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更新时间:2018-09-03 15:41:08

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连载中

重生之妖女嫁邪王

来源:粉色书城作者:仅年分类:重生主角:白清珑

主人公叫白清珑的小说是《重生之妖女嫁邪王》,是作者仅年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她一生错付,落了个鲜红刺目,一身尽折的结局。再次重生,那狼子野心的人的血由她来放,那狠心亲人的命由她来收,那对欺骗她的野鸳鸯的情由她来断,一个,都不会放过!可是,这报复的道路上她千挑万选寻到的傍身大树,貌似有点不对劲儿?“你不是对女人避之不及,恨之则杀么?”“夫人,你是个狠女人,我怕被你杀了,既成了你的夫君,我不敢不从啊……”被扑倒在床榻上的狠女人揪着床单默默的想,最后……到底谁从了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清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不过十四岁之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重生了,那一刻,她知道,一切尚未发生,一切尚可报复,前世害过自己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此时此刻,她端庄优雅的站在角落里,听着那所谓的父亲与母亲谈论着她的婚事。

前世的今天是她期待已久的日子,是她欢呼雀跃的日子,而今……

“华玉林副将与清珑两情相悦,老爷您可不能棒打鸳鸯了。”白夫人,白清珑当年瞎了眼的从心底里感激的人。

“是啊,姐姐与他两情相悦,父亲莫要拒绝这提亲才是。”白雁冰!

白清珑的手狠狠的攥成了拳头,看着那桌案边的三人,你一言我一语。

身死时她才知道她的父亲,她的丈夫,她的妹妹,早早的就合计在了一起,豺狼之辈,要的不过就是行那谋害之事,怪不得,怪不得,前世她外祖一出事,华玉林与白浮就一个从无数副将之中升了虎威将军,一个从三品官成了一朝丞相。

可今时今日,她还会让他们如愿么?

她那假模假样的父亲,貌似沉吟了一瞬,就要开口,“嗯,此事……”

“父亲,母亲,我前日在外玩的时候,听说厉王要选王妃了。”白清珑突然抬起了头,打断了白浮的话音,她语声淡淡,却一石激起千层浪。

那双眼睛里没有浮躁,没有欢喜,没有伤心,有的只是无限的冷静与淡漠。

初看这样眸子的白雁冰,心中霎时就是一惊,这位被他们玩弄于股掌的嫡女,为何会有这样的眼神?她从前的怯懦,依赖,好似在这一刻,已全部收敛,剩下的均是勘不透。

“你说什么?”白夫人比白雁冰还要惊讶,“你说厉王要选妃?”

白夫人问这话可没有让白清珑回答的意思,她心念一转,已立即回头看向白浮,“老爷,此事以后再议,厉王选妃,必然是朝臣未婚配之女均要前往,冰儿非长非嫡……”

白清珑心底满是冷笑,非长非嫡……呵,此时的白雁冰便只是一个庶出的妹妹了么?

“爹爹,厉王……厉王那样的人,女儿……”白雁冰也终于回过了神来,她立即就抱住了白浮的手臂,惊慌失措。

就在这一家子因白清珑的一句话纠葛的时候,门外突来一声传唤,“圣旨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厉王今日选妃,凡未曾婚配女子,一律前往紫竹园,违旨者,斩立决。”

圣旨来的突然,白雁冰几欲昏倒,白清珑心头微讶,前世的今天可没有这道圣旨,厉王选妃的圣旨是在三日后传下来的,当时的自己已与华玉林定亲,白雁冰更是甘愿做了自己的陪嫁,躲过了这厉王选妃。

难道是因为她的重生,时间发生了错乱?她摇了摇头,甩掉这不相干的念头。

“爹爹,爹爹,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要嫁给那杀人魔头!”白雁冰哭丧着一张脸,艳丽的眉眼尽是风情。

“厉王的十任正妃已全部死于非命,他的王府后院里更是每日都抬出来女人的尸体,老爷,您不能让冰儿去送死啊!”白夫人更是哀嚎。

唯有白清珑,她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家人,冷笑,“华玉林的求亲父亲可以定夺于妹妹身上,这厉王的鬼门关,我去,总不能辜负了母亲与冰儿妹妹这些年对我的好。”

“清珑……”白夫人欲言又止,但眉间的喜意却是怎样也掩盖不住。

“姨娘不必挂念与我,厉王选人从来看心情,我也不定会被选上,到时归来,偷梁换柱,我依旧可以嫁给我的玉林哥,冰儿妹妹依旧可以在这府邸里做她的小姐。”白清珑表现的天真,好似不知那厉王有多恐怖。

白夫人与白雁冰却是都松了一口气。

“老爷,您看……”

“好,就这样,想来清珑也是侯爷的外孙女,就算厉王过分,也不至于残害侯爷的血亲。”白浮的那张国字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这个女儿当真是被**的极好,他的心中甚为欢喜。

白清珑的身上穿上了白雁冰的绫罗绸缎,那衣裳衬的白清珑巴掌大的小脸白皙非常,有一股不该属于她的质傲清霜于不知不觉中显露,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让白雁冰的眼里多了几分嫉恨。“清珑,你这模样,只怕那厉王看了,真的会心动,可千万一路低头,表现的低调一些。”

“哎……可惜圣旨初下,那人就在外面等着,也不敢伤了皇家体面,否则该将你打扮的丑一些才是。”白夫人的眼底想到了当年那个惊才艳艳的女人,心中也多了几分怒意。

“姨娘,你捏痛我了!”白清珑淡淡的拂开白夫人的手。

“对不起,是娘亲太过担心了。”白夫人揉了揉她刚刚下了狠劲儿的地方,歉意的笑了笑。

白清珑只是摇头,所有的吩咐与嘱托,她都一一应了。

但没有人知道,今日,她要兵行险招。

紫竹园里,无数女子愁云惨淡。

终于一个个的进了那判.决命运的高台帘幕之中。

远远的没有人听得到那立在湖水中央的高台里究竟再说些什么话,只有一个个愁云满面进去的女人又兴高采烈的走出来。

“厉王没有选我,真好真好……”

出来的人大多数说着这样的话,白清珑的心跳愈加的鲜明了。

终于轮到了她。

她踩着小舟行到了那高台边上,一步一步走进了帘幕。

她无焦无燥,无惧无忧。

只这样如藕花深处突来的仙人,淡淡的站定在众生的面前,而她眼里的众生,唯有厉王一人。

厉王,歪靠在美人榻上,手握一壶清酒,肆意的往嘴里倾倒,只是一张侧脸就能颠倒众生,行云流水的姿态,看上去竟颇为洒脱,但这不过是表象,谁又能想到,这厉王的所作所为,对得起他这个名号。

十任正妃,血泊里高挂,王府后院的血怕是洗都洗不干净。

他不喜欢女人,却又有无数人想要他的后院里有女人。

“你不怕我?”厉王未听一言一语,缓缓坐了起来,他衣衫款款,露出蜜色健壮的胸膛,勾魂摄魄。

猜你喜欢

  1. 异世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宫斗小说
  4. 情有独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