些话说的当真是得罪人,哪有一进家门就说人家大祸临头的?

让我吃惊的还是这个中年男人的反应,他脸上原本还怒意横行,听到这些话却没有对我们破口大骂,反而小碎步的走到元止寒面前,低声询问,“你是什么人?法师?还是道士?”

“都不是,”元止寒又开始故作高深,“你只需要知道我们二人可解你家的困境即可。”

说着,他似乎是怕对方不信,便来到棺椁之前,“死者是你母亲,你原本是要把她送回老家的祖坟与你父亲合葬,可是坟坑挖开,你父亲的棺椁不翼而飞,里面反而爬满了黑蛇,非但如此,与你同去挖坟的众人,家里都遭了蛇祸,本座所言,可还正确?”

随着他的叙述,男人眉头紧锁,但却没有反驳,想必他说的是一字不差。

不过那男人也不是个没脑子的,并没有当即就全然相信,“你说的这些确实没错,可是这些事情街坊四邻都知道,你随便打听都能知道来龙去脉,能证明什么?”

元止寒闻言轻笑,“本座再问你,三年前你回乡祭祖,你父亲的坟头被雨水冲塌,你重修墓地时却意外在你父亲的墓中发现了一箱黄金,你便以为是祖上行善,福泽后世,于是将那一箱黄金拿出来变卖,为你的一儿一女各添置了一套房产,却不曾将你母亲接过去住上一晚,可对?”

这一次,男人无话在反驳,想来家里突发横财,只要不是傻子就不会四处宣扬,所以这事应该只有他们一家人知道。

果不其然,他思虑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大师,你说的确实没错,可不是我不让我妈去住,是她自己不愿意去,说是住旧房子惯了。”

这个理由别说是元止寒了,我都不见得会信。

元止寒冷嗤一声,“你们众人合力抬棺之时,还没走出家门口,这棺椁便落了地,再也抬不起来,可对?”

他说着,我忍不住看了看那老人的棺椁,怪不得先前觉得别扭,原来这棺椁根本就不在灵堂的正中摆放,诚如元止寒所言,我赚的也是死人钱,其中的门路自然也懂得一些。

剩下的话不用他再逼问,我便能接下来。

在男人点头承认落棺的事情之后,我才回怼。

“有道是,慈棺落地为不舍,凶棺落地为不甘,这坟坑里都挖出来黑蛇了,你说这棺是凶棺还是慈棺?”

在我一通输出之后,男人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母亲的棺椁,径直跪了下去,开始嚎啕大哭。

“妈,您可别怪儿子啊,都是您儿媳妇不让您帮到新房去住,当初娶这个老婆回来是您逼儿子的,现在这个罪也不该怪到儿子头上,您老人家就安心去吧,儿子在下面给您烧一座大房子,您好好住着。”

他一声接着一声的哀嚎,直接把他口中那凶悍的老婆给喊了出来,也不管是当着我们两个外人的面,又是在灵堂这种地方,直接揪着丈夫的耳朵让他站了起来。

“你个死鬼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是不是?”

两人就这样厮打了起来,我默默拉着元止寒退后了几步,看这女主人的架势,恐怕男人说的不全是假话,这么凶悍的老婆,估计他是压制不住的。

元止寒看上去有些烦躁,不耐的拧着眉,我看到他薄唇微微动了动,仿佛说了些什么,门外很快就传来了沙沙声。

不多时,一条条小蛇从门口爬了进来,直接包围了还在打架的那对夫妻。

这两个人刚刚打的还凶狠的不行,现在看到蛇群直接就抱在了一起,恨不得把自己揉进对方的身体里。

整个屋子蛇群遍布,只剩下我和元止寒的脚下还有一片净土。

男人一条腿缠在妻子腰间,单腿站立,还不停地发抖,连声音都哆嗦了起来。

“大师,您快救救我们啊!”他向元止寒求救,嘴里还嘟囔着,“明明外面已经撒了雄黄粉,这些蛇是怎么进来的?”

我这才注意到门口的那些粉末,原来是雄黄粉。

蛇怕雄黄,不过元止寒招来的这些,想必已经稍有灵智,普通的雄黄怕是不起作用的。

看到他们终于收手不打了,元止寒才幽幽开口。

“你贪了不该贪的财,又不尽孝道,这些蛇群本就是你母亲招来惩罚你的,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你们现在阴阳两隔,这事情当真不太好说。”

没想到他突然一改先前的口风,男人大惊失色,一时间眼泪鼻涕横流。

“大师,您刚刚不是说可以解我们的困境吗?您就行行好帮帮我们,我一定有重谢!”

一旁的我也是不明所以,扯了扯他的衣角,低声询问,“这些蛇不是你招来的吗?事情真有那么难办?”

不想我这问题问出来,他便是一脸看傻子的神色对着我。

“问题越严重,他才越心甘情愿的花大价钱买平安,懂了吗?”

我顿时哭笑不得,之前倒是没发现,他还有做奸商的潜质呢?

他状似纠结了半晌,才道,“若要破解之法,却也不难,你遭此祸患是因为你贪了命里不该有的钱财,只需要将这些钱财尽数散去,以后怀善念,行善事,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了。”

男人面色犹豫,要他一下子把得来的钱都花出去,不肉疼才怪。

元止寒倒也没有逼他,只是拉着我气定神闲的坐在沙发上,等着他考虑。

不过我看的清楚,元止寒时不时动动手指,就有一条小蛇幽幽的爬上男人的小腿,蛇尾缠着他的腿肚,不时游走。

小蛇虽不咬人,可试想一条条蛇在身上爬来爬去,那根掉进了蛇窝里有什么区别?

我不禁感叹元止寒的腹黑本质,这种损招也亏他想得出来。

十几分钟之后,男人似乎下定了决心,心一横,牙一咬,“大师,我答应您,只要您帮我度过现在的困境,我把剩下的七百万全都给了您作为酬谢。”

七百万?

我差点叫出来,他居然还剩下这么多钱?

小说《蛇祭》 第10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