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残颜皇后

更新时间:2019-03-15 14:02:16

残颜皇后 已完结

残颜皇后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猫小七分类:言情主角:连曦儿冷希

主角叫连曦儿冷希的小说是《残颜皇后》,它的作者是猫小七 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丑妻强势蜕变,妖娆绝美。是金玉,总会发光。连曦儿一张丑颜,注定了她这一生的坎坷不平。她命运多劫,被后娘亲爹,卖入名门,为的只是那泼天的富贵。爹不疼,家不亲,纵是再大的富贵,又能如何?面对冷冰冰一张床,连曦儿刚为新嫁娘,却比一个府中的下人还不如。侮辱,责骂,抽打……她生生受着。总有一日,她会妖娆蜕变,惊艳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吗?”

冷风忍不住的嘴角往上勾了一勾,便算是笑了,墨玉般的双眼透出一丝玩味的笑容,这小子,肯定又是在自食恶果了。

无力的瞟了一眼难得露出笑容的冷风,冷雨心中那深深的被压迫感就越发的变重变沉了。

哎!

主子啊主子,这个差事,怎么就这么两难呢?

他只是随口一说嘛,主子,还真要把他的新娘赏给他了不成?

艾玛的,这个差事,好难当,他是既不想接,又不敢不接,简直要愁死他了!

……

雨后的天空很美,美得就如那新妆上容集恩宠于一身的娇柔新娘,只是,连曦儿这个新娘,却并不包括在内。

冷冷清清的新房中,除了在屋角象征性的摆着一张床,上有着一床喜被之外,在别的地方是连个喜字都没有贴。

甚至那烛台之上的蜡烛点的还是普通的红烛,跟那喜烛连边都蹭不上。

小翠小心的扶着连曦儿在冷雨的指引下踏进了这处新房,转身送走了冷雨,着实的心怒难平。

“小姐,这太可恶了,那个冷希还是不是人啊?连迎亲都让人代了,居然连拜堂也要人代,是不是……是不是……”

小翠不满的嘀咕着,只是那句“是不是也要让人代入洞房”这话是怎么也说不出来的。

“小翠,不许多言,以后要叫姑爷!”

连曦儿娇声轻斥,声音不大,却极具威严,只是在这威严的声音中不由得夹杂了一丝颤音。

“可是小姐……”

小翠心内不甘,却在看到小姐凤袍之下泛白的十指时,终是不忍的含泪应道:“是,小姐!”

她不想再让小姐不高兴了,只是这样,她真的便高兴了吗?

“好了,你下去吧!”

连曦儿轻叹一声,小翠的心思她又如何不知?

只是既然嫁了,就要守这妇道才是。

小翠含泪点头,她的小姐虽是红巾盖头,却是浑身上下水湿,连个替换的衣服都没有。

冷宛没有给小姐准备第二套衣服,柳茹那个恶婆娘,也更不会。

所以,连她一个当丫环的,都已经换下了身上的湿衣服,可怜小姐,还在苦命的坚持着。

这该死的姑爷为什么还不来啊,这一身新娘装,按照规矩只有小姐的夫君才能脱下来的。

小翠真心看着小姐,很着急,但连曦儿却并不在意,摆手让小翠下去,小翠无奈,只得离开。

“吱呀!”

随着一声轻轻的开门声,冷风扑进,连曦儿被雨水淋透的身子,眨间被门缝里强行吹进的冷风寒得哆嗦了一下。

小翠终于离去,整个房间,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洞房的夜,没有温暖,更没有喜气,有的,只是一团彻骨的寒。

“衣服,快干了吧?”

动了动难受的身子,做为新嫁娘的轻喃的自嘲一声,心头不觉有丝苦涩。

她这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窝啊,看来,她这未来的相公,对她是压根的不上心。

想到小翠那句没有出口的话,连曦儿的心头又是一震,他,该不会真的要这样做吧?

肚子里“咕噜”一声饥响,连曦儿这才记起,她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而且穿着这一身水湿的喜服,她的身体也开始有些隐隐的发热,好像是伤风了。

泛白的十指微抬,双手悄悄的掀起红盖头。

见屋内空空荡荡的,除了一支红烛之外并无他物,甚至就连她坐下的这张床,也是普通至极,连顶帐帘都没有,抬头就能望着房顶上的木头。

心下不觉苦笑,看来,连这处喜房也是随便布置的,否则怎么连张桌子也没有?

她这个新娘子,可真是不讨喜。

“他,应该是不会来了,如此也好,将我忘了吧。”

看看外面天色,连曦儿打起精神,素手轻扬,一把掀掉自己的红盖头,接着便快速而细心的脱去了自己的一身湿衣。

然后看着那床戏水鸳鸯的锦被,快乐的将自己裸湿的娇躯挤了进去,满足的叹息一声,终是嘴角一勾,一张布满麻子的脸上,居然显出一抹俏皮来。

“进食是没希望了,不如就好好的保持一**力吧。”

苦中做乐,连曦儿一向很认命。

无奈的抚着自己微热的额头,连曦儿将身子努力缩起,面向床里,终是沉沉的侧身睡去。

冷希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情形。

“这么快?”

冷酷的嘴角微勾,就着昏暗的烛光慢慢的靠近,却刚巧听到她一声不安的**,不觉星眸微闪。

这声**好诱人,清纯不掺杂质的音调中夹杂着一丝销魂之声,她这算是在G引他吗?

等走近了,星眸更显深沉。

怎么?

光洁如玉的臂膀**在外,竟是不着寸缕?

“连家有个好女儿啊!”

嘲讽的低语一声,长手突挥,粗暴的一把扯去了盖在她身上的衣服,霎时,一具活色生香的处子娇躯CHI裸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唔!倒是生就了一副好身子呢!”

探手轻触,顿觉触感光滑,尤胜最上乘的锦缎般,令他唇角轻扬的讥诮,“呵!好是好,不过,就是有些太急了些。”

突的收回游移在连曦儿身上的那一只手,转手解着自己的衣带,那一双灿如星辰的眸光微微眯起,映着昏暗的烛光,那眼神中没有半点情欲,有的只是一抹发人深思的恶魔般的微笑。

沉沉睡去的连曦儿,淋了一天的雨水,虽然已是脱尽了湿衣,用那柔软舒适的棉被裹紧了自己,却还是逃不脱伤风的噩运。

不多时浑身发烫,终是痛苦的低吟一声,接着便忽然感觉自己身上的被子全被掀走了,心中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那连拜堂都要找人替的夫君来了。

刚想起身,便听到了冷希那番语带嘲辱的话来,当下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感觉到大娘似是隐瞒了自己许多事情。

正要再问,却忽然一只粗糙的极尽侵略性的大掌便抚到了自己的身上,丝毫没有怜惜的来回的磨蹭着。

连曦儿心中一惊,一颗雨湿的心不住的怦怦乱跑,想睁眼又不敢,只得干脆紧闭着双眼,继续装睡。

“怎么?既然醒来了,那就睁开眼,让我好好的看看你吧!”

冷希嘴角一勾,早已从她骤然紧绷的身上,洞察了她装睡的事实。

身子一起,随手脱掉身上最后一件遮体的衣服,霎时,一具健壮有力,没有一丝赘肉的男性躯体便不着寸缕的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唔!”

微微轻叹一声,连曦儿认命的睁开了双眼:“夫君?是你吗?”

不管如何,他对自己再怎么不好,总归是自己今生的夫君了。

连曦儿……不是认命,她是真的太认命了。

“夫君?这个称呼很刺耳,只是,我不是你的夫君!”

冷希勾起,讥讽的冷言相对。

他看到她就有气,想到她是被硬塞给他的,这心中的火气就更旺,连带着体内的**也更加的汹涌难奈,这时的他只想狠狠的用她来泄火。

他也从来就不会承认,她连曦儿会是他冷希的妻子。

他现在只想要,狠狠的羞辱她,**她!

让她知道,这一生,她这个丑八怪,想要做冷宛的女主人,那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事。

痴人说梦!

“不是夫君?那你是?……”

连曦儿怔忡,惊呼,难道真被那丫头给说中了?连洞房也要让人来替么?

想到这些,连曦儿顿觉万分羞愧,心头念头一起,伸手急扯刚被拉下的锦被,耳中只听一声冷笑,一双大手已是有力的按上了她的裸背。

恰在这时,蜡烛燃尽,屋内一片漆黑。

“啊!你不是夫君,你放开我!”

连曦儿惊恐万状,屋内黑乎乎一片,她只觉得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身子猛烈的挣扎着,一不小心竟是与他趁机压下的男性上身,紧密相贴。

“哼!原来你这么的迫不及待呢!”

再度冷嘲一声,冷希昂然起身,按着她的双手也微微的放松了力道,但并没有离开她的身子,而是直接将她侧卧的身子强硬的拉平。

一手按住她的腰身,一手则是凭着直觉突的探向了她的下身:“我倒要看看,连家,终是生出了怎样的一个YIN荡的女儿!”

“不!我不是……我…….啊……”

连曦儿急声反驳,无奈身体一阵绵软无力,他那探在她下身的一只手指,竟是强行突破她的防线,毫不温柔的探向了她的更深处,令她不自觉的痛呼一声。

干涩的痛楚,是一种煎熬的痛!

女人在这样的房事上面,一向是处于弱势的。

连曦儿,也不例外。

女人,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种泄欲的生物而已。

她长这般丑,他能够要她,已经很给她面子了。

“怎么?你不是什么?你的身体都这么热了,还想否认?”

黑暗之中,冷希微眯的两眼熠熠闪光,她的紧窒令他十分愉悦,如此看来,至少连家的这个女儿还没有被人破身,倒是挺让他稍作安慰的。

虽然没有看到长相,但是看这肌肤的润滑度,他早早便起了发泄的**。

“求求你……不要!”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古代小说
  3. 幻想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