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悬疑 > 侦探风云

更新时间:2018-10-12 17:02:18

侦探风云 连载中

侦探风云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书友20180926112806分类:悬疑主角:景锋恩关景天

主人公叫景锋恩关景天的小说叫《侦探风云》,本小说的作者是书友20180926112806最新写的一本悬疑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主角景锋恩跟关景天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是他俩命运却是一正一邪。景锋恩被人领养长从小生在在派出所大后成为刑警,而关景天从小长在监狱,长大后成了小偷,无恶不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以为自己患了什么精神疾病,闭上眼睛用心聆听只能听到火车开往的声音。

当火车经过一个黑漆漆的洞里,闫马有些懒才没有向那个男人下手,他一直忍着,就在火车快要经过洞口的时候,他快速拿了他兜里的钱包,当他拿出来时简直惊呆了,这个钱包竟然是自己的。

这是他做小偷以来第一次遇到的怪事。他在跟自己换位置的时候偷了他的钱包,而他,想去偷别人钱包时结果发现是自己的。

闫马打开钱包给那个男人看了看,然后装进自己的兜里。

青年男人呵呵笑了笑,“原来是同行呀,刚才经过的那个村子就是我家。我偷东西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好玩,我看到别人的钱包鼓鼓的心里就发痒,忍不住就想去拿,我不骗你,我现在特别有钱,你知道什么来钱快赚钱更容易吗?那就是做生意。”

男人小声对闫马说:“我肚子里面放了几个胶皮套,所以我不能吃东西。等到明天早上我把这东西给排出来,就能赚到一笔钱。”

闫马说:“你为什么不自己卖货做生意呢?”

“我没有本钱,而且也没有合伙人。”

“我有。”

男人欢喜的问道:“哥们,你叫什么?”

“闫马。”

“我叫青铜。”

有个叫御枣庄的小型铁路站,过往的火车最多只能停留四分钟。乘客很少,附近派出所里面只有一个巡逻的警员,他的名字叫东三元,57岁,整天笑眯眯的,他是警界中年龄最大的警员,而且脾气也特别的好。

派出所挂墙壁上挂满了许多的奖状,这些奖状都是一只猫获得的。

在一个寒冷的早上,东三元巡逻时发现了这只可怜兮兮的小猫,它安静的趴在铁路一旁,浑身冻得直哆嗦,东三元把它抱回了派出所,把它当孩子似的一样喂养长大。

它的鼻子跟狗鼻子一样,可以闻到很多犯罪物品的味道,它对这些气味有着天生的敏感,它拥有着人类的智慧,它能分辨出这些东西是什么。

这只猫有着一个好听的名字:鹰天。

东三元在火车站出入口发现了四位行踪可疑的人,他们分别是洛美,闫马,林涛,青铜。

闫马,洛美还有林涛他们三个人假扮成了小学生,林涛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背着书包,他的书包跟文具盒里面装的不是学习用品,而是犯罪物品。他脖子上戴着红色红领巾,黑色墨镜,感觉十分难受。

鹰天经过他们身边仔细闻了闻,最后对着东三元喵喵叫个不停,咬住了林涛的书包,林涛心里有些胆怯,使劲拽着书包然后快速抛开,另外三个人撒腿就跑。

东三元没有去追他们,因为他年纪大了也追不上他们了,他把书包打开一看,然后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这包里面有问题。”

这天晚上,他们在车站附近小声嘀咕着。

青铜说:“我早就说过,东西还是放在肚子里比较安全。”

闫马说:“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什么?”

“去把东西给拿回来。”

“去派出所里面拿回来?”

闫马说:“没错。”

林涛说:“派出所里面就有一个老头,就是那个猫的主人。”

“我们需要先准备一下。”

青铜说:“我们得让这个老家伙,见识一下什么是有本事的盗贼。”

派出所院内的围墙不是很高。院子里趴着一只猫,两间小瓦房,门外挂着一个牌子写着“御枣庄铁路派出所,”另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货物检验站”。

东三元把拦截的危害东西放进了保险箱里,等到第二天早上,警局的人才把这些东西给拿走。临睡之前,他还没有忘记给鹰天吃鱼。

夜幕降临,外面刮起了大风,他把门给反锁上。他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十一点,错过了检查火车,他感觉很奇怪,他每天都会起来的很早,他除了头痛之外也没有哪里不舒服。

等到警员来的时候,他们发现东西不见了。窗户是关着的,门跟保险箱没有动过的痕迹,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这些小偷是怎么把东西偷走的?大家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他们盗窃的那天晚上,闫马还有林涛,他俩是翻墙而入,院子里的猫叫了起来,猫的声音所经过的火车汽笛声所掩盖。

在他们作案过程中,他们可以直接干掉这只猫,或者喂它吃有毒的东西毒死它。

而他们却选择给猫打麻醉针。他们成功之处就是先让猫晕倒再让人昏倒。

他俩翻过墙之后,从窗户缝隙中喷入喷雾剂**,等东三元关上房门时,**才开始发作。

等东三元完全沉睡过去之后,他们在窗户的钢筋上开始下手,他们将钢筋给拧弯曲,然后从缝隙中进到屋子里,用湿毛巾捂住鼻子跟嘴,然后找到保险箱的钥匙把东西拿走,然后把钥匙放回原来地方再从窗户爬了出去。

除夕那天,凌港铁路小区四楼发生了重大火灾。一对母女被困在家中,母亲大喊救命怀里抱着孩子,孩子大概有五岁左右,吓得声音都变了,浓烟从厨房窗户中冒出去。

附近邻居看到大事不妙立刻拨打119,大概半个小时消防队才赶到,几个消防队人员去开房门但是打不开,房门被烈火封锁。

外面围观的人急得不知所措,有人提议用绳子把母女揪出来,绳子很快拿来了,但是要怎么给她俩呢?

女人的头发被烧到了,她赶紧脱下衣服蒙住头,孩子的哭声也越来越大,情形十分严重。救护车始终没有来,再等一会儿,那女人就会忍不住跳楼。

正在此时,一个人赶紧冲了出去,他抓紧绳子咬住,他那敏捷的身手使围观的人大吃一惊。他爬到五楼的时候,调整了一下心情,跟蜘蛛侠似的很轻松就爬到了阳台上。

他快递把绳子系好,在众人的手电筒照射下,他一只手将孩子抱在怀里,另外一只手慢慢滑下绳子。到二楼时,他停了下来,对于所有人来说仿佛是过了几个小时。大家清楚的看到他的手被绳子磨出血了,围观者屏住了呼吸。他强忍着疼痛朝着地面滑下。

大家都拍手欢呼起来,一个人将孩子接了过去,有些人感动的泪下了眼泪,这时救护车才赶来。救人的那个青年人没有话也没说,大家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事发过后,那个女人跟着丈夫一起打听救命恩人的消息,他们在报纸电视刊登消息,说出他的体貌特征。他的背部有伤疤,扎着辫子,很有可能是个混混,夫妻二人去派出所找警员调查。

一个上了年纪的警员说:“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个小偷。”

这个小偷就是青铜。

青铜经过一座小区,看到有一户人家发生火灾,原本他也是来看热闹的。后来他听到有一个孩子不停的喊着爸爸,他突然想到家中也有个孩子,他的孩子只有四岁,也会叫爸爸了。

他想起孩子心里一阵刺痛。此时的他不再是一个小偷,而是一个爸爸。

他救完人之后,上了火车。

他坐上火车可以经过自家的小院,门口种了几棵松树。

他小的时候,常常坐在松树旁看着火车向前缓缓驶去。他随母亲学会偷东西,用自己发明的工具去钩别人的行李跟包,只要车窗是开着的,别人放在某一处角落的钱包就会消失不见。

后来,他跟一个叫墨兰的女人订了婚。

他俩坐在草地上。

墨兰对青铜说:“我邻居阿梅结婚时,男人送给她金首饰跟交通工具。”

“我送你一枚钻石戒指,一克拉。”

墨兰急切的问:“什么时候给我,东西在哪儿?”

青铜指着夜空说:“在那里,那颗最亮的星。”

墨兰笑了笑。

“那车呢?”

“我会变魔术,你先闭上眼睛。”

墨兰闭上了眼睛,青铜轻轻吻了她一下。

结婚之后,他们夫妻二人吃了几个月的萝卜咸菜。孩子出生以后生活更贫穷了。他开始偷车然后卖掉,他开锁的手法很差。有一次他在偷东西的时候结果被人抓到了,那人要把他送去警局,他用刀狠狠捅了那个人然后逃跑了。

这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雪,厨房锅里正炖着一只鸡,妻子跟孩子正在看着电视。

他刚进家门,警察就尾随在他的身后,结果还是被抓了。他被关进牢房,没过多久又逃跑了。他开始在各个地区开始作案,他在火车上认识了闫马。

为了逮捕青铜,警员换了一批又一批,很多角落都贴满了他的通缉令。

有好几次他差点就i抓到了,前几年的秋天,他藏在草垛里,追捕他的警员搜索了一半就放弃了。他听着脚步声慢慢离去。

被通缉的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在恐惧中度过的。

每隔几个星期,他都会坐着火车望着自家院子跟妻子。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解决他对妻子跟孩子的思念。

他聚精会神地看向窗外,再过一会儿,他就可以看到自己家了。他又想起被抓的那天晚上,锅里炖着鸡,妻子跟孩子在看电视,这个情景令他难以忘怀。

当他饿的时候,也能闻到那只炖鸡的香味,也许家里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青铜的旁边坐着一位身穿军大衣的老人,老人看了他很久。

老人问青铜:“你的手怎么了?”

他举起缠着绷带的手说:“没事,是划伤的。”

“看来这个春节要在火车上过了,我去外地看孩子,你呢,你的家里都有什么人?”

“有老婆跟孩子。”

他俩聊了很久,都是关于家乡的事情。

最后他问青铜:“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一个小偷你信吗?”青铜语气中带点开玩笑的意思。

老人态度一下子转变了,他对青铜说:“我看你也不像什么好人,我能一拳将你打趴下,虽然我已经年过百般,但是我拽你就跟拎起一只小鸡一样,把你送到警局,我很看不起你,你应该做过很多坏事,你都应该去自首。”

“在你去自首之前,你应该先回家去看看你的妻子跟孩子。你的妻子每天都要承担家里所有的一切,即使干不动也要干,你的孩子在外面到处乱跑,没有人陪他关心他。”

老人一直唠叨个没完:“一个女人把孩子养大很不容易。你孩子吃的都没有狗吃的好。幼儿园里那些小朋友都在欢快的玩游戏,你的孩子在玩什么,他在哭泣。”

“别人家的孩子都在玩玩具,而你的孩子却在活泥巴玩。别人家逢年过节包饺子都是蔬菜猪肉馅的,而你的妻子呢?我敢说她吃的却是酸菜馅的,连猪肉都没有,你说你是小偷,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吧?”

青铜看向窗外,他看到院子里一个小孩在玩耍,他的泪水涌了出,那个小孩就是他的儿子。

他擦干眼泪,拿起行李朝门口走去。

“你到站了吧?”老人问道。

“还没有,我等不不及了现在就要下车。”他看了一眼地形,然后往下一跳,衣服被挂钩钩破了,他摔在了石头上,结果把腿摔断了,然后滚到了泥坑里。

他拼命朝家的方向爬去,爬了一半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最后死在了半路上。

五年前,刘佳阳在下火车的途中被人抢去了钱包,他只好在公园长椅上过夜。

他来到劳务市场,这里有包工头选体格健壮的人打工,结果他被选中了。

他所赚钱的地方是一个很隐秘的地窖,当他进入地窖那天起,他大概有一年没有见过阳光了。这些工人每天只能睡上四五个小时,餐餐有肉吃但是不给酒喝。吃的好并不是老板好,而是老板利用他们加快速度干。

李老头小声告诉刘佳阳,老板已经两年多没有给他们发工钱了。谁敢去要谁就会被毒打一顿,就连运货的司机也会帮踢上几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冤家小说
  3. 幻想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