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恶毒嫡姐之重生法则
恶毒嫡姐之重生法则

恶毒嫡姐之重生法则 易燃 著

连载中 林梦轩辕烬

更新时间:2020-10-31 12:34:37
主角是林梦轩辕烬的书名叫《恶毒嫡姐之重生法则》,它的作者是易燃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就穿越吧!陆梦离怎么都不敢相信,作为一个主播,她竟然有幸穿到了一本奇葩书里,这也就算了吧?可谁能告诉她,这一会儿被系统变成了鹦鹉,一会儿又成了鸡,究竟是个什么鬼设定?而且,那边正一脸恶毒望着她的嫡姐,还有那看着笑话的男人,谁能告诉她,该怎么把两个人一起扔出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那人一愣,手腕放松了下来。

好像有点不太对?

林梦眉头紧皱,她是个诗词白痴天生缺少那部分神经,准确的从来记不住但总能找到那么两句工整齐刷的与之相对,虽是无心却像有意,不知道气走了多少个语文老师。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

还在思考上句诗哪里不对的林梦好容易想起来了点什么就被突如其来的报菜名打断,额角青筋凸起,本性暴露的一览无余。

“烧你个野鸡腿儿,你这个憋孙儿到底想干什么!要杀就杀要剐就剐,搁这跟你姑奶奶我说什么相声!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二十年后又是一江东女汉子!”

这回林梦是真的气急了,偷盗本进行嗷嗷顺利结果就被这人翻个窗户破坏,技能点说没就没这也算罢。

好容易骗走了两个丫头逃过一劫,背什么古诗报什么菜名哦!

想活命怎么就这么难?

正想着是大声叫人还是抢回水果刀奋力一搏的时候,脖子上的威胁却突然撤去,黑影一闪身离开了床铺。

林梦呆愣片刻立马起身追了上去,却只见三根插在墙上的弩箭嗖的一声全部归位,那个黑衣人已经从窗户逃走了。

到底是谁。

机关口缓缓合在一起,这四个大字印在了林梦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这防护弩箭是轩辕奕的得意之作从未外传,那人为什么会如此熟练?

本以为只是个小偷,现在想来却绝不会那么简单,公府深闺岂是寻常盗贼说闯就闯的,且这件事在游戏中只字未提很显然是突发事件,不得不防,本以为他人在明自己在暗是个轻松取胜的局,没想到刚开始就有发生了这么多的不确定因素,看来往后决不能再轻举妄动。

没有一丢丢死里逃生的快乐,不祥的预感漫过心头,素心此刻还被丢在厨房做糕点,现在必须赶紧回前院大堂看看。

如此想着林梦也从窗户中翻身而出再次激活了弩箭机关,原路返回。

她心中挂念那个心思单纯的傻丫头并没注意到那颗枝繁叶茂的老海棠树上一抹黑影隐匿在绿意中。

“出自己房间还要翻窗户?”

一声轻叹那人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手心的十字伤痕还在渗出血液,他蒙着面看不清表情只是那一双似深潭古井从不起波澜的眼眸中竟泛起丝丝涟漪。

再一晃神便不见了人影,只留下海棠树枝无风自摇。

几片椭圆形的绿叶翩然落地。

林梦将面纱扯了下来当做手帕别在腰间,嗓音已经恢复她加快了脚步,为方便出来偷盗让素情一个人在厨房做芙蓉糕现在看来实在欠妥当,虽然几乎是没可能会有人过来查看,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厨房小院已经近在眼前林梦小跑着来到房门前,还不等动作,两个人的争吵声就传了出来。

林梦心中大惊,刚想推门专属于素情那破锣似的吼声刺进了双耳,她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黛眉紧蹙。

“素心。小姐到底去了哪,你要是再不说清楚我只能带你去老爷那里交代了!”

素心可怜兮兮的狡辩:“素情姐姐,小姐真的是去茅房了,我没骗你啊。”

“胡说!我刚刚已经去茅房查看,小姐根本不在,我才离开这么一会儿你就能将人看丢了还要你何用!”

门口的林梦心中一阵感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陆梦晴那两个丫鬟话少还能干,怎么自己的这两个就差距这么大。

一个是真的单纯,另一个是单单的蠢。

正要进屋制止这场争吵,一声不和谐的或炫耀或威胁的语气传来。

“走!我倒要看看你到了玉夫人面前是不是也这么嘴硬!”

玉夫人?林梦身上的气场骤然降温八个度,双眸霎时变冷。

房门被粗暴的拽开,迎面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娇颜一脸严肃面若冰霜,刚还叫嚣着到玉柔面前评理的素情像耗子见了猫没了气焰,哆哆嗦嗦的唤了一声。

“小,小姐?”

确认眼前这人就是自己活生生的主子以后素情整个人错愕地呆愣在了原地,瞳孔放大。

她怎么也没想到刚还不见踪影的人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本是想趁小姐不在打压一下素心,最好能将她赶出院子,这样自己的那些事儿就决不会暴露。

现在可好,要被赶出去的人成了她。

看着眼前人惊慌失措的面庞林梦忽然笑了,很美,像朵带毒的罂粟。

或许她自己认为并没在意这游戏中的任何一个角色,但一瞬间为亡母地位受辱翻涌而上的怒火却是真的。

“我怎么不记得,这府上除了我娘。还有个玉夫人?”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素情触电似的撒开素心,腿下一软倒在了陆梦离面前嘴里呜噜呜噜半天也说不出来什么完整话大脑一片空白。

“这,小姐,我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啊,我……”她战战兢兢一抬起头却发现陆梦离正毫无表情的静静盯着她。

明明从前朝夕相处此刻却仿佛在看陌生人,似乎还不如厨房的刘大妈来得熟悉。

这幅冷冰冰的模样让丫头的心凉了半截,主子的手段有多么狠毒她是知道的,那些个突然消失的花季少女失踪案她多多少少都有参与,人间蒸发还算仁慈,还有个被丢到了北部大营充军妓……

想到这儿素情在春暖花开的时节打了个寒颤,她还有大好的年华可以挥霍,决不能被丢到北部大营!

求生本能的驱使下她终于理清了自己的语言系统。

“小姐奴婢知错了,我也是一时心急寻不到您这才与素心起了冲突,您是知道的奴婢这张嘴从小就容易胡乱说话,走声不走的心的啊,这真不是我的本意,还请您看在往日朝夕相处的情分上饶了奴婢吧……"

一边说着,素情一边不住的磕头,还有几颗小泪珠滴落大地,颇有几分梨花带雨的娇柔。

可惜林梦根本不吃这套,悠闲地摆弄着指甲好像没听到她的哭诉一般。

素情见人不为所动只得另寻他法,眼珠一转一把拽住身旁素心的衣摆,泪眼婆娑的望着她。

“素心是姐姐错了,姐姐以后不会再这么对待你了,你看在我从小照顾你的份上替姐姐跟小姐求求情吧.……”

素心脚下失衡,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扶住了灶台才勉强立住身形。

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又偏生耳根子软不记仇,瞧着曾经一起生活的姐妹此番可怜模样,顿时起了恻隐之心兔眼睛望向林梦,忽略了那人不善的目光悄咪咪的小声喊了一句:“小姐.……”

旁人也许就心软了,但林梦不一样她是拿着剧本的人,素情是个什么胚子她心知肚明,这府上有聚餐一个丫头穿的一身纱紫衣、头戴珠钗、浓妆艳抹,哪里是陪小姐去用餐,根本就是去见情郎。

游戏中这个素情的戏份不多但在前期却很重要,是女主宰府中立威的重要一环。

她与二房的二少陆宥之是一对情侣,深夜私通被丫鬟青竹发现,这才成为了陆梦晴的爪牙,林梦本以为她是被逼无奈,现在看看被逼是肯定的了但无奈好像根本没有。

反而是受用的很,每日给她下药与光明正大的幽会一下午至主子的安危于不顾。

此等不忠不义之人林梦不可能留下。

不过嘛。稍稍利用一下还是可以的。

心中有了分辨,这场闹剧她也看够了。

是时候落幕了。

林梦就好似根本没看到素心请求的小眼神,一把拽过炉灶旁边的她语气温柔:“你没事吧?可有受伤?”

“我我我没事……”素心耳朵软脸皮儿也薄,被突然这么一关心,顿时红了脸说不出来其他话,只能呆愣愣的站着任撸。

林梦突然有一种养兔子的感觉,不自觉得在小丫头的两个揪上多揉了两下。

“没事就好,一会儿跟我去大堂侍奉昂。”

此话一出语气极为宠溺,素情的脸色越发不好看,平日这种事情都是她随身侍奉,哪成想今日一招不慎都是便宜了素心的小丫头,更别提今天小姐对素心的态度,从来都是嫌她蠢厉声相待,何时这么温柔过,简直像换了个人一样!

难不成是自己与二少的事儿被发现了?

事情一旦与自己的认知发生违背,人类有一个共同的特性胡思乱想,想的还都是不好的内容。

素情惶恐的神态林梦尽收眼底嘴角微微上扬,待撸够了素心柔顺的小头发这才一脸笑盈盈的将忽略了半天的丫鬟从地上扶了起来。

“素情你这是干什么呢,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二娘为人谦和,对待下人宽厚有礼,这一点的确是比我强,我知道,咱们府上有不少都在背地里叫她夫人的,只不过是从未叫我听见罢了。”

言外之意,敢当着我面这么说的人你可是头一个。

素情脸色瞬间撒白对上那眼角弯弯满含笑意的双眸,仿佛淹在了桃花海之中窒息而亡,嘴唇微微蠕动却是再吐不出来一个字。

笑靥如花的小姐她很少见,大多时候陆梦离都横眉冷目言语犀利,说饶便饶,说罚也绝不会手软。

如今这种话里有话的聊天模式可以说从未有过。

目的达到林梦的笑容愈发灿烂:“你要是真心喜欢玉柔,你可以和我说呀,我不介意将你送到她院中去。”

未知最为恐怖不明所以的示好更恐怖,素情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又要摔倒,被林梦托住了胳膊身上却是一凛,寒意自相接处的部位蔓延全身。

哆哆嗦嗦的张了口:“小姐,奴婢对您是忠心的。绝无此意啊。”

林梦根本不在意素情说了些什么自顾自的继续着:“哎呀,你怎么在抖啊素情是不是染上风寒了?既然你身子不适就先回去休息。等你养好了我们再谈这件事吧。”

素情听完这话,整个人仿佛坏掉了似的表情傻傻的,过了好久机械似点了点头,她根本没有料到是这样的结局。

就这么简单的放过我了?

“那。奴婢.……先回去了?”

面对这个疑问句林梦轻轻的嗯了一声,听上去就好像别有深意一般。

但此刻的素情已经全然顾不得这些了,后背冷汗直流,现下只想赶紧离开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她轻手轻脚的行了个礼一脸忐忑的越过陆梦离,见其没有任何反应之后,快步向自己房间走去。

林梦转过身,媚眼直勾勾的盯着行色匆忙的背影,待人走出十步之后故意抬高音量。

“对了素心哪,我忽然想起来李管家的大儿子已经二十有三到现在还没娶亲。素情比我年长了两岁,是时候给她询问一门好亲事了!”

这话虽是对素心说的,林梦却一直瞅着素情,只见那丫头身形一顿小碎步愈发着急,脚底板都要冒火似的消失在两人眼中。

原来的陆梦离知道此事必然雷霆之怒杖刑三十丢出府去以儆效尤。

但林梦不同,明斗为下,攻心为上,想要不动一兵一卒击败敌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内部瓦解。

越是轻描淡写的略过,素情的心里就会越慌,一慌就容易行为过激从而带给林梦机会。

孙子兵法的智慧啊。

正感叹着,旁边的素心却满脸的疑惑。

“小姐,您是要将素情姐姐嫁给李大?他可是个傻子啊!素情姐姐这么漂亮还聪明这不是..不是……”

林梦回头望了一眼小丫头走到做好的芙蓉糕前端起了一盘。

“不是什么?鲜花插在牛粪上?她刚刚还推搡着你去玉柔那领罪你现在倒帮她说起话来了。”

“可这不一样啊……”

林梦叹了口气,这丫头的联想能力趋近于零,无药可救嘞。

“先把我让你做的糕点端着,我们去大厅的路上走边说。”

“是。”

小丫头听话的端起了两盘芙蓉糕,跟在林梦的身侧,两人一同离开了厨房。

镇国公府主要生活区域都集中在左侧,右侧为皇室所赐的一整片园林,供年少的一辈清修练武,偶尔也能看见老夫人清晨遛鸟,当然也是偷情的圣地。

陆梦晴与轩辕奕的传奇爱情故事可多亏了这片林子。

从林梦的小私厨到前院需要穿过整片花园再从垂花门至大堂,行程不算太短主仆二人也不着急就这么慢悠悠的走着。

看那架势这芙蓉糕不凉她们就绝不会到大堂门口。

两人一路无言,途经空旷无人的水边凉亭林梦才忽而幽幽道:“你可还记得茶水杯中的白色粉末?”

素心眨了眨眼点了点头:“嗯记得。叫安..安眠药!”

“没错。”

林梦停下脚步俯身看着小丫头纯洁的大眼睛问:“那我问你,我的房间除了我和你,还有谁能进去呢?”

“素情姐姐。”

四个字说完素心一副恍然大悟又非常震惊的模样瞄了瞄四周小声道,“小姐的意思是,下药的人就是.……”

林梦点了点头。

“可,为什么.……”

林梦眼中一黯并未回答转身继续向大堂走去。

出了花园她才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有些事情从来不需要理由,你要记得害人之心不能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奴婢记下了。”小丫头乖巧的应了下来,但到底记在心底几分林梦是真心拿不准。

看来还得再锤炼锤炼才是。

是出考试卷还是直接实战演练比较好呢,素心这孩子太过善良,光是纸上谈兵怕是没什么效果,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还是得让她经历经历大风大浪才行。

这次就让她着着急,哼哼。

林梦心中已经勾勒出了一副手撕白莲花,揭穿奸夫银妇,锻炼小素心的宏大蓝图。

“梦离?”这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

“啊?哦。是在叫我?”

突然被叫这个名字林梦还有些不太熟悉,微微停顿后才转过身。

方才瞧见唤她的是个男子,年纪很轻应该还没长开,个头并不出众但相貌极其俊美,身穿白锦绸衫,手拿玉扇徐徐走来,气度不凡,一看就是天潢贵胄。

呵。

只撇了一眼林梦便低下了头心中冷笑,还真是冤家路窄啊轩辕奕。

待人走至跟前,望着那双洁白的云靴林梦嘴角微翘,缓缓俯身行礼。

“见过世子。”

“我们这么熟这礼数就不必了。”

还不等拜下就被少年手中的折扇拦住,林梦倒是也懒得跟他客套顺势立起身,目光略过轩辕奕纤细的脖颈与瘦弱的肩膀处,一抹红影一闪即逝。

“啧。”

早知道刚刚丛林探险一番好了,说不定就能自我研修一下动物繁殖学呢。

“嗯?梦离你怎么了?”

白色身影横移了一步挡在了林梦面前。

小说《恶毒嫡姐之重生法则》 第6章 你怎么了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