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家暗卫前主人无数
我家暗卫前主人无数

我家暗卫前主人无数 葱岭飞雪 著

连载中 任霜薄任玖 惊悚悬疑豪门异世空间

更新时间:2020-01-24 16:17:17
小说主角是任霜薄任玖的书名叫《我家暗卫前主人无数》,是作者葱岭飞雪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任霜薄是个神医,能和阎王抢命的那种。性格乖戾,治病救人全凭心情什么的……不是神医标配吗?偶然发一次善心,捡到一只暗卫。嗯,很好用。等等,你为什么有那多前主人啊!说好的忠犬呢?...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任霜薄的举动完全没有避讳一下当事人——陈启和婴满夫妻——的意思,做得自然极了,颇有些我行我素的意味。

任玖愣了一下,有些意外任霜薄对自己的关心。

但……就和之前被她摸头的时候一样,胸膛中,似乎因为这样的关心举动,泛起了阵阵暖意。

对任玖而言,这是有些陌生的。

不过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反而很……欢喜。

欢喜,又是一个对他来说十分陌生的词。

没有留意到任玖低垂的眉眼间,流露出的像大狗狗一般温顺驯服的神色,任霜薄兀自检查起了那枚被扔过来的令牌。

令牌大概成年男性手掌大小,整体呈木制,只是被镂空出花纹的地方,露出润白的玉色,瞧着像是木头里面藏着一块玉一般,十分精巧。

令牌两面镂刻的花纹,都汇成了一个“陈”字,只是一面为篆书,古朴稳健,一面为楷书,刚劲大气。

据说篆书的“陈”字,是当初禹江陈家第一任家主亲笔所书,至于是不是真的,任霜薄就不清楚了。

不过那也不是重点,她只要能分辨出那楷书的“陈”字,确实是陈老家主的笔迹,确定这木牌是陈老家主的信物就好。

任霜薄把令牌抛给陈浩星,口中淡淡道:“你们俩也瞧瞧。”

陈浩星连忙接过,和弟弟一起仔细看过后,点点头,确认道:“确实是祖父的令牌。”

任霜薄微微颔首,朝陈启夫妇二人望了一眼。没等她说什么,那对夫妻便十分识趣的飘了过来。

“见过任神医,见过二位小少爷。”陈启又是拱手行礼,一副文人做派,彬彬有礼的模样。

接着,他又看向任玖,道:“还未请教这位兄台尊姓大名?“

任玖却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只安安静静的站着,似乎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任霜薄侧头看了任玖一眼,就见他专注的看着她,目光十分平静。

任霜薄想了想,发现任玖好像从没跟除她以外的人开口说过话。难道,是在等她同意吗?

暗自揣测着暗卫的行动准则,任霜薄看似淡定的朝任玖点了下头。

任玖这才抬眼,看向陈启,道:“任玖。“

“啊,原来是任兄。“陈启微笑拱手,”任兄手段高明,陈某实在佩服。“

任霜薄看陈启一副和乐融融,刚才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忍不住轻哼一声,怼了他一句:“你看着可比他大多了。“

其实陈启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几岁,绝对说不上年纪大,而任玖虽然长得年轻俊朗,但气质过于阴沉,也不好说年纪就一定比陈启小多少。

陈启却不生气,依旧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陈某敬佩任兄武艺高强,所以才如此称呼,与年纪无关。“

任霜薄见陈启如此做派,就失了和他扯皮的兴致,直接问道:“那虎婆婆和淫娘子呢?“

“还请任神医放心,已经处理了。“陈启笑容温和儒雅,像是在谈论今天天气很好,全然没有说出了什么可怕话语的自觉。

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让任霜薄心下愈发警惕。这夫妻二人不但所修功法有些邪门外道的意味,行事作风也和稚嫩的陈浩星、陈浩月不同,是完完全全的老江湖,全然不把一两条人命放在心上。

她面上却也是一副没什么反应的模样,只问道:“尸体可处理好了?别污了这钟灵山。“

“自然,我们夫妻二人最是注重这点。“陈启全然没有被当面冒犯的不快,反而很是赞同的点点头。

陈浩星和陈浩月悄悄看了看彼此,都在对方脸上看出了惊讶。这对夫妻不但悄无声息的缀在他们后面,还如此轻描淡写的解决了虎婆婆和淫娘子这等有名的邪魔外道,最后竟然还能追上他们,无论是轻功还是武功,都已是十分可怕。

这等厉害的人物,怎么似乎在江湖上没有姓名?

不等他们想出个所以然来,就听任霜薄说了一句对现在的他们而言,仿佛天籁的话。

“陈老家主的病,我接下了。“任霜薄说完,看向陈浩星、陈浩月兄弟。

陈浩星和陈浩月也不知道任霜薄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正心下无比庆幸,就见任霜薄看过来,一时间都有些愣怔,不知是什么意思。

任霜薄微微蹙眉,有些不耐的道:“带路啊,你们难道是一路跑过来的吗?“

双胞胎齐齐打了个激灵,已然是被怼出心理阴影了:“不不不,马车停在官道上,请随我们来。“

话音未落,已是运起轻功急急往前赶去,活像背后有什么怪物在追。

任霜薄眉头松开,眼神却愈发冰冷。

两个没眼力见儿的,跑那么快做什么?她追不上啊喂!

任玖适时的出现在她面前,反手拍了拍背上的药箱顶。

药箱又大又结实,顶部十分平整,一副很好坐的样子。

任霜薄沉默了一会儿,看向一旁安静等待的陈启夫妇。

夫妻二人面色平静,显然是打算断后的。

任霜薄悄悄吸了口气,没事,不就是人型坐骑嘛,总比真的被背着抱着好。

她默默运起功法,脚下一点,轻盈的落在了药箱顶上。

任玖确定她坐好后,足下发力,瞬间窜了出去。

任霜薄感受着背后吹来的风和飞扬起来的长发,尽力维持着高冷的姿态,好像这不过是再常见不过的交通方式,神医出门就是这么不同寻常!

不过,任玖这速度是真的快啊,背上背着那么沉的药箱和她这么个大活人,都比她自己跑快了一倍还多。

不用自己跑,任霜薄的思绪不自觉发散开来。

那个时候也是,竟然能完美避过距离那么近的热汤和匕首,还能顺便踢死刺客,无论是反应还是速度都可以说是超一流的水准。

任霜薄自己武功虽然稀松平常,但是算得上见多识广,也清楚如今的江湖人大体是个什么水准。任玖即使没法跟那些成名多年的前辈相比,在同年龄段里也绝对是佼佼者。

她摸过任玖的骨龄,应该是不到三十岁,可能二十七八的样子。

当然,这只是任霜薄自己的估量,她很少见那些来求医的人动手,更没见过他们全力出手的模样,所以只是大概感觉任玖不会差。但是对于他是否能真的与诸如陈老家主、乘风道门玄清子一类的人物抗衡,还是不抱太大希望的。

不过看陈启的态度,任玖起码比陈家那对双胞胎强不少,甚至陈启也没把握能对付他。

胡乱想着些有的没的,任霜薄感觉到树林逐渐稀疏起来,很快,他们就到了陈家双胞胎停马车的地方。

任玖停下后,任霜薄便施施然的从药箱上跃下,再没有半分不自然。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就觉得出行不特殊一点的话,都对不起神医这个名头。

因为她这种自然的态度,陈浩星和陈浩月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恭敬地邀请任霜薄上马车。

任霜薄却没立刻上马车,只盯着那在马车旁边候着的车夫瞧。

她现在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多疑是问题了,毕竟吃饭时候的一共三桌人,一桌里面藏了个刺客,另一桌干脆全都不是普通人,她的怀疑简直可以说中了大半。

所以她现在非常想检查一下这个独自守了这么久马车的车夫。

任玖都不用她开口,一看她目光落在车夫身上不动,就立刻明白了。

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一个闪身到了车夫身后,一手刀就干脆利落的把人劈晕了。

陈浩星和陈浩月一惊,刚要说些什么,就见任玖伸手在那车夫脸上摸索一阵,刷的扯下一张肉色面具。

兄弟二人半张着嘴,默了。

任霜薄却是满意的点点头,果然如她所料。

任玖把面具递给任霜薄,任霜薄接过仔细看了看,发现这面具并非大名鼎鼎的人皮面具,而是一张里外颜色不一的胶质物,仔细看看那“车夫”的脸,还能看见没揭干净的面具残留物。

这似乎说明,这个“面具”是一次性物品,只是粘在人脸上改变面貌,然后再涂上什么东西改变肤色,以达到伪装的效果。

任霜薄有些嫌恶的把这还有些粘手的东西扔给陈浩月,兀自从小药箱里拿出干净棉布擦了擦手,又上前看那“车夫“。

或许是为了粘那胶质物,“车夫“脸上一根毛都没有,而且呈现出长久不见阳光的苍白,甚至有些皮肤病的迹象。

任霜薄估计这是那胶质物的害处,当然,也有可能是脸上长期捂着东西不透气所致。

任霜薄一面把棉布递给任玖,示意他也擦擦手,一面询问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几步的陈启和婴满:“你们跟着的时候,发现车夫被掉包了么?“

陈启终于不再是那种带着些悠闲的温文样子,皱着眉摇了摇头:“未曾,在下和内子怕被小少爷们察觉,未敢跟得过紧,直至快要到这钟灵山脚下,才赶了上来。“

任霜薄点点头,直接道:“看他这张脸,绝对不可能是刚刚被掉包的,应该有一阵子了。“

她视线转向陈浩星和陈浩月,颇有些玩味的道:“你们的行踪估计就是他传递的,难道你们一直没发现?“

小说《我家暗卫前主人无数》 第十二章 解锁新功能——人型坐骑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豪门小说
  3. 异世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