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澧芷兮 著

连载中 江画意宋无尘

更新时间:2020-01-14 18:11:36
主角叫江画意宋无尘的小说是《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本小说的作者是澧芷兮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生母死因成谜,昔日无忧无虑的娇宠贵女身怀秘辛。她冷淡、睿智、步步为营,直到某个死乞白赖的人非要娶她为妻……“堂堂的靖海小侯爷?竟这般柔弱?”看着半倚靠在自己肩上的俊逸男子,江画意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娘子出手,再无敌手,只可惜为夫体虚气弱,不然定与娘子并肩作战,大杀四方。”某人对着江画意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我看你身子骨好得很,还不快帮忙?”“遵命。”天下人皆知他宋无尘一身孤傲纨绔,......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萧少晗想了想,似是真的在思考着宋嵩阳所说的话,过了半晌,萧少晗才抬头,扬了扬自己的手臂,道:“令妹力气有些大。”

若是忽略萧少晗说出来的这几个字,语气可谓是诚恳。

宋嵩阳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江画意外表虽生的柔弱,可自小力气便大,有一次到定北侯府,两个约着偷偷溜出门去玩。

因是偷偷出了门去,身边并没有带什么人。

当时在路上,却突然有一匹发疯的马冲了过来。

宋嵩阳吓得不行,但还是挺身而出护着江画意。

双眼一闭,却听到一声极其惨烈的马叫声,紧接着便是一个庞然大物轰然倒地的声音。

宋嵩阳睁眼,便瞧着方才那发疯的马儿已经躺在地上,口中还泛着白沫。

他满眼惊恐不敢相信,江画意却一脸淡然:“表哥不必害怕,这疯马已经被我劈死了。”

当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宋嵩阳一边跟萧少晗说着,便是他如今已习武多年,脸上还是一副唏嘘的神情。

萧少晗可以想象,便是他在场,怕是也要吓一大跳。

“后来呢?”

萧少晗问道。

宋嵩阳摇了摇头,苦笑道:“后来能如何?正好被府里下人发现我们俩不见了,都出来寻,后来我被父亲狠狠揍了一顿,说我没保护好表妹。”

萧少晗忍俊不禁,他深以为然。

定北侯府向来是这样的,别家出了这事,怕都是责怪孩子不该偷跑出去。

这边,江画意还不知道,自己的表哥转头就将小时候的囧事告知了萧少晗。

见她回来,墨色半是心疼半是无奈地替她取下了身上的披风,另换上了件桃红色的大氅。

“姑娘出去也得好生照顾自己,穿得这般单薄,实在是教人担心,冬灵也是,也不知道提醒。”

江画意笑盈盈地任由她给自己整理:“我这不是没觉着多冷,才随便披了一件出去么,冬灵不敢不听我的话,也只有你,敢教训你家姑娘了。”

墨色脸上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但到底是没再说江画意了,只细心帮她理好头发。

方才和宋嵩阳二人聊天时,江画意才知道此次萧少晗来竟是奉了建文帝的命令,特来探望生病的老侯爷的。

定北侯府做事向来滴水不漏,只是没想到建文帝的消息也这么灵通。

不过江画意倒是相信,萧少晗就是发现了什么端倪也不会告诉建文帝的。

其一是这本来便没什么值得好说的,建文帝派萧少晗来探望老侯爷,只是为了显示皇家对定北侯府的看重而已。

定北侯府的人心里也很清楚,便会在北疆更加卖力。

其二是萧少晗和宋嵩阳关系好,江画意知道自己这位表哥,为人正派,也是个心思通透的,他交的朋友江画意还是信任的。

再有一点,虽只见了一面,江画意对萧少晗的印象却是极好,并非什么搬弄是非之人。

却见冬灵正站在屋外,一脸踌躇的样子。

墨色转眼看向了冬灵,目光半是笑意半是嗔怒,“冬灵,你站那么远作甚?还不快过来伺候姑娘。”

冬灵才从屋子里出来,之前被墨色数落了一顿,还没有缓过神来呢,正是有些忐忑。

见墨色笑着,冬灵心里松了一口气,忙一路小跑过来给江画意告罪:“姑娘,奴婢照顾不周……”

一番话说下来,丝毫没提方才被墨色责备的事情。

江画意笑道:“无碍,是我自己任性,连累你一起挨骂。”

说完,主仆三人都笑了起来。

而另一边宋嵩阳和萧少晗又逛了一会儿,宋嵩阳突然提议道:“我们俩好久没切磋武艺了,不如去练武场痛痛快快打一场,再来论个高低。”

相识至今,两人之间的切磋不下千回了,然而每次要么你赢,要么我赢,总是分不出个高低。

上一次萧少晗险胜,宋嵩阳心里一直挂念着,想再打一场扳回来!

萧少晗看了一眼宋嵩阳上次受伤的左胸膛处,笑着打趣:“上次受的伤好了吗?”

宋嵩阳爽朗一笑:“你好了我自然也好了。”

最终,还是没能打成,萧少晗去探望了一眼“缠绕病榻”的老侯爷,便得回宫复命了。

送走了萧少晗,杨方雅也松了一口气,和宋嵩阳一边进了定北侯府,忍不住道:“你虽是世子的伴读,但私底下的相处还是得注意一点。”

宋嵩阳知道母亲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倒有自己的想法。

若是因为身份,人人都得对自己毕恭毕敬,那萧少晗岂不是太可怜了?

更何况,他二人脾胃相投,这世间可得一知己,何其有幸?

只是,宋嵩阳没对母亲说这些,只点了点头,好让她宽心。

不过,想了想却问了一句:“母亲,你觉得魏王世子如何?”

第八章

宋嵩阳没来由地问这样一个问题,让杨方雅有些诧异。

不过她还是想了想,回答道:“温文儒雅,玉树临风,对人亲和有礼,若抛开了身份,确实是一个值得相交的人。”

半响没有下文,杨方雅还以为儿子不满自己方才的话,谁知宋嵩阳突然笑了起来。

见杨方雅有些莫名其妙,宋嵩阳解释道:“我是想问,母亲觉得魏王世子是否是一个良人,可堪托付终身。”

杨方雅愣了愣,脸色有些不对。

她狐疑地看了一眼自家儿子,皱了皱眉:“好端端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实在不怪她多想,只是宋嵩阳家世显赫,又生得丰神俊朗,如今已经十七岁了,偏偏还没个心仪的女子。

其它人在宋嵩阳这个年龄,都有好几个通房丫鬟了,而宋嵩阳却从没表现过对女子的兴趣。

定北侯府里向来有些嘴碎的丫鬟,私下议论宋嵩阳有龙阳之癖,而那可能的对象,自然就是和宋嵩阳形影不离的萧少晗了。

这话传到杨方雅耳朵里,虽然责罚了那几个嘴碎的,杜绝了谣言继续传播,但她自己心里也存了疑。

如今宋嵩阳又口出异言,杨方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往后看了几眼屏退了身边的下人,转过头一脸紧张地看着宋嵩阳,生怕他下一句会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宋嵩阳自然不知道母亲在想些什么,只以为杨方雅还在说他不知分寸和萧少晗走得太近的事情。

“母亲,我说的意思是,你觉得魏王世子是否是一个可堪表妹托付终身的人。”

杨方雅愣了半晌,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却没想到自家儿子脱口而出的原来是这个想法。

心里松了一口气,道:“原是如此,只是你表妹年纪尚小,而且……”

杨方雅白了宋嵩阳一眼,道:“画意可是我准备给你做媳妇,给我做女儿的,怎么能许了魏王世子。”

这一腔话说得无比自然,却把宋嵩阳吓了一跳。

他不由想到了之前杨方雅非让他早点准备,好去接江画意,临走时还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要好好上心……

“母亲,你这是乱点什么鸳鸯谱?对表妹我只有兄妹之情,没半分其它心思啊。”

杨方雅看了他一眼,“什么兄妹之情?平日里还当你机敏,这事儿却犯糊涂了。”

宋嵩阳有些难以置信,“母亲,你不是真的想让表妹当我妻子吧?她……”

杨方雅似乎是觉得宋嵩阳见识浅薄:“本朝表兄妹结为连理亲上加亲的事还少么?何况画意她其实……”

她突然想起什么,改口道,“其实若你姑母还在,也是同意她嫁于你为妻的。何况画意今后回了将军府,总归不踏实,还是接到侯府好,最好啊,是做了我的儿媳妇,我和你祖父祖母就彻底放心了。”

“定北侯府虽然人丁稀薄,但府里没有内宅院里的腌臜事情,画意便是未来的女主人,没有人敢不敬着她……”

见宋嵩阳的表情已经由惊吓转变成了惊恐,杨方雅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停下来瞪了一眼。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觉得画意不够当你的媳妇?”

别看杨方雅平时温温柔柔的,在下人面前向来都是和蔼可亲的模样,但宋嵩阳却是怕极了她。

因为杨方雅一开口,那便是停不下来了。

而且句句都叫人接都接不上。

斟酌了片刻,宋嵩阳才开口道:“表妹自然不是什么豺狼虎豹,只是谈婚论嫁,向来讲究你情我愿,母亲怎知表妹也是这个意思?”

宋嵩阳本是想让母亲歇一歇,好停止这强拉红线的想法,却见杨方雅想了想,若有所思:“此事是该问问画意,我们现在便去。”

“这……母亲,表妹才回府没多久,还是让她多休息休息……”

“你说得对。”

杨方雅点了点头,转身看向了一旁的大丫鬟碧玉:“去把我房里新得的那瓶安神香拿来,我拿去给画意。”

宋嵩阳自己挖的坑,哭着也只能跳下去。

借着方便的机会悄悄使唤了身边的一个小厮去先通知江画意,才回去继续一脸忐忑地站在杨方雅身旁。

这厢,江画意正在榻上看书。

江画意没什么吩咐,这院子里的事情杨方雅事先又都打点好了,不需要再做点什么,墨色和冬灵两个便在一旁绣起了帕子。

冬灵的女红不怎么好,因此墨色便差不多都是在教冬灵怎么绣,好在冬灵为人聪明伶俐,墨色绣一遍,冬灵便也能跟着绣出个大致的样子。

只是这针脚和速度有些不敢恭维,卖相也差了些。

冬灵绣完了一枝。

江画意看了一眼,冬灵还以为她最多就说几句话就成了,没想到江画意亲自教了起来。

她女红极好,绣了一朵,栩栩如生仿若就开在眼前一样。

“姑娘真厉害。”

冬灵忍不住赞道,江画意笑了笑,又说了几句技巧,却有丫鬟来传话,说是小侯爷身边的小厮向煜有事求见。

墨色和冬灵对视了一眼,江画意抿了抿唇,道:“请他进来吧。”

“大小姐安好。”

向煜一进屋便行了一礼,颇为规矩。

江画意点了点头,墨色方才问道:“不知小侯爷可是有什么事情?”

向煜抬头看了墨色和冬灵两个一眼,江画意会意,笑道:“无碍,她们俩都是我的人,你想说什么便说吧。”

向煜点了点头,然后道:“少爷吩咐,说是一会儿若是夫人来了问什么说什么,大小姐不必当真。”

墨色送向煜离开回来,江画意正思考宋嵩阳让小厮带过来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又有丫鬟来报说是侯夫人和小侯爷一到来探望了。

江画意露出笑容,起身相迎,墨色和冬灵也跟了出去。

小说《画堂春:夫人,侯爷他又病了》 第七章 天赋异禀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