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腹黑王爷,乱来试试
腹黑王爷,乱来试试

腹黑王爷,乱来试试 安平平 著

连载中 林炎冉殷少融

更新时间:2020-10-31 13:27:43
火爆新书《腹黑王爷,乱来试试》是安平平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炎冉殷少融,书中主要讲述了:开什么玩笑,说她是废物?骂她是痴儿?有没有想过她是谁?!她可是二十一世纪最冷酷,最无情的金榜杀手,岂能容你们一帮古人随意欺负辱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琴姨将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这才扶着酸麻的膝盖站起来,身形微晃,若不是林炎冉扶着她,她险些晕倒。

“小小姐……终于回来了,回来就好。”琴姨只比她母亲大三岁,如今瘦的脱了形,看上去犹如老妪,可见这一个月没少受折磨。

“对不起,琴姨,是我不好,才会连累的你也在府里受苦。”林炎冉哽咽出声,想起昔日母亲还在时,想到自小琴姨的疼爱,心痛得揪起来。

“我本就是做下人的,这都没什么,只要小小姐好好的就好。”琴姨温柔含笑,目中慈爱自是不必言说。

“我很好,在冉儿心里,琴姨才不是下人,是亲人,所以,从今往后你也要好好的。”林炎冉抹掉眼角的泪珠,还像小时候一样,重重点头说道。

不管是前世今生,在这个府里,除了父亲母亲,就只有琴姨是真的心疼她,从小到大,母亲教习武术,有时候对她要求特别严格,都是琴姨护着她帮衬着说好话,让她休息再练。

母亲总是笑着打趣:琴姨才是她亲娘!

“好好……这次出府吃了不少苦头吧,再不要跟老爷拧着来,否则又得挨罚……”琴姨偷偷擦了擦眼角,叹气道:“自从小姐过世,这府里……小小姐再不能瞎胡闹了啊!”

“嗯。”林炎冉牵着琴姨的手,慢慢往畅冉园走,边走边说道:“琴姨不要总叫我小小姐,还跟以前母亲在的时候一样,叫我冉儿。”

“今时不同往日,再说你现在也大了,再如同小时候那般,不合规矩。”琴姨见林炎冉要辩驳,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制止道:“琴姨知道你心里孝顺就行了。你将我接出厨房,万一如夫人那边……”

“琴姨不用担心,冉儿经此一事,知道以后该怎么在府里行事,至于她,这一时半刻要在我面前扮慈母装样子,这点小事,她不会不允的,我自有分寸。”林炎冉捏了捏她冰凉粗糙的手指尖,沉声保证。

香桃一直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看得心里一番感动,小姐是千金贵女,一点架子都没有,对她认为好的人真是太亲切了!

次日,林炎冉一早起来,就带着琴姨和香桃去给老夫人请安,一来是要说说琴姨的事情,二来带香桃到处走走,尽快熟悉将军府的一切人事及常务。香芹和香篱则负责看守院子。

老夫人唐氏住的宁康园挨着佛堂,母亲和父亲心生嫌隙之后呆的最多的地方便是佛堂,林炎冉先是去佛堂给母亲上了一炷香,再去往老夫人住处走。

老夫人虽说在府中不管事,但她一向不喜欢母亲,连带着也不喜欢林炎冉,估计昨天晚上的晚宴也是因着林炎冉被父亲接回府而心里不痛快,才不出席的吧。

上一世,因父亲要抬姨娘老夫人没有出面阻止,她一直觉得是老夫人因亲戚关系偏宠大姨娘,心里对老夫人有些怨怼,耿耿于怀,导致她不愿意亲近老夫人。

后来又因为她听信林炎姝的挑拨和陷害,惹了老夫人不快,彻底在老夫人面前失了宠。以致于再后来她请愿代替公主出嫁别国,老夫人也没出面阻止,连询问缘由都没有,大有任她自己做主自生自灭的意思。

林炎冉微微勾起唇角,自嘲一笑,看着天边绯红掺金色的晨曦,抬手拂过额前细密的薄汗,慢慢走过荷花池。

宁康园一向很冷清,今日却十分热闹,刚进院子就听到屋里面传来热烈的交谈声。

林炎冉吩咐香桃候在门口,自己带着琴姨挑帘进入,这才看到,府里的女眷几乎都在:装模作样的大姨娘樊氏,矫揉造作的大妹林炎姝,玲珑机敏的二姨娘乔氏,柔弱翩然的三姨娘岑氏,还有年纪最小,才六岁粉团一般的四妹林炎翎。

在老夫人旁边还坐在一位十分眼生的姑娘,跟她一般年纪,脸蛋漂亮,身段玲珑有致,皮肤略黑,脸上抹了很厚的脂粉,才稍稍掩去自身不足。

林炎冉并没有看到庶长子林炎霆,二姨娘精致的面容上没有露出担忧之色,反而眉宇间还有一抹掩不住的喜色,林炎冉略一回想,思忖着她这是因为林炎霆开始进学了而高兴。

林炎冉清冽的目光在众人面上梭巡一圈,缓步上前给祖母唐氏行礼请安:“炎冉见过祖母。”

就在林炎冉踏进内屋的一刻起,众人便停止了交谈,在她打量她们的同时,她们也在打量她。

林炎冉行礼之后,并没有马上起来,而是跪在地上认错道:“炎冉昨日回府,本该来向祖母请安的,只是时辰太晚,怕打扰了祖母休息,这才拖至此时,还望祖母原谅。”

林唐氏身着宝蓝缠枝绣福字圆领对襟上衣,配浅色长裙,盘腿靠坐在榻上,头戴同色镶翠玉裹头圆巾,灰白的头发盘诸于脑后,除了一根白玉簪,没有其他头饰。

唐氏出身并不高,跟着祖父当了官太太之后才养出一些贵气,将军府子嗣一向单薄,她对于府中小辈都不算亲善,尤其是孙女,都一般般,却极偏爱孙子。

唐氏见林炎冉规规矩矩的行礼,没有听到喊起,她便一直跪着说话,还主动道歉,没有做出惯常的任性妄为之举,不由对这个孙女有几分改观。

但她一向都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媳妇(林炎冉的母亲),连带对这个嫡亲的孙女也就比较冷淡,所以,即使林炎冉放低身段这般道歉,她也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却还是没有喊起的意思,心里对之前林炎冉大闹将军府很有意见。

林炎冉自然知道祖母心里怎么想的,于是主动说道:“孙女之前太不懂事,在府里胡作非为,惹得父亲和祖母不高兴,孙女决定以后每日卯时三刻去佛堂念经忏悔,还请祖母原谅孙女,孙女以后再也不敢了。”

唐氏信佛,而且深信不疑。听得林炎冉每日清早会去佛祖面前忏悔,这才脸色转好,淡淡道:“既已知错,便要好好改正,你父亲做任何决定都是为了府中越来越好,切不可再胡闹!如此……你先起来吧。”

“孙女谢过祖母,定当记住祖母教诲。”林炎冉叩头之后这才起身,眼角扫到那陌生女子跟林炎姝之间的眼神交流。

琴姨见状,连忙上前去搀扶。

旁边的二姨娘乔氏插嘴打趣道:“小姐经此一事,倒是懂事不少,还真就不一样了呢!”

按理,妾室在主母和主子面前身份有别,是不能僭越的,主子说话间没有允许不能随便插嘴。

不过谁让二姨娘这人命好,进门不过月余就怀上了,头一胎还生了个儿子,是将军府的长子,虽然嫡庶有别,可长子的地位到底有些不同。

是以,她颇得老夫人喜欢,虽是商贾之女,在将军府又是排不上号的妾,可她的日子比起其它姨娘要好过很多,至少比起三姨娘岑氏要好太多。

唐氏淡淡点头,算是赞同乔氏的话,又冲着府里的人说道:“这太老爷在世的时候最讲究规矩,尤其是女孩子,就该待在府里弹琴识字,别整日舞刀弄枪的瞎闹腾!”

这话明显是针对林炎冉以及她母亲说的,府里会武功的女人就只有她们俩,唐氏不喜欢她们母女,其中最重要一点就是她们会武功。

这其中牵扯到一桩十多年前的旧事:林炎冉的母亲潇月曾经救过当今圣上,以至于后来她嫁给林钧的时候,皇帝亲自下旨赐婚,还附带了一些条件,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允许潇月带的嫁妆是她的亲兵,而非钱财和物件。

这很不合老夫人心意,老夫人觉得很不舒服,但又不敢抗旨不尊,所以,潇月嫁进将军府之后,一直不受老夫人喜爱,尤其是生了林炎冉这个女儿之后,整日想法子找借口给林钧找妾,这才有了樊氏、乔氏、岑氏。

樊氏等人虽然不太知道其中具体缘由,但很乐意见到老夫人不喜大夫人和大小姐,尤其是在大夫人过世,都争抢着找机会上位的时候。

于是,见到老夫人当着大家的面一点不留情面的说林炎冉,都抿嘴窃笑,在心里欢喜。

“姑奶奶,我倒是听说有女子习武的,只是不知道在姑姑的府中,也有这样的女子么?”那陌生女子拿着湘绣蚕丝手绢,掩唇作惊讶状说道,眼神却带着轻蔑明里暗里的扫向林炎冉。

“嗯哼。”唐氏轻哼一声,拉着她的手道:“就是你的大表妹,你可千万别学她拿着刀剑四处耍威风,咱们女孩子就该要有女孩子样子,温柔懂事,以后才能得夫君喜爱!”

唐氏说完,又冲林炎冉道:“这是你二娘娘家的,是你的表姐樊芙,昨儿才来府上,要住上一段时间,你可别欺负人家,叫人家说将军府的人没礼貌。”

林炎冉敛住眉眼,淡淡起身行礼说道:“祖母说的是,冉儿定当好生招待表姐。”

“冉妹妹会武功的话,我可不敢让你招待。”樊芙娇声笑道:“我听姝妹妹说昨日遭了劫匪,怎不见冉妹妹出手相助?”

此话一出,众人都看向林炎冉。

琴姨心里着急,担心她一如往常一般,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就在刚才老夫人说出刻薄话的时候,她偷偷在心里替她捏了一把汗,可见到林炎冉不同往日的表现,心里略略放心。

只是,现在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表小姐这么明显的针对林炎冉,她会不会沉不住气?!

林炎冉的眼角看到琴姨交叠的手指在绞着手帕,知道她很担心自己,略略一笑,抬头道:“表姐有所不知,那些可不是一般的劫匪,都是干着杀人越货买卖的杀手,父亲派去的十名有功夫的壮丁都不是其对手,妹妹我那些花拳绣腿就更别提了。吓唬人还行,真对上练家子,还不一招就把我拿下了!”

林炎冉见樊芙不屑撇嘴,一副“我就知道你是个不中用的花架子”的样子,也不生气,继续说道:“表姐不知昨日当时的情形,妹妹我见到那么多人相互厮杀,头啊手啊胳膊腿什么的到处乱飞,鲜血四溅,还有那些人的惨死之状,眼睛暴突,哎呀呃……”

小说《腹黑王爷,乱来试试》 012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