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药香农门:相公来种田
药香农门:相公来种田

药香农门:相公来种田 故里 著

连载中 云苣攸牧镰

更新时间:2020-10-31 13:28:03
《药香农门:相公来种田》讲述了云苣攸牧镰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云苣攸,出身名门,亦是医药世家最天赋惊人的继承人,一身医术,救死无数。一次意外,魂穿异世,再次睁眼。看着那家徒四壁,北风肆意,摇摇欲坠的房屋。心里好像哔了狗一般。别人的穿越含金量都是特别高的,为啥到她这里就开始注水了。娘亲懒惰,哥哥纨绔,祖母偏心,还有极品亲戚颇多。吃不饱穿不暖,出门还要被人赶。行,啥都没有,就是有技术,一手银针,起死回生。开医馆,贩药材,办私塾,粮食财宝滚滚来。极品亲戚上门想要瓜分财产。啥?风太大,我听不清楚,看着我的银针再说一次。一生全靠作,不作不成活。路,是作出来的,钱,是作出来的,这人嘛……。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穷追不舍的人,某女无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云苣攸饿的不行,她没有理会王氏难听的话,走到外屋锅台旁,就着早上在壶里烧的凉白开,狼吞虎咽吃了一个凉馒头,所幸是夏天,馒头放了一个早上并不冷硬。肚中不再空空如也,力气也恢复了些许。

她走出厨房,想去树下纳纳凉或者是小憩一会儿。

“小贱蹄子!你怎么还没做饭呢?”王秀梅看着进了厨房半天连灶都没热起来就往出走的云苣攸又挥起了巴掌。

只是这一巴掌并未落在云苣攸的脸上,王秀梅的手腕被她紧紧的攥在手中。

她冷眼扫过去,一甩手,王秀梅的手被她狠狠地甩了回去。

“你这贱蹄子,是要反了天吗!”王秀梅没有想到平时任打任骂连回嘴都不敢的云苣攸居然敢拦下她的巴掌,一种忤逆的愤怒感涌上心头,她脸色涨红,骂的更狠了。

“闭嘴!”云苣攸看着她眼神冰冷刺骨,好像要把人凌迟一般。

“想吃饭自己做去,少在我面前嚷嚷。”

“你……你……”

王秀梅气得浑身发抖,云一力听到外屋的吵闹走了过来,他下午还想去镇上的茶馆坐坐呢,可到现在都没吃上饭,面色不虞。

“云苣攸!”他大声呵斥。但是云苣攸并没有将他的呵斥放在眼里。

“干什么?哟,我们大少爷玩回来了。”

云苣攸看着面前的两人,心中只觉得好笑,当真是把自己当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使奴唤婢的大爷老太太了。

就是不知道自己嫁出去后二人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原身做饭种田的供养他们,现在,他们别再指望自己也会这么干了,受不了这委屈,她不伺候。

“你往外走什么?怎么还不去做饭?”云一力冷声道,拦住了云苣攸的去路。

“要吃饭,自己做,别来找我。你一个连田都不种的废人也要来约束我吗?”云苣攸毫不留情的冷笑出声,眉眼清俊,就连冷笑都生出了一股子冷艳的感觉。

云一力的目光扫过屋角的木棍,云苣攸看出了他的意图。

“怎么?又想用棍棒来教训我?明日牧猎户可是要来咱们家商议婚期,要是有了伤口可不要怪我说什么不该说的,你现在还不如省省力气去做饭。”云苣攸越过他走出门去,在她走出院子的那一刻,屋里爆发出王秀梅跳脚的叫骂声。

云苣攸并未理会,她泰然自若的在村里四处逛着,熟悉着这里的环境。

虽然她前世是一名外科手术医师,但是她的妈妈却是一名家学渊源的中医。

况且外祖家只母亲一个女儿,而母亲也只生了她一个,因此外祖家的中医家学也被她学了个通透,不比西医差。

她往村子边上的山走去,这里是打猎的好去处,也具备适合草药生长的条件,不如去探上一探,若是只在边缘摸索的话,应该不会遇到猛兽出没。

想起当日外祖父拎着戒尺让自己背诵药草纲目,她的手心儿尤是**辣的疼。

山上多树,在树荫的遮蔽下,原本灼热的日光也变得温柔起来。泥土湿润,有丛生的野花散发着幽幽的清香,见管了高楼林立,嗅惯了工业化污染的空气,现在仿佛置身世外桃源之中,她轻嗅着空气,不由得心旷神宜。

云苣攸细心留神地上是否有药草,居然觅得几颗,只不过现在条件匮乏,没法进行采摘炮制,所以云苣攸并没有对它们下手。或许她得弄上一把小锄头,再用藤条编个藤筐。

这编筐的手艺还是当初随外祖父一起上山采药时学得的呢,一想起外祖父严厉而又慈祥的模样,云苣攸心中就不免伤感了起来,不知道自己的家人们听到自己飞机爆炸身亡的消息会怎么样,唉……

走累了,她在树下择了个干净的地方靠着树木坐下,偶然有清风吹来,轻轻撩拨着她的头发,一上午劳作疲惫,她闭上了眼睛想要休憩一会儿。

这一休憩却是沉沉的睡了过去,待她醒来时已经是日头偏西,酣畅一觉后,身体的乏累倒是缓和了不少,她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一眼就瞥见自己身边两三米远处的牧镰,他坐在空地的火堆旁,身周枯枝落叶清理的干干净净,正在火上烤着什么。

男人坚毅的侧脸被火光镀上一层暖色,柔和了不少,看上去竟有几分温柔之色。一丝丝的香味儿传来钻进了云苣攸的鼻子,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你醒了。”男人转过头来:“饿了吗?”

云苣攸点了点头,被香味儿勾引的肠胃支配了意识让她挪动身子走了过来。

原来牧镰在拢起的火堆上烤着肉和蘑菇。肉质肥瘦相间,在火焰的炙烤下滋滋冒着油,油流在蘑菇上将它也烤的香气扑鼻。

牧镰身边放着个陶罐,应当是盐巴。他熟练的用筷子沾取盐巴均匀抹在木棍上穿着的肉上,伸手将一块小半个巴掌大的烤肉递了过来。

“今天新猎的兔子皮换的猪肉。”男人沉沉的说着。

云苣攸愣愣的接过他递过来的那串烤肉,看着那着烤的焦黄的肉皮,云苣攸觉的更加的饿了。

不是她没有吃午饭,而是在云家她的午饭基本都是清汤寡水的。

她当时确实是吃饱了,但是上午走了那么长时间的山路,她要是不不饿才见鬼了。此时望着手中的猪肉,她两眼都差冒绿光了。

“谢谢。”

云苣攸饿的狠了,也顾不得跟牧镰客气,道了一声谢,便直接朝着手中的肉狠狠的咬了一口。

云苣攸尝着手中的肉,虽然外酥里脆,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云苣攸是个无辣不欢的人,她刚在在这个山头转了一上午,看到了中药材不少,但是辣椒这种东西确实没有见到。

想着辣椒是明朝才传入国内的,这么想着云苣攸眸色便暗了下去。没有辣味的美食是没有灵魂的,云苣攸心中叹息不已。

这么想着,她的眼神也跟着飘忽了起来。忽然,她瞥到了一丛像是茱萸的东西。

心下一动,将手中的烤肉递到了牧镰的手里。

“麻烦先帮我拿着。”

说着便起身朝这牧镰的身后跑了过去,将那从茱萸全部给拨了出来。

小说《药香农门:相公来种田》 第4章 极品母亲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