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女掌事

更新时间:2019-11-30 16:34:20

女掌事 连载中

女掌事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虹藏九分类:言情主角:沈清笛崔兰溪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女掌事》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虹藏九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女扮男装的沈清笛自愿入九王府,与半身不遂又脾气火爆的崔兰溪相依为命。府上揭不开锅,她独自担起担子,赚钱养王爷,王爷有病,她自学医术诊治。崔兰溪不中用,就由沈清笛来保护他。此处无财无宝,更没有人了解她到底图的什么。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阴雨绵绵的蛮荒之地,她图的不过是个遮风挡雨的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锁了厨房的门,打着哈欠沿着抄手游廊往北屋走,经过崔兰溪那间房时,见房内烛火未灭,他有读书的习惯,白日就见床上有两本书在。

越过窗户,崔兰溪感觉到窗外有人,两者对视片刻,阿笛朝他摇手:“王爷你还不睡么?”

他从鼻孔冷哼一声:“成日吃了睡睡了吃,你当本王是猪?”

阿笛背着手从外踱步进来,轻轻摇晃着脑袋:“你猜我方才抓住什么东西了?”

“什么?”

“五只竹鼠!”

五个手指头在他眼前晃,他问:“怎么又有?”

“也是怪了,咱们府里总有竹鼠,按理来说,那东西不该出现在家里的,那是山上的东西。”

阿笛嘀咕几句,崔兰溪忽地警惕道:“晚上睡觉记得关好门窗,要小心了。”

“什么?”

阿笛不解。

“先前随我一道来的那些人全死了,死的不明不白,这宅子有煞气,听你说厨房总是出现竹鼠,本王觉得并不寻常。”

崔兰溪说。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低沉而诡异,处处透着寒气,府上死了十几个人,这种怪事在夜里提及,是个人都会觉得恐惧。

阿笛觉得后边阴森森,朝崔兰溪走近了些,问:“王爷住了这么久,可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崔兰溪摇头:“我一直躺在床上,鲜少出去走动,那些人死后都不曾去看一眼,嬷嬷倒是料理了他们的后事,据说尸体都拉到乱葬岗去扔了,也没请大夫查验,具体死因不得而知,反正所有人都是眼睛充血,面露青筋,口吐白沫,没什么差别。”

“王爷,你怕不怕?”

阿笛问。

“命不由己,怎么死不是死,有何好怕的。倒是你,初来乍到,想活命的话,现在走还来得及。”

崔兰溪说。

他的眼珠子悄悄往阿笛身上溜过去,观察这厮的反应,有点做贼心虚的味道。

阿笛背着手在原地转圈,好像在思考这件事,说:“王爷,你若是出事,门口两个护卫会不会出现保护你?你若死了,圣上会怪罪他们么?”

“哈?”

崔兰溪冷笑道:“门口那两个一看我死了,会迅速上报朝廷,我哥哥巴不得我死在这个穷乡僻壤,他们不会救我。”

这就对了,阿贵和小林子总是劝阿笛离开这里,原是巴不得九王爷早点死,王爷死了,这兄弟俩便可以打道回府,回帝都继续过好日子。

阿笛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扣在一处,按了按,下了决心:“既然他们不管你,也没办法了,今夜我给王爷守着,你且安心睡,我就在门外,有任何事,你叫我一句。”

崔兰溪手里的书没端稳,落在床上。

床上铺的是旧被褥,他身上盖的是新买的棉花,枕头被套全是新洗,再也不似昨日那般肮脏邋遢。

“阿笛,你保护不了本王。”

王爷说。

“府里只有我一个下人,我便是王爷的厨子、仆从、护卫,我会耍一些刀,今夜你别怕,有我守着你。”

一人身兼数职,忠心耿耿,不似说谎。

崔兰溪目睹他把嬷嬷房里的两条长凳端到自己门口来,床板也搬过来,铺盖也搬来,枕边搁着一把镰刀,阿笛合衣上床。

崔兰溪吹了蜡烛,听着阿笛的呼吸声,不确定他到底睡着了没有。

子时刚过,屋外秋虫陡然消声,崔兰溪睁着眼睛望向面前的窗户,耳朵捕捉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在地上拖行。

那个声音绕着北屋转悠,统共转了三圈,最后声音不见了,崔兰溪心知它没走,声音停留的地方正是窗户外,那个东西就站在窗外。

他摸索着从枕头底下拔出银制的小刀,缓慢起身,够着了阿笛给他做的拐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

此刻门外睡着的阿笛也起了身,阿笛的眼珠子亮晶晶的,他没有睡着。

屋门是关闭的,他拎着镰刀快速走到崔兰溪面前,低声道:“王爷别动,我去窗边看看。”

“你小心。”

“嗯。”

阿笛踮起脚尖来到窗户边,透过破洞的纸窗户往外看,外头月光明亮,天井边里的水井好似一个打开的黑漆漆的没有眼白的瞳孔。

三面都是房子,正前面的影壁泛着白光,院子里没有人的踪迹,甚至连只小动物都没有。

他早就察觉,这座宅子里好像没有寻常人家家里都有的大老鼠。

四处都看不太清,他想开门出去看看,被崔兰溪拦住。

黑暗中,崔兰溪压低了声音对他讲:“夜里太黑,你没有优势,等到天亮再出去。”

阿笛忍住自己的冲动,便在崔兰溪房里坐了一晚,崔兰溪合衣浅眠,远处传来鸡鸣之声,一丝曙光从天际穿透而来,落在天井里,阿笛立刻拎着镰刀出门去了。

幽暗的天井之中静悄悄,什么都没有,昨夜那东西好像在窗外停留了一个时辰,来回绕圈,就是进不去自己的屋子,难道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它的脚步?

阿笛静静立在崔兰溪的窗户外,平视前方,崔兰溪拄着拐杖立在里头,与他对视。

阿笛硕大的眼睛慢慢往地上看去,窗户前长了几株草,秋日里还是绿色的,并未凋谢。

这是什么草?

他俯身嗅了一口奇异的香气,摘了一片叶子下来,搁在手心观察,崔兰溪拄着拐杖走出来,看见窗台底下的几株草,这些草只有北屋周围才有,秋日也不凋谢,他不禁开口:“那是一种能避蛇的草,若是没猜错,昨夜在屋子前溜达的,是一条大蛇。”

蛇!

阿笛想起那种又长又滑还吐着信子的动物,手跟着抖了一下。

“府上怎会有大蛇出没,这里可是什么吃的都没有。”

“本王来此之前,宅子一直是荒弃的状态,正是因为长久无人居住,这才招引来那些东西。许是它痛恨我们鸠占鹊巢,这才要赶尽杀绝。”

“这样么?若真的是蛇,厨房里出现的竹鼠便是它的食物,它会不会特意上山捕猎,把竹鼠都赶到了厨房里,准备一网打尽?若是这样就说得通了。蛇也成精了,厉害。”

阿笛收了镰刀,去往厨房,进门前还左顾右盼,就怕蛇偷袭,见房梁上的几只竹鼠还好好地活着,他就放心了,地上有蛇游过的痕迹,大蛇从地板爬上了灶台,估计想吃着房梁上的竹鼠,却够不着,还苦恼了一阵。

他四下搜寻一圈,没发现蛇的去向,便把竹鼠放下来,今儿先把这几只小东西给收拾了,拿去集市上一卖,换点闲钱备置点东西,回来再想办法解决家里的蛇患。

小说《女掌事》 第8章 蛇患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百合小说
  3. 未来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