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归云战纪

更新时间:2018-09-16 11:08:28

归云战纪 连载中

归云战纪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乌伤小生分类:武侠主角:傅时归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归云战纪》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乌伤小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盛世华章中七国摒弃无谓战争而选择以竞技比武的战纪方式来彰显国力,异人应时而生,其使命便是代表本国参加七国战纪,拼出最优秀的战绩来攫取荣耀。小郡少年傅时归和云澜皇族云青尘共同选择成为异人,战纪之路本不平坦,越是高处越发凶险,步步杀机、重重诡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是博陵道的天儿亮的更早,阳光也更为炽热,傅时归只感觉脸上**辣的,一睁开眼,阳光刺的整个世界都白晃晃的。推开门走到室外,狠狠伸一个懒腰,虽说这床铺比不上家里可毕竟傅时归自认为自己是个不太讲究的人。

这会儿,傅时归总算是可以仔细打量一番这个道衙官邸:自己所在的厢房是位置最偏的,北边儿一扇边门,南边儿有一段长的望不到边儿的抄手回廊,顺着回廊一路向南经过两排样式更为崭新的厢房、假山莲池、亭台楼阁,仅仅一处官邸的景色就胜过安平郡数倍。

若是连道都这般富庶,那么州呢?甚至于国都呢?傅时归穷尽脑力也是想象不出的。甩甩发胀的头,傅时归正欲往回走,一股子香味开始往鼻孔里钻。傅时归深深吸了一口,哇,差点没流下口水来,被这香味一**,肚子开始嚎叫起来。顺着香味的来源,傅时归一路找寻而去,随着香味渐渐浓郁,前方也出现了一道拱门,膳房一定在那里面!一路小跑,顺势拐弯冲入拱门之内,迎头便同一人撞了个满怀。

“哎哟,谁啊,眼高于顶啊!”

一听这声音,傅时归心觉坏了,揉揉自己的额头一看前面被搀扶着双手捂着胸口的人正是张管事,好在他身后有人依靠,不然这么一撞,他那竹竿身子只怕是甩出去老远了。这突如其来的一撞也着实吓坏了跟在张管事身后的婢女们,虽然花容失色,但是双手捧着的托盘却稳稳当当。

“你这小子跑膳房来干什么?这么冒失,真不愧是小郡出身!看来真得好好说说梁道了!”

“还请张管事饶恕!都是时归不懂规矩,是时归的错,不要怪罪梁大人!”傅时归担心梁道挨批会影响到自家,此刻只能一个劲儿的认错。

“若不是急着迎接牵机师大人,看我不好好教你做人!”张管事怒气冲冲,傅时归识趣的侧身让开一条道。待一行人悉数走过之后,傅时归刚想喘口气,张管事那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臭小子,还不赶紧跟上来!”

“哎,来啦!”

博陵道道守方开地笑语盈盈的迎着两位牵机师步入正厅,在几经推让之后方自己在正面落座,两位牵机师在南面落座。

“二位这些日子真真是辛苦了。”

“为上国办事,不敢言苦!”

“不知二位在我博陵道可物色到不错的苗子?”

方开地说话小心翼翼、尽力赔笑,按照官阶他身为一道道守是在这些牵机师之上的,可人家毕竟是京官儿且牵机府具有单独面圣的特权,他必须招待周全。

“博陵道历来文采荟萃、能人辈出,数得上来的异人也有,此番前来不负皇恩,倒是颇有收获。”

“那就好,那就好!”方开地笑逐颜开,心中一块石头妥妥落地,“下官已经命厨子准备早点了,二位一定要好好享用。怎么回事,张管事!”

“小的来了!”张管事带着一种婢女一路小跑,一入正厅忙不迭的下跪叩首,“小的见过牵机师大人、方大人,早点已经备好。”一语落地,婢女们立刻将托盘上的各色瓷碟呈于牵机师面前。一直跟在身后的傅时归垫脚偷看,只见有汤羹、有糕点,个个精致无比、色香味俱全。

“二位还请慢用。”

“如此,便谢过方大人了。”

方开地挥挥手示意一众人退下,抬眼却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傅时归,开口问道:“哪来的野孩子?”

刚刚退出门槛的张管事一看傅时归,立刻露出厌恶的神情,他对这个出身寒微又总是给自己惹事的小子极不待见,这会儿正想着如何解释以推卸自己的责任。

“是安平郡的异人苗子!”牵机师放下碗筷对方开地解释道:“我曾与梁大人约定让他将这小子送至道衙,本以为今日才会到,没曾想已经在了。”

一听如此,方开地立刻换上一团和气的表情,“原来如此!是下官疏忽了,一颗心就放在迎接二位身上了。张管事,人已经送来了怎么也不通报一声?”

“是.....是属下忙着给二位牵机大人准备早点,想等大人们用完膳之后再行禀告的,却不料这小子自个儿跑出来了!”

傅时归算是开眼了,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是安平郡难以见到的,想着要不要为自己辩解一番,那名领头的牵机师摆摆手“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就先退下吧,顺便将在前厅等候的其余异人人选也一并叫进来吧。”

“是,小的遵命!”

看着张管事唯唯诺诺,逃过一劫的开心样儿,傅时归不禁替他感到些许的悲哀。

“你上前来吧。”

牵机师发话,这些大人们都不敢不从,何况是自己这个小郡野孩子,傅时归不紧不慢的走进厅内,昂首挺胸,眼神不躲不避,即便心里在打鼓。站了一会儿,发现三人没有看自己,傅时归偷偷转身向门外看去,见到了四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少年走了进来,三个男孩一个女孩。

“有五人啊,成绩尚算可以。”

“方大人真是谦虚了,牵机府挑人条件苛刻,一道之内能选出五人实属不易,某听说不少道不过区区二三人而已。”

“下官再次替全道百姓谢过二位大人了!”

“方大人哪里话来?不必如此的。”

“二位大人舟车劳顿,不妨在博陵歇息时日再走不迟啊?”

“多谢方大人美意,皇命在身不可耽搁,我们今日便启程赶往长州。”

“哎呀,二位大人.......”

“方大人的厨子手艺的确不错,某饱食之后四肢都舒展有力了,就是有一事要麻烦方大人了。”

“哪里哪里,二位直言,下官一定尽力!”

“还需方大人准备一辆宽大一些的马车,供这些少年乘坐。”

“自是应当!”

“那就先行谢过方大人了!”

两名牵机师扭头领着少年们就朝着道衙府门而去。傅时归跟着众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一辆宽敞的青布六轮马车在等候着了,如此马车傅时归是第一次见,在安平郡即便是梁道出行也从没乘坐如此规格的马车。

“二位牵机大人此行辛苦,一路保重啊!”方开地说着当着牵机师的面朝着马车尾部努了努嘴,为首的牵机师心领神会点点头致意,便回头对少年们说道:“上车吧!”

“哎呀,我的包袱还在厢房呢!”傅时归敲敲自己的脑袋,怎么把行礼都给忘了,“那个.......我回去拿,很快的!”

“区区一个包袱,为了你难道耽误所有人的时间吗?”方开地不满的说道:“到了牵机府有吃有穿,哪里用得着你那些旧衣物?赶紧上车!”

“可是.......”

唯一的女孩扯了扯傅时归的衣角,他看向牵机师想要得到帮助,谁曾想牵机师同样示意上车,傅时归一气之下扭头就跑进了官邸,不去在意身后的骂声,铆足了劲朝着厢房狂奔,拿到包裹之后立马转头狂奔出府。张管事的骂词还没说完,傅时归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涨红了脸,大口喘着气。

为首牵机师夸赞道:“体力不错,快点上车吧,别再给方大人添乱了。”

“哎哟,牵机大人说的哪里话来.......”

“某在此别过,方大人留步!”

牵机师不再同方开地纠缠,潇洒的跳上马车,扬起马鞭辚辚而去。六轮马车跑起来甚为平稳,坐在车内竟然没有一丝的颠簸,车厢内除了尾部有一个铁箱子之外,还有一个硕大的食盒和一些包裹,车内均由黄绸铺垫,搭配了几个靠垫倚靠着更是舒服。

“呐,这个给你,我用不着。”傅时归发现软垫数量不够,主动将自己的让给女孩子。同样衣着朴素,梳着鹿角辫的女孩子带着感激和害羞收下了,开口道:“谢谢你......我叫颜璃,你呢?”

“傅时归,叫我时归就好!”想着都是相似年纪的人,虽然不同郡但是至少是同道的,也算是老乡了,傅时归向四人介绍了自己。一个稍显瘦但个儿最高的少年将自己的身子朝车厢中间移了移,高声道:“来来来,我们都来认识一下!我姓薛名和,薛和,我爹娘给我起的名字。”

“说得真新鲜呢!谁的名字不是爹娘起得?”五人之中块头最大的少年嘲笑道:“也不知道你是怎么通过牵机师挑选的?等到了长州牵机府,就做好准备回家吧!”

“你这么说我可不认同!”傅时归正色道:“牵机师是什么人,他们能被随便忽悠么?能被选中一定有自己的才能,我就觉得薛和人挺好。”

“小郡来的就是没眼力见儿,牵机师公正么?你看看后头那箱子里装的是啥?”

傅时归利索的爬到车厢后座见铁箱子没锁,立刻抬手打开,打开的那一刹那,差点被闪花了眼,一直没有发话的少年惊讶的叫了出来,这不怪他,换做傅时归也想要叫喊,这箱子里是一整箱黄澄澄的金子!

大个子嘲讽道:“怎么样,你还相信他们公正么?我爹从小就告诉我,这世上钱最重要!”

“很可惜,你爹说错了!”五名少年惊愕的回头正巧遇见了为首牵机师从车帘中探进来的头,“金子是方大人送的,可不代表我一定收了。世上的事能看得见的仅有两成,看不见的才是占多数,在你们这个年纪还不懂,等经历了一些事儿之后也就懂了。好了,下车休息吧。”

确保牵机师下车之后,大个子嗤之以鼻“狡辩!分明是被我们发现他收受贿赂才搬出这一套说辞来糊弄我们,以为我们还小么?”

“可我觉得......牵机大人说的还是诚恳的。”颜璃小声说道,傅时归拍拍她肩膀表示自己对她的认同。

待五名少年下得车来方才发现日头当空已是正午时分,马车停在一处河滩边,一名牵机师已经前往河边洗脸。

“这么快都到正午的时辰了?”薛和挠挠脑袋。

为首牵机师说道:“你们一路聊着时间自然是过得快的。”

傅时归有些惊讶,心想他该不会把自己说的话都听进去了吧?可细细一想,自己也没说他坏话啊,方才放下心来,打开包裹取出饭团道:“我这里有我娘做的饭团,凉是凉了些,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你们要尝尝么?”

“这都是几日前的饭团了,都馊了吧,可别吃坏肚子耽误我们的行程!”大个子不屑一顾,自顾自从车上拖下那个硕大的食盒打开之后里面盛放的都是精致的凉菜,食盒的每一层都垫着一层薄冰,此刻几乎全化作了水。“还是尝尝我的吧,这可都是太掖居的厨子的手艺!”话虽这么说,可大个子没有丝毫的分享的举动,而是自己拾起筷子开始吃独食。

“一点都没诚意!幸好我也自己带了!”薛和不服气解开包裹对三人道:“我们一起吃吧,别理他。”

四人席地坐下,一直没有说话的白面少年首先开口道:“你们也别怪他,他出生豪门,可惜也有自己的不幸,日后我慢慢说与你们听。先介绍下我自己吧,我叫邬成挺,况阳郡人氏,我们俩是同乡。”邬成挺指了指大个子说道:“他叫秦啸。”

傅时归看了看大口吃肉的秦啸,丝毫没有觉得此人有什么不幸,若是拥有这般锦衣玉食生活的人都有不幸,那自己岂不是活得惨无人道了?

“一个人的过去是不会随意透露的,一个人的未来又岂是能够随意预料的,当下才是自己能把握的。”当傅时归从秦啸身上收回眼神又正巧和为首的牵机师相撞的时候,牵机师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傅时归惊恐的发现这家伙能猜透自己的心思?

为首牵机师没有傅时归这么多的小心思,他喝了半壶水之后对少年们道:“快马加鞭,今晚便可抵达长州牵机府,你们吃饱了就赶紧上路!”

猜你喜欢

  1. 暖婚小说
  2. 搞笑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