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木槿花开畏日长

更新时间:2019-12-01 16:35:58

木槿花开畏日长 已完结

木槿花开畏日长

来源:追书云作者:龙卷不是风分类:言情主角:景易知安木槿

小说主角是景易知安木槿的书名叫《木槿花开畏日长》,本小说的作者是龙卷不是风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景易知谋划了一切,却没算到自己的心。他以为安木槿对他来说,只是可以利用的棋子,却没想到落子生悔,差点痛失此生挚爱。安木槿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爱上了景易知。她以为景易知对她来说,是可以避风的港湾,却没想到所有的痛苦都是拜他所赐。“你曾说要护我一世周全,可后来的千难万阻都是你给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木槿也试图找过,面试时每家公司都很满意,只要一查档案,就变了张脸,还有人因为她做过的事直接出言责骂。

“下周一,去我公司报道。”

没耐心等她憋出一句完整的话,景易知直接下了命令,他必须尽快让安木槿进入公司。

景易知转身要走,安木槿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吃惊地看他,“景先生,您刚刚说什么?”

景易知抽回胳膊,“同样的话我不喜欢说第二次,看你整天到处乱闯祸,我可不想媒体报道我的女朋友是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

冷着脸说完,景易知往停车场走去,安木槿一路上小跑着,努力跟上他飞快的步伐。

到了车前,安木槿犹豫着,想找个借口开溜,景易知径直拉开副驾驶一边的门,冷声道:“上车。”

安木槿不敢拒绝,景易知一言不发地开着车。

在密闭的空间里,安木槿觉得身边人带来的压迫感更重,她悄悄打量,景易知的侧脸线条分明,刻着两个字:冷漠。

和景易知签订契约后,安木槿上网搜了他的资料,除了她以前就知道的,还发现一件事。

景易知现在名义上的母亲沈慧,其实是他的继母,他的亲生母亲在很多年前被曝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景易知的父亲景绍江身体欠佳,如今真正掌管恒世集团的是沈慧。

后妈与继子,一个是母公司恒世的总裁,一个是子公司景石的领导人,沈慧和景易知的关系一直都是剑拔弩张。

可能是从小缺乏母爱的缘故,景易知的脾气才会这样阴晴不定吧,安木槿想,小时候她因为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很敏感自卑,是爸妈这么多年的呵护才让她变得开朗很多。

可惜自己因为一段无知的感情,辜负了他们的栽培。

转眼,已经到了安木槿家的小区门前,景易知开的是宾利的越野车型,破旧的小区门还没景易知的车高,他不满地皱着眉头。

安木槿眼中闪过一丝歉意,动作迅捷地下车,“谢谢景先生,从明天起,我出门时会特别注意形象的,绝对不给您再添麻烦。”

看她听话的样子,景易知似乎很受用,勾了勾嘴角,甩下一句话后驱车离去。

在漫天的尘土中,安木槿呆愣站着,耳边依旧回荡着他清冷的声音:“看来我摸得挺准。”

景易知的意思是,那天办事时把她全身摸了个遍,才能准确知道她衣服的尺寸?

那鞋子的码数呢,也是摸出来的?

这算什么,盲人摸象?仙人摸骨?

安木槿脑子里乱成一团,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靠着身体的直觉回到家。

一开门,安康安乐跑跳着冲上来,一人一边抱住安木槿的腿,安康开心地喊:“姐姐,爸爸妈妈说晚上去外面吃饭!”

安乐灿烂笑着,跟着用力地点了点头。

安万里从卧室走出,眼角的皱纹间也都是喜色,“木槿,快去换衣服,为了庆祝你找到工作,咱们今天下馆子!”

之前,为了攒医药费和手术费,去餐厅吃饭对于安家人来说是很奢侈的事。

安木槿有些意外,“爸,您怎么知道我要开始上班了?”

还未等安万里开口,姚丹走到客厅,拉着安木槿的手,“是你老板打电话告诉我们的呀,之前你说有人买了你的设计作品,也是这个大老板吧?”

安木槿心提了起来,紧张地问:“是……是啊,您问他来着?”

姚丹喜笑着点头,“老板夸你作品特别好,说话也很客气,听声音也是个年轻人,他特地打电话通知,该不会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吧?”

“哪有。”

看着全家人探究的目光,安木槿有些不安地否认道。

“爸妈,我肚子饿了,咱们快吃饭去吧。”

安家父母领着安康安乐在前面走,安木槿跟在他们身后,心事重重,幸好家里没有电视,父母忙着工作,也顾不上看新闻,不然所有的事堆在一起,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景易知为何亲自打电话通知,安木槿有些不明白。

为了让自己的父母感谢他?景易知还没闲到这份上吧。

为了提醒自己他掌握了安家人的信息,让她不要有欠钱跑路的想法?很有可能。

安木槿一下想通了,景易知这个人看起来内敛含蓄,切开来看,里面都是黑的,就像今天那句话,根本就是在故意捉弄她。

景石公司,正在处理公务的景易知打了个喷嚏,王特助走进办公室,递给他一杯热茶,“老板,听说您最近都在熬夜加班,要多注意身体。”

景易知端起茶尝了一口,温度正好,他抬头问道:“家里的事都处理好了?”

一周前,王特助老家来消息说他的干奶奶快不行了,知道情况后,景易知直接批了假,没有期限,让他安顿好再回来就可以。

王特助点点头,“赶上了最后一面,老人家走得很安详,我陪父母打点完葬礼就回来了。”

说着说着,他眼眶又有些湿润,景易知看他悲伤的神情,忍不住道出心中的疑惑:“血缘关系真的没那么重要?”

联想到安木槿说为了家人什么都愿意做,景易知没办法理解这种特殊的情感联结。

母亲抛下他不知去向,而父亲没过几年又另娶了新欢,之后他出国留学,回来之后也不曾回老宅吃过一顿饭,体内流淌着同样血液的家人尚且疏离至此,为什么本是陌生人的他们,反而却情深意重?

王特助是从恒世集团调来的,景家的情况他很清楚。

他看了看正在沉思的景易知,意味深长地回道:“不管有没有血缘,父母都会想尽办法把最好的给自己的儿女,也许有时候他们不擅长表达,但孩子永远都是父母的软肋,是他们心中最深的牵挂。”

听出王特助话里有话,景易知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郁,他转了话题:“安木槿的职位安排好了?”

小说《木槿花开畏日长》 第8章 血缘亲情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古装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历史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