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待摘的星星
待摘的星星

待摘的星星 析伽 著

已完结 张侃侃谈晋

更新时间:2021-02-25 15:22:15
主角叫张侃侃谈晋的小说叫《待摘的星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析伽所编写的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呵呵,钱多好办事!”张侃侃拍拍胸脯。钱是挺多的,但这钱也不是白拿的。张侃侃现在还不知道赚钱的辛苦,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你是不是感冒了?”

下课去上洗手间的空当,同桌纪言问。

谈晋吸吸鼻子,双手插着裤兜,不以为然道:“花粉过敏。”

“你以前没这毛病。”纪言立马进行反驳。

“是吗?”谈晋不在意,不就是上课多打了几个喷嚏吗?

两男生慢悠悠地从往教室走。这时,迎面从老师办公室冲出来一个人。

“张……”侃侃?

谈晋看清楚是她,可是连名字都还没喊全,她就快速消失在了这条走廊上。

好像没有看见他,就这么跑掉了。

纪言也看见了,笑着说:“这个张侃侃怎么做事也这么风风火火的。”

谈晋忽然沉下脸,气势逼人。

纪言只觉得背后一凉,回过头发现他眼神犀利,带着极度危险的气息。

“那个……”

“你和她很熟吗?”谈晋阴沉着脸问。

纪言吞了下口水,心想这怎么回事?这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是怎么回事?

“不熟,一点都不熟!甚至都不认识!”搞不清楚缘由,纪言还是诚实地一口否认。

“不熟?”谈晋直视他,冷冷地说,“不熟你笑得那么开心?”

“冤枉啊!张侃侃就是仔细一看还挺可爱的,我就,不由自主就笑了……”

“嗯——”尾音被缓缓拉长,谈晋说,“下不为例。”

什么下不为例?突然有种被赦免死罪的重生感是怎么回事?纪言摸不着头脑,但他在说了张侃侃可爱之后,谈晋的心情确实是变好了……这种情况莫不是?

“阿嚏!”冷不丁,谈晋又打了个喷嚏。这次,他说:“我好像真的感冒了。”

“要不要去医务室?”

“不用。”

结果,回到教室,他的抽屉里就多了盒感冒冲剂,也不知道是哪个女生送的。

谈晋叹了口气,旁边的纪言却在偷笑。

“羡慕哟。”纪言阴阳怪气地调侃。

谈晋拿出手机,不动声色地盯着张侃侃的号码。这个家伙多半是关机的,自制力可真强。

他可真是一点也比不过她。成绩也好,自制力也罢。如果他和她一样,恐怕这辈子都要打光棍了。

“哦……”纪言忽然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啊。我说呢,之前那么紧张的样子。”

“闭嘴。”谈晋将手机放在书本上之后直接趴在桌面上,头也越来越疼了。搞不清楚到底是感冒了还是发烧了。

纪言奸笑着偷偷拿过他的手机,打开通讯录里的人。哼哼,第一个就是张侃侃,而且还把备注改成了“A侃侃”。

嘁,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在他心里的位置。

既然如此——

嘿嘿。

2

“这家伙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

放学后,张侃侃开了机,手机界面直接蹦出来谈晋的一条短信。仔细看了内容之后,她站在校门口费解地自言自语。

“怎么还不走?”叶莉亚拎着包靠近她,问。

“我妈妈还没来。”张侃侃眼睛还盯着手机短信,随口应答。怎么想都觉得这短信不是谈晋发的……

叶莉亚见她心不在焉,于是抻长脖子偷偷看了她的手机,不由自主地念了出来:“‘感冒了,身体不舒服,求照顾。’谈晋!”

“我不瞎,你不用念给我听。”张侃侃白了她一眼,又奇怪反问,“你说他是不是精神出现了问题?”

“我……我只看出来他很需要你。”叶莉亚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实话实说。

张侃侃无语地摊手:“可我既不是医生,也不是白加黑啊!”

“对于生病的谈晋而言,你就是他的医生,就是他的白加黑。”叶莉亚边说边郑重地点了点头。

“他肯定是发错了。”张侃侃拍拍她的肩膀,“我看到我妈妈的车了,再见。”

叶莉亚冲她摆摆手后,无语地摇头。

可怜的谈晋。

晚上,张侃侃家。

“妈,我想吃苹果。”张侃侃在楼上作业写得好好的,突然开门说要吃水果。

妈妈正好在洗水果,忙不迭地说:“正好,谈晋妈妈给买了。”

“你们出去逛街了?”张侃侃站在门口问。

“是啊,搓麻将去了。”

啊,真是令人羡慕的主妇生活。张侃侃轻叹了口气,碎碎念:“我们学生怎么这么惨,作业一大堆不说,谈晋都生病了……”

“你说什么?”侃侃妈朝着楼上喊。

“我说我们怎么这么惨!”

“最后一句!”

“谈晋都生病了!”嘁,问他干什么?

下一秒。

“喂,你儿子生病啦?严不严重啊?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没事没事,等着我马上过来!问问你儿子想吃什么……”

什么?张侃侃靠在楼梯扶手上,盯着单手利索摘去围裙的妈妈,感觉失去了宠爱。

“侃侃,下来。”

“干什么?”张侃侃不耐烦地问。

妈妈瞅着她,表情严肃道:“你猜谈晋要吃什么?”

“爱吃啥吃啥!”真是,怎么这么多事呢!

等她下楼,她妈一把抓住她的手,兴奋的样子难以抑制。

“他说要吃你。”

“!!!”张侃侃突然挣扎,“我不去!妈你放开我!救命啊,良家妇女拐卖少女啦!”

3

“哎呀,快进来!”

谈晋妈妈热情地开门,迎接手上拎着各种水果、小吃的侃侃妈以及面色阴暗的张侃侃。

“唤唤在楼上呢,吃了药刚睡下。”谈晋妈拉过侃侃的手,温柔地说,“唤唤是他的小名,千呼万唤的意思。”

唤唤?张侃侃别扭地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她一点也不想知道谈晋的小名,她只想回家。

“你上楼去看看他。”

妈妈推了她一把,暧昧地朝她挤眼。

张侃侃白眼都已经翻到天际了,求救般地看了眼谈晋妈妈,结果他妈妈更来劲地说了句:“左手第一个房间,去亲醒他!”

这些妈妈有毒。

张侃侃已经断念了,想着赶紧看一眼回家。晚上的试卷有三张,她现在只写了个名字。

啊,好烦。

上楼后,她敲了敲房门,没人答应。

“你穿衣服了吧,我开门进来了。”虽然知道他在睡觉,但怎么说第一次进男生房间总归还是有顾忌。

张侃侃进屋,轻轻将房门关上。房间很暗,好在他的床头灯亮着。

“还真的生病了。”张侃侃站在床沿,望着安静的谈晋,自言自语,“所以那短信是真的发给我的?”

发给她干什么?不能理解。

“张侃侃?”谈晋双眼蒙眬,他以为直接烧得厉害都出现幻觉了,遂将手背覆于双眼之上,疲惫地叹了口气,“真是要命。”

“你好点了吗?”张侃侃看他自言自语,轻声细语地问。

“张侃侃!”在确定不是幻觉之后,谈晋哗的一声坐起身,“你怎么在这里?”说话的鼻音很重,整个人看起来也没什么杀伤力。

张侃侃放心地坐在床沿的小沙发上,平静地说:“不是你说想要吃了我,我妈就满足你把我带过来了呗。你说你这人是不是生病说胡话啊。”

“我想吃了你?”谈晋不可思议地重复这句话。

啊,想起来了。半个小时前,妈妈好像进来问他想吃什么,说是张侃侃妈妈要过来,他迷迷糊糊中就回了句“张侃侃”。

“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张侃侃见他愣神,伸出手放在他额头上试了下温度,试了半天也没有试出什么鬼来。

她和他的体温是差不多的。

“我也发烧了?”张侃侃嘟囔了一句,放下手,起身。表示探望任务已经完成,她要走了。“那你好好休息。”

转身,手却被谈晋一把拉住。

“想来就来,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要干什么?”

谈晋嘴角上扬,唰地将她拉近直接,盯着她的眼睛说:“我还没有吃了你,不准走。”

两人的姿势亲密无间。

张侃侃弯着腰,手被他牢牢抓住。谈晋手心的温度慢慢侵袭她的皮肤,最后就连她的整只手臂都变红发烫。

“谈晋。”她突然叫了他的名字,抬头,一本正经地问,“你作业带回来了吗?”

“作业是谁,我为什么要带它回家?”

“你睡吧。”张侃侃瞬间释然,“到时候咱俩试卷交换一下,我在这里把你的作业做了。反正我们数学老师是同一个,作业是一样的。我要来不及了。”

“张侃侃。”谈晋眼眸澄澈,唤了声她的名字。

“嗯?”

“有其他男生追过你吗?”

“何止是男生!追我的人多了,可我年级第一是那么容易被赶超的吗?”

“算了,我睡了……”

4

月考前夕。

“谈晋上次生病之后就没有来招惹你哎,他终于意识到你是难以攻克的大山了吗?”

叶莉亚拿着作业来向张侃侃请教,还不忘打探八卦。

张侃侃盯着那道上课老师讲了八百遍的题目,对叶莉亚说:“你放弃这道题吧。”

“为什么?”叶莉亚瞅了眼那题目,诧异地问,“你也做不来吗?”

“我这么和你说吧。”张侃侃语重心长,“我会的解题思路就有三种,最简单的那种你上一张试卷做对了一半。老师讲解的时候,你抄了剩下的一半。光是这类型的题目,你就已经问了我两次。所以说,你放过这道题吧。”

“侃侃,不要这样对我。我觉得我还有救。”叶莉亚瘪着嘴,委屈地说。

张侃侃瞟了眼双眼无辜的叶莉亚:“试卷给你,你拿去再抄一遍吧。”

叶莉亚捧着张侃侃满分的试卷,像是拿到了圣旨一般,差点跪拜谢恩。但下一分钟,她就把试卷还给了张侃侃。

“对不起,我是个智障,我看不懂。”

“哪里看不懂?”

“这里。”

“答案不是写在这了吗?”

“我看见了。”

“所以?”

“所以解题步骤呢!你只写了答案我怎么知道这答案哪里来的啊!”

张侃侃愣了一下,问:“看一眼就知道答案的题目也要步骤?”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叶莉亚欲哭无泪。

“阿嚏——”

谈晋又打了个喷嚏。

纪言笑:“你生病那天,年级第一没来看你?”

“以后再给我乱发短信……”

“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谈晋瞥了他一眼,话锋一转道:“该发的时候还是要发的,但是要注意措辞。”

所以,谈晋这是希望他还有下一次?

那什么才是该发的短信?

“对了,你试卷上怎么写张侃侃的名字?”

“这试卷是她的。”

“那你的呢?”

“在她那里。”

纪言恍然大悟,阴阳怪气地“哦”了声,啧啧道:“你们两个晚上做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把试卷都掉换了?”

能做什么事情?

要是做了什么,他俩今天就去教务处了。

“我做梦,她做题。”谈晋冷冷地回答。

“啊?”纪言呆呆地问。

谈晋沉吟片刻后,一字一句像是在宣誓一般:“我要把张侃侃从年级第一的神坛上拉下来。”

“……你不要露出这么可怕的眼神好不好?”纪言吓了一跳,对突然间有了着极强胜负欲的谈晋感到意外。他劝道,“那个,做不成朋友,也不要做对手嘛。”

“谁要和她做朋友?”谈晋挑眉,不爽地反问。

“对不起,老大,我要出去透口气,我快要被你的眼神杀死了。”

谈晋冷哼,不由得想起生病那晚,他人畜无害地躺在床上睡觉,可张侃侃居然心如止水地在他房间做数学试卷!还一口气做了三张!

啊,这个女人,真是没病都要被她起出病来!

“谈晋,我能借你的试卷看一下吗?”不会看眼色的邹丽丽越过中间三排座位来到他的身边,柔声细语地问。

谈晋头也没抬就把桌上的试卷递了过去,自己还在生闷气。

邹丽丽满心欢喜地接过试卷,定睛一瞧,赫然发现姓名一栏写的是张侃侃的名字,顿时脸色一青。

这不就是那个复姓年级,名第一的女生吗?

“这试卷不是你的,上面的名字……”邹丽丽尴尬地说。

谈晋这才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她的就是我的。”

邹丽丽强忍着内心打翻的各种醋意,问:“那你的呢?”

“这就是我的。”谈晋再次强调。

宣誓主权这事,当事人说得带劲,旁观者却心中数箭。

最后,左右为难的邹丽丽,拿走了纪言的试卷。

“谈晋,来办公室一下。”

这时,班主任也就是数学老师,站在门口对谈晋招了招手。

谈晋起身,刚走到教室门口,迎面就撞上了张侃侃。两个人面面相觑,竟一时无言。

“都进来啊。”数学老师笑着对他们说。

“哦。”

张侃侃乖巧地点头,抬脚准备走,却被谈晋顺势拉住。

“你该不是在试卷上写了我的名字,然后故意交了白卷吧?”谈晋问。

张侃侃也不示弱,反问:“那你呢?该不是没改掉我的名字,也故意交了白卷?”

“确实没改。”

“为什么不改?”

“因为,喜欢你的名字。”

小说《待摘的星星》 第2章 感冒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