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上位皇后不好惹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9

上位皇后不好惹 连载中

上位皇后不好惹

来源:微阅云作者:南宫锦分类:重生主角:叶蓝茵宋弈晟

主角叫叶蓝茵宋弈晟的小说是《上位皇后不好惹》,本小说的作者是南宫锦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疼痛,叶蓝茵的唇瓣早已失去了血色,双手按着凸起的腹部,那里不断的在往外流着血。云阳王坐到床畔将她扶起,她的身子靠着他,克制不住的颤抖。“蓝茵,你受苦了。”他的薄唇在她耳畔,轻轻的呵着气。蓝茵只觉得眼皮无比沉重,强自撑着,抬手握住他的手臂,“诸铭,我此生从未求你,如今只求,保住……孩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忠对她终究还是念念不忘的,只是无形间多了些分寸和规矩,刻意的谨守显得生分了许多。

“阿忠。”她回以浅浅的一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他若执迷,自己也没办法。

“小鱼,我是来跟你告别的。”他嗫嚅着说,“明儿我就走了。”

“啊?”蓝茵有些意外,“现如今这情形,你还能离开王府吗?”

“每年中秋过后,我都要跟着安总管去骊山收租子的,你忘了?”他看着她的眼神明显不舍,但是她的心思却在别处。

对,各皇子都有部分封地,至于封地的收成等都是自行收纳,而宋诸铭的封地就是个幌子,实际秘密训练了一批死卫。

可……

“若是你和安管家走了,这府里剩下的人更是少了。”如果宋诸铭允许了他们的出门,是不是代表着要对宋弈晟下手了?

阿忠却以为她是在害怕,拍了拍胸脯道,“小鱼你不用怕,我没几日就会回来的。再说了,虽然府里人不多了,可虎卫军守着,你也不用怕,就是……好好照顾好自己!”

“阿忠,你说,你要去骊山?”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问了一遍。

木木然点了点头,他怀疑小鱼有没有在听他说话。

“那……你能帮我个忙吗?”她心里暗忖,这简直是老天在给她创造个机会啊!

“什么忙?你尽管说,只要能帮得上的,我阿忠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能帮她一点一分都是极高兴的。

“现在还不好说,晚上我找你吧!”她想了想,如是说道。

019、帮忙

燕小鱼晚上要来找他,阿忠自然是兴奋不能自已,他甚至觉得,还是会有挽回的余地的。

而蓝茵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晚上伺候宋弈晟睡下以后,她轻手轻脚的走到后院,阿忠早就等候在那,看到她来,一脸激动,“小鱼!”

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走上前,左右看了看,将一个袋子塞到他的掌心里。

“这是什么?”阿忠有些狐疑的问。

“几条绣带。”她小声的说,“你既去往骊山,沿途遇见槐树便将这绣带系到树枝上。”

“为什么?”他一脸奇怪,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们家乡的习俗,沿途一路朝山,在槐树系上绣带可以保平安,祈福。”她胡乱找了个借口。

对于她的要求,阿忠自然是没有异议的,不过还是有点不明白,“什么时候你家乡有这种习俗,我没听说过啊!”

蓝茵板起脸,“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没说过!”

“愿意,我自然是愿意的!”生怕她真的生气了,阿忠将袋子塞进怀里,“有别的事要做吗?”

缓缓摇头,她道,“没有了。”

“小鱼,我这一走,快则数十日,慢则一个月,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他免不得又是一番不舍。

略点了点头,蓝茵道,“你路上也照顾好自己,外面人心叵测,多留点神!”

虽然只是简单的两句话,但是阿忠也很开心了,“我知道,小鱼,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早点回来的!”

看他开心的样子,她有些动容,唇瓣动了动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口。

“那我先走了!”转过身离开,阿忠恋恋不舍的看着她的背影,也回房去了。

周围一片静悄悄的,从树丛后闪过一个人影,很快便不见了。

安福跟阿忠第二天一早就都走了,本来就人丁萧条的安阳王府显得更加的空寂。

对于被软禁这件事,宋弈晟格外的冷静,他每日里除了三餐,就是看他那本似乎永远看不完的佛经。

秋日的暖阳是最好的,不烈不冷,恰恰是最让人身心舒畅的时候。

用罢早膳,他就在院子里支了张躺椅,靠在上面看书,蓝茵就陪在身旁,主仆倒也无话。

直到隔墙外传来了的吹吹打打的声音,好不热闹。

墙外的喧哗愈发衬得墙内的寂寥,难为他还能一本正经的看下去,不一会儿,连书都盖在了脸上,蓝茵仔细一看,睡着了。

回屋拿了条毯子给他搭上,转头就看到柳儿站在院外冲她招手。

看了一眼依旧在睡的安阳王,她犹豫了一下,迎出去小声道,“柳儿,怎么了?”

“王爷睡着了?”她看了一眼里面,轻声的问。

蓝茵点点头,就听柳儿接着说,“咱们去门口瞧瞧热闹。”

“什么热闹?”拧起眉头,她从来就不是爱凑热闹的人。

“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啊,云阳王下聘,可风光了,全城的人都在瞧呢!”她脸上难掩兴奋之色。

心里猛然被狠狠戳了一刀,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介怀,可还是痛了痛,“给谁下聘?”

020、阻挡

“听说是玉丞相的掌上明珠玉娉婷,京城第一美女。”柳儿说着,边拉着她的手就要往正门去,“聘礼那个丰厚,堪比当年迎娶镇北将军的孙女,哎……这个不好说了,走,瞧瞧去,咱这辈子没这命,饱饱眼福也好!”

脚步动也未动,她仿佛生了根一般,手从她掌心中抽了出来,“我不去!”

“王爷睡着了,只瞧两眼,无妨的!”以为她是担心安阳王怪罪,看了眼里面,显然人还没醒。

“主子们成婚,奴婢们再眼红也羡慕不来,没什么好瞧的!”不想再听到有关于宋诸铭的半个字,她抬脚往院子里走回去。

柳儿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眯起眼,暗暗啐了一口,装什么呀!

从自己死去的那天到现在,也不过数十日,短短数十日,他监斩了自己满门,又转身迎娶他人。

是啊,玉娉婷,当日也曾有过数面之缘,的确美到让人心动,又是玉丞相的爱女,现如今,宋诸铭掌控了兵权,又有了老臣的扶持,他已经是大权在握,再不需要她从旁浴血奋战了吧!

所以,飞鸟尽,弹弓藏,她甚至,等不到秋凉就成了那弃扇。

“恭迎王爷……”柳儿的声音有些仓促,也刻意提高几分,脚步微一顿,她转过身,正看见那人从院落外走了进来。

今日的他一袭紫红色缎袍,腰间白玉佩带,冠发束得一丝不苟,走得很快,经过她身旁时目不斜视,卷起了一阵清风。

几乎只怔忡了一刹那,甚至来不及去想他怎么来了,一个箭步挡在了他的面前,“王爷,我家主子还在安睡,请容奴婢通报。”

宋诸铭走的很快,没料到这个下人居然敢突然冲出来阻挡她,险些收步不及。

“好大的胆子!”他淡淡的声音,轻声呵斥又听不出喜怒。

一屈膝,跪在他的面前,“王爷息怒,但我家王爷一贯身子不好,若是惊扰到了动了元气,怕最后还是累得王爷心疼。”

她这番话明着抬举他兄友弟恭,却又不动声色的拒了他直闯进去。

如鹰隼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婢女,她低着头垂下脸,看不清什么模样。

正想开口让她抬起头来,看看有多大的胆子时,里面传来淡淡的轻咳。

宋弈晟手里提着佛经,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看上去脚步轻飘飘的,就跟踩在棉花堆似的。

“三哥,咳咳……你来了?”他习惯性的咳嗽几声,“听闻你今日与玉丞相下聘,怎地有空到我这里坐上一坐?”

见了他,一时宋诸铭也就忘了面前的这个有点胆识的小丫头,绕过她径直走向安阳王,“七弟,下聘这等事自然有专门的人操办,念着天气好,顺路经过,便来瞧瞧你。”

一手扶在他的肩头上,手指合拢,蓝茵起身跟在后面,眼睛瞄见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不由得皱起眉。

他习惯性的动作,她是再熟悉不过了,对付这样一个病弱之人,居然还用这么大的力道试探,宋诸铭,你心底除了自己,可还有不疑之人?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背后的目光,他突然停下步子转身,犀利的目光射来。

心头一惊,连忙垂下头避开他的视线,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

021、择亲

见他停下步伐看向燕小鱼,宋弈晟道,“三哥今日来的不巧,府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只怕不能留你在这里用饭了。”

宋诸铭这才收回目光,“说起来,你遣散了这府里大半的人,谁来照顾你,不如让三哥给你安排些人手吧!”

“谢过三哥的好意了!”他在石凳上坐了下来,“只是我本就深入简出,也用不上什么人,遣散家丁,本就是为了减少开支,三哥这番好意,我心领了!”

“瞧你这话说的,堂堂皇子,连点家仆还养不起么,传出去叫人笑话!”宋诸铭皱了皱眉,一副不悦的样子。

蓝茵只垂手站在一旁,他们的话如风过耳边,过而不入。

“呵呵,让三哥费心了!”他笑了笑,对于他的指责并不反驳,也无半点不悦之色。

宋诸铭很快就把话转上正题,“对了,听说承欢前两日来过了?”

“是呢,在府外胡闹了一番,让我训斥了两句就回去了。”宋弈晟淡淡的笑着,“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任性。”

她听得出来,这是让宋诸铭不要跟小孩子计较。

“已经十七了,不小了。”宋诸铭顿了顿,“是时候选个驸马约束下她了。”

听到这话,宋弈晟眉梢微挑了下,脸色还算平静,轻笑了笑,“三哥所言也甚有理,只不过总要选个合适的人选,不然的话,就承欢这性子,几个男子能包容。”

“合适的人选未尝没有,我瞧着吏部侍郎的公子也算品貌端正,性子淳厚,承欢若是择了这样的驸马,也算一门喜事!”他虽是陈述的语气,却分明是在表态,这事儿,他已经决定了,人选也选好了。

宋弈晟面上的笑容终于凝住了,缓了片刻,幽幽然说,“总得问问承欢自个儿的意思吧?”

“自古以来,女儿家的亲事都是父母之命,更何况咱们身为皇室中人,只要你我觉得合适,禀明了父皇,父皇指婚,乃是皇恩浩荡,如何轮得到女子自己的主意。”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唇畔险些要克制不住的浮起冷笑,七年前,也是同样的秋高时节,他牵起自己的手说,“蓝茵,我心换你心,你若情愿,我此生不负,你若不愿,我毕生守护。”

现如今,却言辞凿凿何必问女子的意见,宋诸铭,到底是你变了,还是这才是你的真面目?!

“这个……三哥做主便好。”他顿了一下,“我身子素来不好,就有劳三哥了。”

“说的也是!”宋诸铭点了点头,“那你就好好养身子,别的事不用操心了!”

站起身,他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少拖了安阳王下水,乐阳公主的亲兄都同意这门婚事,总不是他云阳王独断专权吧。

他做事,从来都是要达目的还要好名声,滴水不漏!

“那就……不送三哥了,咳咳……”宋弈晟由始至终都是眉眼淡然,甚少抬眼看人,一副精神萎靡的恹恹样。

宋诸铭经过她身畔的时候,步子停了下,眼角很快的扫过她一眼,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直到他彻底消失不见了,她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放松,每次看到他,都是进入了戒备状态,浑身上下的刺都炸了开来。

那熟悉的气息弥久不散,却让她几欲作呕,胃里翻滚着,脑中闪现的是那手起刀落的画面。

“呕——”到底忍不住,扶着一旁的树干呕起来,脸色难看的很。

事实上,宋弈晟方才就已经注意到了,她的面色很不好看,但是没曾想居然吐了。

“你还好吧?”他探头看了她一眼,并未上前。

好不容易压下那股感觉,转过身道,“奴婢失礼,请王爷恕罪。”

“人有三急,何罪之有。”轻飘飘丢下这么一句,他拍了拍方才坐过的石凳,然后进了房。

等他进房了,蓝茵才反应过来,什么人有三急?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抚了抚胸口,跟在后面进得房,却见他已经展开了绢纸,拿了毛笔蘸满了墨汁,提起在纸上写着什么。

她仔细瞧上一眼,居然是他常看的佛经,正楷的小字在他挥舞下一气呵成,不多会儿,一整张纸就写满了。

赶紧上前撤下,他接着再写,笔端不停,她就从旁撤纸,研墨,并不开口打断他,任由他发泄着。

也不知写了多久,只听得“咔嚓”一声,那笔居然应声而断,半截还提在手中,半截已经骨碌碌滚到了地上。

他怔了怔,忽然丢开那半截断笔仰天大笑,指尖沾了些墨汁,笑声不歇。

默然的看着他,蓝茵知道他是恼,是怒,却又言不能言,做不能做。

同为皇子,现如今是砧板上的肉,自己被软禁不说,就连同胞妹妹的婚事都帮不上忙,

如何不恼。

缓缓的蹲下身去,将断落在地的笔给收拾起来,温声道,“王爷就是将这佛经抄上千遍万遍,也无法改变什么。”

听到她的话,他收了笑,慨然道,“是啊,改变不了什么。什么都改变不了!”

“王爷若是心中不平,就当替乐阳公主想出挽救的法子,而不是逃避已对。”她丝毫不忌讳的直点重心。

宋弈晟目光幽深的看着她,似乎在探究着什么,“你怎知我心中不平,你又怎知我逃避?你还知道些什么?”

“奴婢只知道王爷有满腹才华却甘于屈居人之下,甘于碌碌。”走回到他的身旁,她将那两截断笔放在了纸上,恰恰好压在他所写的那些字上,“以王爷之才,文可安天下,武可定江山,困于这府内谈何无欲无求,不觉的太可惜了吗?”

忽然一阵风迎面,几乎是一瞬间,他的手已经钳制住她的下颚,捏紧往上一抬,“谁教你的这些话,你又到底想做些什么?”

“奴婢只是替王爷不值。”她并不回避,也没有惊恐,望向他的眸子清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惊悚悬疑小说
  3. 青春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