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完美甜婚,楼先生的花式宠妻许清欢楼司尘小说结局完整全文

发表时间:2020-03-27 00:14:09    编辑:笑红尘
完美甜婚,楼先生的花式宠妻

独家完整版小说《完美甜婚,楼先生的花式宠妻》是清若花溪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许清欢楼司尘,内容主要讲述:她不愿相信,自己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居然发生捉奸在床这么狗血的事情。三年逃婚,原以为再也没有交集,可转眼就碰见了楼先生……还恶毒的将她关入暗室。...

作者:清若花溪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完美甜婚,楼先生的花式宠妻》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许清欢楼司尘的小说叫《完美甜婚,楼先生的花式宠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清若花溪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哐啷”楼下突然传来关门的声音,打断了许清欢的回忆。这么晚了,到底是谁来了,难道是楼司尘那个“暴君”回来了?许清欢带着疑问,蹑手蹑脚的走下床,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一看,客厅里的琉璃灯下的两个男人,不就...

《完美甜婚,楼先生的花式宠妻》 第14章 “暴君”归来 免费试读

“哐啷”楼下突然传来关门的声音,打断了许清欢的回忆。

这么晚了,到底是谁来了,难道是楼司尘那个“暴君”回来了?

许清欢带着疑问,蹑手蹑脚的走下床,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一看,客厅里的琉璃灯下的两个男人,不就是楼司尘和罗飞吗?

楼司尘这么晚了还要回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许清欢趴在房门上,继续看楼下的动静。

楼司尘坐在沙发上,慵懒舒服的样子,罗飞则是站在一旁,准备随时接受楼司尘的命令。

“boss,您还没吃东西,要不要让人做点吃的?”罗飞看着楼司尘问道。

“不用了,你先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坐一会儿。”楼司尘闭着眼睛,双唇轻启,回应罗飞。

“好的,boss,那我就先上去了,您早点休息,有什么事随时叫我。”罗飞恭恭敬敬的说道,说完就离开了大厅。

“居然还把罗飞支走了,难不成要干什么见不得的事?”许清欢看着楼下独自坐在客厅里沙发上的楼司尘咕囔道。

许清欢想把房门再开大一点,好让自己能够趴得舒服一点,一抬头,却发现楼司尘的头转回来,正看着自己房间的方向。她吓了一跳,赶忙把轻掩的房门合了起来,跑到床上,盖紧了被子。

但愿那“暴君”没有发现自己,许清欢在心里祈祷。

客厅里的楼司尘其实早就发现了趴在门口偷听的许清欢。

他刚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许清欢的房门,锁得严严实实的,后来他坐下沙发前又看了一眼,房门已经打开了一条小缝,刚刚她发现了自己正在看她的房门,就急急忙忙的合上房门的动作真是好笑。楼司尘的嘴角弯了弧度,有了微笑。

既然她回去“睡觉”了,那他就去看看她睡得熟不熟。楼司尘站起来,抬步向许清欢的房间走去。

在房间里装睡的许清欢,听到有脚步声渐渐靠近,以为楼司尘要回房间睡觉,暗自庆幸。却突然发现,脚步声在自己的房间口那里停了下来。

难道楼司尘想现在审讯自己“知不知道许南湘去了哪儿”的事,都已经这么晚了,就不能等到明天吗?这个楼司尘,真是连一个晚上都不愿意让她安安生生的。许清欢心里苦笑。

“铛,铛,当当当”楼司尘站在门外,敲着许清欢的房门。

许清欢在房间里,继续装睡,她决定不起来,就这样赖在床上睡着,她才不信楼司尘能把她从床上拖下来了!

楼司尘敲着门,却不见里面的人回应,大概是许清欢真的要把这睡觉装下去吧,楼司尘想着,既然这样的话,只能自己来开了。他轻轻转动房门把手,房门开了。

“真是**,竟然自己跑进来了。”许清欢紧闭着眼睛,腹诽道。

“嗯,睡得倒还挺熟的,像只猪头一样。”楼司尘看着闭着眼睛的许清欢,故意说得很大声。

“呸!不要脸,你才是像只猪头一样呢!什么比喻不好,你说一个这样的比喻!”许清欢听到楼司尘那一句“像只猪头一样”时,恨得牙痒痒,握紧了拳头,眼睛却依然紧闭着。

楼司尘说完后看了一眼许清欢,竟然还是不准备睁开眼睛,既然话语都不能让你“醒”那就只能采取点特别措施了。楼司尘一边邪恶的想着,一边坐到许清欢的床上,脸慢慢的凑近许清欢的脸。

许清欢感受到楼司尘的慢慢凑近,他的温热气息像轻柔的羽毛一样,轻拂着许清欢的脸庞,她感觉有些痒痒的,想要伸手去抓一抓,却又不敢动弹,只好用手抓住了床单。

楼司尘看到了许清欢微微一皱的眉头,满意的继续行动。他的手轻轻掀开了许清欢盖在胸前的被子,大手正准备侵袭上她的胸前,许清欢突然“腾”地坐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在我房间里的?”许清欢明知故问道。

“你猜猜我是什么时候进到你房间里的?”楼司尘笑着没有拆穿她。

“我怎么知道?现在请你出去。”许清欢指着房门,赶楼司尘出去。

“许二小姐,这是我的别墅,这里面的每一间房屋,我都有权利随便进出。”楼司尘继续坐在许清欢的床边,气定神闲的说道。

“你……”许清欢虽然生气,但碍于楼司尘的话也有些道理,也不知该如何发作。

“好了,许二小姐,我饿了,就麻烦你下楼来给我做点吃的吧。”楼司尘命令似的告知许清欢。

“我不去,凭什么要我帮你做吃的,我又不是你的佣人。”许清欢扭了扭头,背对着楼司尘,她才不愿意给他这个“暴君”弄吃的呢。

“你要是不愿意,我就让罗飞把这条狗给杀了烤着吃。”楼司尘摸着不清楚情况的双子说道。

“你疯了吧!双子都已经那么老了,你还要把它杀了烤着吃,你也不怕硌到牙!”许清欢听着楼司尘打起了双子的主意,气上心头,偏偏双子还不明状况的“呜呜呜”叫着去蹭楼司尘的裤脚,真是“恨狗不成钢”。

“虽然只是一条老狗,不过,可能就是因为它是老狗,才更筋道。”,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笑着补充说道。

虽然楼司尘说这话时脸上带着温柔的笑,许清欢却觉得,此时的楼司尘简直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脸上摆着温柔的笑容,嘴上却说着歹毒的话语,这个男人简直人面兽心。

“怎么样?许二小姐,你想好了吗?是你下楼去厨房,用冰箱里的食材,为我做一些吃的,还是,你在上面休息,我让罗飞替我宰了这条狗,用它做食材,为我烧烤呢?”楼司尘把弄着双子颈上的毛,缓缓说道。

“楼司尘,你卑鄙,居然用双子来做威胁!”许清欢气呼呼的起身,下楼准备为楼司尘准备吃的。

她打开冰箱,准备为楼司尘做一顿“黑色料理”。

“你不要想着用食物来毒害我,然后企图逃跑,因为,到时候,你做出来的所有食物,都会由许二小姐你先来品尝。”楼司尘似乎是猜透了许清欢的小诡计,站在许清欢的背后阴则则的说道。

“哦!对了,我这个人向来最不喜欢浪费粮食,如果待会儿我吃了还有剩下的食物,那么,许二小姐就不用为你的狗粮操心了。”楼司尘补充说道。

许清欢听着楼司尘的话,将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新鲜西蓝花给狠狠捏碎了。这个男人怎么会不要脸到这种程度,许清欢一边掰着西蓝花,一边在心里咒骂楼司尘。

其实,她特别想转过身去,狠狠地骂楼司尘几句,总是拿双子来威胁她,他这是什么男人嘛,简直就是无礼之徒,简而言之,他就是个无赖流氓。

掰好西蓝花之后,许清欢准备拿些鲜肉来切了炒。

刚打开冰箱拿出肉类,却发现楼司尘走到了厨房旁边。

“干什么?难不成你还要监督我做饭?”许清欢看着楼司尘没好气的说道。

“可不就是怕你想要和我同归于尽吗?你死了不打紧,连累了我,那就不好了。”楼司尘揶揄道。

“你……啊!”

许清欢本想走过来反抗楼司尘一次,却因为拖鞋太滑了,一个不小心,向后滑了一跤,眼看着要摔倒了,楼司尘赶忙过来,接住了她。

楼司尘抱住了许清欢柔软而又纤细的腰肢。许清欢也看着楼司尘的眼睛,客厅里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两个人看着彼此,突然没了争吵。

“呜呜呜”角落里,熟睡的双子忽然轻哼了一声,拉回了许清欢和楼司尘的思绪。

“你抱够了没有,还不赶紧放下我!”许清欢挣扎着,挣脱了楼司尘的怀抱。

“我可不能让你就这么摔死了,你死了,谁来带我找南湘?”楼司尘放下许清欢后,拍了拍手说道。

“真是的,因为抱了你还要麻烦我去洗手。”楼司尘背对着许清欢毒舌的说完后,走向了卫生间。

“我刚刚不小心碰到了你的手臂,才应该好好洗手呢,不然做出来的饭都没法吃。”许清欢也不甘示弱的回应道。

“许二小姐,你还是省点力气,快点做饭吧,不然待会儿我等不及了,可是要吃烧烤的。”楼司尘威胁的声音传过来。

卑鄙!**!不要脸!占了我的便宜还卖乖!

许清欢就这样在咒骂楼司尘的过程中为楼司尘做好了饭菜。

她将饭菜端到了饭桌上,摆好餐具后,特意看了一眼最靠近餐具的那盘青椒洋芋丝,色泽鲜美,看着倒是挺美味的,不过,着道菜可不知有“美味”,这道菜也是暗藏杀机的。

待会儿就看他楼司尘如何享受这道“美味”而又“特别”的青椒洋芋丝了。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的背影坏笑。

擦了擦手之后,许清欢准备叫楼司尘吃饭。

“饭菜好了,暴君快点来吃吧!”许清欢对着大屏液晶电视前,男人挺拔的身姿喊道。

“你刚刚叫谁暴君呢?”楼司尘在听到许清欢的那一句“暴君”,转过身来,面露不悦的问道。

“我叫“暴君”了吗?没有吧,一定是你听错了。”许清欢看着楼司尘打起了“哈哈”。

“我要真的是暴君,那你现在早就被别墅旁边的海里的鱼给吃了。”楼司尘一边靠近饭桌,一边用一种不轻不淡的语气告诫许清欢。

听得站在饭桌前的许清欢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男人果然残暴,居然想过要把自己投河喂鱼,必须要找个机会逃跑,不然可能自己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许清欢在心里下了决心。

小说《完美甜婚,楼先生的花式宠妻》 第14章 “暴君”归来 试读结束。

完美甜婚,楼先生的花式宠妻
完美甜婚,楼先生的花式宠妻
清若花溪/著| 言情| 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完美甜婚,楼先生的花式宠妻》是清若花溪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许清欢楼司尘,内容主要讲述:她不愿相信,自己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居然发生捉奸在床这么狗血的事情。三年逃婚,原以为再也没有交集,可转眼就碰见了楼先生……还恶毒的将她关入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