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徒留一念悲欢
徒留一念悲欢

徒留一念悲欢 瑞雪兆丰年 著

已完结 苏晨瑜薛佑安

更新时间:2020-09-26 12:47:18
小说主角是苏晨瑜薛佑安的小说叫做《徒留一念悲欢》,本小说的作者是瑞雪兆丰年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虐恋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眼泪浸染伤口不停流出鲜血,那份刺痛混着苦涩更加难堪。苏晨瑜只是想赌一次,赌薛佑安是不是真的忍心下手,可她赌输了,输得一败涂地颜面无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那场烧了五天五夜的大火至今还被百姓津津乐道,广为传颂,被称作淮城之战。

世人都说薛佑安聪慧过人,英勇善战,埋伏各处的奸细都被他神不知鬼不觉灭掉了,同时那场大火也巧妙地取走了某个逃逸之人的性命。

此人说的正是苏晨瑜。

她头上悬着戏班十几条人命,断然不可能会被百姓所容。

遗憾的是山匪老大临衡逃脱,不过他那个妹妹倒是被流弹击中,死得其所。

薛佑安自重振旗鼓以来,每日都奔波在各处山头,完全将自己当成战事傀儡一样,不分昼夜的杀戮,以此来麻痹稍有休息就会疼痛不已的那根思念神经。

薛帅很满意他这样的状态,在他再三恳求之下,应允他只要坐稳少帅之位,做他该做之事,就把苏晨瑜埋葬的地点告诉他,并考虑将她抬进薛家祖坟,以薛太太的身份下葬。

为了这一句承诺,他终是不管不顾的化身成为薛帅眼中最得意的继承人。

他既已无法弥补亏欠,能做的只有尽全力保护她的尸身,给她一个应得的名分。

如此……三年……

霜降。

废墟之上新起的听雨楼富丽堂皇,然而屋里却并不似想象中那般热闹。

戏班倒是不少,听戏之人却仅有一位。

偏生就是他这一人惹得旁人惊恐万状。

“只是一曲红胭陌,有那么难吗?!”薛佑安醉酒的嗓音更显偏执,犹如听不进言语的痴汉只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为何一个个唱得都这般难听,不会唱戏就给我滚!”

班主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已找来了戏曲界最出名的戏子来唱,明明得到了所有人的赞赏,却唯独入不了他这挑剔的耳。

薛少帅哪是想听曲,分明就是想寻得那一人。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命不由己身。

班主颤着声音小心询问道:“少帅,不若,我再去多寻些戏子来,再给我些时日可好?”

“不必了,如何,她都回不来了……”

薛佑安的颓唐就那般写在脸上,似乎什么都挑不起他半点心思,满心只剩下空洞。

募地,戏台上猛然响起一声清唱,嗓音清冷异常,却又带着说不尽的情深悠扬,仿若传自天边,又似绕于耳廓。

只是这独独一声,竟引得长久一蹶不振的薛佑安眼眸亮起。

不知何时出现在戏台上的一名女子淡雅开口,唱得正是他最熟悉的红胭陌。

无论是曲调,或是转音,都是天下独一份的苏家唱功!

薛佑安呆呆望着那道身影,虽然蒙着面看不清长相,但仅凭那双星眸他就敢确认那就是他的心中人!

“晨瑜,你回来了……”

班主盯着台上那仅露一双眼睛的女子看了半晌才认出她竟真的神似苏晨瑜,可三年前是百姓眼看着卫兵亲手下葬了她的尸首,不会有误。

那台上这人又是谁?

然而薛佑安却摒弃所有怀疑,只剩下他最期盼的那一幕,他能听见的仅有如痴如醉的嗓音,点燃起尘封三年的灰烬,也唤醒心底最沉重的相思。

他缓步走上戏台,越靠近却越心慌,怕的是那抹面纱扯下所见的并非是他所盼,怕的是等来的这一场希望破碎成空,徒留更深的绝望。

小说《徒留一念悲欢》 第十一章 戏台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