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官骄

更新时间:2018-11-05 11:34:56

官骄 已完结

官骄

来源:西瓜书城作者:不吃西红铈分类:职场主角:向南阮湘云

小说主人公是向南阮湘云的小说是《官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吃西红铈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退伍的特种兵,意外相救市委书记的女儿。得到佳人垂青,从此步入仕途。在官场得意,商场亨通,情场风流?? 一个个风姿绰约的美眉,她们就心甘情愿上了他的床。。。。。。 仕途之路,他怪招频出,胆大妄为,且看他能否一帆风顺,混他个人上之人。 仕途官场,他要青云直上,能屈能伸,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直到电闪雷鸣,风生水起! 官场如战场,人生如戏剧,我写你看,别太当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4重出江湖

Ps:大家扔几个票(推荐和收藏),冲击新人榜了了了,大家一定要投几票,再不露头,又要让逐浪网给埋了!我写的不好,高手大大看见了,千万不要不屑留言,还请您不吝赐教,在书评区留些您的口水!!!!

向南救人之后,回到小区里,里面有一个卖早点的小摊位,摸摸兜里,几块钱还在,买了四人份的烧饼夹肉外带豆浆。

回到家里,父亲和兄弟都起来了,两人并排蹲在门口刷牙。

“爸,我买了早点了,赶紧刷完,来吃吧,一会凉了,向北也快点。”见他俩没说话,向南等不及了,他是在是太饿了,人的身体消耗能量跟肌肉的多少是成正比的,向南身体奇壮,所以特别容易饿,食量也很大。当下狼吞虎咽,吃掉了双人份的早点,喝完豆浆,用手擦了擦嘴上的油,又在鞋底把手楷干净了,这是他一贯的做法。

刚才**湿了还没干利索,穿在身上感觉怪怪的,于是进房换了一条。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遂准备去上班。

这时爷俩进来了,坐到桌边吃起早点来。向南总感觉怪怪的,当看到向北脸上的乌青时才明白哪里不对劲了。他在学校念书,今天又不是周末,怎么跑回来了?昨天由于回来的晚,又喝多了,也就没注意。

于是问道“小三,你不在学校念书,怎么今天跑回家了,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向南从小强势,只有他欺负别人,从来没人敢欺负他。有那也是记事前了。因为娘走的时候,向北三岁,所以他对这个弟弟很是疼爱。

他们兄弟两虽说是一个娘肚子里钻出来的,但是站到一块,很容易让你想起水浒中的武二与他哥哥武大郎。他身高体壮,相貌堂堂。而他这个兄弟却是身高不足一米六,身体瘦弱,不过长的很清秀,远非武大所能比。因为他身体瘦弱,向南从小就护着他,这次看到他被人打了,一股无名业火从脚底直冲顶门。想当年自己混社会虽然年纪轻,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虽说几年不在杭州,字号也该在啊。遂问是谁打的。

“是我们学校门口巴那那俱乐部的小混混,好像叫什么阿虎的。”父亲向明是个老实懦弱的人,从小有什么事,都是大哥向南出面,所以他对这个哥哥是从心里尊重的。

“昨天下午,我一个同学过生日,请我们在东门酒店吃饭。那个阿虎喝多了,看见我们这里有几个女同学,就过来要拉她们出去玩。我和几个男同学上去阻止,就被他们打了一顿,我们班长脑袋都被打破了,我这还是轻的。后来酒店老板下来了,他才罢手,还说别让他再看到我们,要不然打折我们的腿。”向北把昨天的情况向大哥交待了一下。

“你没跟他说是我弟弟嘛?”向南这么问也是有原因的,他虽然没混黑道,但他也是一个狠主,杭州市内大头小脑的也都知道他的名头,料想一个小混混是绝不敢招惹他的。难道这几年淡出江湖,名头不在了?

“当时我都蒙了,没说你的名字。哥,你得管管这事,要不我都不敢回学校了。”向北可怜巴巴的说道。

向明一直悄无声息,这时忽然开口道“老大啊,你得去把这事给解决好了,我们老向家好不容易出了向北这么个大学生,怎么上学还要提心吊胆的?你去跟人家好好说,可不能跟人打架,现在不比以前,你好歹也算是国家干部,别为了这事耽误了。我说老大,你听见我说话了嘛?”

“哦,听见了爸。这只不过是小事,我去说说就行,不会打架,你放心。”

“时间也不早了,你赶快去上班吧,不要头几天上班就迟到,给领导看到可不好。”

“好的,爸,那我就去上班去了啊。对了,小三,你今天就先别去学校了,打电话给老师请个假,明天再去。”说完上班去了。

除了节假日,交通队的事情少的可怜,无非是上街溜溜,逮几个开车超速的,抓两个没照的、没交年检、养路费的。

向南因为心中有事,所以就觉得时间过的特别的慢,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了,就匆匆地往巴那那俱乐部赶去。

巴那那俱乐部是杭州市最大的夜总会,和东门大酒店一起坐落在杭州市区的繁华路段上。向南以前经常来,跟这里的老板也很熟悉。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只见来消遣的人络绎不绝。心里感叹:看来这几年杭州的经济发展还是很好的啊。那几位大佬估计也得发一笔。想到今天来的目的,随着人流走了进去。

里面还是老样子,音乐震天响,舞池里人头滚动,灯光时明时暗。向南走到拐角处走下,一个侍应生走过来问道“先生,请问要点什么?”

“来杯啤酒。”向南眼睛望着舞池说道。

“先生,您的啤酒,请慢用,有事叫我,随时为您服务。”

“我问你一个事,你们这有没有一个叫阿虎虎的?”这种地方的侍应生,消息一般都很灵通,既然阿虎经常来,就不会不认识。

“你说虎哥啊,那不就是。”说着指了指舞池。

向南顺着他的手指,看到了一个矮壮结实的青年人,上身穿着黄色T恤。搂着个女人在那跳舞,几乎是粘在了一起。

“是那个穿着黄的小个子嘛?”向南问道,他可不想搞错目标。

“对,那就是虎哥”侍应生带着一股崇拜的口吻说到。“你找虎哥什么事啊?”他又谨慎的问道。

“我找他算账”

“算账?虎哥欠你钱吗?这位大哥,别怪我提醒你。这钱你就当做是花钱买保险了吧,他可不好惹。别要不到钱,落一顿打。”不过看到向南凶恶的眼神后把后半句硬生生憋回去了。

“你放心,我会跟他好好商量的。就算万一打起来,凭我这身板,打不过我还跑不过嘛”懒的跟他废话,掏出50块钱递给他,“你去帮我把他叫过来,就说有人谈生意,如果我能把钱要回来,再给你一百。”

侍应生拿了钱,听说还有得拿,立马屁颠的跑去叫虎哥去了。

阿虎听说有生意做,以为是老大要砍人,立马推开怀中的美女奔向南这边来了。

“你这没良心的,刚才还说带老娘出去逛夜市,怎么现在跑的比兔子还快。”身后传来**的骂声。

阿虎脸胖皮黑,额头上还有三横一竖四条皱纹,难怪人称虎哥。他拿眼瞧了瞧向南,觉得很陌生,不过看他样子和身板像是道上混的。以为是老大新手的小弟。于是说道“兄弟是哪个码头的,是跟男哥的嘛?”

向南没答,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说“坐”

阿虎疑惑的看着向南,还是坐了下来。

向南点了一根烟,也不看阿虎,说道“听说昨天下午在东门大酒店虎哥很威风嘛。”

阿虎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来者不善。不过不知道对方来历,又不敢贸然行事。听他完心里反而放下了。既然是为了昨天的事来的就不怕了,区区几个穷学生能请来什么高人。况且眼前这个人自己见都没见过,那只能说明他在杭州混的不上路。想到这点,牛比样子立马就摆出来了。

“原来你是来砸场子的啊,昨天那几个学生就是我打的,怎么着,我阿虎打人还要向你汇…哎呦!”话还没说完,头上就挨了一下。

这是向南从小打架养成的习惯,先下手为强,他看到阿虎在这耀武扬威的样子,随手就把桌上的烟灰缸砸了过去。

“**你妈,你以为头上长了几道褶就是老虎啊,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在老子面前装比?老子装比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和稀泥。告诉你在老子面前装比你还嫩了点。”

向南此刻完全一副市井无赖的麽样。边骂边踢,打的阿虎毫无还手之力。

吧台旁边的一桌上坐着七八个穿着流里流气的青年人,听到这边有动静。

“谁他妈这么不长眼,在男哥的地盘撒野,不对,那好像是虎哥的声音。”

“哎呀,真是虎哥,弟兄们,赶快过去,打死小样的。”

一帮人抡椅子的抡椅子,砸酒瓶的杂酒瓶,各个兵器在手,冲过去将向南围在中间。只不过此时向南手里提着阿虎,用一块碎玻璃顶着他的喉咙,看看都扎到肉里了,滴出了鲜红的血。谁还敢乱动。

“小子,你可能还不清楚状况,你不知道这是男哥的地盘吗?惹了男哥恐怕你是不想活了。赶快放了虎哥,咱们还好商量。不然,哼哼!”一个染着黄发,干瘦的小子说道,他是想吓唬向南,只要他把阿虎放下,就一拥而上。

向南没理他,本来是想稍微教训一下这个阿虎,让他以后做人低调点,可是由于性子火爆,把事闹砸了,这几个人他到不怕,不过事情恐怕谈不拢了,以后弟弟就有麻烦了。正在苦思对敌之策。只听门口挤进一帮人来。

“是谁这么不长眼,敢在我火男的地头上撒野。”一个粗犷的声音从哪一帮人里想了起来。

“洋火,是你吗?”向南听到火男的名字后,不禁喊道。

那人听见向南这么喊,不觉一愣,跑过来,死死盯着向南看了一会。忽然大力抱住向南“东哥,是你啊,想的我好苦的啊。”声音居然有一丝呜咽。这让向南很感动。

原来这是向南以前的兄弟叫火男,不过向南总是习惯叫他洋火,还有一个叫金峰,他们三个关系最好。身手也好,三个人名字暗合水,火,金,人称杭州三煞。

“洋火,我也很想你啊,金峰还好吧,我走的这几年你们怎么样?”

“说起来你都不信,来我房间咱哥俩漫漫聊。”看见一众小弟都在那里傻了,一副难以置的神情。也难怪,看着平常凶神恶煞办的老大在这个人面前服服帖帖的哪能不傻。

火男大声说道“愣什么愣,这是我大哥,就是你们的大哥大,快叫,妈的,一点都不机灵。”

“大哥大”小弟们无辜被骂了一顿,委屈的喊道。

“怎么的?叫你们喊不服气是吧?你们知道他是说吗?他是向南,我们杭州三煞的头。”

原来是向南,那是这帮小子中学时代的偶像啊。杭州三煞,多么向往的名字啊。

“大哥大好”这下声音响彻天际,引来无数跳舞者的目光。搞的向南不好意思起来。

“你们就别叫大哥大了,听起来怪老的,就叫我南哥吧。”

“南哥好”“南哥”众人连忙改口。

这时阿虎也爬了起来,走到火男面前,叫了声男哥,又对向南道“南哥,我真该死,我不知道那是您的弟弟,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一回吧。”

火男这时也问清了情况,就帮着说道:“南哥,阿虎是我手下的,平时干活也卖力,是个好弟兄。昨天的事我也知道,我当时也没过去看,哪知道是你弟弟啊。这事怪我。”

向南本来就是想和平解决这件事的,“阿虎,不知者不罪,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嘛。你也不要怪我打了你。这里是给你看伤的钱,你拿着。”说着递给他二百块钱。

阿虎不敢接,只把眼来瞧火男。

“瞧什么瞧,南哥给的,还不拿着,回去好好看看,别想偷懒不打架啊。注意以后看到小公子道个歉。再惹小公子不高兴,我扒你的皮。”说完笑了起来。

“男哥,我阿虎什么都懒,就是打架不偷懒。这点伤不算什么,明天我就能重上战场了。”说着不禁用手摸了摸脑袋,“不过,南哥的身手真好,打得我都还不了手。”

“算你小子识相,南哥可是特种兵出身,刚才要不是南哥手下留情,还不扒了你的虎皮。”火男调侃的说道。

“我又不是真老虎,扒了我的皮也没用啊,还是留给我当衣服吧。”众人大笑。

向南也觉得不可思议,刚才还刀剑相交的对手顷刻就变成了好朋友,好兄弟。恐怕也只有自己遇得到了。

“南哥,别跟他们嗦了,走,上我办公室,咱哥俩好好聊聊,我可是有一肚子话啊。你们几个机灵点,我和南哥谈事情,别他妈来打扰我。”说完,拉着向南向楼上走去。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游戏小说
  3. 架空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