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霸宠笑佳人
霸宠笑佳人

霸宠笑佳人 安平平 著

连载中 林炎冉殷少融

更新时间:2020-10-31 13:29:32
热门小说《霸宠笑佳人》由安平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炎冉殷少融,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开什么玩笑,说她是废物?骂她是痴儿?有没有想过她是谁?!她可是二十一世纪最冷酷,最无情的金榜杀手,岂能容你们一帮古人随意欺负辱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奴婢大着胆子,正在丞相府邸的侧门附近转悠,谁知还真被我碰上了,丞相府的东南边便是禄王的府邸,也就正好看到那日救小姐的公子从王府大门出来,我正奇怪,猜测他或许是府中的客人,正寻思着想要上前问一问,结果就看到他上了门口专门为他停的马车,还听得那侍卫唤他王爷,看他吩咐车夫,也是去宫里的,奴婢这才确定了下来,那人身份竟是禄王。”

“姓赢,家中行三……”林炎姝绞着帕子,细声念道,忽而绝美的脸庞绽放出明媚的笑容,口中低喃:“‘赢’字音通‘殷’,原来他竟是当朝三皇子,闻名京城的四公子之一。”

“小姐……”香织也是那日跟随的丫鬟之一,这会儿看自家小姐表情就知道,小姐定是心仪那公子,不然也不会回府这两日,这么执着的打听那人的来历。

“你确定你没有听错?”林炎姝目中清亮,双颊似染了红霞一般,微带羞涩。

“奴婢以性命发誓!”香织单手举起,作势要发誓。

林炎姝豁然起身,在房中来回走了两步,突然顿住道:“不行,我得立即告诉娘去。”

脚步才迈过门槛,忽而又停驻,转身回到床边坐下,自言自语道:“不能这般莽撞,我得亲自确认了之后,再去找娘亲说。”

“也对,夫人若是知道了,那定会告诉老爷,若是小姐再让夫人说说,指不定小姐以后能成为王妃呢!”香织也是差不多年纪,心思活泛,人也欢腾,竟一语道破林炎姝的心中所想。

“住口!”林炎姝突然喝道,抬头看一眼屋外,见没有别人在,这才道:“这种话在我这里说说也就罢了,若是胆敢出去嚼舌头,我定不轻饶。”

香织一惊,本以为这般说会讨得小姐欢心,没想到却惹恼了她,低头认错道:“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会了。”

“这样,你再去打听打听,这几日看看三皇子都会去哪里,有什么喜好,我得想办法亲眼见见才行。”林炎姝素来行事谨慎,尤其是她重视的事情,一定要自己亲眼所见才行。

“是,奴婢这就去。”香织告退。

樊芙一早就注意到林炎姝的神色,知道她故意避开她,当时也没说什么,只是在西厢房等着,只见林炎姝跟她的贴身丫鬟进屋说了半个时辰,她的丫鬟又匆匆出府,她心下很好奇,林炎姝究竟有什么事情这般神秘,连她这个表姐都要瞒着。

她也有些气恼,林炎姝摆明了把她当外人,看来这段时间对她们母女百依百顺并未获得她们的信任和真心,不过,她十分清楚她来将军府的目的,自然处处留心,处处用心。

于是,没过多久,樊芙跟着香织出府,且一路跟着香织,想一窥究竟。

***

罄香楼是京都最大最知名的酒楼,不仅菜品一流,住宿及服务更是贴心周到,一二层楼是吃饭的地方,第三层楼设置厢房,可270度观看京都街景,因此,此地除了菜品贵之外,厢房的一间房费高达百两银子,若遇上京都盛事之时,厢房的预定十分紧张,被炒至近千两银子一间,即便如此,也不乏商贾贵胄去抢定。

罄香楼的二楼虽然对外开放,可相比较一楼,设置的座位并没有那么多,商家注重吃食的环境,故而相对雅致僻静,当然价格也相比一楼较昂贵,一般吃客是不会轻易上楼的。

潇梓瀚是男客,在将军府多呆毕竟不好,于是在林炎冉提议下来罄香楼喝茶,顺便吃晚饭。

此时还不到用晚膳的时候,店里几乎没什么客人,二楼更是安静清雅,两人坐下不久便被一群人打扰了清净。

林炎冉见来人挨着他们桌坐下,不由蹙眉,起身挑开竹帘屏风的一角,看到四个商贾装扮的人围着一个年近四十的客商说话,应该是几人在此请客吃饭。

只见几人一番客套之后,坐下点菜,接着便闲聊一些生意往来和传闻趣事。

林炎冉挑眉询问潇梓瀚是否需要换个地方,后者摇头,两人又重新坐下喝茶下棋。

“南梁使臣来朝出使,算是近日京城盛事,你们可知所谓何事?”

“这不是众所周知嘛,东启国君称霸天下的贼心不死,近期边境频频动作,试图攻打南梁,南梁此次前来我西魏就是商议合力抵抗出兵一事。”

“啊哈,小老弟所说自然是众所周知,可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哦?!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其他秘闻?大哥快与我们兄弟几人说道说道。”

“是啊,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难得我们兄弟齐聚这里,有什么自当坦荡直言,我这就命小二再拿两壶酒来,让大哥畅饮。”

“好!有酒自然好说好说。”客商一乐,冲众人招招手,示意大家靠近些,这才神秘道:“我这次从东启边境过来,听到一个消息,说是这东启突然兴兵南梁,是为了一张地图,传闻这地图是当年大周历代皇帝的私藏金库,金银珠宝自是多得数都数不清,更传闻,得之者可一统天下!”

“竟有这事?!”

“为何京中一点消息都没有?”

“大哥所言,我曾听一位东启富商说过,只不过那人只道是江湖传言,毕竟若是大周皇帝有那等财富,怎会落得灭国的下场,即便大周不存在了,只要有那些财富,还怕复国无望啊?”

“三弟所言甚是,大哥莫不是将传言当真了?”

客商也不着恼,只道:“沛丰城没什么动静,可不代表别人不知,东启那边已经全闹开了,只要在江湖上混的,没人不知道。”

“既如此人尽皆知,那不是人人都会来疯抢?”

“你当那宝藏是那般好得的?还人人疯抢……”

说到此时,众人哈哈大笑,均打趣年纪最小的心思单纯榆木。

客商亦笑道:“起先,我也与诸位一样,怀疑此事真假,也只当是传言,听过之后一笑而过罢了,可不曾想竟有神秘人出高价钱让我去办一件事!”

“何事?”众人竞相问道。

客商神秘一笑,道:“找一个……美人。”

“这又跟美人扯上什么关系了?”

“唉咦,这自古美人财富可是传闻不可或缺的素材,自然要与美人扯上关系的,你别打岔,让大哥快点与我们道来便是。”

客商饮一口酒,继续说道:“当年大周末世皇帝因暴行被天下讨伐,他自知大周皇室不保,便将宝藏地图绣刻在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十三公主身上,大周城破国灭之前,他便将地图烧了,十三公主从此下落不明,可没多久又有人说十三公主流落民间被一书生救起,两人日久生情结为夫妻,为了躲避灾祸,两人隐姓埋名一路从大周逃至南梁,后又从南梁逃至西魏。虽说最后两人均下落不明,但有线索表明,那十三公主嫁的人是南梁重臣之后,公主为报大恩,不仅下嫁还将那宝藏地图拓印下来,作为传家之宝代代相传。”

“这么说,东启兴兵南梁,就是要那位重臣将宝藏图交出来?可这也……”

“难道说之前东启想联姻南梁,竟是为了此图?”

客商点头,道:“联姻不成,进而兴兵南梁。”

“这不是明抢了吗?”

“即便如此,也无可奈何啊,谁让南梁弱小,东启地广物博,短短几十年已然成为强国,此次兴兵便可窥其国力,除却穹北或可抵挡一二,其它再不是其对手!”

“真是岂有此理!东启国君为一统天下的私利,竟不顾念天下苍生。”

“一旦起兵,这生意便难做了。”

“若是南梁将这藏宝图给了东启,是否就能让其退兵?”

“那可是关系到数不清的财宝呢,南梁又怎肯拱手想让。”

“且不说南梁皇帝是否拱手相予,关键是十三公主的独女带着藏宝图已然失踪了,南梁就是想给,也没有得给了。”

“难道这十三公主的独女便是大哥要找的美人?”

“当然不是,推算年纪,那十三公主的女儿都与我一般年纪了,徐娘半老怎还会是美人?!”

“莫不是这其中还有其他隐情。”

“……”

林炎冉看着棋盘沉思良久,指间夹住的黑子迟迟未落,似是遇到难题了。

潇梓瀚微微一笑,递过一杯茶,道:“冉儿这心思都被隔壁几人的说话吸引过去了,已无心下棋,不如就此作罢。”

林炎冉听得声音,抬头歉意一笑,问道:“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

“舅舅出使西魏,是为借兵。”

潇梓瀚点头,面容颇为无奈道:“情况十分紧急,父亲受命南梁国君,出使西魏,确实有借兵的意思。”

“那为何是舅舅出使?万一皇上不肯借呢?”林炎冉的担心并不是不可能的。

自从大周灭国以来,天下一分为四,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极其敏感,若东启出兵攻打南梁,真的只是为了藏宝图,那西魏的立场就很难说,毕竟那是东启与南梁的私事,且不出兵,等两国两败俱伤之后,说不定还能从中渔翁得利。

“冉儿是担心西魏皇帝不肯借兵,两国关系恶化,还会危机国公府?!”潇梓瀚问道。

“是。如果舅舅出使不利,南梁皇帝自然会怪罪,那舅舅舅母和你们是不是都有危险?”

潇梓瀚微微一笑,素净的手指掐了一下她**的脸庞,惹来她的不满瞪眼。

潇梓瀚收回手,不慌不忙的喝一口茶,温柔笑道:“冉儿不必担心,我与父亲母亲都会好好的。”

林炎冉点头,听得他保证,便知道他和舅舅有信心。

他此次下山,跟随舅舅出使,估计也是为了更好的辅助舅舅处理公务,若是一旦真打起仗来,只怕他还会义不容辞的去到前线战场,为南梁和国公府而战。

潇梓瀚见她点头,蹙紧的眉头依旧不见松开,便笑着解释道:“冉儿可知,当年姑姑嫁入将军府,西魏皇帝是亲自下旨替姑父赐婚求娶,名动天下,因着这点情份,西魏皇帝也会派兵增援南梁的。”

“如此说来,父亲不是即将出征?”林炎冉问。

小说《霸宠笑佳人》 019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