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萱花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9-11-28 11:03:16

萱花的往事 连载中

萱花的往事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我真的在修仙分类:奇幻主角:尤里西塔图

小说主角是尤里西塔图的书名叫《萱花的往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我真的在修仙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科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泽尼尔人曾经在灾厄中流离失所数千年,诅咒笼罩在整个种族上空。直到英雄降临,直到皇帝仗剑,开拓的誓言回响在山崖与平原间。时至今日,他们已经建立了伟大的帝国,以及这梦幻中的壮美城池。只是,在历史不为人知的夹缝中,梦魇般的恶意与神魔的力量交织。两个灵魂在回忆着辉煌而青涩的过往,期待着一个完满的结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每一个见过苍云垂变之山的人,都毕生无法忘怀那种震撼。

这世上有很多鬼斧神工的奇观,有很多先人留下的“神迹”,有无数人见证过那些自然或非自然的伟大景象。但没有任何一个,能与苍云垂变之山相比。

那是真实意义上的支撑天地,是神存在于世的证明。

无法用距离测量的高度,无法用法术窥探的云幕,如果足够幸运,还能亲眼目睹云幕被风吹散一角,龙神振翼的身影一闪即逝。

它亘古伫立,标定了天地的方位。它高于时空,这个世界的子民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看到它。

尤里西塔将目光投过去,那座撑天之山立刻回应以磅礴的身影。

这一刻,尤里西塔仿佛领悟了什么,苍云垂变之山带来了某种知识,某种真理。

但感觉稍纵即逝,只余见证神迹的震撼。

不远处的图没有被盖乌斯指点着看到苍云垂变之山,但他仍然沉浸在天地壮阔的景象里。

夕阳的光辉把海潮般的金色赐予这个世界,这比黄金更可贵,比神明更伟大的可爱世界。

盖乌斯是会飞的,他已经见了太多次高空的绝景,有些见怪不怪了。但他永远记得第一次划过天空,第一次好好看这广大世界时的震撼与惊艳。

就是那一次,他诞生了一个梦想。

他想要看这世界在未来的样子,想看山海变迁、文明兴盛之后的那个世界。想要所有的智慧生命也能看到那个世界。

如此可爱的世界,怎么能不去看呢?

虽然那个无比慷慨的梦,在一周多之前被狠狠地挫败了。

但火焰不会轻易燃尽,余烬里总是蕴藏着火种。那个火种,已经被年少的西泽尔在那一晚隔着夜幕交给了盖乌斯。

那个火种仍在他胸膛里蓬勃跳动。

他面向夕阳,任由金色的光芒洒了一身。

半龙形态的他鳞角峥嵘,沐浴金色之后,仿在燃烧。

*******

图学得很快,不过几个小时的训练,他已经像是个老练的骑手了。刚刚那冲天而飞的一回体验,仿佛打开了他某种开关。现在看到他策马小跑的样子,居然颇有几分矫健飒爽的感觉。

就是还不太会分心制造元素隔断,他那身衣服已经烧得看不出原样了。

盖乌斯让他在地行龙群间来回跑,以便这些地行龙熟悉它们将来的老大,另一方面约束它们的队形,防止掉队。他认为这一幕很有大将风范,但盖乌斯觉得是很有牧羊犬风范。

其时夕阳已沉,但天上的光芒还没有完全消失,森林被掩盖在很浓的阴影里。一部分学者认为,这个时间里正面力量与负面力量在冲突交替,且后者胜过前者,魔兽们体内的元素收到这种影响,会让它们更加躁动,容易攻击别的生物。以往猎人们在这个时间到来之前就已扎营生火,或者用祭司们制作的符咒来生成结界。但今天,图完全不担心魔兽的袭击。

因为他们就是现在森林里最强的魔兽群,而他是魔兽之王!

盖乌斯这种控制不了的力量不算在内。

而这位“控制不了的力量”现在和尤里西塔坐在一条体型比较大的地行龙上,随着这个生物的前进而轻微摇晃着。

这次归途可没法像来时一样全程用法术赶路,他们的速度就是地行龙的爬行速度,甚至更慢一些。根据图的估计,他们最快在明天下午抵达,这还是地行龙们完全不用休息的情况。

尤里西塔背靠着盖乌斯的膝盖,他的铠甲,或者说鳞片,是热的,就像炎季在太阳下晒了很久的石头,很舒服。她今天目睹了神的国度,苍云垂变之山所携带的那种“真理”的感觉仍然在她脑海里萦绕。这让她睡不着,尽管已经很困了,身子还暖暖的……

“盖乌斯……”

“嗯。”

“世界到底有多大?”

“龙神们都不知道这个答案。世界一直在变动,大地之下还有别的大地,大地内外还有生物,生物还分有智慧与无智慧,每一个或大或小的因素都在让世界朝不可知的方向改变。一切变化都处在无数的可能性之间,随机性无法被预测。”

盖乌斯又说让人听不懂的话了……

“龙神也不知道?可祂们不是神吗?”

盖乌斯轻笑一声:“神又如何?神不是也要建立文明,也要思考问题?神也要消耗资源,也要创造事物,这和凡人又有什么区别?凡人有办法做到和神一样的事,那为什么两者有高下之分?尤里西塔,记住,不要用‘祂’这个称呼,要用‘他’。

“这世上没有神,只有年龄不同的凡人。”

尤里西塔懵懂地点点头,其实她以前一直是用“他”的,只有今天被震撼到之后才想到要用“祂”。

图不知道什么时候策马凑了过来,他显然听到了两人的交谈,于是也加入进来:“盖乌斯,你见过龙?”

“当然。”

“他们长什么样子?”

“和我一样。”

“什么?”

“龙族可以改变自己的外表,虽然刚出生的样子是长翅膀的蜥蜴,但所有的变化都等同于本身,力量也是。”

“龙神的力量啊……有多强呢?”

“你理解‘因果律’这个概念吗?否则很难理解他们的力量。”

“呃,那是什么?”

盖乌斯捏了捏眉心,思考着说道:“你们人类施法,比如,制造一个火球。你们要先召唤火元素,构筑火球的符文,灌注火元素,这样就完了对吧?而龙族,他们说一句‘火球’,那就会直接出现一个火球,哪怕以不合理的方式出现。”

他解释完,发现图和尤里西塔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再形象点,看那边。”

盖乌斯指的是西方的天际,即将消失的阳光。

“三轮太阳,你们很熟悉。”

图和尤里西塔点头。

“最强大的龙说一句话,就可以创造出三轮太阳。”

这个例子,仍然不是很直观。太阳亘古不变地在天空之上奔行,一视同仁地照耀万物,你平时根本不会去思考它是不是很“强大”。

但如果仔细去考量,那么毫无疑问,它们强得离谱。

这一刻,图的内心深处颤栗起来。人们难以理解无法想象的东西,但他现在深深体会到了那理解之外的巨大恐怖。

那是无可比拟的力量,神性的力量,甚至已经超脱于“力量”这个词之外的威能。

相比图的敬畏,尤里西塔仿佛又一次抓住了那种感觉,仿佛直视了真理的感觉。

看见图的反应,盖乌斯又一次笑道:“害怕吗?如果我告诉你,你们人类的先祖可以某种程度上做到一样的事呢?”

这一次图没觉得害怕,而是单纯地震惊。

“人造太阳是只存在于当年的书册之上的计划,只有理论,因为条件过于严苛,没有被批准实践。但那个理论其实是可行的,人类从那个计划之中提炼了一部分,制造出了连龙神们都震惊赞叹的‘人造神器’。那个东西名叫‘万法自持阵列’。”

图听过这个名字,他的记忆力很好,盖乌斯提起过,似乎是已经消失的东西。

但这不是重点,他明白,比这个故事本身更加意义重大的东西在于:人能够行使神权。

不,按照盖乌斯的意思,根本没有所谓神权,一切都只是能力的大小罢了。

泽尼尔人从来不供奉神,图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僭越或者亵渎。他只觉得激动,觉得眼前豁然开朗。这和飞上天空那种一望无际的开朗不同,这更像是命运向他张开了怀抱。

他以前一直没想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清楚生活于此到底有什么让他不满的。

现在他知道了,知道问题何在,知道应去何方。

“人可以像神一样吗?”

“当然。”

“我们,也可以做到的吧?”

“……不,你想得太多了。”

“……啊?”

不是,这和你刚刚说的不一样啊?!

盖乌斯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扫了扫图的全身:“你连你的坐骑都未必打得过,还想创造太阳?”

“不……可……”

“等你什么时候能打得过我,再讨论这个问题。”

盖乌斯不知道从哪抽了张毯子出来,盖在已经睡着的尤里西塔身上,没有再搭理图的意思。

图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不过他记住了,在这个夕阳光辉彻底退去的瞬间,将某样东西深深地铭刻于心底。

小说《萱花的往事》 第十三章 归途与变强的开端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民国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