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妾非良妻

更新时间:2018-09-25 10:59:59

妾非良妻 已完结

妾非良妻

来源:掌读联盟(女)作者:沉云分类:重生主角:风渺音应安言

精品小说《妾非良妻》由沉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风渺音应安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一世,她为了一个男人,斗皇后,助贤臣,拉谋士,最后他却害死了她的家人,好友,以及自己最珍爱的知己。 她饮尽毒酒,发誓若有来世,绝不入宫为妃,绝不助帝家之人! 哪知最后人算不如天算,她还是被卷入了漩涡之中,借着自己的聪慧,与视她如命的男人一起携手共创繁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风渺音莞尔,他还是这般,有恩必报,有仇必复。她站起身,“救你只是医者本心罢了,你无需太过记怀。你且安心在此处养伤,我去给你准备药膳,你先歇息一会。”

“多谢姑娘。”应安言客气的道谢。

“我姓风,名渺音,你唤我风姑娘吧。”风渺音站在门边,丢下一句话后推门而出。

应安言怔怔望着她的背影,莫名觉得这幕有些眼熟。

风渺音的医术虽还比不得游尘,但前世今生的经验相合,其实也差不远矣。在她的精心照料下,应安言的伤恢复得很快,两天后游尘回山时,他已能下床走路。游尘给他切过脉后,看了眼旁边神情讪讪的风渺音,不觉无奈,这丫头可真是舍得,竟将他珍藏的好药全给了这小子疗伤补身,莫怪他的伤好得这般快了。

又过得半月有余,应安言的身子已康复泰半。看着端着药碗出去的风渺言,他慢慢敛去了唇边的笑容。他捂住心口,眸色迷惑,为何每当与风姑娘在一块,他的心跳便会加快,甚至有种莫名的亲近感,仿佛曾与她认识多年?可他除了记得自己姓甚名谁,连家在何处,亲人是谁都一概不记得,又怎会觉得她熟悉?

待他伤势痊愈已是十余日后,他犹豫着是否该告辞下山,毕竟他在此叨扰了太久。然而,一想到离开,他心底深处便涌起浓烈的不舍。就在他犹豫不决之际,游尘将他唤到了书房。风渺音想跟进书房旁听,被游尘支使了出去。待他们出来时,游尘告诉风渺音,将收应安言为弟子。

风渺音虽不觉意外,可仍是欣喜不已。她言笑吟吟的拍了拍应安言的胳膊,“以后你可得称我大师姐了。”

应安言眉眼温润的看着她,不觉轻轻扬起唇角,“师傅说,我比你年长一岁,唤你音儿即可。”

风渺音一听便不乐意了,缠过去向游尘撒娇,应安言便看着她娇俏的模样,眸子越来越明亮。

之后,风渺音抢夺大师姐名头无果,忿忿的指使应安言去猎只獐子回来加菜。应安言也不计较明明是庆祝他加入师门,为何还得他去猎獐子,听话的出了竹林。

待他离开,游尘捋须笑看眼风渺音,“音儿,可趁了心意?”

风渺音脸颊微热,娇嗔道:“师傅,您说什么呢?”

游尘轻轻一拍她的脑袋,笑道:“你成日在为师面前夸赞他天资聪颖,心性坚毅,不就想着让为师收他为徒,好让他留在山上?”

风渺音心虚的转了转眼珠,就听游尘继续说道:“不过,为师会收他为徒,除却你待他的不同,还有一因。”

风渺音诧异看过来,“师傅,可是他有什么不凡之处?”

对于她的敏锐,游尘暗暗点头,也不隐瞒她:“与你相同,为师占算不出他的命格。”

风渺音一怔,“师傅,他的命格也诡谲难测?”

“然也。”游尘颔首,深视她一眼,“不过,为师将你二人的命盘放于一处时,却发现你二人命格相承相助,有天衍之象。故而,为师想将他留在你身边,待他日为师归去,也不至于你身边无人照护。”

他这个小徒儿,六亲缘浅,命格无轨难测。他一直想测算出她的命格,终只勉强占出,她命格贵中藏险,若能熬过命中三劫,余生将贵不可言,若未熬过,便会香消玉殒。如今应安言的出现,或是她的助益。

听着游尘语重心长的话,风渺音不禁鼻头发酸,拉住他的衣袖,哽咽道:“师傅,弟子不要其他人照顾,只要您照护弟子一辈子。”

游尘抚过她的青丝,叹息一声:“痴儿,痴儿。”其余劝慰之言,他却是未再多述。他深知她在自己面前,虽时常做小女儿娇憨依赖之态,实则心性之坚定远非常人。她并非需要他的照护,而是舍不得这份虽为师徒却胜似亲爷孙的亲情。

她来历不凡,初上山时,她便流露出对他的熟悉与亲近,对他所授一切接收之快仿佛曾经尝过一遍,有时她会与阿木说悄悄话儿,言语中带着忆异前世的口吻,诸多种种,他如何没有察觉?然而,尽管他心中已有七八分笃定,却从未向她求证,虽然他知如果问了,她必不会隐瞒他,但也没过揭开最后一层窗纸。

世间事,有时难得糊涂,不管她是何来历,有何前尘往事,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她是他寄之厚望的徒儿,视若亲孙女的徒儿!

山中一日,人间一年。

一晃眼,应安言拜入游尘门下已有两载。

这两年间,他与风渺音每日一起练武,一起学习,偶尔一起下山行医问药。尽管他仍未想起自己的身世来历,却并未沮丧遗憾或焦急。只因,在这里有师傅,有她,足矣。

他摸了摸怀中的玉簪,穿过竹林,一眼望见正在药田间忙碌的少女,眼神顿时一软,提声唤道:“音儿!”

风渺音回头,就见应安言眉眼含笑的玉立于竹林之前,一袭轻简的青衫却让他穿出了高贵清华的味道。她双眸浅浅一弯,却又冲他一瞪眼,挥了挥拳头,威胁道:“叫大师姐!”

应安言望着她在外人面前从未表露过的娇俏神态,笑意深了几分。他径自走到药田边,也不嫌弃她满手污泥,牵起她的手朝溪边走去,“师傅说了,游门不似进门先后排行,谁的本事高谁是老大。前次你败在我的机关下,自然我才是大师兄。”

风渺音闻言一阵心塞。说来,她很难不郁闷。她自诩资质不算差,又有两世经验,可居然还比不过他这个才学了一年的半调子,让她一度很是怀疑自己是否太蠢了。

不过,她也知道,要论资质,他的确比她高,要比勤奋,他也根本不遑多让,甚至比她更刻苦几分。她在她虽然有些不爽,可败在他手里也没有太难接受,只是在心底下定决心,下次定要打得他落花流水,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撇撇嘴,风渺音决定不与他计较,任他汲水给她净手,浑然未觉这般亲昵有何不妥。“今日下山可有何趣事?”

应安言仔细的给她洗去手上的污泥,慢条斯理的道:“万寿节将至,听说东陵国派了使臣前来,不日就会途经邑城,如今城中正准备迎接东陵使臣,很是热闹。”

风渺音闻言眸色微动。是了,前世正是这个时候东陵国使臣来访,也是那时她在毒瘴林发现了浑身是伤的应安言。这一世他提前出现,其他事却是未变,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应安言拿出帕子擦干她手上的水,牵着她坐到树荫下,“过两日,城中有赏灯节,我带……”

话音未完,游尘从竹屋中走出,二人忙起身走过去,“师傅。”

游尘点点头,看向风渺音,“音儿,你准备一下,明日回京。”

“回京?”风渺音一怔。

游尘叹息一声,“为师方才占了一卦,你祖父寿元将至,不日或将长逝,你为风家子嗣,自当回去。”

他的话让风渺音有些恍惚,隐约想起,前世时,祖父的确是在这一年祭风节的前日过逝的,而她那时未能赶回去,以致祖母因此对她生出了嫌隙。

四年未归,她其实并未有多想念家中亲人,但一时间想到那位记忆中严厉无比却也会关心她的祖父,心间仍不免乏过一丝酸楚与伤感。

看着她怔忡的神色,应安言不由握紧她的手,满目关切的望住她。游尘则又对他道:“安言,此次你陪音儿一同回京。”

“是,师傅。”应安言自无不应。

半晌,风渺音才回过神,张了张嘴,却不知自己想说什么,终是抿住唇瓣,任由应安言将她牵回房收拾行囊。

次日一早,二人辞别游尘,下山租了辆马车,驾车朝京城方向赶去。

邑城至京城约一个月时间,而离祭风节还有二十余日,好在若是快马加鞭,这些时间还是足够的。应安言并不识路,风渺音便随他坐在车辕上,一个驾车,一个指路,便是中途都极少停下歇息。

这般昼行夜继,很快半月过去,距京城已不足百里,一日半日便能赶到。二人一路餐风露宿,片刻不停的赶路,生生将时间缩短了一半,人也因而颇为狼狈,故而在途经卢城时,便准备入城歇整一晚。

别看二人穿着朴素,实则并不差钱。游尘虽为隐士,却是身家极厚,此番出行给他们准备了丰厚的银钱,便是不想他们在途中苛待了自己。

二人在城中寻了间干净的客栈,各自回房梳洗一番后,方下楼准备用点膳食。二人本就生得不俗,气质也分外出众,虽则穿戴平平,但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出的矜贵根本掩饰不住,一下楼便引起楼下食客的侧目。二人恍若未觉,径自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应安言点了几道符合风渺音口味的膳食,柔声道:“用完膳可要出去逛一逛?”

风渺音想了想,“我记得卢城有几种不错的特色小食,不若带点回去给师傅尝尝。”说着,她又有些挂念的嘀咕,“也不知师傅独自在山上可还习惯,阿木出了故障我还未修好,也无法给师傅端茶倒水打扫屋子……”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