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剑酒琴侠

更新时间:2018-09-14 10:14:54

剑酒琴侠 连载中

剑酒琴侠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牧小木分类:武侠主角:李贤

小说主人公是李贤的小说叫做《剑酒琴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牧小木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段陈年旧事,三个笑看风云的侠客,行侠仗义间,无意中卷入了朝堂背后的阴谋。为了自己的亲人,他们行侠,扫清江湖的阴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漠的边缘,一座注视远方的城镇,曾经它是商旅的必经之路,十分的繁华。现在却成了流氓土匪的聚集地,流放犯,畏罪潜逃的人,都在这儿聚集。这里高手如云,但每天都因为水源而伤亡不少的人,渐渐的这里分成了三个势力,一个是天都帮是一群来自各州的流放犯组成,为首的是田萧,一个是平沙寨,为首的是胡为;还有一个就是文先生的护水队。文先生控制了大漠里许多的水源,在他的管理下任何需要水源的人都必须要交给文先生一定的佣金。隐隐间,文先生成为了这儿的最大的势力。可是这总归是有着一定的不平衡,很多的人开始挑战护水队。

一条略显荒凉的小路上,一位青衣少侠骑着骆驼,向着前方走去,他的目的地是沙城。带路的导游说:“年轻人,你怎么会去沙城啊,我给你说,哪个地方的人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你要是去哪的话,要自己小心点。千万不要和那些势力打交道,他们凶残的不是一般。”青衣少侠微笑着看着导游说:“那敢问先生,沙城里都有那些势力啊。”导游说:“哎,我给你说啊,有这个天都帮,平沙寨,护水队。他们就是这沙城的三大势力。别人见他们都是躲着走啊。我给你说啊,这个沙城还有个势力,是个开饭店的老板娘叫做萍欣,我们一般都叫她萍姐。她做的饭,那可是整个沙城的第一名,所以很多人为了吃到这位萍姐做的饭,都不愿意得罪她。据说,这位老板娘定了一个规矩,不能在饭店里动手,不能在饭店周围动手,否则就一个多星期待在他的黑名单上。”

青衣少年扔了一块银子说:“谢谢了先生。”导游接过银子告诫道:“我当不了什么先生。欸,我给你说啊,向你这样的很多的年轻人都把这儿当成是一个历练之地可是进去就没人出来啊。我给你说啊,你千万不要往大漠深处走去,那黑风吃人那。”前面,一座土城,青衣少年看着前方,导游说:“我就只能把你送到这儿啦,再往前三里就是沙城的东城门。我是不敢在往前走了,年轻人,你好自为之吧。唉。这儿三不管的地方啊。”

青衣少年,站在沙城城门口,自言自语道:“就是这儿啊。”他从背包里拿出面具戴在脸上,才走进了沙城。

沙城,骏马不少,多的还是驼队,他们在这里将那些通过小手段得来的财宝,进行交换分解,再一次的流入中原。这里是三大势力齐聚的地方,这里的所有人都依附于三大势力,除了萍欣的店。而这位青衣少年的目的地就是萍欣的店。城门口,一处茶摊,四五个游侠看着走来的戴面具的少年,出言笑到:“小伙子,去哪啊。”“喂,小子,新来的吧,以后就跟着我刀爷一起混,我保证你在这儿横行无阻。”“哈哈哈哈哈。”在这的人,除了生存,便是要给自己找点乐子,否则会无趣死的。青衣少年看了茶摊的那群人一眼,继续向城市中心走去。总是有些人是有眼力的,一位游侠率先的停止了笑容,连忙将自己的头埋的低低的。周围的人不解,便问到:“他是谁呀,让你这样作践自己。”那位游侠口舌干涩的说:“他是,剑侠。是了,他的面具是天下独一无二,就是剑侠的面具。天,我就是惹了他才躲到着的。我怎么还会遇见他。”原来他就是剑侠。

剑侠来到沙城,首先去的就是萍欣的饭店。一位小儿哥,过来说“这位客官您需要点什么?”剑侠说:“把你们的老板娘叫过来,我的口味只有她知道。”小儿哥纳闷了,怎么今天是这样的一位客人,叫老板娘的人不少,可是一来就叫老板娘的他可是第一个,难道他之前就和老板娘认识?这怎么可能那。为了生意,小儿哥,忍住好奇,去里屋叫出了老板娘。萍欣揭开帘子看见饭厅里那位戴着面具的少年,暗暗的吃了一惊,她吩咐小二,把那位先生安排到二楼的包厢,好酒好菜的供应上。这样一来小儿就更好奇了,整个沙城都没有一个人值得老板娘这样做,可是这样的一位陌生人却让老板娘这样做。

二楼,萍欣拿着酒壶为剑侠倒了一杯酒,说:“门主,您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也好让下属去接你啊。”剑侠淡淡一笑,说:“我是接了酒侠的任务来的。”“他的任务,他能给什么任务,净是些保护小孩子的活。”萍欣不满的说。剑侠,看着窗外那些低低矮矮的土房,一声感叹:“谷雨,这些年辛苦了。”萍欣说:“一切都为门主服务,不辛苦。”在沙漠边缘的羊肉是最好吃的,肥的流油的羊肉让这位优雅的剑侠都捧着一条羊腿狂啃。剑侠不住的说:“做的不错,谷雨,你的厨艺又进步了。”萍欣开心的说:“我好歹也是拜过名厨的。对了,门主我挺喜欢萍欣这个名字的,我能不能一直使用它啊。”剑侠,说:“可以。”

剑侠刚来沙城的时候,就是黄昏,现在酒足饭饱已经是晚上了。这个夜里没有云,倒是可以看见远处的星辰,剑侠看着城中心那光零零的旗杆,心中想的却是明日的残忍场景。萍欣,过来递给他一件大衣说:“门主早些休息吧。”“嗯。对了这些天有没有其他的特殊的情况。”“特殊情况?”萍欣想了想说:“对了。前几天,这里也来了像您一样的陌生人。不过他是直接就去了天都帮。他的正脸我没有见过,不过他是穿着黑衣服,还蒙着脸。”“天都帮是一些流放犯组成的帮派只有他们的首领田萧有点实力。”萍欣说。”文先生呢?“剑侠问到。萍欣说:”他?整天就待在他的小屋里,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他管的那些水井,前几天被人填了一个,他现在都没找到黑手呢。“剑侠看着萍欣微微一笑,他知道她一定是知道了黑手。萍欣说:”这件事就是天都帮的人干的,不过这真的不像他们之前的做派,一定是那位神秘人出的招。“

这时小儿过来对着萍欣的耳边说了几句,萍欣脸色大变,她赶走了小儿,对着剑侠说:”门主。那些行走于黑暗中的人也来了。“”行走于黑暗中的人?魔影?“剑侠眉毛一挑,说到。魔影才是一个真真神秘的组织,它存在了多长时间,没有人知道,它的主要目的是干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只是它每次出现江湖上都会有血雨腥风,它是这个江湖上真正的恐怖。剑侠,看着月色,对着萍欣嘱咐道:”谷雨,一天后惊蛰和处暑也会来,你亲自到门口去接,记住不要让人发现了。文先生那,我亲自去。“”是“她又想起酒侠发布的任务,好奇的问道:”酒侠发布的是什么任务啊。“剑侠说:”无名剑。“”无名剑?它在沙城?“萍欣惊讶的说。剑侠说:”在文先生那。那位神秘的黑衣人,估么也是冲着无名剑去的,那些魔影也是。“、

萍欣说:”门主,我听说酒侠站队了,不知他站得是谁的队。“剑侠说:”太子。呵呵,他这个人站队,把我也拖下水。告诉门里,我们也站队,就站在太子这一边。这江湖也该出点事了。“”是。“萍欣一直认为牧门会一直中立,不会和别人结盟,没想到最后还是和别人结盟了。天都帮应该是大皇子的人,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文先生手中的无名剑,可是那个神秘的魔影,他们支持谁?这是个迷。萍欣看了一眼手中的情报单,说:“门主。天音坊,传来消息,他们的坊主已经到华山脚下的青木镇了,还说皇族的四大高手之一伏虎,就在沙城,可是我找不到。“剑侠说”伏虎。嗯,见过一面。看来皇族很是好奇谁是无名剑的主人啊。好了,我会注意的。“萍欣又说:”门主,明天的事情多。您去休息吧。三大势力周围我都已经布置好了,就看他们的作为了。“

天都帮。田萧听手下人说着文先生的反应,笑着说:“这个文先生哈哈,他也有今天。你说他第一小队全军覆没,哈哈,这可是他的精锐,嗯这样一来我就成了沙城的霸主了。哈哈。”黑衣人说:“田帮主,文先生的手里可是还有这三支这样的队伍,况且最近城里出现了不少的陌生人。”田萧见黑衣人有话说,挥手让手下退去,等到周围都没人了,他才说:“先生请说。”黑衣人说:“剑侠,他来了。很有可能他明天就会去找文先生。”田萧说:“先生,你是说剑侠也知道无名剑在文先生那的事?如果是这样,那麻烦就大了。”黑衣人嘲笑田萧:“怎么你怕了?”田萧反问道:“先生难道不怕?”黑衣人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他身体微微一震,他说:“怕。不过他不需要我们挡着。”

田萧问道:“先生有良策?”黑衣人说:“这个陌生人不只是剑侠。你可知道魔影。”“魔影?”对于这个有些耳熟的名字,田萧一时想不起来,黑衣人提醒他说:“行走于黑暗的人。”这下田萧有印象了,他说:“没想到。他们也来了。这下剑侠就有对手了,哈哈,真是天助我也。”黑衣人说:“还是小心点,我们不知道这个魔影现在要帮的是谁,所以我们不能冒险。要是因为鲁莽而扰乱了王爷的计划,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自担责任。”田萧说:“这一点,还请先生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力的为王爷效力。”

平沙寨。大当家胡为对着手下的兄弟说:“从现在开始,我们平沙寨,不参与任何一场热闹,一定要保存好我们的实力。”“是。”底下一帮兄弟答应到。二当家薛杏说:“大哥。怎么我们现在突然的要小心谨慎了。”胡为说:“沙城,来了一帮我们惹不起的人。所以为了保险期间,我们必须保存实力,否则会被那些陌生人抄了家的。”薛杏不以为然的说:“大哥,我们这么多的人还怕他们不成。”胡为看着自己这没有脑子的二当家,无奈的说:“来的人,有一个是剑侠,你打的过?”薛杏脖子一缩,说:“打不过,不过他怎么来了?该不会他的势力也来了吧。”胡为说:“谁知道呢。我们负责的是那个城门?”薛杏说:“是北城门。”胡为说:“传我令,从现在开始北城门,不收过路费,什么时候开始收,我说了算。让兄弟们的眼睛放大,给我好好的看看这些天出现的陌生人长什么样。”薛杏着急的说“大哥,我们就是靠着收取过路费生活的。”胡为说:“那也得有命花啊。”

文先生的住宅。一位小青年说:“先生,为什么我们不反击啊。天都帮灭了我们的一个分队,我们应该反击才是啊。”正在品茶的文先生说:“我们拿什么反击,我们的主力都被人家灭掉了。我们拿什么反击。再说了,最近这个沙城不安全呐。小五,我告诉你,现在沙城不是我们说了算的,现在是那些陌生人说了算。”小五,不解的说:“怎么是那些陌生人说了算。这沙城是我们的天下,应该是我们说了算。”文先生说:“真傻。小五,明天这里会是地狱,今晚你就离开沙城永远不要回来。”小五说:“我不走,就算是死,我也要和先生在一起。”“欸。傻孩子,你去通知剩下的人,告诉他们做好一切准备,明天迎接敌人。”“是。”

文先生看了一眼密室里放的无名剑,苦笑道:“一时的贪恋,没想道我却有了血光之灾。欸,上天冥冥之中,注定我不是它的主人。皇族啊,你们玩的真好。剑侠来了,此剑还是给有缘人吧。”他最后一次抚摸无名剑,看着剑上的花纹,说:“前朝宝藏,在雪山上啊。无缘啊。”剑有灵气,它听见文先生的无奈,发出了剑鸣,似乎是在呼应文先生的话。这让文先生再次苦笑。

几分钟后,小五过来说:“先生,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您的吩咐。”文先生说:“嗯。万事俱备,就看天意啊。”

行走于黑暗中的魔影,站在城墙上,看着底下的灯光,喃喃的说:”明天又该忙了,又有谁成为我的手下亡魂呢?无名剑,你终究是我的。“

这一夜是沙城有史以来最安静的夜晚,整个沙城只有打铁的声音。魔影经过铁匠铺的时候,听见有人对他说:”明天,不要出手,静观其变,否则我会出手。“魔影四处张望,只有铁匠在默默的敲打着通红的铁块,他的眼瞳一缩,低声惊呼:”是你?“”是我。明天不要出手,你不是我的对手。“魔影说:”你也对无名剑有兴趣?“铁匠说:”没兴趣。只是奉命保护有缘人。“”谁是有缘人?“”能让剑发出剑鸣的人。“魔影微微点头,说:”我知道了。我答应你。“铁匠说:”夜深风大,住我屋吧。“”好。“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幻想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