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神君撩人套路深

更新时间:2019-05-07 13:59:08

神君撩人套路深 连载中

神君撩人套路深

来源:掌文作者:危亭分类:仙侠主角:莒蔹苍桓

主人公叫莒蔹苍桓的小说是《神君撩人套路深》,本小说的作者是危亭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莒蔹家本是八荒战神之后,可惜早已家道中落。而她嫂子却是海荒真君的嫡女,茫茫海荒的公主。她哥在八荒无权无势,自然入不得海荒真君的法眼,嫂嫂被强行许给了别人! 作为殿堂级好妹妹的莒蔹,在嫂嫂出阁的前一晚,救出了她,成全了她和哥哥私奔的愿望。眼看着十个月过去,莒蔹万万没想到,气急败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心!"苍桓拉住我往后退的同时,朝着后方的尹婵儿喊了一声。
"不过区区一只猛兽,有何可惧?"凤凰天女却不顾苍桓的提醒,并指点出一束火光攻向那幽深的洞口。
"快快退回来!"苍桓那双骨节分明的手伸向天女,意欲将她拉回来,可是那大洞之中陡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凤凰天女猝不及防之下竟被吸了进去!
"孽畜放肆!"尹婵儿见状,也是悍然出手,一道银色光束抛入洞中,可是已然为之过晚,光华散尽,凤凰天女已不见人影。
"她太莽撞了,此处是一个奇点,被拉扯进去之后,可能出现在矿区内任何一个地方。"苍桓摇了摇头,不过却未见什么犹豫之色,回头对我说了一句:"待在这儿别动,等我回来。"
"唉,我们可是结伴而来,天女遇险,我们当然应该一块儿去救她。"
"别闹,矿区之中密布杀局,此去必然危险,若是出了状况,我有可能护持你不住。"
他的眼神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我也知道不该和他对着干,是以只得点头,任他一个人前去救人。
见我点头,他又对尹婵儿说道:"还望尹姑娘替我照拂一下阿蔹。"
"殿下放心,婵儿必不负殿下所托。"
看到尹婵儿脸上的笑容,我不免有些后悔答应苍桓留下来。
苍桓再看了我一眼便纵身跳入那大洞之中,瞬间就没了身影。
"殿下和天女都不是凡人,你也不需要太过担忧。"尹婵儿笑盈盈地看着我,不知情的人可能还以为她与我关系多好呢。
"只听得殿下唤姑娘阿蔹,不知道姑娘姓氏为何啊?"
我虽然不太愿意搭理她,但到底不好对她不理不睬,是以答道:"我姓莒。"
"莒?莫非,你是战神之后?"尹婵儿的眼神突然变得幽深起来,让我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尹姑娘啊,你也听说过战神?"我不由得问起有关我先祖的事情,似乎这样才能让我感到心安。
"战神啊,他可是八荒六合的守护神,当年他坐镇荒天关之时,不管来了多少孽族都无法逾越雷池半步,不像如今,荒天关都有些岌岌可危。"
她一步步朝我靠近,那种寒意更深重了许多。
"不过自打他三千年前莫名失踪之后,这八荒六合就再无他的音讯。连他的子孙后嗣也渐渐没落,世间人都快要忘记战神的英名了。"
"呵呵,尹姑娘似乎对战神极为了解。"
"对呀,当年我和他还有过不少交集呢。"
真不愧是个修长生法的老姑娘,我先祖三千年前就失踪了,她居然还能和他有所交集。
我正准备再扯些话题和她唠嗑,却不想她身后的石壁突然扭曲起来,露出一张凶恶的面孔。
"小心背后!"我指着那石壁上的人面叫道。
尹婵儿迅速转身,想都没想就劈出一记手刀,打得那面孔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我还没来得及考虑要不要给她帮忙,那面孔旁边便又凝聚出一个面孔,那个鬼东西把它的嘴巴张大到一个诡异的程度,发出尖锐的叫声。
那声音凄厉无比,听得我头昏脑胀。
"吼!"
突然耳旁又传来一道吼声,我心想"吾命休矣!"
不曾想开始出现的两张人脸竟然露出极畏惧的表情,甚至开始了逃离。
不过一头浑身尖刺的怪兽一跃而起,将那两个人脸全部吞入腹中。
"吞金兽!"一旁的尹婵儿发出一声惊呼,吓得我浑身一个激灵。
我定睛看去,这吞金兽面貌丑陋,一双眼睛大得堪比铜铃,周身是暗金色泽,四处都凸出有尖刺,卖相实在不佳。
看着鼻子里哼哧出白烟的吞金兽,我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如今苍桓和凤凰天女都不在,我身旁只有一个心怀叵测的尹婵儿。
而今我的处境,可谓是前有狼,后有虎。
我只恨平素修炼不曾刻苦,导致而今一条小命悉数捏在别人手上。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我倒想见识见识你这凶名在外的吞金兽。"
得亏尹婵儿没有借兽杀人的想法,她居然越过我向吞金兽杀去。
尹婵儿岁数大了,道行也着实强大,她挥洒之间居然把吞金兽打得连连后退,眼看着这吞金兽不敌,尹婵儿准备一举将它擒下。
可是那吞金兽却一下撞入旁边的石壁之中,竟然直接融入了那坚硬无比的矿石之中,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不怪乎说这吞金兽难缠,他居然能与矿石水**融,不分彼此。"尹婵儿失手之后,便在原地站定,面上也不见什么沮丧之色。
真真是年纪大了,心境淡然。
"那我们该如何是好?不寻得凤凰天女,我们岂不是拿这吞金兽毫无办法?"
"不错,没有凤凰天女融化矿石,我们根本不可能抓住这吞金兽。"尹婵儿转头看向我,那种莫名的寒意又一次袭上心头。
我心下疑虑起来,这尹婵儿与我家先祖恐怕有些过节,她竟然给我一种来自血脉的惊悸。
不过我也不怕她对我出手,毕竟苍桓出来若不见我,定然会与她清算。不过,她刚才若不替我抵挡吞金兽,借那头怪物除去我,即便是苍桓也无话可说。
这女人心,真是海底针,我无论如何也猜不透她到底意欲何为。
"莒姑娘还是离我近些,免得待会儿又有诡异发生,我来不及救援,你现在可不能出事,不然我岂非有负殿下所托?"
听到她的话,我睁大了眼睛,现在不能出事?
"呵呵,倒是麻烦尹姑娘了。"既然她说我现在不能出事,想来她暂时不仅不会对我出手,还会尽全力保护我。
既然如此,我何不好好利用这个现成的侍卫?真要把命丢在这里面,那还真是不值。
"对了,尹姑娘,刚才那个人脸是什么东西啊?它们居然能为吞金兽所食?"
"呵呵,如果我没猜错,刚才那东西可能是矿石年深日久之下修成的精怪。它们本质上还是矿石,所以才那么惧怕吞金兽,甚至在其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老妖婆就是老妖婆,见识非我所能比拟,她的这个解释显然是合情合理。
"这矿区如此危险,难怪每年出土的矿石数量都极少。"我眉头一皱,这么低的产出率,若是不早日解决这吞金兽,恐怕要耽误荒天关将士装备的更新了。
"不错,荒天关将士武器装备更新在即,若不能尽早擒获这吞金兽,所造成的影响太大了。"
想来这尹婵儿对荒天关之事也是颇为看重,倘若荒天关出事,孽族入侵,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她必定也是无法独善其身的,所以在这件事上我应该可以与她站在同一战线。
"不过,你也不必要太过担心。东荒真君那里少不得还是有些存货,只要能尽早抓获吞金兽,这一次出土的矿石纵使少了些,也不至于出大乱子。"尹婵儿摆摆手,显然不准备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我倒想知道姑娘是否是当年的战神之后?昔年,战神的英姿让我拜服,时至今日我也无法忘怀。"
她对自己的伪装似乎很自信,这时候居然说起了瞎话。说实在的,若不是血脉之中的那抹悸动,我也可能会认为她是一个好人,可现如今我实在是无法对她生出好感。
"尹姑娘要知道这些干嘛,如今身处险境,我们还是多注意周遭环境才好。"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古言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