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

更新时间:2019-09-23 10:49:43

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 已完结

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

来源:追书云作者:番茄吐司分类:言情主角:冯九卿齐璞瑜

主人公叫冯九卿齐璞瑜的小说是《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它的作者是番茄吐司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冯九卿年纪轻轻便身居高位,一次意外,却和摄政王纠缠不清!?“此事若是敢说出去一个字,哀家就叫你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九章两败俱伤

姚子晋立朝多年,绝不是冯九卿想动就能动得了的,他在朝廷内外的势力大得让人心惊。

今日不过是姚子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绝想不到李全会被冯九卿拿捏住当庭给他挖个坑,因此吃了大亏,但等他反应过来,后果则必难料。

思及此处,齐璞瑜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怒气之中,似乎又夹杂着其它的东西,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冯九卿。

斑驳的树影覆盖在两人身上,燥热的天气里,凉风习习而过,冯九卿面色极为难看,片刻后,却又冷笑起来。

“那又如何?我动都已经动了。”

她既然选择了将事情闹大,就根本不会在意是否会被报复,至于“善罢甘休”,难道反而齐璞瑜竟然以为,她冯九卿会选择“善罢甘休”吗?

将事情闹大,就是为了给姚家一个下马威,夺回姚家把持内务府的权力,顺便,报了自己被陷害之仇!

齐璞瑜未尝看不明白,只是他有他的考量,如今小皇帝当朝,太后垂帘听政,朝上有他和姚家争锋,还有太后背后的冯家控制着皇权。

朝局不稳,三足鼎立最为稳固,时机未到,一旦有一方倒下,朝局必定会产生不小的动荡,于国于民都无益处。

不过,姚家也不可能败于如此轻飘飘的一笔。

“入了姚家口袋的东西,想让他们再掏出来,哪有那么简单?”齐璞瑜压低声音,“他们不会轻易交出这么多银子。”

冯九卿侧过头,想尽力避开他的呼吸。

“那又如何?姚子晋已经认罪,想要拖延过去不交银子,也没那么简单。”

拇指轻轻擦过手腕,齐璞瑜得寸进尺地伸手抱住她的腰肢,怀念般的揉了两下。

“你入宫,似乎也才半年不到,是不是?”他问。

冯九卿疑惑地扫了他一眼,“先帝殡天尚历历在目,摄政王号称先帝最为亲厚的兄弟,怎么,竟然还记不住了?”

她入宫不过两个多月,先帝便殡天,皇后的位置还没有坐热就荣登太后宝座,都说那是东华女人权力的巅峰,但有谁知道那巅峰权力宝座的上面,根本毫无自由可言。

她本就不喜欢权力,由始至终都只喜欢自由自在的平凡生活,若不是冯家突然将她献给先帝,她本该逍遥山水平凡一生。

所以,她迫切地想要挣脱权力。

打压姚家,挣脱冯家,辅佐小皇帝长大,然后,一个人守在后宫。

她急躁了些,或许是因为太妃设计了她的缘故,她失身于人,怒火压制得自己心神憔悴,必须找一个地方发泄!

齐璞瑜的视线静静落在她的侧颈,葇胰般的手在轻轻颤抖,偏那颈部线条却凸出强硬得很。

少年人年轻气盛,一时控制不住也是有的,但不计后果在皇室里,就相当危险。

皇室容不下疯子。

“姚家的势力盘根错节,内务府不过是他们手中的一环,”齐璞瑜稍稍缓和了语气。

“冯小太后,你现在根本没有势力跟他们对抗,最后的结果只有两败俱伤。”

长睫微颤,冯九卿紧绷着一张脸,冷冷地看着他。

“那又如何?他姚家再强,我,依然是东华太后冯九卿!”

太后,哪怕仅仅是个傀儡太后,但她的身后有冯家,握有玉玺的冯家,姚家又能如何?

冯九卿又冷笑,“那几百万两银子的去向如今分外清明,此事姚家本未站理,事情若是闹大,他姚家承担不起芸芸众生的口舌!”

齐璞瑜沉声问:“你早就想将事情闹大?事后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闹不闹大这就要看姚家的态度了,至于好处?哼,反正我又吃不了亏。”冯九卿动了下手腕,僵硬的肩膀有些酸痛,她皱了下眉头。

“你放手,若是叫人瞧见,你我都说不清楚,太妃必定借机生乱。”

“御花园不会有人来。”齐璞瑜却笃定道。

冯九卿脸色微变,“摄政王好大的能耐。”

皇宫里的人势力驳杂,尤其是先帝猝然长逝,闹出的乱子不是一般人能够压下的,当时冯九卿根脸宫中势力都还未搞清楚,更别提要防止有人趁虚而入,在这皇宫安插人手。

齐璞瑜想必也是其中一员。

齐璞瑜看透了她的想法,却嗤笑道:“你以为这御花园的人都是我安插的?”

“难道不是?”冯九卿冷笑,“若不是,他们为何不会出现?”

她伸出乱局,以二八年华在权力旋涡中挣扎,戒备之深非常人可以想象,身边又无一个可信任的,出了那档子事,对齐璞瑜只会更加看不惯。

先帝将一切交予他照顾,临死前封了他摄政王,连她都在其内,但她如何能信他?

冯九卿面色发红,羞怒浮于表面,三番两次为人所欺,她到底还是太年轻,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你放手!”冯九卿气急,“摄政王莫要忘了,我是先帝之妻!摄政王此举,让先帝颜面何存?可曾将先帝当成自己的兄弟看待?”

谁想齐璞瑜却眉峰一扬,狭长的凤眸暗藏促狭,反问她,“成亲当日,先帝便入他人寝宫,你真以为,他又将你看做‘妻’?”

冯九卿横眉怒目道:“那又如何?我依旧是太后!摄政王贵为皇室中人,竟连这基本的礼义廉耻都不知道,你对得起先帝吗?”

齐璞瑜脸色陡然铁青,阴沉冷鸷的视线紧锁住冯九卿。

手骨好像要碎掉了,冯九卿脸色发白,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头上镶嵌蓝宝石的枫红玉簪蹭着树皮滑落,被一直修长的手接住。

手上的力道忽然松了。

冯九卿身体一晃,齐璞瑜将钗子重新插入她稠密乌发间,嘴角慢慢勾出一个笑容。

“冯小太后,言辞犀利。”

这是,被她的话说服了?看来这人还不算是无可救药,多少还要脸的。

冯九卿戒备地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等着齐璞瑜,深怕眼前的人下一刻又会反悔扑上来戏弄她,因此反倒越发紧张起来。

她总觉得齐璞瑜不会如此轻易退却。

但齐璞瑜却真的退开了,站在两步之外,玩味似的眯了下眼睛,似笑非笑地问道:“你方才,为何要担心姚太妃会借机生事?是不是,你已经查到了什么?”

冯九卿静静看他良久,伸手扶了下发髻。

“摄政王手眼通天,这点事想查清楚难道还不容易?”冯九卿笑起来。

“但哀家希望,摄政王还是将那夜之事忘个干净比较好。”

小说《权谋天下:摄政王的小太后》 第九章 两败俱伤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耽美小说
  3. 都市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