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蛇夫难养
蛇夫难养

蛇夫难养 望山看 著

连载中 唐沅夜擎

更新时间:2021-10-25 11:39:31
完整版小说《蛇夫难养》由望山看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唐沅夜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七天前,我收到来信,族里定下了将我送往墓里的期限——就在下个月初九。...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8章

小孩走的很慢,但他每一步的靠近,都在宣告着我的生命倒计时。

我的脑子发了疯一样转动,拼命回想能用到的东西。

对了!符纸!

可是......

我的心又凉透了,符纸在裤子口袋里,为了不让东西掉出来,奶奶还特地拿针线改过口袋,改的特别深。

我现在动都动不了,怎么拿符纸!

眼见着小孩距离我只有一米的距离,那张诡异的笑脸也在一点点放大,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强的阴气。”耳边传来低沉的男声,“小蠢货,你麻烦了。”

“夜擎!”我喜极而泣。

“你终于出来了!”

夜擎虚弱咳嗽,“我现在状态不好,很快又会昏迷过去,我教你一句口诀,你记住。”

“西海龙族夜尊,赐我玄力。”

我在心里疯狂点头,看向小孩的眼睛里,恐惧消失,无端多了许多底气,我大喊一声,“西海龙族夜尊,赐我玄力!”

四周很安静,什么也没发生,小孩前进的步伐甚至都没变慢。

我脸上的肌肉瞬间僵硬,在心里不停呼唤夜擎。

无人应答。

小孩的嘴角又往上拉了几分,血红色的牙龈和尖利的牙齿又多露了一点出来,他好像很得意我对他的恐惧。

小孩距离我只有一步。

他再迈出一步,就再无法前进,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举动。

我的汗水滴在地板上,双眼死死盯着小孩,喉咙抑制不住地发出狐狸幽咽声。

小孩的脚停在半空,就在他迟疑的那一刹那,拄着盲杖的盲女路过,盲拐戳在小孩鞋尖,我清晰看见,小孩原本恶劣得逞的双眼,突然变得茫然。

那只脚迟迟没有落地。

也就在这时,我能动了!

我顾不得其他,转身就往车厢跑!我记得,盲女是往车厢里走的!

车厢里很热闹,大人的谈话声,小孩的哭声,还伴随着浓浓的烟味。

走进车厢里,我才感觉自己真的活了过来,这才是人间。

我继续往前走,终于找到盲女,她一个人坐在靠车窗的位置,挨着过道的位置空着。

“今天谢谢你了。”我在她旁边坐下,满怀感激,私心地以为盲女是和夜擎一样的好妖怪,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吝啬那一百元。

盲女慢吞吞回头,用她没有眼珠的眼眶看了我半天。

不知为何,明知道盲女是好人,心里却还是毛毛的。

“小蠢货,我才昏迷几分钟,你怎么又遇到危险?!”

夜擎的声音气急败坏,恨不得把我揍一顿似的。

我嘴唇哆嗦,忍不住往后缩了一点,“什,什么危险......”

盲女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钞票,放在桌上,我亲眼看见,那张一百元大钞,在眨眼之间变成了冥币!

我猛的瞪大眼睛,一声尖叫堵在喉咙口,因为我看见盲女用食指放在唇边,做出噤声的动作。

我慌忙四处张望,车厢里的乘客该干什么还是在干什么,没有丝毫异常。

我强做镇定,死死捏着布包,低着头,一点点朝车厢门口挪去。

门已经关了。

我立马拽住路过的乘务员,即便知道他很可能是非人类的存在,但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出于恐惧,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对不起,我上错车了,现在火车还没开,你可不可以让我下去!”

乘务员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反拽住我的手腕,把我拉到热水室。

有两个端着泡面的大叔叼着烟等开水,乘务员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把我拉到角落,他的声音激动到颤抖,“你也是活人,对吗?”

我猛的抬起头,四目相对的一刹那,我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

我激动地抓住他的手,“你也是!”

乘务员用力点头。

我们的异常引起了那两个大叔的注意,乘务员在我耳边低低说:“跟我来。”

我赶紧跟上他的脚步。

一路上,穿越十来节车厢,乘务员很好地扮演着他的角色,面对车上那一堆不知是人是魂的询问,他始终面带微笑,很有耐心。

终于,我们来到他的休息室。

一坐在椅子上,我立马瘫软身体,坚持着我一路来到休息室的最后一丝力气被抽空。

他给我倒了一杯开水,从抽屉里抽出一张报纸,皱眉递给我,“你看看这个。”

报纸很旧,像蝉翼般脆弱,看的出来这张报纸层被人揉皱了又展开,展开了又揉皱丢弃,来回往复。

左上的版面上印着几个大字:“五月十六日,z56次列车遇山体滑坡,整列火车无一幸免。”

乘务员的声音很冷静,“这是我当初带上车的报纸,我后来才看到。我上车时是六月,可我却上了五月的火车,这是一辆灵车!”

我心中一惊,视线从报纸的日期掠过,又回到日期上......

1939年6月29号。

可现在是......1995年啊!

我死死捂住嘴,以防尖叫声破喉咙而出。

幸好报纸挡在我和乘务员中间,他并没有看见我的神情。

乘务员瘫坐在椅子上,点了根烟,苦笑不止,“我在车上一次又一次地循环z56山体滑坡,我自己都不知道外面过了多少年了......”

“哎,小姑娘,现在是几几年啊?”

呛鼻的烟雾在两人中间缭绕,我捏紧布包,不知该不该告诉他真实时间。

两个答案在我脑中不停闪烁,我却只有一秒钟的思考时间。

“95年!”我脱口而出,“现在是1995年三月。”

乘务员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深深地看着我,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我很欣慰,你是个诚实的孩子。”

我微微睁大眼睛。

“有些误上这列车的人为了不激怒我——他们担心我知道真正的时间会失控,真是笑话,我成天生活在这里,会因为这种事情失控吗?他们的隐瞒让我看不见信任,我又凭什么帮他们在这里活下去?”

对上乘务员那双冷酷的双眼,我藏在桌下的手指轻微颤抖。

眼前这个人,虽然口口声声说会帮我,可我却知道,他残害了很多欺骗过他的人。

那些人骗他是不对,可难道欺骗了一个日期就要去死吗?

小说《蛇夫难养》 第8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