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千锁仙阙

更新时间:2018-10-08 15:59:56

千锁仙阙 连载中

千锁仙阙

来源:九库文学作者:任及圣分类:仙侠主角:景暮白云牙

主角是景暮白云牙的小说叫做《千锁仙阙》,本小说的作者是任及圣最新写的一本仙侠情结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九天门弃婴‘异族’顾云牙不小心释放了禁地封印的‘邪魔’九幽白帝景暮白,没想到‘邪魔’原是至尊上神,一切都和千年前的血海大战有关。一只叫夭凉的白猫,却是美貌绝伦的美男子。解救师父的途中,一点点揭开身世之谜,原来她来自千年前灭绝的神秘一族,杀妖怪,打情敌,踹天荒至尊,最终抱得美男归……某帝:本帝这身子骨,怕是要被吸干了。她俏皮回,你只管吃饱睡好,本姑娘自会罩着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阳光明媚,初春雪融。

云牙正抱着掠日坐在桌边发呆,听到脚步声以为是景暮白来道歉了,欣喜起身,发现来得是不狸,情绪陡然一落。

想来他昨晚说的是认真的……

“姑娘,听院子里的鸟叫了,便知你起了,不狸特意过来看你。”

“鸟叫?”

“姑娘也知这千秋殿中都是死人傀儡,为更方便照顾来客,院中置有鸣啼鸟。来客醒了,鸟儿就叫了,也该准备膳食和方便打扰了。”

“怪不得这几天醒来就听到鸟叫……”拜该死的景暮白所赐,仍是无精打采。“云牙有一事不明,为何不聘用活人,却是……”

“姑娘昨夜也见过舍妹那性子了,以前那些活人多数受不了她的打骂跑了。再说这千秋殿毕竟不是凡人之境,活人若是待的太久容易患病——”

不狸说着刻意停下来,她一愣,心想怪不得这几天打不起精神,原来如此。

“姑娘,其实此次不狸前来是想邀请姑娘……你怀中的是……掠日?!”

见不狸一脸震惊,她悄悄留心,“城主为何如此惊慌?”

不狸又恢复了笑容,“只在传闻中听过掠日大名,有幸今天得见,实在大开眼界……只是这掠日是白帝的神器,为何会在姑娘这里?”

“夭凉说掠日上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怎么看不狸全身上下都透着无法言喻的邪性儿。“谁让我是白帝的女人呢,他就把掠日当定情信物赠予我。”

这小丫头红口白牙张嘴即来,脸不红眼不眨的胡说八道,想来不是什么等闲角色。不狸腹诽。

“哦对了,城主刚刚说什么,你这次来是想邀请我……”

“这几日正值千秋殿下月蚀镇的花灯节,所以不狸特意来邀请姑娘参加。至于白帝那边,烦劳姑娘去通告……”

“不去!”

想起昨晚还有气,暂时不想看到景暮白的脸!

“瞧姑娘的脸色,莫不是和白帝吵架了?”

“谁有空跟他吵架!你说花灯节?”

“对。”

“几时去?”

“今日。”

“好,去看花灯咯……”

十八岁以前,云牙都在九天门度过,每日无休止的劈柴挑水洗衣做饭,活动范围只限后山和后院,从不曾见过璀璨。

每每师兄弟们说起山下热闹,她都听得入迷,以为此生会老死九天门,从没想过去看外面的世界。

所以当看到热闹街市,身着各色衣着的男女老少,满目五彩斑斓的花灯,瞬间挪不动脚了。

“诶,再不走就丢下你了。”

夭凉俏皮说着,见她死死盯着走在前头的景暮白,刚想为主人说几句好话,她却扭过头直接走了。

“这丫头,真是让人既心疼又头疼……诶,等等我!”

街道两边摊贩热闹吆喝,人群熙熙攘攘,所见满是喜气笑脸,冲散了心头的阴霾。

“姑娘,买个花灯吧,会带来好运的。”

云牙拿过一个百合花形状花灯,爱不释手,转身就走。

“姑娘,你还没给钱……”

“喏,给你。”

夭凉送上银子,见她傻兮兮的边走边笑,无奈的浅笑。

传闻花灯能带来好运,可透过花灯,却看到了景暮白和不凌,瞬间什么心情都没了。

夭凉凑上来打趣,“小丫头,是不是见别人出双入对心里酸啊。小爷我今天做次好人,勉为其难和你凑一双~~”

“那边有只风姿绰约的母猫——”

“哪里哪里!!”

“找你的猫去吧!”

可是。

真的被夭凉那乌鸦嘴说中了。

任谁都是三三两两出双入对,而且单看景暮白和不凌的确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想得太过入迷,连天黑了都不知道,害怕白眸出现惊吓到人群,找地方躲的时候转身撞到景暮白怀中。

“你……不是陪不凌去了吗。”

后面的声音太轻,足以被人群纷扰淹没,他却听得真切,原来这丫头在吃醋。

“天黑了。”

“我知道……”

“所以你打算找地方躲起来?”

她抬头盯着他,心头涌现五味杂陈,酸的居多。

“若是本帝有办法让你不用躲避人群,你要如何谢我?”

“把那堆果子还你——”见他卖关子,只得先妥协。“小女子在这里多谢公子的大恩大德,今生感激不尽,来生继续感激~~”

说着拎起裙角作揖。

他却安静看着,心里有个声音,我只要你的今生……

“诶,我都作揖了,你还不满意,是不是要我跪下三叩九拜才……”

摊手变出一白底雀纹半脸面具帮她戴上,只一眼,坠回千年前和酒儿初遇的场景,一时湿了眼眶痴迷抬手,欲抚摸心底深处最爱的那个人。陡然又想起她是云牙不是酒儿,收回停在半空中的手,失落的看向一边。

她不是傻子,知道他刚才眼里的温柔宠溺不是对自己,也是失落的看向另一边。

并肩,却各自一左一右的缓步前行。

“面具上我施了法,戴上凡人就看不见你的白眸——”

“哦,谢谢……”

尴尬的心烦意乱,无法安生。“面具很漂亮,不像一般街市卖的,是你的私人珍藏?”

“喜欢收藏面具的只有不狸一人。”

明显在逃避话题,可能怎样,她也只能忘记,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不狸为什么一直戴着面具?见不得人吗?”

“认识他的时候他就这样,听不凌说。很久之前有天早上起来,不狸就戴上了面具,而且一直没有摘下过——”

不凌绝色,想来不狸面具后的真容也差不到哪里去。只是他为何会藏在面具后?再加上只有死人的千秋殿,更为不狸身上增添了难以言喻的神秘感。

不知不觉走到河边,很多男男女女在往河里放花灯,求花神保佑他们白头到老。

她看了眼手里的花灯,用余光看他,想起他昨晚的话,就算不是敌人,他终究是遥不可及的梦,又何须想太多,徒添悲伤……

这时村民燃放了烟花,场面一下子沸腾了。她抬头痴迷看着夜空中的绚烂,止不住的笑。

“好漂亮……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除了星星和月亮的夜空——”

他看着孩子般甜笑的她,意外莞尔浅笑。轻轻摆手,无数百合花绽放夜空,眨眼睛幻化‘云牙,生辰快乐’。

眼眶瞬间湿了,转头难以置信的看他。

“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我被封在雷台千年,看着你来到九天门,看着你长大……怎会不知你最爱百合,今日是你的生辰——”

她又哭又笑,第一次被触动了女儿心。却也突然想起他任意屠杀师兄弟,封印师傅。一时间爱恨交加,只得吐出一句略显生硬的“谢谢”。

“能不能告诉我我的父母是谁,我是不是真的来自烁星?”

不巧不凌来了,缠着景暮白无法回答,丢下一句‘回去再说’,强行被不凌拖走。

泪落在了花灯上,滴答,滴答,走到篝火边,一切不过一厢情愿,终究落得一身伤,不如早知早断,何苦单恋。

闭眼将花灯扔进篝火,只感觉烟雾扑面而来,不像是烧着的气味。睁眼时身子一软,便瘫在了地上。

这时从角落里窜出两个穿着夜行衣的男人。

“老大,好像不是她!”

“是她!带走!”

“是……”

烧到一半的花灯忽然绽放了。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腹黑小说
  3. 民国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