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历史 > 肆爱冥君

更新时间:2018-11-07 15:34:17

肆爱冥君 连载中

肆爱冥君

来源:掌中云作者:柳香儿分类:历史主角:司徒白谭梦瑶

主人公叫司徒白谭梦瑶的小说是《肆爱冥君》,它的作者是柳香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娘子——”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蛊惑着我的心。“嗯……”我轻声地应和,但完全没有意识。我好像漂在一片温暖的海面上,身子随着波浪起起伏伏,意识也若有若无。“为夫可让你满意了?”那个充满魅惑的声音再次响起,钻到我的心里,痒痒的。“你是谁?”我努力地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一片红色,其中一道白光在闪烁。“我是你夫君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我是怎么也睡不着了,毕竟那梦境太过真实,如今我又知道了梦里的那个人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哪里还敢入睡。

只想着熬过了晚上,白天再慢慢休息便是。

只是我这两天一直在外面奔波,经历了这么一连串的事情,如今又受了伤,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眼看着撑到了半夜十二点多,已经是困得不行了。

为了防止入睡,我便强撑着起身来,在屋子里来回的踱着步。

因为不想让人发现,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没睡下,便连灯也没敢开,手机也不敢玩,只借着月光,在屋子里来回走着。

只是夜晚更深露重的,我虽在屋里,却也觉得浑身发冷,便拿了件厚的睡衣穿上。

略走了一会儿之后,我便听到楼道里传了一声瓷器落在地上的声音,接着便是轻微的争吵声,隔得远了,声音听得不是很真切,可听起来就是在争吵的样子。

我拧了拧眉,悄悄裹紧了睡衣,轻手轻脚地将门打开了一点,向着走廊的深处望去。

司徒峥的母亲是住在三楼上的,这二楼前面的第一个房间给了我住,深处相对的两间较大的分别是司徒峥和司徒羽的房间。

走廊的深处有一扇大大的落地窗,也不知道是不是刘妈忘了关,月光从窗外洒进来,让走廊里显得没有那么黑,勉强能够视物。

此时冷风嗖嗖地从那窗子里灌进来,吹得轻薄的窗帘一起一伏的,咋一看之下,像是有什么鬼魅在那窗帘之后作乱一般。

我缩了缩脖子,此刻走廊里静悄悄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刚才的一切像是我的错觉。

我敛了敛眉,正准备关上门,那隐隐约约的争吵声又传了出来,正是从走廊尽头传来的。

我左右看了看,轻轻将房门关上,小心翼翼地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去了。

传出声音的地方正是走廊尽头跟我的房间一边的房间,因为没有来过司徒峥的房间,所以我也不知道发出声音的房间究竟是司徒峥的房间还是司徒羽的房间。

首先听到的是司徒羽阴阳怪气的声音:“你这戏做得可够真的,你是不是也看上她了,你可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接着是司徒峥冷清的声音:“你别胡闹了,赶紧休息吧,明天我还要带云瑶出去散散心,她这一次想必被吓着了。”

这一次,司徒羽的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云瑶,云瑶,叫得可够亲热的……”

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禁一慌,原本以为在我面前,司徒峥对司徒羽已经够宠爱,够言听计从了,可没想到私下里他们交流起来竟是这么个局面。

这兄妹两个到底在打什么哑谜,刚刚说的那个司徒峥做戏的对象想必就是我了,莫非司徒峥真的是在图谋我身上的什么东西,这才费心接近我?

这世间之事,不是图财就是图权,或者还有图色,可我这个相貌虽说也不差,凭着司徒家这样的身家,多少名媛淑女想嫁进来,他要什么样相貌的没有;

图财,我一穷二白,要不是父亲的事情,我也不至于这么快就答应了他的求婚;

图权,更是无稽之谈,钱权一向不分家,我连给父亲治病的钱都没有,又哪里来的权。

这么一想之后,对于司徒峥要娶我这件事情,我就更加疑惑了。

这个时候,屋子里的两人还在说话,可此刻他们的声音明显放小了,这门又足够厚,隔音效果还不错,我竟听不清了。

我动了动身子,准备将耳朵更贴近门一点,可这个时候,我竟觉得脖子一凉,像是有什么东西站在我身后一般。

我浑身的汗毛嗖的一下就竖了起来,并战战兢兢地向我的身后看了过去。

昏暗的月光下,刘妈那张七十多岁的,布满了沟壑的老脸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时候了,刘妈竟然还未睡觉。

若是她这个时候出声,里面的两人立即就会发现我在这里偷听他们说话,到时候我又怎么解释?

凭着我的直觉,司徒峥必定不会跟我撕破脸,可以后必然更加防范于我,要找到他们家的真相我会更加难上加难。

这么一想之后,我便将手放在唇上,嘘了一声,示意刘妈不要说话。

刘妈是司徒家的下人,未必会帮我,不过只要今天将刘妈安抚住,等天一亮,若是有人问起,我只说半夜口渴,出来找水喝,太黑走错了道便是。

到时候虽然司徒峥他们会怀疑我,可怎么的也比现在就被抓了现行强。

可奇怪的是,刘妈在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之后,什么表情都没有,又直直地往前去了,前面就是落地窗,我以为刘妈要去关窗,便默默地注视着她。

可她就像是没看见落地窗是开着的一般,人直直的就往前踏了过去,眼看着就要一头栽下楼去,我急急上前拉了一把。

好在她动作很慢,不过前脚刚踏出去,重心又在后脚这边,我这才轻轻松松将她拉了回来。

不过她像是没有发现刚才的危险一般,被我拉回来转了一个方向之后,又缓缓地向着走廊的另一头去了。

接着便是她下楼的声音,司徒家的下人一般都是住在楼下的。

有了这么一茬,我便不敢再继续偷听下去了,急急回了房间。

我捂住心口,仔细回想了一下刘妈的神色,她刚才虽然是在看我,可眼神却没有焦距,莫不是梦游?

只有神志不清的人,才会看不见这么大的落地窗没有关,还不管不顾地踏出去吧。

我长叹了一口气,将门反锁好,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来看了一下,已经凌晨三点了。

此时我的眼睛已经很涩了,不过既然已经撑到了这个时候,我便躲在被子里,找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新闻胡乱看着。

不知不觉也过去了不少时候,直撑到了凌晨五点,我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搞笑小说
  3. 修仙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