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主角是许清欢楼司尘的小说免费阅读 许清欢楼司尘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发表时间:2020-03-27 00:11:29    编辑:学不乖
豪门夫人有点甜

主角叫许清欢楼司尘的小说是《豪门夫人有点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若花溪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不愿相信,自己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居然发生捉奸在床这么狗血的事情。三年逃婚,原以为再也没有交集,可转眼就碰见了楼先生……还恶毒的将她关入暗室。...

作者:清若花溪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豪门夫人有点甜》 小说介绍

主角是许清欢楼司尘的小说叫做《豪门夫人有点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若花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前只要投入到文件里,基本上就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而今天,已经盯着一份文件看了好久,都没有一点处理的头绪。其实,他一直在想着刚刚在花圃里,和许清欢的接触,他是从来不喜欢和人以一种温柔的姿态亲密接触的,...

《豪门夫人有点甜》 第17章 和“暴君”独处的日子(2) 免费试读

从前只要投入到文件里,基本上就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而今天,已经盯着一份文件看了好久,都没有一点处理的头绪。

其实,他一直在想着刚刚在花圃里,和许清欢的接触,他是从来不喜欢和人以一种温柔的姿态亲密接触的,就算是从前的许南湘,他也是不愿意主动的和她亲密接触的。

可是为什么,刚刚自己会不由自主的将手抚摸上许清欢的脸庞呢?

其实他明白,许清欢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鸟屎。那所谓的鸟屎,不过是自己说出来,避免尴尬的。

可是,为什么要觉得尴尬?自己不过是摸了一下她的脸而已,有什么好尴尬的。

楼司尘想到这些,懊恼的将文件摔在桌子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似乎因为许清欢失控了。

楼司尘起身走向浴室,准备用冷水浇灭自己认为的并不光彩的失控情绪。

傍晚的时候,许清欢按照常例,给楼司尘做了晚饭,两个人相安无事的吃过晚饭之后,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许清欢觉得无聊,突然想起了许南湘,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楼司尘会对她的“白莲花姐姐”如此的痴情。

她端详起楼司尘。

不说话时安静的样子,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泥,但眼里不经意间表露出的精光,却让人不敢蔑视。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双欣长的桃子树花眼,布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却

却因为太过于狭长,让人觉得多情自有绝情,有种危险的迷情。而在往下,那两瓣薄厚适中的嘴唇,微微泛红,有种凉薄的味道。

不得不说,楼司尘的确是男人当中的极品,整个人看着高大而修长,坐在沙发上,更是显得一双腿,长得不得了。只是随意的一套家居运动装,就让他看着如同型男一般。

而事业上,楼司尘是S城著名的企业家,身份尊贵,野心十足,钱财和势力都是S城数一数二的。

他名下的楼氏企业可以说是S城最有声望、利润最高的有限责任公司了。并且,楼氏企业这几年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已经传到海外,有好多海外的著名企业都想要和他的楼氏企业合作,却都无果而归。

许志平当时之所以在许南湘出事失踪后,还要让她代替许南湘嫁给楼司尘,无非就是为了楼司尘在S城巨大的钱财和势力。好让楼司尘能因为婚姻的关系,挽救一下当时岌岌可危的许氏集团。

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让S城的许多名媛淑女都把他当成心中的王子,人人都想嫁,却人人都不能嫁。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却偏偏看上她的“白莲花姐姐”许南湘,还放话说,一生一世只会对许南湘一个人好。

再来看看许南湘,不得不说,样貌的确是美丽。

一绺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身材娇小,表面上看来的确是温柔绰约,和楼司尘站在一起,的确是一对金童玉女,郎才女貌。

可难道只看容貌吗?那品质呢?

许清欢曾经亲眼看到,亲耳听到,许南湘看着街上无法用力量来维持自己的生活的孤寡老人捡垃圾,说他们蓬头垢面,看着让人恶心。却不会同情老人可怜,只能依靠捡来的垃圾废品卖了来维持自己困难的生活。

她也看到过,许南湘在看到环卫工人的工作后,捏着鼻子嫌弃的走过去,还在嘴里嘟囔着,真让人受不了。而许南湘却没有注意到,环卫工人们看到她的样子和听到话语时的窘迫情景。许南湘更加不会感恩,是环卫工人们不顾烈日当空,也不顾寒风刺骨,时时刻刻保证着城市的干净整洁。

她的“白莲花姐姐”,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不会同情可怜任何人,也不会对任何对她没有好处的人或者事情关心过。

再说身份,许南湘不过是小小的许氏集团的千金。许氏和楼氏比,可以说是,一个是天上的月亮,一个只能是地上的一点微光。

许南湘和楼司尘两个人,在身份和门户来说,实实在在是不能匹配的。

她实在想不通,这样的女孩,为什么值得楼司尘苦苦找寻?

许清欢皱着眉头,看着楼司尘思索。

楼司尘注意到许清欢注视的目光,抬起了头。

“你一直看着**什么?”楼司尘问道。

“谁看着你了?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许清欢别过头,虚心的否认道。

“真的吗?”楼司尘突然凑近许清欢,两个人的脸相隔的近如薄片。

许清欢突然觉得心跳得特别的快,脸上也越来越热,呼吸都越来越沉重起来。

“你走开!”许清欢受不了楼司尘看自己的神情,突然伸手推开了楼司尘。

被推开的楼司尘整理了一下身体的姿态,继续坐回了原处。

“一直以为许二小姐的脸皮‘无懈可击',现在才看到,原来许二小姐也是会脸红的。”楼司尘翻阅着手头上的文件,玩味似的说道。

拜托!脸皮“无懈可击”的人应该是他楼司尘吧,说出这种话,她许清欢也是服了。

给了楼司尘一个白眼之后,许清欢转身,准备离开客厅,却又听见楼司尘的声音传来。

“我看文件看得也累了,你去帮我弄一杯咖啡来提提神。”楼司尘又在使唤许清欢。

“你!我说你这个人怎么事情那么多,大晚上的喝什么咖啡!”许清欢反抗道。

“还不快去!”楼司尘见许清欢不为所动,提高了声线。

“去就去,吼什么吼!”许清欢怒气冲冲的去了厨房。

许清欢来到厨房,打开抽屉看了一眼,居然有速溶咖啡,这样不就省事多了,反正他这个人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摸了现磨咖啡也是浪费好东西。

许清欢从抽屉里拿了一包速溶咖啡,用杯子冲了,端去放在桌子上,给了楼司尘。

楼司尘一口都没有喝,只是看了一眼,说,“你用这种速溶咖啡忽悠谁呢?我难道没有告诉你我要现磨的咖啡吗?”他嫌弃的看着桌子上的咖啡说道。

“你当然没有说要‘现磨咖啡',你只是告诉我帮你弄一杯咖啡来提神,速溶咖啡也是咖啡呀,我怎么知道你要现磨咖啡!”许清欢反击道。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要现磨咖啡了,去弄吧。”楼司尘一副“我就是**,有本事你打我啊”的表情看着许清欢说道。

“**就是矫情!”许清欢端走桌子上的咖啡,生气的说了一句,又回到了厨房。

此刻,许清欢多么希望楼司尘的厨房里什么都没有,可偏偏,打开大橱柜,半袋的咖啡豆安安逸逸的躺在里面。

许清欢无可奈何的拿出一把咖啡豆开始为楼司尘磨咖啡。

楼司尘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微笑。

或许是磨咖啡豆的机器足够给力,没一会儿,一杯馥郁浓香的咖啡就磨好了,和刚刚的速溶咖啡比起来,的确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许清欢真想搁点毒药在楼司尘的咖啡里,看毒不毒得死“黑心肠”的楼司尘,却偏偏,一是厨房里没有毒药,二是,就算厨房里有毒药,她也不敢真的就这样把楼司尘毒死了。整栋别墅里,就她和楼司尘两个人,再加上双子一只老狗,傻子都能猜出来,是她把楼司尘害死了,到时候因为他这个“暴君”做了牢,浪费了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就划不着了。

许清欢乖乖的将咖啡端给了楼司尘。

“咖啡好了,喝吧,祝你今天晚上彻夜无眠!”许清欢将咖啡放在楼司尘面前的桌子上,报复似的对楼司尘说道。

楼司尘懒得和她斗嘴,只是放下手里的文件,优雅的抬起桌子上的咖啡,只是轻轻抿了一口。

“嗯,不错。”楼司尘赞赏似的回应许清欢。

一个连酸、甜、苦、辣、咸都品尝不出来的人,她才不相信楼司尘能尝出来咖啡的香味呢。许清欢心里想到,不过,这个男人,为了装腔作势,也是让人无言以对了,许清欢无言的耸了耸肩头。

这一耸肩头,许清欢发现,今天一天,的确是累了,与其和楼司尘呆在下面被他使唤,倒不如回房间好好休息休息。

“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房间睡了。”许清欢对楼司尘说道。

“怎么?那么早就要休息,是怕和我呆在一起我又使唤你吗?”楼司尘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后说道。

“拜托,大哥,让你去外面晒一整天太阳,做一整天的活看看,看看你想不想早点休息?”许清欢想着今天在太阳底下的“辛勤劳作”,全是拜楼司尘所赐,心里充满了怨怼。

“那好吧,你去吧,省的在我面前晃悠,碍我的眼睛。”楼司尘漫不经心,却杀伤力十足的对许清欢说道。

许清欢撇撇嘴,捏紧了拳头,这个男人,不说话气人,他是会死吗?

许清欢瞪了一眼楼司尘,提脚,往房间走去。

她回到房间收拾了一下,又出门,去梳洗间,梳洗去了。

关门的声音惊动了楼下的楼司尘,他转头,叫住了许清欢。

“你又有什么事情呀?”许清欢有些不耐烦。

“梳洗间有晒伤后护理皮肤的化妆品,你擦一点,别让我看到你一张坑坑洼洼的脸。”楼司尘看着许清欢说道。

明明是关心的话语,楼司尘却偏偏说出了让人十分不想听的滋味。

“知道了。”许清欢摆摆手,回应楼司尘。

梳洗完毕后,许清欢回到自己的卧室,放下一天的疲惫,躺下来,想睡却又睡不着,,她想着昨晚和今天一整天和楼司尘在别墅里的独处。

小说《豪门夫人有点甜》 第17章 和“暴君”独处的日子(2) 试读结束。

豪门夫人有点甜
豪门夫人有点甜
清若花溪/著| 言情| 已完结
主角叫许清欢楼司尘的小说是《豪门夫人有点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若花溪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不愿相信,自己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居然发生捉奸在床这么狗血的事情。三年逃婚,原以为再也没有交集,可转眼就碰见了楼先生……还恶毒的将她关入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