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叹情谣

更新时间:2018-09-11 09:14:12

叹情谣 连载中

叹情谣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红燕南飞分类:仙侠主角:卫阳

主角叫卫阳的书名叫《叹情谣》,它的作者是红燕南飞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段宿世情缘,一场久别重逢。为你守候九百年,历尽沧海桑田,只为找寻颠覆生死的轮回之法,待与你共续前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常言:朱门对朱门,竹门对竹门。凡尘不外如是。

二百年前,那白衣男子严翼还本是寻常人家出身,当年也是个一心只为考取功名的书生。

在赶考那年,途中机缘之下与叶家千金叶雨柔相识且相恋。

那叶家本就是武林世家,为了巩固自己在江湖上的地位,一心只想让自己的女儿攀权附贵,又怎肯让一介穷酸书生当自己的乘龙快婿。叶父从最始,就并未点头。

都道这人间自是有情痴,彼年豆蔻的叶雨柔就是。当年的她早已一心认定了此生非严翼不嫁,不论家里将她软禁,还是为其另寻亲事,她都不曾动容。

许是二人若比金坚的感情打动了叶父,但叶家毕竟也是武林的名门望族,终归迈不过面子那道坎,叶父便与严翼约定,待其考得功名,亦或学成归来,便是迎娶叶雨柔之日。约定也只以三年为限,三年一过,叶家可就要为自己女儿另择亲事。

命运使然,当年严翼名落孙山之后,就开始游历各名山大川,遍访名师,希望习得一身好武艺,好让叶家另眼相待。

功夫有心人,严翼终拜在了蓬莱山上的一修道仙人门下,习得一身高强法术。三年之期一晃而过,待到他回拜叶家,准备履行当年与叶父的约定之时,才得知叶雨柔已在三日前身染重病离开人世。她临合眼前,手中还是紧紧攥着当年严翼临行学艺前送她的玉佩。

叶家觉得自始有愧于严翼,就允他带着叶雨柔的尸身离去。

三日光景,如幻泡影。雨柔你若是能等到我回叶家,与你父亲的约定依旧作数,那时的我早已习得蓬莱仙术,定不会让你魂归就离。可叹前半生我浑噩的不知为谁而活,直至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对这一生才有了执念。

“雨柔姐姐若还在世,断不会让你这般屠洛河村一众生灵,这也是她不愿看见的。何况天道昭然,你的所作所为更为天道所不容。”卉卉正色说道。

“我这也是让雨柔苏醒。我不管什么生灵,也不管那该死的天,只要能与雨柔共续前缘,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严翼杀心虽起,但带着几分迟疑,还是允诺道,“你是第一个让我今天道出自己故事的人,看在这个份上,一会儿我出剑只用八分修为,至于你能接不接得了招,就看你自己的修为了。”

“出剑吧!”

卉卉手心牢牢抓着剑鞘,身上龙息愈来愈盛,全身如沐紫色光芒。

抽出临渊剑的刹那间,剑上光芒如以千力灌注一般,似一道虹直逼严翼那侧。

剑气行走如浩瀚水波般壮阔。

看似凌厉的一招,却见严翼不紧不慢的从手中祭出一条软剑,间泛微芒,剑锋迎面盘旋,将那紫色剑芒尽数化去。不费吹灰之力。

“落花剑诀!你这一招,寻常修道之人想要接下全招必得费掉半截精力。可惜啊!你遇上了我。”严翼轻蔑嘲道。

“刚刚只是我的剑招起势,还有呢.....看剑”,说着,卉卉凌空一跃,剑锋周近光芒瞬化无数玲珑花瓣,翩如群蝶,偌大的剑束花流向严翼袭去。

严翼嘴角微扬,指剑一挥,在面前画了一圈,一个防罩便跃然将他包裹在内。

朵朵花瓣落在罩面上,拍打声如漫天撒金钱般的刺耳。卉卉剑柄一转,越发倾注法力入花流中。只觉有股气流扑面而来,是剑,一晃眼,他已幻移至自己眼前。

光芒掠过眼角,卉卉全力接住了他的剑招,一击如重锥捶地的力道,剑背上的紫光已渐暗淡,自己的手掌被震动的已握不紧临渊剑了。

很有劲力的剑招,看他修为必然远在自己之上,此刻应筹如何脱身才可。若继续与他纠缠下去,断讨不得半点便宜。

未待卉卉从迷离中抽离,严翼又是祭出一招,剑头大泛血红光芒,似要把自己整个人都吞噬一般。卉卉使尽全力,勉强接住攻势,奈何他略使心计,一掌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卉卉肩上,自己沐浴凉风,竟重重的摔着落地,喉咙也微感痛痒,一涓细细血水从她的嘴角缓缓溢出。这是她第一次流血,那种感觉并不好,情况不容乐观。

卉卉用袖角擦干了血水,奋力站起,用双眼坚毅的望着严翼。

方才那一掌庆幸严翼遵守承诺,只使了七八分的力道,让卉卉伤势无大碍,用自身修为尚可渡她自如行动。

“落花剑诀可是你师父的毕生绝学,只可惜公主殿下你没学全。”

不由分说,他又是凌厉的使出一招,剑锋疾逼卉卉。卉卉想提剑迎击,可不明为何,四肢此刻如冰封一般,动弹不得。

四周像沉睡了一般寂静,所有的都停止流转,难道今日真会殒命于此?

大哥、二哥,你们倒是像儿时那样,总会在自己无助的时候伸出援手,可而今你们为何还不现身,卉卉生气了,再也不理你们了。

不对!这不是东海,自己已离开东海数日,哥哥们如今都还在神府内,远水是真的救不了近火。

从小到大,每次自己有困难,哥哥们都能及时出现在眼前,自己从未苦恼过。可这次就得自己独立面对,可眼下自己动弹不得,怎么接下那强势的一招?

卉卉甘愿闭上双眸,欲用身躯抵住严翼的剑招。或许一剑下来,自己会血肉模糊,会很痛,鲜血也会染红衣裳。但还是心有不甘,不是怕死,而是未曾抵至易水,那龟丞相口中所言的有缘人究竟是何模样?

锵!

只觉有一道强光从眼角滑过,卉卉睁开眼帘,只见有一身轻装的男子背影挡在自己的身前。而那严翼亦离自己较之前甚远开来。

两缕青丝飘散于耳畔两旁,身着浅色长衫,洞内的风吹膨他的衣角,冷峻脸庞衬得他手中剑气光芒大盛。

应是他替自己挡下那一招,对自己而言致命的剑招。

终于还是有人站出来替自己出头,摆平眼前的难题了。

“你是何人?是要打算英雄救美强出头吗?”严翼没底气的质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只是看不下去你对一个姑娘出手罢了。”男子正言道。

“那就只怕你有心而无作为。”

“出招吧!”

严翼左手握住剑刃,用力一撕扯,手掌掠过之处浮流漓漓鲜血。这本是伤己之法,但仅那片霎之间,他嘴边依旧露出少有的阴险笑容,顿时让人不解。

眼前形势最清楚的莫不过于严翼,方才自己打出的那一掌力已不止使了七八分修为,为了早些让卉卉败阵。未曾想,半路杀出个不知名的男子,他仅以一道寻常剑气就压住了自己的攻势,实力不可小觑。自己以血祭剑实属无奈,故能安然脱身就已知足。

“你以血祭剑,魔族的功法还是那么的不明所以然。偏执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过激行为,几千年过去了,看来你们依旧固执信奉这一歪理。”男子看似轻狂的说,却也是道出了个中所以。

“待你能接下我这一招,再听你细说大道理。”说罢,严翼将全身法力注入剑内,剑身骤泛暗红光芒,把洞内一切照的通透。剑锋大力一划,一道疾强光束向那男子灌去。

朦胧之间,卉卉竟开始担忧男子和她自己都会双双葬埋于此。

他能巧妙躲闪这一凌厉的剑气,然后带自己出去疗伤。会的。他做得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