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我即王

更新时间:2019-10-18 10:27:07

我即王 连载中

我即王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我有一刀分类:武侠主角:陈君临虞雅南

主角是陈君临虞雅南的书名叫《我即王》,是作者我有一刀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剑,可平西境。一刀,可斩千雄。一名,可裁生死。一姓,坐镇中州!吞龙战旗插在哪儿,他陈不败的蟒雀铁骑便踏尘到哪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黄昏,染红天际。

傍晚,神州科学院大楼。

此时,已是临近下班之际。

可虞雅南却突然…被喊到了院长办公室。

她忐忑不安的站在院长办公室中,双手紧攥着,她隐隐知道,那个处决…终于要下达了么?

院长孙载德,年近五十岁,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气息深邃冰冷。

他坐在椅子前,面色冷漠,将一张纸挪到了虞雅南面前。

“这是院内开会后,一致决定同意,对你的处决。”

虞雅南双手复杂,将那张纸缓缓拿起,当她,看到纸上的那两个醒目的字体时,她的脸色,霎时泛白。

辞退令!

这封信,是要将她......从神州科学院大楼,辞退!

她将前半生的所有精力,都投入在了科研上面。

21岁,从浙大硕士毕业。

24,博士在读。

而今的她,为了那份科研成果,付出了一切。

甚至连家族,都被迫害至此。

可如今,科学院却要......将她辞退开除?

这,无异于过河拆桥。

“院长......那个事故......我是被人陷害......”虞雅南俏脸煞白,想解释。

“不用再说了!这是院内所有高层的一致决定!科研,只看结果,不看过程。那场事故的结果,你背负全部责任!”院长孙载德面色凝重,冷漠无情道。

“另外,关于此案件的所有资料,我院已经对接给警方。三天内,你应该会收到警方的调查函。你,好自为之!”

唰~当听到这句话,虞雅南的面色更加煞白。

如今,就连她自己,都要…遭受迫害了吗?

他们…害死了哥哥。害死了父母。侵占吞噬了整个虞家。

而今,他们......终于将魔爪,伸向了自己。

“院长,我申请要求,取回R项目的所有权限专利。”虞雅南贝齿紧咬红唇,这是她最后的坚持!

这个项目,是她毕生的心血。她不能,任由其......流落他人之手!

听到这句话,孙载德先是一愣,而后冷嘲一笑。

“虞雅南,你是搞不清楚状况吗?你现在,是警方锁定的犯罪嫌疑人,三天内,警方就会上门,请你回去协助调查!你觉得,你如今的身份,有资格......要回项目权限吗?”

这一刹,虞雅南的身躯轻轻一颤。美眸雾气充斥,无尽委屈,不甘。

玉拳紧攥,可此时的她......回天无力。

她,太势单力薄了。

她,根本不是那群‘势力’的对手。

“还傻站着干什么?出去!趁早收拾好东西,明天便不用再来科学院报道了。你的项目,自会移交给其他负责人。”孙载德面色冰冷,无情的叱喝道。

他根本,不给虞雅南留丝毫的情面。

虞雅南强忍着泪,贝齿紧咬红唇,转身走出了院长办公室......

回到科研室,她强忍着泪,收拾自己的东西。

整个科研室的同事们,都用莫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有同情、有怜悯、有轻嘲、有叹息......

但却无一人,上前去安慰。

虞雅南收拾完东西,想打开电脑,整理自己的研究文档资料,结果却发现,整台电脑都被封锁了。

她根本没有权限,再打开任何文档资料。

整个项目,付之东流。

她努力了数年,最终......项目与她彻底无关。

这种感觉,就向是自己辛苦栽培的孩子,最终......落入他人之手。

图做嫁衣?

呵。

虞雅南自嘲一笑。

一滴泪滑落。

想到方才,院长说的那番威胁。

她心中不甘,复杂。

她还只与木头哥哥,相认不过两天。

可,眼看着,自己…即将被警方逮捕,协助调查?

那场事故,所有线索,都指向了自己。

她明白,自己一旦进了巡捕房,便再也…没机会出来了。

亲哥哥被逼,坠江而亡。

而今,刚相识不久的结义哥哥,却也…即将再也见不到。

虞雅南的泪,终是忍不住落下。

疏影横斜水清浅。

暗香浮动月黄昏。

难道,这…就是虞家的结局?

......

夕阳无限,只是近黄昏。

枭龙越野车缓缓行驶在街头。

这一天,冯家被灭满门。

江南动荡。

而,作为这场动荡的当事人,陈君临却依旧面色淡漠平静,坐在车内,淡淡吞吐着烟圈。

抬手间,翻云。

弹指刹,覆雨。

可他,却依旧冷漠如寒,眸中只有无尽的深邃。

真仿佛,除了抽烟、杀人之外,再无其他兴趣。

越野车行驶过一片林荫大道,最终缓缓停在了神州科学院大楼门前。

宁罡恭敬的替他拉开了车门。

陈君临缓缓下车,抬腕,看了一眼手表时间。

傍晚六点。

那丫头,应该快下班了。

他就这么站在神州科学院门口,亲自等候着虞雅南。

十几分钟后。

神州科学院大楼门口,同事们终于陆陆续续的下班了。

那些同事们走出门时,自然也是见到了门口的那辆迷彩越野车。

以及那两道车前的笔挺的身影。

同事们纷纷轻议,眼中带着好奇复杂。

“那人......就是虞雅南的哥哥?”

“那辆车的牌照,倒的确是鍕用牌照呢。”

“听说,他边上那个随从,就是三品豹权大教头啊!”

“那她哥哥,会是什么身份啊?莫不成,真是王侯将相?”

“王侯将相又能怎么样呢?虞雅南还不是被开除了?”

男女同事们低声议论,同时掩饰不住对他身份的猜测。

而枭龙越野车前,陈君临淡然而立,面色平静,对周遭的目光和轻议毫无反应。

宁罡则是军姿笔挺,站在先生身侧,宛若一枚兵刃般挺立。

而此时,一道熟悉的倩影,也终于缓缓走出了科学院大楼。

虞雅南长发轻轻束起,她擦拭掉眼角的泪痕,让自己看起来尽量显得自然一些。

虽然,今日她被开除了。但她不想让那些事情,被木头哥哥知道。

她怕木头哥哥担心,更怕木头哥哥,会因此…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虞雅南虽然知道,木头哥哥身份特殊,或许是营中权候,但…无论再高的权候,

“木头哥哥。”虞雅南嘴角挤出一抹微笑,轻晃着长发,快步走到了越野车前。

她强行掩饰下内心的复杂情绪,不想让木头哥哥,察觉到自己的难受。

“丫头,刚下班,肚子饿了吧?特地给你准备了点心。”陈君临那冷若冰山的嘴角,也难得扬起一抹弧度。

他将一袋热腾腾的酥油饼递到了虞雅南面前。

这,是小时候虞雅南最爱吃的点心,面粉白糖,烘烤成型。是江南杭城,承袭了数百年的地道特色之一。

而今,陈君临依然记得她的最爱。

似乎,只有在面对这丫头的时候,他的所有冰山冷漠,才会尽数放下。

“谢谢。”虞雅南接过酥油饼,磁声道谢。虽然,她的笑容很甜,可,这一切…都只掩饰自己的无奈而已。

宁罡恭敬上前,给先生和小姐拉开了车门。

这‘两兄妹’,缓缓上车。

枭龙越野车启动,缓缓驶入了黄昏的街头夜色中。

虞雅南拿起热腾腾的酥油饼,轻咬了一口,酥油的甜香充斥在檀口中。

吃到这熟悉的味道,她的美眸,竟是不争气的再次泛红。可她强忍着泪。

与木头哥哥,相识不过两天。

可她,即将被警方逮捕…

眼看着,就要分别。

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一切。

坐在车内,陈君临却似乎并未察觉到虞雅南的异样情绪。

他掐灭烟蒂,而后突然将一叠文件袋递给了她。

“这是?”虞雅南美眸一愣,疑惑看着他。

“你虞家之前丢失的三块地产项目,滨江壹号地块、湖西区3号、宝龙城6号地块......我已替你收回,转移到了你的名下。”陈君临面色平静,缓缓说道。

与此同时,他将那叠地产契权证,塞进了虞雅南手中。

这三块地,都是被冯家非法侵占的地产项目。而今,陈君临一个不漏,尽数将它收了回来。

虞雅南俏脸呆住了。

她美眸复杂泛红,雾气充斥,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有些不敢置信。

那些,曾经被强取豪夺的东西......此时此刻,却又,回到了她的手中?

这种感觉,并没有太大的惊喜,但却......让她心绪复杂。

“木头哥哥......你的恩,雅南铭记......”虞雅南抬起雾气泛红的美眸,郑重的说道。

“这不是恩。”可陈君临却突然打断了她的话。

“记住,我是你哥。”

这一刹,虞雅南落泪......

夕阳渐落,夜幕星辰,点缀如画。

枭龙越野车,缓缓停在了鱼隐庙门口。

这座老寺庙,在夜色星辰中,显得格外寂静。

陈君临与虞雅南下车,走进了寺庙内。

“木头哥哥,我先去做晚饭,你稍等会儿。”虞雅南知道,自己或许在外面带不了多久了,她想趁着,自己被逮捕之前,多给木头哥哥做几次饭,哪怕…只是最后仅剩的时光。

陈君临面色温柔,缓缓点头。

他目光注视着丫头走进了厨房后,这才…收回了视线。

而与此同时,宁罡停完越野车,也正跨进了庙院内。

陈君临手一挥,对宁罡一声招呼示意。

宁罡忙疾步上前,恭敬鞠身,“先生。”

“雅南有心事。”陈君临眸光轻轻一眯,缓缓说道,“你,速去调查,今日内,这丫头周围,发生了什么,不要放过任何细节。”

“是!”宁罡恭敬鞠身,应道!

而后,宁罡疾步转身走向门外,立刻掏出电话,开始拨通权限电话!

凭借,他那三品怒豹勋章的身份,要打听这座江南城的事情,并不算太难。

庙院中,只有陈君临一人,双手负背,立在庭院前。

凭他的察言观色之力,又怎能看不出,虞雅南的情绪波动?

今日那丫头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

她在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陈君临微微仰头,凝视着头顶深邃的星空。

渐渐,他的目光锐利,气息无限。

几分钟后,宁罡面色凝重,疾步从门外跨步走进。

“禀先生!已调查到消息!”宁罡凝声汇报。

“说。”陈君临声音平静,只吐出一个字。

“据权限部门调查…得到消息,今日下午,雅南小姐…被神州科学院开除了。”

唰~!当听到此话,刹那间,陈君临的目光…猛地从天际尽头收回。

一股弥天威压,席卷整个庙院。

虞雅南,被神州科学院…开除了?

那小小一方科学院,焉敢?!

这,可是他陈君临的妹妹!

别说这还只是一个江南分院。

纵使,是那北方帝都,神州科学总院院长来了,都没有那胆量,敢开除他陈君临的妹妹!

坐镇西疆,不败至尊!

这世间,何人......敢动他陈不败的妹妹?

“先生,要如何处理?”宁罡鞠身在一旁,凝重问道。

陈君临双手负背,深吸了一口初春夜间的微凉空气。

“备蟒袍!明日,正装!”

他的回答,只有简短七个字。

但却,犹如利剑,寸寸出鞘!

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

让一旁的三品武权大教头宁罡,都是身躯一震,面色凝重!

取,蟒袍?!

那件,封世至尊的当世蟒袍,终于,要再现世了吗?!

宁罡作揖鞠躬,可他的面色,却带着前所未有的凝重,激动!

谁人又知?那件蟒袍之身份?

当世蟒袍,王侯跪拜!

多少年了。先生一别三年,蟒袍消失西境,再也无人可见,那一抹金线大蟒的威武霸气!

而今。

先生令,蟒袍出!

古者有鱼跃龙门,今朝蟒雀吞真龙!

蟒雀营,至高象征,蟒袍将出啊!

蟒袍加身,气吞真龙!

这世间,王侯将相,都要跪拜!

“是…!属下遵命!蟒雀营,万岁千古!”宁罡凝重厉喝,声震回荡!

这一刻的陈君临,双手负背,双目之中气贯长虹,无尽威压涌动。

蟒袍将出,见袍者,如见百万刀剑!

任你王侯将相,皆要跪拜之!

他倒要看看,这区区一方江南,那小小神州科学院,究竟有何能耐本事,敢开除他......陈君临的妹妹?!

“木头哥哥,晚餐做好了,开饭了。”

就在此时,厨房内,传来了虞雅南那磁声的轻喊声。

陈君临那一身汹涌气息,瞬间收敛…消散。

“走吧,先吃完餐。一切,明日再说。”陈君临又恢复了那平静淡然的模样,双手负背,朝着厨房走去。

宁罡恭敬点头,紧跟着先生,走进了厨房......

黑夜星辰,寂静无声。

这座鱼隐庙内,却灯火阑珊,温馨朴素......

而,等待明日的......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戏!

小说《我即王》 第17章 大戏将出!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