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纵横大陆

更新时间:2019-11-30 16:15:51

纵横大陆 已完结

纵横大陆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玉少爷分类:玄幻主角:许天晴埃德蒙

主角是许天晴埃德蒙的书名叫《纵横大陆》,本小说的作者是玉少爷创作的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许天晴暗暗好笑,看这自称埃德蒙的样子装得还真象,不过这导演也是的,连晚上也不放过,一点时间也不给大家休息。一场游戏的战斗与争夺,中间又发生了什么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我就属于他们其中的一员——亚拉在平时就是这样跟我说的,我想现在应该是兑现的时候了。

野蛮的、绿皮肤的兽人是魔兽争霸世界中生活最广泛的种族。他们世代生活在地狱般的德拉诺大陆,通过黑暗之门来到了洛丹伦大陆,并与人类交战。

兽人是勇猛和无知的典型,对其他种族毫无人道和怜悯可言。虽然只有少数兽人意识到这一点,但兽人的确曾经在德拉诺大陆上建立了崇尚萨满教的高贵社会体系。骄傲的兽人部落被燃烧军团引诱而成为他们入侵艾泽拉斯大陆的爪牙。直到近几年,兽人才开始渐渐摆脱恶魔的引诱,重新回归他们纵横大陆的传统。而人类就是他们目前最大的障碍。

我无法去想象一个我从没见过的种族,只有在同伴的介绍下我才略微的了解到一点个真实不一样才的种族,那是我只有在游戏中才见到的怪兽,希望他们不会真的让我去面对。

只他面对面的去面对他们,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力量。也让知道我见到游戏中的恐怖。

当我站到城墙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已经和我那个世界没有任何关系了,眼前的情景是地球人任何一个导演也无法编排出来的,更让我深深的感觉到我是活生生的存在,眼前的一切都不是梦幻。

无数的火把点起一个奇异的世界,无数人不像**不像兽的东西站在一起,将身上那绿皮肤的兽人照得表露无疑,更让不能接受的是他们真的存在,这一刻就站在我的面前,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的自然,没有丝毫被装扮的感觉。

如果这真的只是一场电影的场面,那他带给人眼球的震撼也太大了。

我不知道在面对这些恐怖的情景下我是怎么站住的,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象现在这样震撼过,我情愿我活在梦幻之中。这样的我还能保持一份平静的心去欣赏他们。

看不到边的火把点起了一个兽人的童话,而我们——人类,就站他高高的城墙上和他们对峙。做为人类中的一员,我已经没法感觉到呼吸的意义,也许死亡更来得实际一些。

我现在所能想到的只他死亡,那种兽人是勇猛和无知只能让我感觉到生命的无意义,把刀的手已经在颤抖,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一把刀,而不是其他的长兵器,面对兽人发力量,我才知道为什么所有看见我选择刀都会露出惊讶的神情,因为那根本就是去送死无疑。

龙吟此刻就握在我的手中,似乎已经感受到了我的害怕,又或是不可抗拒,也在微微的叹息——我就记忆听到叹息,那是无奈的。

“卑微的人类,面对大陆上最强壮最伟大的兽人,你们还能有什么作为呢?阿胡拉玛多大要塞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脚步的高低,要是还有一丝自知自明的话,就赶紧让出来,让大陆上最强大的兽人来主宰!”一个深绿色皮肤的高个子正站在城墙前喋喋不休。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来自非人类的言语,在我听来是那么的刺耳,仿佛就像两块金属不在住的撞击,给人非常不愉快的感觉,我不知道是不是所以的兽人说话的声音都是这样的,但我却愿意看一个个的试验。

他除了高大的身材之外,给人最好的感觉就是力量,那**出来的地方绝对给人以视觉的冲击,那是人类所不能永远的力量——兽人们天生的财富。

可怜的人类只有通过不断的学习来改变自己,与其他种族的不同,人类的基本生活由变迁和竞争组成。因而,人类热衷于建立强大的帝国,并钻研高深的科技和神奇的魔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人类帝国扩展的速度极快。

总的来说,人类高度评价美德和荣誉,并且在自身安全受到威胁时与黑暗力量进行不屈的战斗。在神圣的光明力量的帮助下,人类同兽人族进行了艰苦绝卓的战斗。但是,同时他们也遭受了极大的痛苦。人类的国度建立在科技的基础上。他们改变自己身边的环境,以使用铠甲、武器、机械、驯养动物等各种方式来让他们先进的科技发挥作用。

但象我这样什么也不会的——人类最普通不过的兵员来说,遇上兽人天生的强壮,能走的路就只有一条——死亡!

技能和魔法,人类的根,我一样也不会。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亚拉的意思,而维桑的斗气更是让我羡慕不已,那可是保命的本钱啊!

兽人的长像实在不敢恭维,就我前面站立数十万的兽人来说吧,随便从其中拉出一人来,和人类相比较,任谁都成了帅哥美眉了。而要是放到我的那个世界,我想所有的人都有了骄傲的本钱,那是人吗?只能算得上长得有点像罢了,也不能太强求人家了,毕竟人家能长成现在这模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站在阿胡拉玛多大要塞城墙上的埃德蒙上校开口了,本来他的声音也不敢令人恭维,但和前面的那兽人的破嗓子就好得太多了:“伟大的人类已经在这片大陆生存了百万年,我们从来没有想象过去征服其他的种族,包括你们兽人。人类每天的战争都是在为保卫自己而战,我们不去侵略任何人,当我们拿起武器的时候,面对我们的就只剩下了失败,难道你们还要继续下去么?”

“既然是你们的执迷不悟,剩下的也只有我们兽人的光荣!”说话的那名兽人将领在挥手间,身后的兽人纷纷让开,接下来我就看到了我们人类文明的遗落和扭曲——巨大的投石车在高大兽人的努力下缓缓矗立到了城墙的对面,几乎和城墙有一样的高度,那带给人的震撼绝对不是可以用言语来表达出来。四野除了投石车外就只剩下人类的渺小了,站在那面前不啻面对高山深渊。

兽人的投石车是攻城战中的主力,它可以投出杀伤力巨大的石块打击远处的目标,所以它向来是人类部队的噩梦。虽然投石车需要一小队的兽人来操作,但这丝毫没有动摇它作为兽人部队中最佳攻城武器的地位。

埃德蒙上校面目变得严肃而沉默,说实在的面对面的面对兽人他并不害怕,可是站在巨大的破坏面前,他不敢想象阿胡拉玛多大要塞能支持几天,到时候城中的平民面受的将是毫无人道屠杀,按是任何一个种族都无法接受的噩梦。

“人类是自由是任何一个种族都夺不去的美德和荣誉,它将永远的照耀着我们人类,即使他曾经被颠覆过!……”埃德蒙上校的言辞慷慨而激昂,只是面对这么一班大块头却没有丝毫的说服力,因为就在埃德蒙上校说到第二句话的时候,巨大的石块就已经夹杂着呼啸声飞向了城头,他们已经没有耐心去聆听埃德蒙上校的言辞。

正式的战争就这样拉开了序幕,这也是我在洛丹伦大陆经历的第一场战争——悲壮而曲折。

兽人围城的大军,不计后勤支援的人数,总兵力达三十万多人,以步兵为主,这只是兽人一时间召集的部分力量,把整个阿胡拉玛多大要塞重重布阵困着。

城市大别作两类:凡居于高处或背靠山岭、又有良好水源的城堡叫“雄城”,非常难被攻克;凡居于低处,或两山之间,又或背靠谷地,水草不盛的叫“牝城”,只要有足够力量,一攻便破。

阿胡拉玛多大要塞便是典型的“雄城”,起初建城时人类就已经希望作为通向艾泽拉斯大陆的一能坚守的据点,现在那时设想的情况真的出现了,做为一重守一方的要塞,阿胡拉玛多所承受的重量远远不只的是一座重城那么简单。他是连接艾泽拉斯大陆和洛丹伦大陆的通道,无论是对人类来说还是对兽人,他的意义都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而居住在其中的数十万人的居民,更是坚守作为北方重镇的第一道防线。

所以兽人亦不想仓卒攻城,免得元气大伤,初时还以为堡内人手和粮草均有问题,这时看到城墙上士气如虹,才知道大错特错。

本来人类的将领均支持长期抵御的策略,以达到后期支援的目的。因为以现在的实力看来人类还远远不是兽人的对手。

岂知那兽人将领只一句话便开始攻城,实在让众人措手不及。那兽人将领更是一刻也等不了,下令强攻。

作为标准的防御城镇,阿胡拉玛多的形式均是依当时最严格的标准建成,坚实严固。城墙又厚又高,足可抵挡敌人的仰攻、攀登和撞击,护城河既深且阔,城墙上又有精锐且士气如虹人类战士,所以纵然兽人的部队在人数上多了十多倍,仍没有破城的把握,唯一的优点,就是兽人后援无穷,而人类则是被困在了其中,足以支持他们打一场消耗战,就要看人类是支援什么时候到了。

人类他们虽有城墙之阻,但储存的物资粮食所剩并不是很多,一时间要养上这么大的数量的军队,对于只是一个小镇的阿胡拉玛多来说,仍是艰难了一点。不过他们的目的只是要守上一段时间,以等待援军的到来,所以面对兽人数量巨大的部队来说仍没有太大的压力,只要过了这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我看着举起护盾,阵容鼎盛,不住迫近的兽人,皱眉向站在我身边的亚拉问道:“为何他们不把护城河的水源截断,不用涉水过河那么麻烦?就算他们用投石车破坏了城墙的建筑也不可能进来啊?”

亚拉摇头道:“我们这条是活河,不用引进河水,因为壕底有泉水喷出,想截断也不可以。”

我大是恍然,这是经一事长一智了。

另一边的维桑伸过头来道:“破解之法,是开凿支流,把河水引走,但那最少要十多天的时间才成,兽人一向以量力著称,我想他们在破坏了城墙之后必会大举进攻,以步兵为住填埋护城河,方便攻城。”

我感觉奇怪道:“那现在下面的兽人岂非只是虚张声势?”

维桑道:“围城军最忌闷围,必须让他们有些动作,当作活动筋骨也好,当作操练也好,只有如此才能保持士气。”

我看看维桑,没想到这家伙对打战倒是很有一手,那绝对是在战争中锻炼出来的,比任何书本都要有用。忽然明白,在战争中,人的心理因素绝不可忽略,古今中外。

看着下面的兽人军队蓦地一声发喊,持盾冲前,直冲到城河对岸处,蹲了下来,躲在盾后,数千弩箭手,随后冲至,躲在盾牌手后,举弩发射,一时漫天箭雨往墙上洒来。而巨大的投石车更是夹杂着巨大的石块砸向城墙,一毁坏便是一段倒塌。让人看着心惊肉跳。

眼前的一切容让我生出真实的感觉,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可是站在这危墙之上,我忽然真切的感觉到了生命的残忍,脆弱。也许就在下一秒也就会被这飞啸而来的石块砸地粉碎,不会留下一点渣滓,但也更让我生出生命可贵的一面。

埃德蒙上校大声传令,乌家战士全躲到城垛之后,不用还击。面对漫天而来到的石块,小巧的人们只能保持沉默,那绝不是人类能以区区身躯所能抵挡的。

第九队的队长斯多葛以比那兽人军官更大的声音喝道:“准备沙石!灭火队准备。”

话犹未已,兽人阵中再冲出一队二千多的火器兵,以燃着的火箭,往城墙射来。燃燃而起的火焰烧红了半边的天空,让阿胡拉玛多变成了一座不夜之城。

攻城战终于拉开序幕。

双方各以矢石火器互相攻击,外墙和城头均有撞击和火灼的累累痕迹,但都只是表面伤痕,不损结构,只是投石车的巨大破坏力才让城墙受到致命的威胁。

人类的战士居高临下,矢石充足,不断的有人轮流修复被毁坏的城墙,防止兽人的突然从中进来。偶尔有极少的兽人冲将进来,也被矗立在周围的防御塔射杀殆尽。整个城墙守得固若金汤,伤亡极少,而兽人几个时辰下来,已伤亡了千多人,可谓损伤惨重。

站在城墙前的兽人将领见过了这么长时间仍没有拿下阿胡拉玛多,愤怒的声音再次传变整个墙上:“卑微的人类,快为你们的明天祈祷吧,我将指引你们的归去,来去的路上只等着你们的死亡,愿你们怜悯于此,放弃和最伟大的兽人对抗吧!”

直到此刻,兽人发将领们仍不理解人类为何能如此坚强的守住这样一座小小的城镇而不被攻破,那是让人最不思意的。

埃德蒙上校洪亮的声音也缓缓传来:“人类是自由将永远照耀着整个大陆的上空,为光荣,美德和荣誉,我们将选择战斗,永远的战斗下去!”

维桑指着城墙下面的那兽人将领恨恨的向我道:“那家伙竟是一名巫师,还好他只的感知级的,不然的话,只他一人就可以破坏整个城墙的防御。”

我奇怪道:“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是巫师?”我记得我以前玩游戏的时候只知道巫师是不死族的,怎么这里又冒出一个巫师?

维桑愕然看向我,惊讶道:“你难道不知道?他是一名法师!一般兽人选择做战士的比较多,看见一个法师还是很难得的!”

我更是惊讶,也顾不得尝墙上的硝烟,问道:“它们有什么区别么?”

维桑看了看底下,见两边人仍只的在拉锯战,点头道:“无论你以后选择什么力量还的魔法,它们都有十个阶段的过程,分成的分别是……。”

维桑的话被飞啸而来的少块阻挡住了,我一个字也没听清楚,跟着便听见埃德蒙上校大叫道:“大家注意了!”接着便是‘轰’的一声,我看见无数的战友跌下城墙,又有无数的人推过石料来填补缺口。

我和维桑都爬在城墙上,狼狈不堪。亚拉更是倒霉连脑袋都被砸破了,鲜血正不住的流下。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死亡离我如此之近,连手上的龙吟都在颤抖:“我我…你没事吧?”我哆嗦着说。

亚拉一抹脑袋上的鲜血,哼也不哼一声道答道:“这算什么?”扬起手手的长戟大叫道:“正恨不得下城去跟他们拼了!”

我看看城墙底下无数的绿皮说什么也生不住下城的勇气,再看维桑也是握紧了手中的大锤,似乎就要冲下去。

小说《纵横大陆》 第五章 兵临城下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重生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