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替身情人

更新时间:2018-11-07 10:22:12

替身情人 已完结

替身情人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初二遇见分类:言情主角:林夏遇江在铖

《替身情人》是初二遇见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替身情人》精彩节选:林夏与林初是一对同卵双生姐妹,一样的样貌,不一样的命运。 十岁那年,林夏遇见了江在铖,那时候她的世界还是天真无邪,他的世界却暗无天日,她告诉他荼靡花的花语——陌路的美。向来缘浅,奈何情深。江在铖以为那个荼靡花树下的女孩叫林初,错了二十一岁那年,江在铖出现了,那时候林初已经成了红遍大江南北的艺人。然后林夏与江在铖开始了一场爱情游戏,戏里,她是他的情人,是林初的替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在铖迎上林夏的眸光,不闪不躲,轻启唇:“是你。”

声音似乎冰冻千尺,丝毫没有温度,符合这个男人的风格,言简意赅惜字如金。

“很意外?”林夏笑了,酒窝深深,这是林初的笑法,很久以前,她就不会如此笑了,她的酒窝很淡。

以林初的骄傲,她不会将就与一个对她冷若冰霜的男人,可是江在铖似乎违反了林初的择偶标准呢。

林夏看不清这个男人,一双那样深沉的眸子里,一望不尽的黑色,她窥不透半点蛛丝马迹。

江在铖斜靠在皮革转椅上,态度默然:“很意外。”一双凉眸对上林夏,语气深意,“有什么事?”

很意外呢,林夏……这个名字,一如林初般熟悉,江在铖冷笑,永远让人看不懂的表情。

既然佯装,就有始有终,林夏还真想试试,她的演技相较于林初如何。她自然地淡笑:“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你说要是报纸没登出来,是不是我还要预约啊?”

林初惯用的嗔怒,她学得很像呢。

江在铖嘴角似笑非笑:“以林初还是林夏的名义?”

林夏如梦惊醒,她的假装到此为止。这个男人有一双让人无处顿寻的眼,似乎洞悉一切。

林夏一瞬的愕然,随即淡漠地挑起眉毛,唇畔微抿,酒窝浅浅:“果然精明啊,商人就是眼尖,什么时候认出来的?”

这才是真的林夏,笑容永远到达不了眼底,酒窝浅浅,她与林初的区别。

衣服,头发,表情,林夏都没有遗漏,她与林初二十一年相处,一举一动没有谁比她更熟知,到底江在铖如何断定的。林夏有些佩服这个男人。

江在铖的答案,绝对让林夏溃败:“从你一进来。”

居然一眼辨别了一模一样的两个人,林夏有些不可置信,揶揄道:“我自以为很像呢,完全是林初的风格啊。”她看着江在铖的眼,很冷,他的眼神很冷,她不在意,“你是第一个一眼辨清我和林初的人,如果不言不动,我们家老头子都不一定认得出来。”

她们是同卵双生,至今没有一个人能仅凭一眼辨别,可是江在铖是那唯一的例外。

“没有一模一样的眼神。”江在铖说。

林初的眼睛永远弯弯,似月。而林夏的眼睛也是弯弯,却似刃。

“原来是眼神,下次会注意。”林夏随即打趣。

就算下次注意也会如此吧,她终归不是她,也学不来她的眼。

“什么事?”江在铖语气很淡漠,而且公式化。

林夏玩味地勾着唇角戏谑:“找未来姐夫增进感情行吗?”

原来她自己也这么虚假啊,林夏有点佩服自己了。

江在铖淡笑:“这个理由你信?”

林夏……这个名字背后似乎有些故事呢,一双不会笑的眼睛,却尽量强颜欢笑,江在铖看到了一个这样的林夏,与林初天差地别。

林夏收敛了笑,点头:“嗯,我也不信。”江在铖有一双让人无法隐藏的眼睛,所以还是单刀直入比较好,“菱江电台,想做你的专访,我是炮灰,派来碰壁的,不过幸好,这张脸有点优势,至少见到了。”

本来倒也没有抱什么希望,只是这个能让骄傲自信的林初停驻她高于顶的眼睛,林夏还是很好奇这个男人的。

林夏认为无望,却听到江在铖问:“什么时候?”

有些愕然,林夏觉得这个男人是在没有做章法可言,问:“这是接受了?”对方没有回答,林夏自顾补充,“下周五。”

“我会准时。”

“这张脸原来作用这么大啊。”

是因为林初吧,如此顺利,林夏倒有些错愕。这个男人的深沉绝对让人无法预知,至少林夏惘然。

六月的天,荼靡花开的季节,花儿还未开放,他们就已经相遇了,她说她叫林初,他认出了她是林夏。

只是十年前,他没有认出,林初不是林夏。

这一周,似乎林夏都浑浑噩噩着,莫名其妙地因祸得福,天上掉馅饼的专访案让她忙得昏天地暗的。

那天从江氏回来,她上交了专访策划。

台长大人语重深长地拍了拍她的肩:“林夏,深藏不露啊。”

黎墨一贯地损人不带脏字:“天上掉馅饼,还是沾了这张脸的光?”

林夏不得不说,黎墨一向一语中的。

游戏似乎乱了步骤呢,一张照片她有些措手不及了。

林夏一眼扫去,端坐在录制现场的江在铖,黑色西装,利索的短发有些桀骜,一双一贯冷然的凉眸,这样极致的搭配却是如此引人沉陷。林夏想这期的女性周刊销量一定会创纪录吧。

摄影师对着林初打了个OK的手势,林夏整整衣服,进入录制现场。托了江在铖的福,这是她的第一个现场专访。

这叫不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林夏端着端庄的专业笑容,动作优雅地落座。

一眼相视,林夏似有若无的淡漠,江在铖毫不掩饰的冷淡。

“江在铖先生,很荣幸能由菱江来做您的第一期专访。”一贯的节目开场白,林夏噙着笑熟练地默念。

江在铖只是沉默,要是别的嘉宾,他们都会想尽办法活跃现场,说些客套话,很显然惜字如金的江在铖不屑应承。

林夏依旧淡笑,无意却有意地化了尴尬,电台主播的专业素养——谨防冷场,林夏早就熟记于心。

“众所周知,江氏一贯深入浅出,媒体似乎没有任何相关报道,业内人士似乎对江氏也是十分好奇。今天想满足一下听众朋友同时也是我自己的好奇心,江先生,低调处事是商业宗旨还是商业统筹。”林夏自始至终微笑,从容,将一个主播素养充分发挥。

不愧是林夏的风格,犀利,简单,毫不拖泥带水,所有人都想知道,却没有人敢问的问题。

“似乎低调处事,再出其不意,是很好的商业筹谋。”江在铖深意地勾着唇角,“我会考虑。”

确实出其不意,一句话,将林夏推到了风口浪尖,奸商果然狡猾。

林夏以不变应万变,专访还在继续,林夏依然淡笑,不知道镜头里的她怎样,总之她觉得对着江在铖笑得很僵硬:“江先生玩笑了,商场诡谲,哪是一句话能概论的。而且听众朋友们也一定对前一阵子的商业报道很困惑呢,都说江氏有意进驻娱乐,江先生是如何打算,能否透露只字片言。”

“确实有这个打算。”江在铖不可置否。

“那有特殊的原因吗?”林夏含沙射影,专业又犀利。

是因为林初……林夏明知故问,只是想知道江在铖如何回答。

“有,不过,无可奉告。”

一句话,堵死了林夏接下来准备的‘三堂会审’,江在铖果然如所传那般,雷厉风行,唯我独尊,林夏算是领略到了。

专访还在继续,你来我往,倒不像访谈,有股唇舌之战的火药味。

林夏以前念书的时候,播音专业里的现场提问是学得最好的一项,今日却没有占一点上风。

江在铖的回答没有章法,而且出乎意料,林夏有些措手不及。

“我想广大女性听众一定对江先生的私人事宜更感兴趣,我冒昧地问几个问题。江先生似乎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访谈节目,甚至媒体报道,那为什么接受菱江的访问,而且作为女性周刊的封面。”林夏淡淡然地侃侃而谈。

再一次含沙射影,林夏等着那两个字,林初……

江在铖沉吟,似乎并不急促,淡然处之,忽而似笑非笑,他答非所问:“似乎是林小姐负责我的专访,那么我接受,你会有奖金吗?”

额?林夏彻底怔愣,这人根本毫无章法。

林夏有些懵懵然,却尽量泰然:“确实有。”

而且有很多,不过似乎与专访没有关系吧,林夏着实困惑,江在铖实在是个谜,猜不透。

“为了女朋友的奖金。”猝不及防,江在铖柔了满眼的冷峻,忽然而至的温柔宠溺:“林夏,我们的照片拍得不错呢,虽然你的侧脸有些模糊。”

轰,突如其来的惊天响雷,炸得林夏错愕懵然。这是做梦吧,林夏有种如临梦境的错觉。

女朋友……照片……林夏觉得是幻听,可是江在铖薄唇之下一字不差。这个男人不仅是谜,而且是没有底牌的谜面,林夏却错乱于谜底。

林夏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怔愣了多久,应该很久很久,这是现场录制,怕是没有办法剪辑。林夏脑子里竟错乱到只记得想这个问题。

江在铖的眼神依然温柔,似乎承载了浓浓深情,似乎真情流露,可是林夏却如梦惊醒了。

他在演戏,这个男人在撒一张网,盖住了林夏的思绪。

“江先生,玩笑了,没想到江氏的执掌人竟是如此风趣。”林夏无措,跟不上江在铖的章法,只能含糊其辞地塞责。

“林夏,公开吧,我会尽量不让你困扰。”江在铖认真慎重,一双深沉的寒眸,没有丝毫戏谑。

林夏手足无措,无言以对,双手竟冷汗淋漓。这个男人到底有何目的,林夏一无所知,却无能为力地任由自己被网进那张网里面,然后盘成一个结,再也没有办法置身事外。

林夏以为那个游戏是她开始的,她在掌控,从那张照片,到媒体,明明天衣无缝,却不知何时由江在铖接手,全新的游戏规则,而她是筹码,底牌在江在铖的手里。

似乎身不由己了,到底是什么在将她拉扯到江在铖的牌局中,林夏一无所知。

之后专访似乎没有继续,林夏自始至终无言以对地沉默,只看见江在铖嘴唇一张一合的独角戏。

然后结束了,四十分钟的专访,林夏似乎至若梦中,然后苏醒,然后又似梦,乱,乱,全是乱……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青春小说
  3. 空间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