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一夜情欢,总裁不知深浅
一夜情欢,总裁不知深浅

一夜情欢,总裁不知深浅 花花凉 著

连载中 欧延淼简安悠

更新时间:2018-11-21 15:40:59
小说主人公是欧延淼简安悠的小说是《一夜情欢,总裁不知深浅》,它的作者是花花凉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我和南先生的婚礼上有一个阔少爷过来捣乱,还声称要我支付他的“初夜费”,这个晴天霹雳让我的婚姻彻底破裂,公婆再也不待见我,老公对我性冷淡。这样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阔少爷每天都来骚扰我,还在警察局当着众人的面说想要了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十多分钟的行驶后,夏晚歌到家了

“谢谢你。”她下车,诚心道谢。

程蓉芷笑着摇头,她递出名片,“如果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可以找我。那,我先走了。”

夏晚歌目送她驱车离去,抱着贝贝,有些沉重的走进了家门。

夏母正坐在凳子上,弓着腰,一动不动如同雕像。

夏晚歌皱着眉,泪意一涌而上。她过去摸了摸母亲的手,“怎么这么冷?”夏母还是没有反应,夏晚歌抱着母亲,“妈,弟弟一定会平安无事,我一定会找到弟弟的。”

夏母这才回过神来,她抱着女儿,身体不停的哆嗦着,哽咽着哭喊着,“夜笙,我的夜笙……你在哪儿呀?你快回来!我的夜笙……呜呜呜……”

夏晚歌的衣服渐渐湿了。

这个经历了风风雨雨,被丈夫抛弃后依旧能带着他们过日子,在大难面前从来不轻易低头的女子这时候在自己的女儿哭得像个孩子。

夏晚歌紧紧咬住下唇,她忍住眼泪,不让掉下来,她告诉自己,从此时此刻开始,一定不要用眼泪面对困难。

夜色如一望无际的海洋,淹没了他们的身心。

远在京城的宗政家这时候的气氛也不算太好。

因为宗政樵昏迷不醒老爷子出山的原因,外界本就对公司诸多议论,股价一度跌停,这段时间只有亏无入。宗政铭更是雪上加霜的捅了一个大篓子。

原来他想把宗政锦安插入总部,没想到被媒体曝光他们的关系,宗政铭的发妻陈氏被气得回了娘家。陈氏家族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不仅旁敲侧击,还及时召开媒体发布会趁机装可怜,宗政家为挽救形象不得不和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与陈家达成一系列不合理的合约。

老爷子住着黄花梨木雕龙拐杖,随着不断地的责骂不停地戳着地面,仿佛要戳出个无底洞才甘心。

“你个不识好歹的臭小子,我是造了什么孽才生了你,我早该在你出生的时候就掐死你。这个关头你给我闹出这么大的事,你让阿清阿瑜怎么想?你个臭小子……”老爷子说着说着,就差点儿动手了。

这时候管家李伯打开了书房的门。老爷子正在气头上,自然没什么脸色,他瞪着李伯。

李伯一脸喜色,“少爷醒了!”这个消息总算给一连数天都笼罩在阴影之中的宗政家破了一道口子,千万缕阳光照耀。

老爷子闻言心中郁气全无,他健步如飞,跑到宗政樵的房间,宗政铭心中焦虑,不安的跟了上去的。

“阿樵,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渴不渴?还记得我吗?”这着急的模样与刚才的盛怒截然不同,老爷子一连串的问题向还处于恍惚状态中的宗政樵砸去,。

突然间车祸,然后变成了狗,再因为一个女孩又变回了人,这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做梦一般,恶梦与美梦的交织。

过了许久,在老爷子和宗政铭的注视下,宗政樵总算找回了自己。他喝了一口李伯递过来的水,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还好……”他还是需要时间来捋清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

老爷子松了一口气,白发老人仿佛突然之间就年轻了一些,他容光焕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现在,你要养好身体,我宗政柏的孙子回来了,宗政集团的掌门人回来了!老李,快快快,先去做些清粥,阿樵也饿了。还有,今天晚上,宗政家一定要齐人,一起吃晚饭……”

李伯连声应道,“好好好!”显然也是非常高兴,毕竟宗政樵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在他心中,宗政樵就是他的孙子辈。

宗政铭这时候也挂上了笑容,“对对对,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应该的,应该的!”他看了看老爷子的脸色继续说道,“阿樵你看,你昏迷这几天,你爷爷头发都白这么多了。你大伯我也是担心,你也知道,我有个儿子……”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爷子狠狠一瞪,宗政铭立刻闭了嘴。

宗政樵略一思索,就知道他这位大伯在说什么了。无外乎就是宗政锦的事。

宗政锦在宗政嫡系旁系可以说是赫赫有名,基本上宗政家的人都知道他的存在,而且,他一向是作为私生子女奋斗的方向。

据他所知,宗政锦的母亲当年是宗政铭的“真爱情人”,但是情难比金坚,他抵不过百分之一的宗政集团股份以及百分之20的陈氏集团股份的陪嫁诱惑,就这么抛弃别人了。过了十多年,抚养宗政锦的人知道个中缘由找上门来要挟获利,彼时的宗政铭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钱权地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他半公开的认下了这个儿子,陈氏不敢说什么。老爷子因为宗政锦的母亲是难产而亡,倒也默认了,只是有个条件,宗政锦永远不能入族谱,也就是说,就算宗政锦姓宗政,但是他对外,永远不能和宗政家有关系。

本来嘛,在上流社会,有私生子私生女的也没什么,但是,有些传承的家族是认死理的,私生子女碰家族产业绝对是不被允许的。

能让老爷子生气的,无非就是他大伯见缝插针,想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让宗政锦进入家住产业获得更多利息罢了。

宗政樵见大伯只在老爷子一个眼神下就变得畏畏缩缩的样子,忍住了倍觉荒唐的笑,“大伯,你先出去吧,公司的事,我会解决的。”

老爷子又是一记眼刀,“还不快滚?呆在这里做什么!”

宗政铭此时只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得了,他灰溜溜的走了。

“阿樵,那小子的事你不用操心,现在,你要赶紧养好身体!”

宗政樵看着老人,一时间有些感慨,“让你担心了。”他说。

老爷子倒是中气十足,他呵呵一笑,“担心什么,我孙子那里这么容易就被打倒。想当年,把你一个人丢到意大利,你还混得好好的,一次小小的车祸,怕什么!”话虽如此,但老人的害怕难得有人了解。

宗政樵知道老爷子的口是心非,也说没什么,他握住老人的手,上面的老茧让他想起老人严苛而细心的教诲。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老人逐渐低下的头暴露了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老人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走了。宗政樵注视着他有些蹒跚的步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卧室窗户大开,阳光照在床上,金灿灿的一片。宗政樵闭上眼,静静感受这一刻。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急忙起了床,他动作有些踉跄,像是不适应两只脚,又像是过于虚弱的原因。

宗政樵拿起手机,拨给了程蓉芷。

正在噼里啪啦敲着电脑的程蓉芷一看来电,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在那一刻,她似乎听见了心芽重新破土而出的声音。

程蓉芷急不可耐的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沙哑,但那种独一无二的感觉,就是宗政樵。

“蓉芷,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个人,夏晚歌,我要她所有的资料,越详细越好,今天晚上八点之前,你发过来给我,”宗政樵想起夏晚歌,不由得眼含温柔,如果这是一次真的旅程,那么夏晚歌就是这一趟奇幻之旅中最大的收获,“还有,如果夏晚歌有个叫夜笙弟弟,你就给我立刻出动我手中的力量,一定要把他找回来。”

他在这边期待着夏晚歌在看到夏夜笙的笑容,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一边程蓉芷瞬间的呆滞。

过了好一会儿,程蓉芷才应答,她觉得不会这么巧。程蓉芷扣着手指,心跳开始加速,她正想再问宗政樵,“什么时候醒过来,要不要自己去看他”这一类的问题,那边却传来宗政樵一句丝毫不拖泥带的“挂了”。

嘟嘟嘟的忙音让程蓉芷突然泄了气,她长叹一声,对同事的关怀摇头一笑,继而投入她的总裁宗政樵给她的工作任务中去。

宗政樵挂了电话后又立刻拨给了远在欧洲的朋友也是下属康奈。

康奈在他出事前就带着高达上百亿亿人民币的生意任务远赴欧洲。如果这一战可以取胜,那么宗政家在欧洲商场的地位可是是直线上升,全面打入欧洲市场。

**响了好一会儿,康奈才接,他明显是在睡梦中被吵醒的,“我不管你是那路天王老子,你最好有真正重要的事,要不然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宗政樵见怪不怪,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是我。”

“**,你醒了?”康奈彻底清醒了,“我靠,你都不知道这些老外有多难搞定,最终合约他们一定要你来,我都拖了几天了,不能再拖了,你必须尽快赶来,不然我们的计划就告吹了!”

宗政樵也只事态紧急,他没有废话,“你给我争取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会准时到那。”

康奈挪开手机,暗骂了几句,“我不管,你要给我加工资!”啪嗒一声就挂了,继续闷头大睡。

宗政樵知道康奈的意思,他这么说,必然是会做到的。

现在,先要解决的是宗政集团的老虎蛀虫问题。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