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掌中之物

更新时间:2019-06-20 17:20:56

掌中之物 已完结

掌中之物

作者:贝昕分类:言情主角:傅慎行何妍

热门小说《掌中之物》由贝昕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慎行何妍,内容主要讲述: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一个不屈不挠的灵魂,以及一段处处是错的纠缠⋯⋯四年前,她送他进监牢,直至确定他被执行死刑,方才安心。四年后,他扯她入地狱,亲眼看着她被侮辱伤害,却仍不解恨。这是一场精心准备的报复,也是一场隐忍持久的复仇。傅慎行原本以为,何妍会一直是他的掌中之物的。简单一句话:前期男主虐女主成渣,后期女主虐男主成灰⋯⋯没错,就是这么简单。看前面,别幻想男主心慈手软,看后面,也别指望女主善罢甘休。(前面章节已删改,如若发现剧情、语句有衔接不上的地方,请自开脑洞,呜呼,哀哉!)注:楠竹无三观无节操无底线⋯⋯简直渣得不是个东西!请尽情地批判他,但请不要伤及无辜(比如作者)。友情提醒:文内涉及诸多阴暗面,请随时保持警惕,稍有不适立刻关闭页面。欢迎讨论剧情,但谢绝人参公鸡,谢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当天晚上,傅慎行就知道了何妍通过花姐寻找于嘉的事。他预料到何妍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不过却没想到她会有这么蠢的举动。

“通过花姐找于嘉?”傅慎行轻轻扬眉,略有意外。

阿江点头,“花姐是这样说的,两个人中午一起吃了顿饭,快吃完的时候何小姐才突然提出这事,还给花姐看了于嘉的照片,不过因为是生活照,花姐当时没能认出是谁来,应下了会帮她问。”

傅慎行唇边上勾起丝若有若无的嘲讽,又问:“她怎么和花姐认识的?”

“那天就是花姐把何小姐从‘醉今朝’送过来的,花姐说她没别的意思,全是因为何小姐是您带过去的人,这才有意结交的。”

阿江刚刚见过花姐,花姐见他亲自去问这事情,有什么说什么,半点没敢隐瞒。

傅慎行沉默,也许是他把那个女人看得太高了,她的确够狠够倔也够带劲,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可惜下了床就有些弱了,不足以做他的对手。

他有些放松,却又有些失望。阿江还垂手立在一旁等着他的吩咐,他想了想,说道:“叫花姐过两天就把于嘉的下落告诉她,我倒是要看看她能做什么。”

傅慎行既说过两天,花姐绝不敢等到两天半,第三天一早就赶紧联系何妍。电话打过去的时候,何妍正在学院里开动员大会。一个国际性的经济论坛要在南昭市举行,需要一些外语专业的志愿者,于是这个工作就很荣幸地落到了何妍他们头上。

瞧见来电显示“花姐”,她赶紧起身出去接电话,就听花姐说道:“说了您都不信能有这么巧,这丫头现在就‘醉今朝’混着呢,用的是花名,又整容整得厉害,那天见照片我愣是没认出来!”

这话真假难辨,何妍听着也只是笑笑,“花姐先别惊动她,等我过去看看再说。”

花姐忙应下了,“行,您什么时候来了给我打电话,我带着您逮这丫头去!”

何妍挂了电话回会议室,刚悄没声地坐下,院长那里就用钢笔重重地敲桌子,“我再强调一次,这个经济论坛是国际性的,影响非同小可,我们在那里代表的不仅仅是H大,更代表的是南昭,绝对不能出任何纰漏,尤其是带队去的辅导员,你们要负起责任来,谁的学生出了问题,我就找谁!”

院长在上面讲得声嘶力竭,同事却忍不住凑到何妍耳边吐槽:“明明叫着‘志愿者’,却干着那不志愿的事!哦,叫咱们挑成绩好的学生去给他们白服务,人家学生不愿去怎么办?”

何妍轻声道:“应该问题不大,毕竟是个很好的锻炼机会。”

“OK!那你去啊,我班里的学生也交给你,反正我是不想去那伺候人的。”同事赶紧说道,又忍不住低声抱怨:“要能分到会展中心还好,万一分到什么机场、车站的,能把你累成狗!”

何妍听了也浅浅一笑,应付道:“看运气吧。”

不想她这回的运气还算不错,带去的那二十个学生全被分去负责外方来宾的接待,很是难得。甚至为了方便工作,会务组还把他们这些志愿者安排在和参会嘉宾同一家五星级酒店里,虽只是住最最普通的客房,可对于这些学生来说也已是一个不小的惊喜。

会议尚未正式召开,何妍也就无需盯守,她把学生全安顿好就开车离开,径直往“醉今朝”去找花姐。根据她查来的消息,傅随之那人自命风流,喜好流连花丛,回国期间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醉今朝”。

是的,她的目标从不是于嘉,而是傅慎行的堂弟傅随之。

这是她百般思量之后选择的切入点,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现如今已身在虎穴,为得虎子也只能往虎穴更深处爬。傅随之很危险,可也是最有可能寻得突破的一个点。她很清楚,一直都很清楚。

花姐就在“醉今朝”外面等着,见何妍过来忙就迎了上来,“按您吩咐的,我没惊动那丫头,只故意先没给她安排客人。”

“谢了,花姐。这事不好把您扯进来,毕竟她是在您手下做事的。您能帮我到这,我就已经十分感激了。”何妍谢她,下意识地掩了下风衣领口,这才往“醉今朝”里面走,又与花姐说道:“这样,麻烦您再给我开个包厢吧,等我一会儿找到于嘉了,也好有个安静地方说话。”

花姐事前得了傅慎行的交代,不论何妍叫她做什么都照办,于是答应得极爽快,道:“没问题,我叫他们给您在VIP区开个小包。”

这正中何妍的心意,“那谢花姐了。”

花姐摆摆手示意不算事,亲自领着何妍去了一间小包房,又叫服务生了上全了酒水果盘等物,这才告辞离开,“您先坐一会儿,我去叫于嘉过来。”

“麻烦您了。”何妍十分客气,起身送了花姐出门,这才又回来坐下,暗暗盘算她的计划。过了大约有个五六分钟,就听得有人在外面象征性地敲了两下门,然后房门就被人直接推开了。

进来的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留着黑直长发,脸上的妆容也并不浓厚,颇有几分清纯的味道,待看清静坐在沙发上的何妍,她明显愣了一愣,笑容僵在脸上好一会儿,这才又极不自然地叫道:“何老师。”

何妍表情平静,淡淡说道:“先过来坐吧。”

于嘉在一旁坐下来,**才刚挨到沙发就赶紧说道:“何老师,我不是故意骗你,我也是没办法,我实在是家里条件困难,父母身体都不好⋯⋯”

何妍突然打断她的话,问:“你之前知道傅慎行是谁吗?”

于嘉愣了一下,急声解释:“我不知道,何老师,我之前真的不知道,那时候我还没来这,也不知道傅先生是谁,是在一起的小姐妹说可以推荐我到这边来,还可以找人帮我办休学,我才动了心。”

何妍缓缓点头,不动声色地喝了口水,又端起于嘉面前的水杯递给她,“别着急,喝点水,慢慢说。”

于嘉应付地喝了一口,继续说道:“何老师,请你相信我,我真是到了‘醉今朝’之后才听到傅先生的名头,偷偷打听了一下,自己也吓了一跳,可又不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何妍一直不说话,就直坐在那里听。大约过了三四分钟,于嘉的语速突然慢了下来,眼神也有些涣散,身子晃了两下,一个“何老师”都没能说完,人就软倒了下去。

何妍依旧面不改色,镇定地起身上前查看于嘉情况,确定她是真的昏迷过去,马上利落地脱下了自己的大衣,露出里面略显暴露的紧身黑裙来。她又把盘着的长发散下来,给自己涂上大红色的唇膏,匆匆对着光可鉴人的墙壁照了一下身影,悄悄出了包厢。

走廊里灯光昏暗,她走得摇曳生姿,一眼看去和混迹在这里的女人没什么不同。走到拐角处,这才见到了一个服务生,她上前把他扯到角落里,塞了几张粉红钞票到他衣兜,媚笑着问道:“小哥哥,傅少在哪间?”

服务生先是愣了下,却丝毫没怀疑她的身份,眼神往衣兜处瞟了一眼,低声把傅随之的包厢号告诉了她。何妍向他笑笑,继续摆着腰肢直奔傅随之所在的包厢。

那房间比上次来的那间略小,不过也派头极足,里面混了男男女女十几个人,何妍推门进去的时候,里面正是群魔乱舞,众人只当她是个普通的小姐,谁也没留心她,直到她不动声色地走到傅随之身边,把贴着他坐的小姐一把扯开,傅随之这才注意到她。

被扯开的小姐傻了一下,刚要发火就被傅随之一个手势给制止了,再不敢说什么,只忿忿不平地横了何妍一眼,往旁边挪开了地方。

傅随之稍稍往后仰着身体,上下打量何妍,“何小姐?”

何妍毫不介意地往他身上贴过去,凑到他耳边说道:“傅少,我时间有限长话短说,关于傅慎行和沈知节的事情,如果你感兴趣就来这个地址找我,这几天我都会在那里。记住了,别打我电话,去了找个H大的志愿者问一下就能找到我。”

她说着,就把一张纸条塞进了傅随之上衣口袋里。傅随之却只是冷眼看她,似笑非笑,“何小姐,我认为我知道的事情远比你要多。”

“是吗?”她已起身站起,闻言又回身看他,“如果你这么觉得,那你完全可以不去,就当我今天没有来过。”她说完又讥诮一笑,转身往外走去,赶在傅随之反应过来之前离开了包厢。

回到那间小包厢里,于嘉还在昏迷,大衣和皮包等物俱都还在,何妍轻轻松一口气,重又把头发盘起来,擦去了艳丽的口红,把自己恢复成原样,这才上前去脱于嘉的衣服,掏出手机给她拍了数张半裸的照片,这才作罢。

她把水杯里的水尽数倒掉,重新换上了新的,然后便静坐在那里等着于嘉醒来。那**的时效不长,又等了一会儿,于嘉就悠悠转醒,表情先是迷茫了几秒钟,很快便就反应过来,吓得赶紧坐起身来,质问何妍:“你对我做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拍了几张照片。”何妍淡淡答道,把手机里的照片在她面前晃了一晃,又道:“你放心,只要你以后听话,我就把这些照片删掉。”

于嘉可不是没出校门的小姑娘,她很快就镇定下来,反问:“你要我听什么话?如果我不听呢?”

何妍答道:“就算你不听话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撑死就是把你这些照片寄给你父母亲友、街坊四邻,尽我做老师的责任。你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到时他们还会不会认你这个女儿,那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

于嘉恨得咬牙,“何老师,你这样不觉得过分了吗?我可没得罪你。”

“得罪没得罪不是你说了算的。”何妍冷笑,拎了皮包站起身来,又道:“我也从没的罪过你,你不一样帮着别人骗了我吗?”

“我又不是故意的!”于嘉叫道。

“这有区别吗?”何妍嗤笑一声,也不再听她解释,径直往外面走。

于嘉哪里肯放她走,急忙上前一把扯住了她的皮包,试图去抢她的手机,怒道:“你把照片给我删了!”

何妍并未和她争夺,就站在门口,看着她从自己皮包里翻到手机,可苦于不知手机密码而无法打开手机而抓狂,然后又不失时机地**她道:“别白费力气了,你打不开的。”

于嘉眼中的凶光一闪而过,忽地把手机用力向地上砸去,冲过去狠跺了几脚,这还不算罢休,又抓过瓶水尽数倒在了破碎的手机上,才抬眼挑衅地看向何妍,“放心,何老师,手机我陪你新的!”

何妍冷冷地看着她,将彻底毁掉的手机从地上捡起来,不发一言地离开。她步子很快,沉着脸,像是恼火而去,可实际上心里却想放声大笑,这手机折磨了她许久,虽然知道傅慎行不会就这样放弃对她的监控,可能把它这样毁了,她也觉得解气。

走过大厅时,她叫住了个擦肩而过的服务生,塞了一百块钱的小费给他,吩咐道:“我姓何,麻烦给花姐说一声,就说我有事先走了,回头再谢她。”

她说完了就匆匆往外走,不想在这里多停留一秒,只怕再节外生枝,可惜墨菲定律告诉我们,事情往往会向你所想到的不好的方向发展,只要有这个可能性。何妍人刚走出大门,尚来不及下台阶就迎面碰到了傅慎行。

小说《掌中之物》 第16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古代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