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我是俗人 著

已完结 夏子衿夏晟卿 现代都市科幻神仙妖精

更新时间:2020-02-12 10:23:09
《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是我是俗人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子衿夏晟卿,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身为公主,指婚世子,事事为他谋划,却成为权力的牺牲品,一尸两命,曝尸荒野。今生,重来一次,她下嫁“太监”,只求安稳一世,却不料太监是匹隐藏在深宫中的狼!...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明圣帝握着茶杯的指关节咔嚓一声握紧,眼睛瞬间眯得狭长。

“你说她去了哪里……?”

夏子琦喏喏道:“西莞院……儿臣也不知道子衿妹妹为何要到那个地方去,妹妹是个面善之人,兴许……兴许是去祭奠……”

明圣帝哐当一声将手里的琉璃杯砸了个粉碎,结结实实吓了夏子琦一跳。

“父皇……”夏子琦还跪在地上,膝盖有些发麻,却是不敢自己起身,眼神求助地瞟向越贵妃。

越贵妃听的夏子琦方才言论心中也是一跳,这明珠公主看上去不像是个不知轻重的丫头,那西莞院是何等禁地,就连她也不敢妄自踏入。

越贵妃到底是在后宫里摸爬滚打了十几载,瞧着自家女儿紧张兮兮的神色,也估摸出了个十之八九。

“皇上,切莫气坏了身子,子衿这孩子到底是才自宫外回来不久,不懂得宫里的规矩也是难免,咱们慢慢教便是。”

越贵妃看似为夏子衿说话,却已然将她擅闯禁地的罪名定死了,她垂下凤眼朝夏子琦使了个眼色,后者便也心领神。

“父皇,您快去瞧瞧子衿妹妹吧,她这般不懂规矩,又违抗您的旨意私自闯入禁地,若是不教得她辨明是非,日后宫中之人个个都学了去可怎么是好!”

明圣帝深色的眼瞳里晦涩不明,他宽大的衣袖一扫,便迈步前去,眉头紧缩着,似乎是想起了当年那桩事儿,愧疚与皇权的专断缠织在心头。

夏子衿那边,她坐在地上,脚踝是真真切切扭了的,那宫女掀开她裤管一瞧,白玉细腻的肌肤红彤彤肿起了一块,指头轻轻一碰夏子衿便哎哟哎哟地疼得厉害。

“本公主脚扭了,皇后娘娘那儿怕是去不了的,你回墨生园让小桓子派人来接本公主!”

宫女咬着唇瓣,为难起来,四公主交代她的事儿还没办完,她若是就这样将明珠公主给送了回去,回了绮罗园,四公主定然不会轻饶了她……

“明珠公主……”她结结巴巴道,却还是不死心地想要让夏子衿跟着她去。

“怎么,本公主竟是使唤不动你了?”夏子衿如何看不清宫女的心思,她沉下脸来,语气也硬了几分,“即便你是皇后娘娘的人,也该要懂得尊卑高低,本公主若是因你这会儿子的耽搁而落了什么病根,你小小宫婢如何担待得起?”

宫女身子一颤,惶恐地跪下身子磕头起来,心道这明珠公主看着软乎,却也不是个好糊弄的主,若她真耽搁了明珠公主治扭伤,怕是也没得好果子吃。

而明圣帝那头,圣驾浩浩荡荡地行驶至西莞院前头,众人下了銮轿,迈过坎道,萧条之景步入眼帘。

西莞院本是仅次于皇后的乾清宫与太后的寿康宫的宫中显贵地界,雕梁画栋的宫墙如今也爬满了藤青的爬山虎,那朱砂赤门上的灰黑色烟痕即便过了这么些年,依旧是半分不曾褪去,明圣帝想气了董妃,想起了她被自己下令活活烧死的凄楚,拳头已然紧握。

“明珠公主人呢?”

明圣帝声音低哑,周围迸溅着寒气。

夏子琦转着眼珠看向眼前,除了这坐废宫,不见一丁点的生人气,更别说是夏子衿的影子了。

“她……”

“你不是告诉朕明珠公主来西莞院了吗?朕眼睛还不瞎,四丫头,你可好好想明白了。”

对上明圣帝怀疑的目光,夏子琦身子一抖,她支支吾吾了半天,说道:“兴许是子衿妹妹怕父皇责怪,悄悄躲了起来……”

她心中气结,这个斐儿,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找的人竟连这档子事儿都办不好,白瞎了绮罗园日日养着她们。

明圣帝龙目微眯,正欲开口,却听得有宦官远远小跑着过来,跪地呈报道:“皇上,西莞院东往一百米处,发现了明珠公主。”

夏子琦嘴角轻扬,心头叫妙,这步棋,看来还未废呢。

“哼,她果然是在,让她滚过来见朕!”明圣帝大掌一挥,脸上已带上怒色。

宦官一顿,迟疑道:“皇上……明珠公主扭伤了脚,怕是得让人抬着过来了。”

扭伤了脚?夏子琦腹疑一番,以为夏子衿是为了脱罪使的苦肉计,不由得嗤笑起来。

“那便抬过来!”明圣帝耐心逐渐消失殆尽,抬高音量斥道。

宦官不疑有他,立刻就领着四个侍卫下去,小跑踏步往东一百米去。

不处半刻,四个侍卫抬着銮轿缓步而来,夏子衿盘坐在软垫之上,双手揉搓着脚踝处,神色微怏。

侍卫将銮轿落地,夏子衿也不便起身,手撑着软垫磕头行了一礼。

“拜见父皇,父皇安。”

明圣帝冷哼一声,瞧着夏子衿绑着纱布的脚踝,也不似作假的模样,却对他私闯禁地之事仍旧不满。

“谁人叫得你到这里来的,子衿,你进宫也有好些日子了,竟不懂得宫规为何物?朕堂堂九五至尊,既立了此处为禁地,你又何故明知故犯?”他严厉地质问着,一双苍鹰一样锐利的眼睛紧盯着夏子衿。

“父皇明鉴!”夏子衿清冽的音色如山间潺潺流动之泉,身受圣怒却不见一丝一毫胆怯之意。

“子衿并未做过任何违背宫规之事,更不知晓父皇口中的闯入禁地是为何意!”

夏子琦又怎会放过这么个添油加醋的好机会,她往前凑了几步,指着夏子衿便道:“子衿妹妹又何苦在父皇面前撒谎?我的宫人真真切切瞧见你往西莞院去的,还能有假不成?妹妹真是糊涂,那董妃死有余辜,你又祭拜她做什么?”

明圣帝眼色一深,夏子琦方才所言令他心中冷然,祭拜……她是来祭拜董妃?是对他的作为不满?

夏子衿也不着急辩驳,她将自己扭伤的腿换了个姿势,摇摇头若有所思道:“子衿不知四姐在说些什么,子衿入宫不过几日罢了,这瀚瀚宫闱中的屋子都没有认全呢,又怎么知道什么董妃?说来也怪,皇后娘娘派了人来传子衿去乾清宫一叙,这宫人一路便领着我往这儿头来了。”

夏子衿指了指跪在一旁的宫女,她哆嗦了一下身子,深深趴在地上,竟是一动也不敢动。

夏子衿的镇定自若又让明圣帝动摇了起来,她说得不错,董妃的事情已经锁进了西莞院,烧灭在宫殿之中,她入宫不足半月,又哪里知晓得这样多?

“你是皇后宫里的?”明圣帝看向地上跪着的宫女,音色微沉。

宫女身如抖筛,不敢反驳,亦不敢应下,她若说自己是皇后宫中之人,对质起来便是欺君之罪,她若说自己不是皇后宫中之人,假传皇后懿旨也罪责不轻。

她哆嗦着嘴唇,求助地看向夏子琦,眼中写满了焦急。

夏子衿早就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薄唇轻启,似不经意道:“你这小婢看着四姐做什么?父皇问你话呢。”

明圣帝也看得真切,那宫女与夏子琦的眼神交汇,加上今日夏子琦的殷勤禀告,无一不彰显着事情背后的真实缘由。

“丢人的东西。”明圣帝气极,指着夏子琦怒骂了一句,他最不喜后宫里的勾心斗角,更不能容忍夏子琦竟拿着董妃的事情来做文章。

“父皇我……”夏子琦欲辩驳一番,支吾了半天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滚回你的绮罗园去,禁足半月,没有朕的命令,不许踏出宫门半步!”

夏子琦咬唇跺脚,却也不得不低下身子应声称是,她怒瞪着一旁云淡风轻的夏子衿,心中更是不怠极了。

回到墨生园,日头已经渐渐西落。夏子衿乘着銮轿而归,行至园子前头,小葵一干人已然是等待许久,一见她回来了,立马碎步过来扶她。

“小葵,你悠着点,本公主的脚还疼着呢。”

“公主还说呢,怎的好好走着路也扭了脚去。”她架着夏子衿的手臂,那缠着纱布鼓起一块的脚踝看起来略有滑稽。

“若我不故意扭了自己的脚去,如今被禁足半月的人可就是本公主了不是?”夏子衿轻生道,仿佛那伤痛不是长在她脚上一般。

“这四公主真真是个坏心眼,公主不过那日说了她几句,她竟要戕害于公主你!好在皇上神明,没得让她得逞了去,否则公主你可要冤死了!”小葵性子实,也藏不住话,听到人传话到墨生园说夏子衿扭了脚,还有那西莞院前发生的事由,气就不打一处来,四公主向来跋扈,却不想心眼也这样坏。

夏子衿动了动嘴唇,正想回话,却见的一个青藏色长袍之人立于门外,远远地看着自己。

“夏晟卿?”她疑惑道,只见他缓缓靠近过来,怀中似乎还揣着什么东西,额上皆是细细密密的汗珠。

“这么晚了,你到这儿做什么?”

夏晟卿抿着嘴,眼神盯着她受伤的脚踝,流露出一丝心疼的神色。他在夏子衿被宫女领出去的时候便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之处,特地小跑着去了乾清宫求证,却得知皇后从未派人召见明珠公主,这才大惊上当,四处寻找夏子衿,却还是晚了一步。

听见她扭伤了脚,他更是心疼着,四公主费这样大力气栽赃她,多半都是因为她替自己出头的缘故吧…

小说《女帝惊华:杠上宦官九千岁》 第九章聪明反被聪明误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都市小说
  3. 科幻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