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摄政王的倾世医妃

更新时间:2019-10-10 15:47:12

摄政王的倾世医妃 连载中

摄政王的倾世医妃

来源:酷炫书城作者:六月分类:言情主角:夏子安慕容桀

完整版小说《摄政王的倾世医妃》由六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子安慕容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八年特工生涯,练就了她钢铁一般的意志,她咬着牙关,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和之前那个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女子完全不一样,鲜血淋漓的身子和带着切齿恨意的表情使她看起来像地狱归来的修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宫中。

梁王自从病倒以后,加上之前子安悔婚,让他丢尽了面子,一直留在宫中没有回府。

休养了三日,病情算是稳定,前两天有些头痛,但是服用了御医开的药后,慢慢地好转,到了第三天,头痛几乎没有,只是行走间,仍然感觉有些眩晕。

皇后见他心情不好,便与他到御花园散心。

他拖着一瘸一拐的脚步走在御花园里,心情糟透了。

窝囊,窝囊得很,就连夏子安这样的女人都看不上他,可想而知,他是有多窝囊。

“鑫儿,别多想,这个夏子安配不上你,母后一定会为你找一个高门贵女,比这个夏子安好一百倍的。”

“母后,”梁王眼底有阴郁之气,“以后不要再张罗,我谁都不想娶。”

皇后着实恼怒夏子安,若不是她悔婚,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儿子变成这般颓废。

她是真后悔没杀了她,不过,把她指给慕容桀也是一件美事,恶心了慕容桀,也惩罚了那小**。

而且,那天她胡言乱语抛出一大堆关于针灸的理论,事后她跟太医院院判了解过,针灸之术,非同一般,民间少有针灸的高手,即便太医院,能应用针灸的人也不多。

至于她那一套理论,院判说,原则上可行,稍有不慎,便是要命的。

皇后为自己犹豫过片刻想要相信夏子安而感到侮辱与愤怒。

“为了那么一个不知羞耻不识抬举的女人颓废,你还有点亲王的气度吗?”太子从小石子路走过来,鄙视地说。

梁王冷眼睨着太子,“你来做什么?还嫌看不够我的笑话吗?”

太子哼了一声,“皇兄,不是本宫说你,就夏子安这样的货色,便是白送本宫都不要,你还为她伤神,值得么?这天下高贵的女子多了去了,随便挑一个都比她好。”

梁王盯着他,眸子阴郁,“本王还没问你,你与那夏婉儿是不是有私情?夏丞相那老狐狸本来是要把夏婉儿嫁给本王的,但是他前来找本王,说夏子安思慕本王已久,又是嫡女身份,本王才同意换人,如今想想,竟是你从中动了手脚,你与那夏婉儿勾搭在先,硬逼着夏子安嫁给本王,本王会这般丢脸,多亏了你了。”

太子被他揭穿,恼羞成怒,当下便铁青着脸怒道:“什么私情不私情的?本宫与夏婉儿本就不太熟悉,充其量是见了几次面,你还相信夏子安的话?这个女人把你戏弄在掌心之上,你不迁怒与她反而为她说话推搪,你是腿残疾了,又不是脑子残疾,怎就这般窝囊?简直就是一个废物!”

“够了!”皇后勃然大怒,容颜笼霜,她的命怎就这么苦呢?身为皇后,母仪天下何等的尊贵,且又为皇上诞下一双皇子,宠绝后宫,旁人欣羡不已,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其中的苦况。

他们兄弟二人,从小就不投缘,聚在一起总是吵架,如今这档子事,皇后心中有内情,但是,不愿意深究下去,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

太子见母后大怒,悻悻地道:“母后您便宠着他吧,这样下去,他迟早窝囊死。”

说完,冷冷地走了。

梁王气得头皮一阵阵发麻,眩晕的感觉更甚了,他伸手扶住旁边的银杏树,手脚便有些颤抖。

“鑫儿,怎么了?”皇后首先发现他的不对劲,面容大变,急喊了一声,“桥儿,快传御医!”

太子回头瞧了一眼,只见梁王已经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并且开始痉挛。

他皱着眉头,呸了一声,低低地道:“怎么不去死?”

冷眼旁观了好一会儿,看到宫女太监都冲了过去抢救,他才吐了唾沫,厌恶地吩咐身边的人,“去传御医过来!”

御医来到的时候,梁王的情况已经很严重。

在场的宫女太监都不知道如何处理癫痫,梁王发作的时候,四肢痉挛,皇后虽命太监用手放入梁王的口中防止他咬伤舌头,但是,因着她急乱之中,忘记了子安那日说的话,命人强行掰直梁王的四肢,导致骨折,且梁王的口腔分泌物未能及时排出,咽入了呼吸道,阻塞了呼吸,脖子也有骨折的情况发生。

御医看到梁王已经奄奄一息,连呼吸都不能顺畅,嘴唇发紫脸色发黑了的时候,心里大骇,急忙施救,算是抢救回一口气,但是情况还是很严重。

梁王移送回到皇后的宫中,因没诊断到脖子的骨折,导致伤势更加的严重,影响了呼吸。

“皇后娘娘,梁王殿下的情况很是严重……”御医嘴巴蠕动了几下,愣是说不出后面的内容。

皇后脸上的肌肉颤动了几下,眸子像是被火点燃,让人不敢直视,她指着御医,几乎力竭声嘶地道:“本宫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要把梁王救回来。”

“是,是!”御医被吓倒了,急忙转身,让人再去太医院找人。

所有的御医都来了,便连院判大人都急忙赶过来。

殿中一阵的凌乱,皇后坐在太师椅上,往日的尊贵已经被恐惧撕裂,她手里捏着一串佛珠,口中胡乱地念着经文,但是心平静不下来,双眼不断地看向床边。

太子也守在一旁,但是神色颇为悠闲,与这一屋子的着急慌乱形成强烈的对比。

仿佛,那躺在床上即将丧失生命的人,不是他的兄长。

院判神色十分凝重,看着汤药灌下去,却呛得梁王几乎呼吸停顿,他不敢再用药了。

这种情况,若不能快点缓解呼吸的问题,梁王便有生命之忧。

而用针是最快速见效的,能从穴位中打开经脉,虽不能说一定可以救回梁王,但是,至少可顺畅一下呼吸,暂缓危险。

而且,如今不能用药进去,唯一的办法,只能是用针了。

但是,太医院中精通针灸之术的人几乎没有,唯一钻研过的便是院判大人。

而最后救治的决策权也在院判的手中。

院判看向一旁转着佛经的皇后,缓缓地跪下,“皇后娘娘,如今要救梁王,唯一的办法便是施针。”

“施针?”皇后的眉心跳了几下,不禁又想起夏子安的话。

她急忙放下佛珠,看着院判,“施针你可有把握?”

院判神色有些为难,“臣把握不大,但是,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皇后不禁失望,“那日本宫问你关于针灸的事情,你说针灸并不妥当,若你用针的时候有了失误,如何是好?”

院判道:“随意下针,自然是有风险的,但是如果是精通针灸之人下针,则能大大缓解梁王殿下如今的情况,皇后娘娘那日问臣的事情,臣会这样回答,是因为臣至今不曾遇到过一个精通针灸的大夫,只是,那一套刺血放血的理论,倒是可行,可惜的是,不知道去哪里找这么一位神医。”

他忽地抬头,“娘娘,提出以刺穴放血的人是谁?就算他不懂得针灸之术,或许会认识什么高人也不定的。”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宠婚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