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在三万英尺云端说爱你
在三万英尺云端说爱你

在三万英尺云端说爱你 不知火 著

已完结 周月年杨斯尧

更新时间:2020-09-17 11:12:17
《在三万英尺云端说爱你》是作者不知火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在三万英尺云端说爱你》精彩节选:周月年杨斯尧这对同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地点……是在男厕所。那会儿她正将一个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拖把横过来,架在对面那位人高马大的仁兄脖子上,并仗着自己个子高挑,将他困在了一个三角形里,“说,以后还去不去欺负徐姣!”...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周月年杨斯尧这对同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地点……是在男厕所。

那会儿她正将一个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拖把横过来,架在对面那位人高马大的仁兄脖子上,并仗着自己个子高挑,将他困在了一个三角形里,“说,以后还去不去欺负徐姣!”

“关你什么事啊!那是我跟徐姣——嗷嗷嗷”他话没有说完,周月年就握着拖把杆子往他喉咙上一压,对方的男子气概被拖把在厕所里经年日久发酵出的味道一冲,消失得无影无踪,“周月年你个疯子——嗷嗷嗷——”

跟周月年起冲突这个男生是他们班的体育特长生,因为烧了班长的练习册,被热血上头的周月年找上门。她可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趁着体育课人少,直接把人堵在了人迹罕至的男厕所,两句话不到,就动上了手。

这个男生仗着人高马大,在打架这事情上面,平生还没有这么丢脸过。他想要挣脱开,但周月年可能是个男扮女装的,力气大得超乎他的想象,硬是将他卡在那里,让他出不来。

他输人不输阵,冲周月年放狠话,“周月年,你别狂——”

话没有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

那拳头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打在他脸上,仿佛挨了一记雷公锤。一般女生打架,无非是扯头发挠脸咬人,周月年倒是有个性,直接上拳头。他只觉得口腔一阵腥甜,也不知道是哪里碰破了,当即怒不可遏,“周月年你——”

“哗啦”一声,厕所里间传来一个剧烈的开门声,周月年和他的对峙被人打断,于是,他们就看着一个身材高瘦、长相清隽的少年阴沉着一张脸,从厕所里间走了出来。

两人都没有想到有人爱看热闹爱到这份儿上,宁愿忍受厕所的“香气”也要围观。男生更加没有想到,自己被一个女生按着打正好被人瞧了去,本来所剩无几的自尊此刻好像惰性气体遇到催化剂,瞬间膨胀,眼看着要对那人爆发出一句经典粗口,对方就已经冷冷地一眼瞥了过来。

即便是在厕所这种地方,对方身上那点儿虚无缥缈的清冷气质也没有被掩盖住,他被来人这么一看,顿时忘记自己该骂什么了。

那人正是杨斯尧。

这是他转到市十三中上的第一堂课。严格来说,现在还是高二暑假,虽然没有正式开学,但几乎所有学校都明目张胆地无视教育局发出的“不准补课”的文件,硬是把好好的一个暑假上成了小学期。

杨斯尧不耐烦跟着一群低智商动物去操场上为个球追逐,又不想在教室里被一群女生大惊小怪地当成珍稀动物围观,于是理所当然地跑到厕所里来找清净。

但厕所这地方,性质已经决定了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他到这儿来找清净,就像跟和尚借梳子一样——纯属不可能。

被打的男生和那几个跟他臭味相投的学生进来之后,杨斯尧先是被强制性地灌了一耳朵的污言秽语,接着听他们对班上、隔壁班、其他班的女学生发表了一番猥琐的评头论足,最终他愤怒地发现,这地方,根本就称不上什么清净!

他干脆带上耳机,开始就着男厕所经年不散的味道,练习雅思听力……顺便磨练自己的意志。

因为太过专注,自然也就没有留意到外面发生了什么,更加不知道周月年因为什么找上的对方。

等到周月年和那个男生的争执扰得杨斯尧忍无可忍了,他才顾不上什么麻烦不麻烦,直接拉开了门走了出来。

杨斯尧这一眼,刚好就瞥见了周月年。他对自己这位从他一进教室就在倒头大睡的同桌还算有印象,别的不说,一个少年人,长成她这么纤细的,还是少见。加上她给杨斯尧第一印象称不上多好,当看到她跟就差把“不良少年”四个字写脸上的体育生趁着体育课在人迹罕至的男厕所打架时——杨斯尧脑子里就三个字:狗咬狗!

不是没人来拉他们吗?那就是其他人也怕受到牵连,干脆腾出场地来,放任他们斗殴。

杨斯尧第一眼就把周月年归结到“不良少年”的行列当中。他对这些成天吵吵嚷嚷、到处惹事生非斗鸡走狗、挥洒汗水却独独缺乏智商和不干正事的人没什么好脸。他看平常人都时常带着一种“你们这群凡人”的居高临下,更别说看他们了。

杨斯尧只看了一眼就转移开眼睛,仿佛再多看一会儿就要清白不保。他抬脚要走,一直觉得他的打扮有些眼熟的周月年终于想起来,此人就是她新来的同桌!

班主任老王带人进来的时候,她正在垂涎周公的盛世美颜。只听到班上的女生发出了一阵大惊小怪的惊呼声,她有心抬头看一眼,来的究竟是何方神圣,然而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稍微睁了一下眼睛,看到个模糊的轮廓,就再次昏睡了过去。

迷蒙中,只看到讲台上他们家圆形的老王身边站了个身材挺拔高瘦的影子,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好像故事里那两个挑水喝的胖瘦和尚。

她对和尚没有什么想法,觉得还是周公更帅,看了一眼便翻了个身,继续跟人家约会去了。

如今一看,她的新同桌,的确对得起班上那群女生的惊呼声。

他皮肤白到几乎有些透明,长相虽然俊朗,却比那个不文弱,反而有种如刀般的锋利,一双眼睛淡淡的,配合上那双总是隐约皱着的眉,“孤傲”和“目下无尘”几个字,都快冲破他的脸了。

跟同桌第一次打照面是在男厕所,还是她正在跟人斗殴的时候,周月年就是脸皮再厚也觉得有些不好。她张了张嘴,“诶”了好一会儿都没想起来自己要说什么,眼看着杨斯尧人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她总算是蹦出一句话,“班长让你去老师办公室领新书!”

杨斯尧一听,越发鄙夷了:这会儿还不忘装好学生,谁信?

他塞上耳机,将噪音隔绝在外面,连眼神都吝啬给她一个。

周月年:“……”

什么毛病?!

敢情她提醒还提醒错了?

周月年在男厕所斗殴完毕,若无其事地回到了教室。

周月年剪的是短发,有点儿像多年前日本女性内田有纪那种。虽然她平常作风没个女孩子的样,但架不住长得好:一米七几的个子,身材清瘦,五官精致,眼睛明亮,顾盼之间神采飞扬,长期锻炼形成的肌肉和力量,让她有别于一般的女孩子,有了种不辨雌雄的美。

她大马金刀地往位置上一坐,早已经等得焦心不已的徐姣连忙过来,小声问道,“月月,你怎么样了?姜强没有骂人吧?”

“没有。”周月年浑然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他没机会。”

那个体育生名字叫姜强,人如其名,普普通通,放到任何一本文学作品当中,基本上都是属于背景墙的存在。可能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平庸,但又不甘于这种平庸,眼看着朝着言情小说男主那种品学兼优的路发展已经不可能了,于是他又悟出了一条新的道路——玄幻小说男主的道路!

绝大部分玄幻小说的男主,刚开始的时候就是个废柴,但在各种奇遇的加持下,他一路逆袭打脸,最终权力妹子地位通通在手。只是现实社会,到底不是玄幻世界,姜强逆袭了两年,那些外挂奇遇一个也没有出现,他依然是个名副其实的废柴,长久之下,难免变态。

看,选择课外读物,很重要。

姜强跟徐姣一样,都是从区县考上来的,但他们一个是班长,成绩优异,一个是体育生,除了一身蛮力和个子,再也找不到优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姜强总是隔三差五地找徐姣麻烦。今天是要饭卡,明天是撕作业,现在更放肆了,居然烧了徐姣的练习册。

这才有了周月年追到男厕所也不放过他的事情。

他嘴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认为,周月年没有什么女性的婉约气质,还成天像个跳蚤一样跟他们抢原本就紧张的篮球场,从一开始就对她看不惯。

周月年虽然在学校人缘好,但也不是任由人揉搓的软蛋,姜强看不惯她,没道理她要讨好,让姜强喜欢她。以前两人也起过一些摩擦,但都不大,今天这一架,倒是把两人一直以来的宿怨彻底揭开了。

徐姣见她若无其事,将信将疑,正要离开,就见后门走进来一个男生,她眼睛一亮,正要叫住对方,谁知他一过来,就直接把自己的桌子拉开了。

直接跟周月年的桌子隔了一尺左右,连一点儿边没挨上。

周月年和徐姣:“……”

周月年就不明白了,她不过才跟这位大爷打过一次照面,怎么就把他得罪了!

她长这么大,还没被人如此明晃晃地嫌弃过!

周月年刚跟姜强打了架,虽然对方没有见她是个女孩子就让她太多,她身上也挂了些彩,但她自认为目前的状态,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都不是问题,再战个把个中二气质的男生也没什么大不了。她把笔一扔,正要站起来,却被人一把拉下了。

徐姣讨好地跟她笑了笑,走过去对杨斯尧轻声说道,“杨斯尧,王老师让你去他办公室领新书,书有点儿多,你一个人拿不下来,我跟你一起去吧。”

徐姣跟周月年,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周月年张扬外放,吊儿郎当,玩世不恭,虽然成绩还行吧,但完全就是个让老师头疼的角色;但徐姣不一样,她温柔内向,胆小谨慎,性格也堪称懦弱,老王让她当班长,美其名曰是锻炼她,更多的还是因为她听话。

对于这么一个女生,杨斯尧就是再不想理会,也不好意思拉下脸来。他冷冷地拒绝,“不用。”

说完就站起身来,出了教室门。

周月年见了,高高挑起了眉毛,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她刚才在男厕所就跟杨斯尧说了,他不听,现在徐姣跟他说,他就乖乖上去了!

对比如此明显,让周月年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在什么时候拒绝过杨斯尧递来的情书,导致此人一直怀恨在心。

周月年想来想去都不明白为什么杨斯尧对她意见这么大,她拿着从其他女同学那里借来的镜子,左照右照,都没有发现自己有多面目可憎。

杨斯尧究竟是什么毛病?

旁边一颗毛茸茸的大脑袋凑了上来,瞬间占满了周月年整个镜子,“小月月,恭喜你,招人嫌的本事又精进了。”

周月年糟心地看了一眼杨斯尧拉出来的那道“楚河汉界”,转头问来人,“大黄,他什么来头?这么傲。”

“大黄”大名黄闪闪,身高上乃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好汉:周月年一米七出头,她比周月年还要高半个头,体重跟身高一模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个标准的正方形。

大黄跟周月年臭味相投——毕竟,放眼整个年级,不是体育生还有这样身高的女生,除了她们也找不到第三人了。

听到她问了,黄闪闪立刻拖了把椅子过来,喜滋滋地跟她介绍,“转学生,听说成绩很好,就看到时候能去全球前几的学校了。没见他脸那么臭,老王还不敢说什么吗?如果不是有两把刷子,老王能忍?”

难怪总是一副“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的脸。

“可不能啊,他对徐姣跟对我的态度就不一样。”周月年满脸困惑,“是我长得很招人嫌吗?”

“也没有吧。”黄闪闪说道,“也就是没我招人喜欢罢了,一般啊。”

周月年:“……”

指望狗嘴里吐象牙明显是不现实的。周月年把镜子一收,得出了一个结论:杨斯尧那小子,纯属有病!

对着她这么一个清新脱俗的美少女都能直接摆脸子,不是有病是什么?

周月年十分大度,当即决定不跟有病的人一般见识,瞬间就将杨斯尧抛到了脑后。

“杨斯尧有病”这件事情,在随后的生活中被印证了。

他随时摆着他那张高冷的——说得好听叫“高级厌世”,说得不好听就是“人人欠了他八百万”——脸,唯恐对人露出一个笑容,生怕把人冻不坏,连各科老师轮番上阵都丝毫不管用。

看见老王吃瘪,连带着脑袋上那几根所剩无几的毛都更少了,周月年迅速地得到了一种满足感。

看吧,姓杨的小子不是单独看不惯她,他是看不惯这世界上所有人。

这种“自己死也要拉着其他人一起下水”的心态,极大地愉悦了周月年,她顿时觉得她被杨斯尧嫌弃得再厉害也没什么了。

但是很明显,这样想的,就是她一个。

数学课代表周月年这天去班主任老王的办公室里搬数学卷子。她虽然上课不太守纪律,但业务能力还是过关的,比较能代表他们班上的数学成绩。她自知在老王面前不像徐姣那么受宠,搬了卷子就打算离开,没想到刚刚一动,就被老王叫住了。

“周月年,过来过来。”老王招狗一样冲她招了招手,那张老脸上第一次对她露出和颜悦色的表情。周月年一见,立刻警觉起来。

她将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飞快地过了一遍:早上迟到了一次,没有被他抓住;上课也没有吃东西了;最多就是跟黄闪闪传了纸条,但她确定没有被科任老师看到。

回忆了一遍,周月年确定老王抓不住她的证据,连背都挺直了几分。老王一见她这样,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但马上想到还有个人让他更头疼,老王连叹气都叹不出来了。

他对周月年说道,“你跟杨斯尧当同桌有那么几天了,他人怎么样?”

高傲!

冷漠!

不好相处!

自视甚高!

一系列的词语眼看着就要从周月年的嘴巴里说出来了,然而她却只是一笑。

笑话,杨斯尧人好不好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非常中庸地说道,“没有呢,我跟他不是很熟。”

老王看着周月年,感觉额头又开始痛了。

谁说高中班主任好当的?他这是操着总裁的心,拿的小职员的钱!

周月年这个人,老王带了她几年,对她还是了解的。

她外向,大气,有种万事不萦于心的坦荡和豁达,小小年纪,还活出了点儿庄周的味道。加上为人义气,好打抱不平,别说班上,就是全年级,她能“不熟”的人也不是很多。

可现在,杨斯尧跟她当了快一周的同桌了,她跟杨斯尧居然都还是“不熟”,这两个字,那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老王看着周月年,说道,“这个杨斯尧啊,刚刚来到我们班上,不适应是很正常的……”

周月年在心里默默吐槽:他甩脸色倒是挺适应的。

“……既然同学融入不了,那你这个当同学的就要帮他融入嘛。”老王看着周月年,“当初把他安排在你旁边,我的一个考虑就是你们两个性子一动一静,搭配起来学习效果更好。”

周月年在心里说:我又不跟他做一套卷子,要怎么搭配。

“……说服他参加班上活动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嗯?

怎么就交给她了呢?

周月年可不想给自己找个祖宗,张了张口,刚想说话,老王就语重心长地说道,“月年啊。”

他一用这种口气,周月年就有点儿怕他。

只听老王继续说道,“班上能完成这个任务的也就只有你了。”因为没人比她更像一只跳蚤的了。“杨斯尧对班上活动不配合不说,连老师的教学活动都不配合。”

他说着,从刚刚考完的小测里面抽出一张试卷,周月年一看,好家伙,前面大片空白,只有最后一个大题写满了。

杨斯尧只做了最后一个大题。

还用了三种解法。

大概是为了表达自己还有很多解法,他还在答案末尾写了一串省略号。

周月年惊叹了。

这是怎样一种中二病啊!

杨斯尧炫技炫成这样,说明他自恋又高傲。这样的人,会听别人的劝?

她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能耐能把这个祖宗说动。

周月年不用实践就知道这件事情她肯定办不下来,连忙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不不不,不行老师,这个任务太艰巨了,非要你——”

“老师要是行的话,还要你干什么?”老王瞥了她一眼。他也不是没有找杨斯尧谈过,但他就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最多退让到“以后大考不这样做了”。

意思就是,小测还是一如既往了?

那有什么改变?

老王教书将近二十载,杨斯尧这样的仗着自己有些智商就不配合不听劝的学生,他也不是没有见过。能解最后一道大题,固然可以证明自己相较于同学的不凡,但就算证明了,那又怎么样呢?

抛开即将到来的高考不谈,他这种行为,很容易让自己沉迷在那点点智商的优越感当中。

可是古往今来,聪明的人,还少吗?

又有多少人,最终是被淹没在其中呢?

这才是老王真正担心的地方。

当然,他还担心,杨斯尧养成习惯了,最终在高考考场上面也这样炫一把技巧,到时候可就怎么都收不回来了。

“当然,老师也不是让你去跟杨斯尧说要他按规定完成答题。”老王退了一步,“只是让你想办法把他拉进班上这个群体里来。”至于之后的,再想办法呗。

周月年还是摇头,“不不不,老师真的不行的,不行的……”

“你可以的。”老王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决和笃定,“你连徐姣这样的都能污染……不,是和睦相处,搞定杨斯尧只是时间问题。”

周月年:“……”

别以为她不知道老王原本想说什么!

小说《在三万英尺云端说爱你》 第1章 看不惯(上)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