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似锦

更新时间:2018-11-06 15:27:50

似锦 连载中

似锦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冬天的柳叶分类:言情主角:姜似郁谨

完结小说《似锦》由冬天的柳叶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姜似郁谨,书中主要讲述了:人都说姜家四姑娘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可惜被安国公府摘走了这朵鲜花。然而姜似出嫁前夕,未婚夫与别的女人跳湖殉情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郭氏已经看出来东平伯姜安诚不是个文雅人。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她压下心头憋闷对着东平伯老夫人笑了笑:“老夫人,这结亲呢,是结两姓之好,当然不能草率了,不如您与伯爷先商量一下,我在花厅等您的信儿。”

见郭氏暂时避开,冯老夫人心下微松。

她虽然没有退亲的想法,但在安国公府的人面前不能太软了。安国公府理亏在先,当然不能白白错过这个机会。

说起来,她正为了沧哥儿想拜大儒青涯先生为师却没有门路而发愁呢。

在冯老夫人想来,亲事是绝对不能退的,但趁机讨些好处皆大欢喜。

当然,她还要把大儿子说服才行。

瞅着长子那张铁青的脸,冯老夫人就忍不住皱眉。

长子资质平平,去年又因为在山崩中救安国公而废了一只手,别说是想办法延续伯府的荣光,能维持住目前的局面就不错了。

老大不小的人,一点都不懂事!

“母亲,这事没商量,这亲非退不可,安国公府欺人太甚!”

“非退不可?老大,你想过没有,退亲对女子的伤害有多大?就算是男方的错,可一个退了亲的女孩子还能再说什么好亲不成?”

姜安诚冷笑:“哪怕把似儿嫁给一个平头百姓,也比嫁给一个成亲前还与别的女人私会的男人强!”

“平头百姓?”冯老夫人看着姜安诚的眼神满是失望,“你可知道四丫头一个月的胭脂水粉钱都顶得上五口之家的平头百姓一年的嚼用了?”

姜安诚被冯老夫人问得一怔。

冯老夫人语气更冷:“有情饮水饱不过是笑话罢了。安国公世子夫人对我说了,那女子小门小户出身,连大字都不识几个,季三公子不过图一时新鲜,等把那女子收入房中,用不了多久就会丢到一边去了。”

姜安诚用鼻孔重重哼了一声,不忿道:“母亲错了,这不是那混账对别的女子是否在意的问题,而是他对似儿没有半分尊重,这种人不是良配!”

“那你问过似儿的意思没?”冯老夫人忽然问了一句。

姜安诚语气一滞。

冯老夫人嘴角微勾:“你又没问过似儿,焉知她是否愿意退亲?就算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你就不怕拿错了主意,让似儿怪你一辈子?”

冯老夫人一番话说得姜安诚面色发白。

亡妻留给他两女一子,三个孩子中他最疼的便是似儿。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知道这样不好,可谁让似儿与亡妻最相似呢?

他只要看到小女儿,一颗心就无法控制柔软下来。

可是小女儿从小就与他不亲近,今日态度好不容易有所缓和,他可不想再疏远了。

冯老夫人暗暗冷笑。

她就知道,把四丫头拎出来劝老大绝对错不了。

“即便似儿怪我,我也——”

“请四姑娘进来。”冯老夫人打断姜安诚的话,吩咐大丫鬟阿福。

阿福立刻前往耳房去请姜似。

姜似正盘算着时间。

这个时候父亲应该已经了解情况了。

前世父亲就不同意婚事提前,这一次巧娘并没有死,以安国公夫人对季崇易的溺爱肯定不敢把巧娘打发走,父亲知道了定要退亲的。

当然,郭氏讲起自家的丑事少不了粉饰一番,父亲的愤怒还差点火候。

这也不要紧,等二哥听到外面的传闻回来告诉父亲,父亲就能彻底下定决心了。

姜似心中明镜一般,关键时候,慈心堂中这位对她还算和蔼的祖母是指望不上的。

只是二哥怎么还不回来?

“四姑娘,老夫人请您进去。”

姜似收回思绪,面色平静随着阿福走了进去。

“四丫头,等久了吧?”

姜似给冯老夫人见过礼,笑道:“祖母正在会客,孙女等上一会儿是应该的。”

“还是四丫头明理。”冯老夫人眼角皱纹加深,唤姜似上前来,“似儿可知道客人是谁?”

“孙女不知。”

“是安国公世子夫人。”冯老夫人见姜似神色没有变化,接着道,“国公府想让你早点进门,不知你可愿意?”

“母亲!”姜安诚气得脸色发黑。

母亲这是怎么了,连什么情况都不跟似儿说一声就问这个,这不是哄人么?”

冯老夫人才不理会姜安诚,目光灼灼盯着姜似。

她比大儿子了解这个孙女。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说的就是这丫头,她不信她舍得放弃这样一门好亲事。

姜似神情依然没有变化,平静问道:“莫非是季三公子要死了,需要我提前过门冲喜?”

冯老夫人一愣。

姜安诚嘴角忍不住翘起来。

不知怎么,听女儿这么一说,他似乎可以放心了。

“季三公子好好的,四丫头你想到哪里去了。”姜似的不按常理出牌让冯老夫人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莫非是安国公或安国公夫人病入膏肓,需要我提前过门冲喜?”姜似再问。

“咳咳咳。”姜安诚以咳嗽掩饰笑意。

冯老夫人开始头疼。

幸亏安国公世子夫人没在这里,不然听了这丫头的话还不气死。

“安国公府上没有人生病。”

姜似一脸严肃:“既然这样,孙女就想不明白他们要把亲事提前的理由了。”

冯老夫人太阳穴突突直跳,只得解释道:“是这样的,昨日季三公子与一名民家女游湖,不小心落水了。这事传出去两家都面上无光,所以才想给你们早日完婚……”

冯老夫人一边说一边打量姜似神色:“似儿怎么想呢?”

姜安诚不由紧张起来。

“不知安国公府打算如何安置那名女子?”

“已经闹出了这种事,当然只能让那女子做妾了。四丫头你是个聪明的,应当知道一个妾算不得什么,就是个会喘气的物件而已。”

姜似心中冷笑。

会喘气的物件?

季崇易为了会喘气的物件成亲近一年都没碰过她呢,这么一看,她连个会喘气的物件都不如。

“四丫头?”见姜似沉默,冯老夫人催促道。

姜似垂眸把腕上一对水头极好的玉镯褪下来,塞到姜安诚手中。

这对玉镯乃是安国公府下聘时送来的,当时姜似一眼就喜欢上了,便戴着没收起来。

冯老夫人面色微变。

姜似抬眸,对着冯老夫人甜甜一笑:“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听父亲的,父亲觉得我该继续戴着这对玉镯我就戴,父亲若认为该退回去,我也不留恋。”

猜你喜欢

  1. 暖婚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宫廷小说
  4. 惊悚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