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归朝欢
归朝欢

归朝欢 蜡笔仙人 著

连载中 裴秋阳文敬之

更新时间:2020-05-22 16:42:35
独家小说《归朝欢》由蜡笔仙人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裴秋阳文敬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秋阳公主死前仍旧念念不忘的,还是那个唇红齿白,笑起来让她连命都舍得给了的人。可是,那个人让天下给逼死了。她就决定,抢了整个天下给他做陪葬。只可惜,功亏一篑。死之前,她就想啊,当年初遇时,就该不管不顾地将那大和尚抢走,锁起来,谁也不让见!谁知,一朝睁眼,她竟然真的回到了初遇之前!小公主兴冲冲地找上门去,却发现——咦?套路不太对啊!面前这个冷冰冰寒霜霜,笑都不笑的国师大人,是她的心上人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第九章尘埃

景元帝笑着点头,“几日前,国师曾来信,说他夜观星象,无意发现帝星偏南,旁有六爻星黯淡,乃是皇家近期不宜有婚姻之事的征兆。若是强行赐婚,只怕会有损天象。”

听到是国师之言,荣昌太后脸上原本莫测的笑意郑重了几分。

点了点头,“若是如此,倒真不能强行赐婚了。”

说着,又朝文敬之看去,“哀家听说诚亲侯府,从几天前就筹备着今日的赐婚接旨之事了。不想竟出了这样的岔子,今日也是让你白走这一趟了,这倒是皇家的考虑不周了。”

本是板上钉钉的赐婚,居然因为国师的一句话有了变故。而且还是几天前就有了消息,皇帝也没提前通知。

叫诚亲侯府和文敬之都是白忙活一场,怎么说,都是落了诚亲侯府好大的面子。

景元帝的脸上也有些尴尬。

诚亲侯,其实是太后的外侄,而这殿内的文敬之,更是太后的外侄孙!

虽然不知国师为何要他拖延至今日才宣布不宜赐婚的消息,可太后的脸面却是拂了的。

笑了笑,刚要说话。

文敬之已经起身,朝高台上两人行了大礼,说道,“既然是国师的批卦,那便是关系国势昌运的。诚亲侯府上下,定然不会因为此事而心有芥蒂,还请陛下与太后无需介怀。”

谦逊有礼,大局为重,当真一副谦谦公子的端和与识大体!

荣昌太后满意地笑了。

景元帝也赞赏地点了点头,笑道,“朕就知道你这孩子懂事!快起来吧!”

裴秋阳嘴角抽了抽,转开眼,就见,不远处的裴欣然,一双美目,正殷切又热烈地看着文敬之。

翻了个白眼,再次挪开目光。

这边文敬之却跪在地上没起身,看了眼不知在东张西望什么的裴秋阳。

温和一笑,继而开口说道,“陛下,国师只言近日皇家不能有婚姻之事,却未曾言,臣与秋阳的婚事不能作数。”

原本心里正偷乐的裴秋阳僵住。

就听文敬之字字庄重地说道,“臣今生一心只有秋阳一人,还请陛下成全,待天象有吉之时,再赐婚于臣!”

清华宫内骤然一片寂静!

裴欣然热烈的目光呆滞下来,抓着九连环的手,隐隐颤抖,发出细微的金属磕碰声。

好些年纪不大的皇女、女官、宫女,都悄悄地看着那跪在景元帝面前,却依旧青松隽秀的男子。

景元帝笑着直摇头。

荣昌太后也掩唇,朝景元帝笑,“果然是少年儿女,这样的话,居然也敢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宣之于口呢!秋阳,好福气呀!”

景元帝也笑,看向文敬之,“秋阳交给你,朕自是最放心的!”

文敬之一喜。

又听景元帝笑道,“待国师看过天象后,朕再挑个好日子,给你二人赐婚。”

“!!!”

方才还是晴空万里,顷刻晴天霹雳。

裴秋阳很想跳起来大喊——我才不要嫁这个羊皮狼心的坏蛋啊!

可......

自始至终,这场婚约,都没有人,来问过她的意思。

甚至最宠她的父皇,也是自以为给她寻到了最合适的人选。

她的指甲在桌面上轻轻刮过,发出轻微的刮擦声——前世里,这场婚约其实也没有赐下来。所以她根本就不曾担心过。

可现在出现了这个国师,让这场原本就不会有的婚约又出现了变数。

真是头疼!

看来......还是得另谋法子。

这一世,她怎么可能会跟这人皮鬼心的东西有那样可笑的婚约!

那个什么国师......看来,得找个机会见一见......

正想着。

有个年纪大的女官上前,笑道,“陛下,秋阳公主的及笄礼,是否可以开始了?”

文敬之这才立刻起身,坐到了裴秋阳身边,朝她一笑。

裴秋阳正琢磨法子呢,一抬眼,瞅见他那殷勤的笑,顿时胸口一阵恶心。

当即漠然地转开脸。

这样的反应,叫文敬之一愣,想起今日裴秋阳前前后后的反应,微微皱了皱眉。

红杏和青梨自后上前,扶住裴秋阳的手。

裴秋阳朝座上景元帝与荣昌太后躬身行礼。

景元帝满脸爱怜的笑意,点了点头,裴秋阳便被扶着,退到了清华宫的侧殿。

原本安静无声的清华宫内,突然宫乐连绵,彩铃阵阵。

随即,有宫人的唱声传来,“秋阳公主,行及笄礼——!”

众人侧目。

便见,清华宫殿门口,一身大红宫装的裴秋阳,原本束起的长发,披散在肩。

长发及腰,眉眼灼灼。

双手持平,横举在鼻梁前,一步一停顿地,走到了大殿正中央。

她的脚下,是清华宫内铺设的艳丽繁复的牡丹地毯。

可那鲜艳的颜色,居然都只成了她脚底的光华,将她衬托得,仿佛那盛开的牡丹花中,莹莹而生的牡丹仙子。

举首抬眉间的眼波潋滟,竟光华四射,如秋阳般耀人心目!

文敬之看得呆了。

有些人看得恨了。

景元帝在笑,荣昌太后一脸的亲善。

后宫嫔妃、皇女、皇子、宫人、奴才......

无数的目光,像纷杂的蛛网,朝她密不透风地包裹过来。

裴秋阳终于彻底地明白——她确实重生了。

重生在了,一切都来得及的时候。

宫人继续在唱——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①

她的眼前,浮现了初遇那年的大和尚。

破烂的草庵前,他握着一串磨得发光的念珠,蹲在半身是血、泪流满脸的她跟前。

垂着眉眼,平和又平静地问:“这位施主,可要进小僧的庵房休息片刻?”

他不问,他不看,他不疑。

那一日,奄奄一息的她听到他念经的声音。

佛香袅绕中,他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后来很久,痴笨的她才知晓下一句——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她垂下眉眼,愈发显得恭顺而柔婉。

而清华宫正对面的望星台上。

一身清雪长衫的男子,不知何时站在那里,肃目冷眸地无声朝这宫殿内看着。

看那小女子俯身行礼,看那鲜艳宫装铺洒在她身后,濯濯流彩。

一如从前那样,她的周身,尽数都是惊艳四方的骄傲与光斓。

①,出自《仪礼·士冠礼》。

小说《归朝欢》 第九章 尘埃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