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拐个邪王宠着玩

更新时间:2018-12-03 16:46:19

拐个邪王宠着玩 连载中

拐个邪王宠着玩

来源:微小宝作者:斩月刀分类:穿越主角:倾月凌渊

主人公叫倾月凌渊的小说是《拐个邪王宠着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斩月刀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本是魔域九州高冷女战神,一着不慎遭人暗算,差点魂飞魄散!附身成丑女废柴也就罢了,她居然还要和一个脾气臭嘴巴毒的男人共用身体!这教她如何能忍?!“哼,顶着一张臭皮囊,你肯定嫁不出去。”“那你要庆幸才对,你应该不会喜欢被男人压在床上的感觉。”一场荒诞的相遇,牵出两人纠缠不清的前尘往事。当记忆封印再度开启,命盘再次转动,这一次,他们并肩而战,睥睨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去那种地方都要乔装打扮一下,不然有人报官或得罪了谁,被认出来会倒霉的。”

倾尘站远些,上下打量了一下倾月,又绕着她转了几圈,随后满意地点点头:“可以了。”

倾月低头看了下自己的男装,扯下自己蒙面的黑色巾帕,道:“装扮成这样,一上街就会被抓吧。”

“额,的确有点像抢劫的。”倾尘捏着下巴,一本正经地思索,“该怎么调整下呢?”

“两个笨蛋凑一起真是令人心碎。”凌渊的声音响起,让倾月直想翻白眼,“等到了地方,再戴上面巾不就好了?”

“你闭嘴,赶紧炼好魂魄滚蛋!”倾月自然不肯承认,她的确没想到这点。

倾尘有点疑惑,小心翼翼地问:“姐姐,你刚刚是在跟谁说话?”

“一个蠢货,不用管他。”倾月揉了揉他的脑袋,拉着他出了门,“没事,等到了地方,我再戴上面巾就好。”

因为倾月的脸已成为全城标记性印记,倾尘特意为她抹了很厚的脂粉,虽然遮去了大部分的红纹,但脸色却惨白得吓人,走在路上反而引起更多人的侧目。

倾月早有心理准备,在倾尘的带领下,他们七拐八拐穿过几条巷子,最终来到一条偏僻无人的死胡同。

胡同很窄,阳光也照不进来,阴暗的角落里已长了许多青苔。

倾尘熟稔地钻进胡同,朝站在巷口的倾月招招手,说道:“入口就在这里,待我施个法。”

“小屁孩,还懂施法?”

她笑着走过去,看倾尘颇为得意地运起灵力,一股淡蓝色的光焰自他掌心绽放,潮湿的空气如水纹荡漾开来,片刻过后,一道传送门凭空出现。

“快走,我的力量只够撑一小会儿!”

倾尘半个身子探进去,拽了一把倾月,两人都刚跨进门内,那道淡蓝色的光就消失了。

比起方才的得意,倾尘此刻有点窘迫,他挠挠头,低头道:“没人教我修炼,我自己琢磨了很多次,也没办法再撑得久一些。”

“无师自通,你已经很不错了。”倾月拍拍他的肩膀,激励道:“改天我给你找个厉害师父,你绝对能称霸全大陆。”

“真的假的?”少年满身热血,开始畅想他今后风光无两的大侠生活。

“带对路就是真的。”

倾月话还没说完,小伙子已经边跑边跳地蹿了出去,就差没哼小曲儿了。

“你自身都泥菩萨过江,还不忘给自己找个小拖油瓶。”凌渊消停了大半日,又忍不住开了口,“这个小玄孙哪里有半分骨骼清奇、练武天才的样子?”

“所以我才把他托付给你啊,凌渊大人。”倾月捂着嘴,小声对他说。

“我才不要,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收一个徒弟。”凌渊态度很坚决,颇有种对天立誓的意思,倾月没多想。

这是条曲折幽暗的通道,黑暗的环境让倾月想起了那片虚无的识海,凌渊常年待在那一片黑暗之中,还能保持话痨的本性,真是难得。

大约走了半盏茶的功夫,两人来到一扇极为宏伟的雕花木门前,有两名衣着黑色纱裙的女子正守在门口,见到有客到此,微笑着打开了门。

倾月把面巾戴上,迎着喧嚷声走了进去。

她本以为这身土匪打扮会太扎眼,哪曾想大门内是另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形形色色的人走来走去,像她这样用巾帕或面具遮脸的再寻常不过,更有打扮成树精或猫妖的。

她留意到角落里还有三个人顶着一模一样的猪头面具,你推我搡的,应该是在争论撞衫的事。

“全城的蠢货奇葩都来了,这场面真是壮观。”凌渊忍不住吐槽,倾月难得没有让他闭嘴,原因是这次她深有同感。

拎住倾尘的后衣领,她微微俯身,低声说:“你确定是这里?怎么看他们的脑子都不太正常。”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话音未落,周遭不少人纷纷投来锐利的目光。

倾尘有点着急,跺了下脚,拉她躲到一旁附耳说道:“这些人修炼品阶很高,说话小点声,不然惹来麻烦,我可保护不了你!”

听他说要保护自己,倾月心里觉得好笑,又有点温暖,她笑得眉眼弯弯,敲了下他的额头,“知道啦,小不点。”

收起开玩笑的心思,倾月在偌大的场地里走了一圈,她发现这里进行的丹药生意很广泛,小到炼丹所需的器具材料,大到各类禁制丹药,只要价钱合理,基本都能成交。

最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竟然还有人贩卖妖丹。

妖丹是魔域内妖魔鬼怪多年心血炼化出的精华,丢了它,虽不至于魂飞魄散那么惨,但妖丹主人会被打回原形,在那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还不如魂飞魄散来得痛快。

她曾经也有一颗,但那天为了守住她微弱的魂魄壮烈牺牲了。

一切都要回到从前,想想就很心塞。

倾月叹口气,继续搜寻聚魂丹,但转了两圈,都没看到这味丹药的影子。

不得不找个小贩询问,结果人家一听她报出的名字,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大兄弟,你要的这种也忒高级了,别说我这里弄不到,你就是找到这里的老板,也没指望。”

“那你知道有谁可能会知道一些线索吗?”倾尘仰起头追问,他希望能帮姐姐问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你要不去问问老板?她今天来了,”小贩抬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朝西北角的方向指了下,“那不,穿白裙子的美女就是。”

美女?这么大的一个地下黑市,竟然是个女人在经营?

倾月顺着小贩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那人的身影竟有些熟悉,她走近细看,白衣女子已拐进了一间小屋,她只看清了对方的侧脸。

“姐姐,你认识她吗?”倾尘边问边走过去,准备趴门缝。

“一边玩儿去,”倾月把他拽回来,“走的时候我叫你。”

“可是她……”

“小孩子听墙角会长针眼,赶紧玩儿去。”

倾月打发他离开,自己则在小屋附近徘徊,为了不惹人怀疑,她还买了一粒据说是五百年树妖的妖丹。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白衣女子推门而出,倾月看过去,那张如出水芙蓉的俊脸一下勾起了她的记忆,这人叫澜溪,是苍星国第一青楼霁月阁的琴师。

她顶着风头如此大的名号,还敢经营地下黑市交易,倾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倾月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搭话,询问关于聚魂丹的事,但很快屋内又走出一人让她停住了脚步。

那人一身锦服,身形峻拔,一把折扇挡住了脸,大步朝门口走去。

鬼使神差的,倾月跟了上去。

过程中,她看清了那把折扇,季兰舟经常拿着它在自己面前招摇,想不记住都难。

这里是丹药交易黑市,季兰舟是朝廷命官,更是萧星寒最信任的人,他怎么会偷偷摸摸的出现在此?

难不成来暗访?

不对,他若是代表朝廷来此,这里早就应该被一窝端了。

雕花大门打开,倾月跟着他走了出去,她发现对方的脚步顿了一下,应该是注意到有人在跟着。

她也没想遮掩,走进那条曲折的通道后,快走两步拍了下他的肩膀,道:“季大人你不是去忙围猎的事了吗……”

话还没说完,对方身上的灵力陡然暴涨。

倾月警觉撤退,却没来得及,肩膀被对方狠拍一掌,那股强大的灵力卷挟着她狠狠撞到了墙壁。

风,呼啸而至,她闻到了血的味道。

左臂无力地垂下,动弹一下都扯得神经痛,倾月低低咒骂一声,右手运起灵力,红色的微光自指尖绽出。

又一股凶狠的灵力压顶而至,倾月迎头反击,可下一秒,她猛然收了手,怔愣地盯着眼前那张俊美的面孔。

萧星寒!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萧星寒在微弱的光中看到了那双澄澈的眼,他心下一惊,手上的灵力已无法收回,他猛地侧身堪堪避过,手狠狠击中了倾月身旁的石壁。

轰隆一声巨响,在空旷的地下空间里回荡。

倾尘闻声跑来,发现倾月受了伤,急得直跺脚:“姐姐,你伤得重不重?”

没等她回答,他就狠狠推了萧星寒一把,大吼道:“你这个人怎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人?我姐姐她哪里招惹你了?!”

“别吵了,耳朵被你震聋了。”倾月把心急如焚的少年往身边一扯,压低嗓子对萧星寒道:“对不起公子,刚刚是我认错人了。”

说完,她拉着倾尘要走,但萧星寒拦住了她的去路。

他一把扯下她覆面的黑巾,露出纱巾后那张惨白的脸,虽然白得有些诡异,但脂粉遮去了她脸上的红纹,显出了她绝美的骨相。

“倾月?”萧星寒低低唤了她一声,有惊讶,也有惊艳。

倾月不太想在这种地方与他见面,本欲摇头否认,但倾尘心直口快,跨步上前将倾月护在身后,满是敌意地瞪着萧星寒,“你别乱来啊,我们是温家子弟,我们爷爷很厉害的!”

萧星寒径直绕过他,不由分说打横抱起倾月,向外面快步走去,边走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倾月在他怀里很不自在,她挣扎着要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别动。”萧星寒收紧手臂,话语间习惯性带着威势,震得跟在一旁的倾尘把反对的话咽了回去。

“喂,都说了让你放开,听不见?”

倾月猛然直视进萧星寒的眼底,秋水剪瞳中闪烁着点点红芒,她的语气变得很冷,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逼人的气势。

又来了,先前他触碰到她的胳膊时,也是这种慑人的压迫感。

浑然好像在瞬间变了个人。

萧星寒顿住脚步,与怀里的人对视片刻,他终究还是放了手。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豪门小说
  3. 现代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