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江山缭乱:高冷嫡女妃
江山缭乱:高冷嫡女妃

江山缭乱:高冷嫡女妃 鹿夏 著

连载中 顾陌染厉经寒

更新时间:2020-10-31 13:29:06
《江山缭乱:高冷嫡女妃》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鹿夏,小说主角是顾陌染厉经寒,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前世顾陌染和整个顾府惨死,妹妹踩着一族尸体爬上皇后位,与厉澈联手将她白绫绞死与地牢。在睁眼时已回到十六岁时,重活一世,顾陌染定要将前世那些账通通讨回来,斗恶仆,踩渣男,打脸打得啪啪响,却没想遇到了上一世的故人,她伴他登上皇位,他护她一生周全,这一世,顾陌染不会再留下任何遗憾。...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大小姐你怎么到现在还瞒着呢,有老爷在不用怕的,老爷会替我们做主。”小桃拽了拽大小姐的衣袖,央求着说出实情。

顾陌染咬了咬嘴唇,犹豫了许久,才吐露出真言。

“你犹豫什么,还想瞒着为父不成?”顾郑钧满脸通红,气得血脉上涌。

“我,我前些日子,七日高烧不退,险些快不行了,小桃苦苦哀求常妈妈,她连点药渣都不肯给,别说请个郎中,替我诊治了。”

字字如刃,直指人面兽心,狗仗人势的常妈妈!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这么做过。”常妈妈哆哆嗦嗦着身子,语无伦次的辩解着,“大小姐好端端的站在这呢,哪里像是生病的样子。”

竟然在顾郑钧眼皮子底下,出了这档子丑事,他对着下人们喊道:“都杵在原地干什么,还不快去请郎中过府!常妈妈,如果你说谎,你看老夫会不会扒了你的皮!”

锦玉绣站在老爷身边,手里紧紧攥着帕子,紧张不安,顾庭被吓得哇哇哭叫起来,顾怜儿柔声轻哄着,眼底划过一忧虑之色。

原以为从乡下庄子来,没有见过世面的野丫头,摆布起来得心应手,没想到是个带刺的,一扎满手血。

顾陌染让郎中看完诊,果真是大病一场,身子虚空的很。

顾郑钧将怀疑的目光落在锦玉绣身上,目光如炬,顾府里的人都知道,常妈妈是夫人左膀右臂,她所做的事大多是夫人授意。

锦玉绣是抵赖不得了,她根本摘不干净!眼瞧着老爷要发火,她柔柔往地上一跪,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庭儿前些日病着,妾身忙得焦头烂额,染儿初来府中,理应是去看望的,奈何分、身乏术,就派了常妈妈去,谁成想竟胆大到,克扣妾身命她拿给染儿的东西,拿出去卖换银子。”

“没有,没有!老奴忠心耿耿,夫人不能推我出来扛罪啊!”常妈妈彻底慌了,她清楚的很,如果认了,必死无疑啊。

小桃见状,也附和跟了一句,“若是无自家主子的命令,想来做奴婢的,也不敢去害另一个主子。”

锦玉绣脸色一变,立刻梨花带雨,眼泪不要钱似的洒了出来:‘“老爷,冤枉!妾身没有做,这个忘恩负义的叼奴,她攀咬我!”

顾陌染冷眼看着主仆两人互相推诿,真是有意思极了,难得见锦玉绣狼狈样。

顾郑钧耳边充斥着各种声音,吵得他心烦意乱,“好了!正厅上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本来是给我的洗尘宴,搞得和丧宴似的。”

顾陌染心思一沉,莫不是爹爹是要护着锦玉绣吧,爹爹有个毛病,是耳根子软,最是见不得锦玉绣哭,一哭大事化小,小事干脆化无了。

果然下句话,正印证了她的猜想,“你身为大小姐的婢女,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小桃被训斥,只能先垂首噤声。

“夫人,你说常妈妈该怎么处置?”顾郑钧将火气慢慢的压了下来,他这是给锦玉绣台阶下,说到底还是不愿责罚她的。

锦玉绣只能忍痛自断臂膀,“敢害主子,那就断手断足拖出城外,也算是以儆效尤了。”

常妈妈哭嚎着求饶,被下人用破布堵住嘴,拖麻袋似的拖了下去,不久传来几声凄惨的叫,很快悄无声息。

一场风波平,顾郑钧也没心思吃饭了,拂袖冷哼而去。

顾陌染带着小桃离开,路过锦玉绣身边时,轻嘲的笑了一声,“姨娘,多行不义必自毙,万望珍重。“

锦玉绣气的脸都扭曲了,她无视径直走了出去。

小桃仍是愤愤不平,见四下再无旁人,“小姐差点丧命,而老爷只是惩罚了常妈妈,而锦姨娘却什么事都没有,小桃真是觉得老爷偏心。”

“怎么没事?”顾陌染笑道:“锦姨娘做妾的时候,常妈妈就跟着她了,是最信任的心腹,我除掉常妈妈,不久等于断了她一臂么。”

更何况她就从来没有想过,爹爹会处置锦玉绣,爹爹虽对她有疼惜之心,可始终比不过锦玉绣的枕头风,更没有设防之心,如若不然前世,顾家一族也不会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沉思的光景,已走到了居所前,却发现有下人在走动,领头的妈妈见大小姐回来,连忙迎上来见礼。

“夫人吩咐过,让奴婢们帮大小姐收拾细软,迁居到汀兰居,那里楼台水榭,最合适不过养病了。”

顾陌染淡淡的嗯了一声,由妈妈领着去。

汀兰居本是她生母故居之地,是正室夫人的院子,当初锦玉绣想搬进去都没成,现在割爱放她进去住,为了讨好爹爹,也是下了血本。

在汀兰居安顿好后,衣服首饰如流水般似的往屋里送进去,不消一会就塞得满满当当,直到人都走了,顾陌染懒懒的起身,拿出银针挨个翻看堆积的物什。

小桃见状很是好奇的问道,“小姐这是在做什么?”

“看看这些东西里,有没有藏着什么猫腻,保不齐锦姨娘还存着害人之心呢。”

顾陌染递给小桃一根银针,告诉她,“以后但凡是锦姨娘送来的东西,都要检查一番,银针发黑必是有毒。”

小桃赶紧将银针妥帖放好。

顾陌染看着熟悉的屋子,心绪万千,她曾被锦玉绣和顾怜儿毁掉了一生,这才仅仅是第一步,以后来日方长,会一笔一笔账给算干净!

五月十五,晴空无云。

这天是顾府内宅女眷,每月必去相国寺上香祈福的日子,顾老将军一生征战,死在刀下的亡魂不计其数,为求心安,命女眷们每月礼佛,告慰神灵。

顾陌染随着锦玉绣和顾怜儿一同出行,可三辆马车走到城外的时候,走不动了。

“回禀夫人和二小姐,前面是三殿下带兵打猎出行,将路给堵住了,前面已排了不少马车,怕是要停上半个时辰左右的。”

顾怜儿掀开马车帘子,用羽扇纳凉,放眼望去果然堵成一条长龙,抱怨了一句,“这是何等阵势,怕是太子出行都不敢如此铺张吧。”

“三殿下,厉经寒。”顾陌染嚼着他的名字,眼底划过一抹黯光。

小说《江山缭乱:高冷嫡女妃》 第五章 自断一臂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