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病态总裁囚宠妻

更新时间:2018-10-11 15:37:12

病态总裁囚宠妻 已完结

病态总裁囚宠妻

来源:优阅云作者:酒心分类:言情主角:君子诺夏悠悠

经典小说《病态总裁囚宠妻》由酒心最新写的一本现言类小说,主角君子诺夏悠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囚禁她,因为从第一眼见到这个女人,他就想拥有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悠悠怔住了,这是她以前和他一起看着某一部爱情剧的时候,她曾对他说过的话。那时候,她在电视机前哭得稀里哗啦,他却只是用着淡漠和不解的表情问她为什么男主角爱女主角,却要放对方离开。

在他看来,男主角的行为,是他所不能理解的。

而那时候,她就对他说了那一段的话来解释,只是她没有想到,过了十多年,她就自己都快忘记了,他却还能那么清楚地重复出来。

“你说的爱,是指这样吗?”他问着。

她这才回过神来,“……对。”

“那么你想要吗?”

她看着他,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他拉起她的手,放在脸颊上细细地摩擦着,“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悠悠,我喜欢你,所以我也会爱你。”

顿时,她只觉得喉咙一片干涩。

君子诺的理论,向来就是他付出了,就要得到回报。譬如,他喜欢她,所以她也必须要喜欢他;又譬如小时候,他可以把属于他玩具、零食、统统给她,所以她也必须要陪他一起玩。

而现在,他说他要爱她,那么是不是她也必须爱他?

夏悠悠不知道君子诺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她刚才讲了大通的道理,看来是白讲了,他的想法根本没有丝毫的改变。

点好了餐,上了菜,夏悠悠要离开包厢,君子诺却拉着她的手道,“陪我一起吃带着鬼姬闯战国。”

“我还在上班。”夏悠悠道。

他突然站起身,朝着包厢的门走去。

“你要去哪儿?”她莫名地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

“去帮你把这份工作辞了,这样你现在就不算是上班时间了。”他回答道。

她立马拦在了他的面前,“我没说要辞职,也许这份工作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我来说,却是我现在唯一的经济来源。”

他直接从口袋中掏出了皮夹,把其中的一张金卡递给了她,“密码是你的生日。”

夏悠悠瞪着君子诺手中的金卡,“把卡收回去。”

“那样你会陪我一起吃饭吗?”他问道。

她楞了片刻,一时没有回答。

他再度抬脚,朝着门边走去。吃饭和辞职,他在强迫着她进行二选一的回答。

眼看着他已经走到门边,手甚至搭上了门把,她脱口而出道,“好,我陪你一起吃。”然而话一出口,夏悠悠心中依然忍不住的哀叹着,可以想象,一会儿等她出包厢的时候,同事之间只怕又会流言满天飞了。

君子诺这才满意一笑,重新坐回到了餐桌前。

君子诺用餐的姿势,夏悠悠一直觉得可以当教学范本。不管是中餐还是西餐,不管是筷子还是刀叉,都是极其标准的姿势,就像此刻,他用着不快不慢的速度吃着,举手投足,都透着一种贵族的优雅与规范。

即使是在闲适的状态下,他的动作依然会是一丝不苟的。比如喝酒,他的手指拿着酒杯的方式、距离,就像是机器测量过似的,不会出一点错误。

“怎么不吃?不喜欢这些菜吗?”君子诺出声道。

夏悠悠回过神,看着桌上那些菜,这些菜,足以抵掉她一个月的工资,更别说他开的那瓶红酒了。

这些都是她平时想吃而吃不起的,只是这会儿,她实在没什么胃口下咽,于是道,“上班前吃过晚饭了,现在肚子挺饱的。”

他没再说什么,只是继续安静地用餐。

他的安静,让她想到小时候,他常常都会安静地呆在身边,往往要她说一句话,他才会照着做。如果她没有主动和他聊天的话,他甚至可以一整天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呆在她的身边,她做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

还记得那时候,他每天都要吃药,还需要定期去医院进行各种检查,也常常会有医生来到君家在z市的别墅。

“在想什么,这样地看着我?”君子诺的声音,倏然响起在包厢里。

夏悠悠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放下了筷子,正一脸认真地看着她。

“你的箔…这些年还好吧。”夏悠悠犹豫了一下,还是问着。

他眸色微微一深,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嗯,很好,没有复发。”他道,在他13岁的时候,医生诊断宣布,他的自闭症,已经治愈正常,只要没有什么意外,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地生活、学习、工作……

“那就好。”她道。

“是在担心我的病吗?”他突然问道。

“对,我在担心你的病我们。”夏悠悠老实地回答道,说到底,她的童年、青少年时期,大多时间都是被他所占据的。如果不是他对她的那种强烈偏执,他其实……“我希望你可以健康、正常地生活。”她衷心地说着。

“那你觉得我现在正常吗?”他的手臂横过桌面,拉住了她的手。

她一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又道,“知道吗?我每一天都在想你,想着我们会怎么样地重逢,想着见到了你,你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又会对我说什么样的话。”这十年的岁月,对于他来说的漫长,是她远远没办法体会的。

而唯一让他坚持下来的,就是她会属于他的这个事实。

只要十年一过,她就会完完全全是他的,他一直这样想着,然后这样地挨着。

她的手被他握在手心镇南关,灼热而有力。

明明知道该抽出手,可是他看着她的眼神,似依恋、似警告,又似乞求,让她一动都动不了。

“悠悠,让我正常的人是你,所以如果有一天,我不正常,也一定是因为你。”

他语调平静地说着,就像只是在称述着一个简单的事实。

贵宾室中,俊雅的男人靠坐在沙发上,一身铁灰色的西装,包裹着精瘦颀长的身形,黑发剑眉,狭长的双眸,似凌厉又似慵懒,挺直的鼻梁下,是性感的薄唇。

这样的男人,周身所散发的是一种雅致感,就像是顶级的葡萄酒,又似一幅名贵的画,可以让人忍不住地去驻足,却又不敢奢望真的拥有。

男人半敛着眸子,右手的手指轻轻摩擦着左手中指上的那枚戒指,似在想着什么,又似其实什么都没想。

而另一个画着精致妆容的漂亮女人坐在男人的身边,正在挑选着面前那些名贵的珠宝。

一旁的珠宝店经理细心地对着女人介绍着各款珠宝,“梅小姐,这些都是本店的精品,不知道有没有满意的?”

当红的明星梅昕怡背后的金主可是b市赫赫有名的四海集团的总裁叶南卿,经理当然是要用心招待了。

几百上千万的珠宝,对于叶家来说,不过是个零头而已。

梅昕怡瞥着叶南卿手指上的那枚戒指,拿起了托盘上一副对戒中的女戒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南卿,好看吗?”

叶南卿漫不经心地浅笑着,“不错。”

“那不如男款的你也试着戴戴看?”她盈盈笑语着,拿起了男戒递到了他的面前。

“用不着选我的,选你自己的就好。”他道。

梅昕怡嘴角的笑容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僵硬,随即又若无其事的挑选了一个钻石项链。

叶南卿爽快地付了帐,直到坐上了车,梅昕怡这才敛下了笑容,微咬着红唇盯着对方左手上的戒指,“不喜欢我刚才选的戒指吗?”

“我对那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他淡淡地回道。

梅昕怡几乎想要脱口而出地质问着,那为什么他还要戴着那枚廉价得要死的戒指。只是她毕竟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有些事不该太刨根问底。更何况,即使在一起已经三年了,可是她依然没办法掌控对方的心。

“听说四海集团这次要参加k大的校园招聘会?”她状似无意地换了个话题。

“是有这么一回事。”叶南卿道。

“四海集团不是一向不参加校园招聘会的吗?”

“只是一向,不代表绝对。”

梅昕怡一窒,犹豫了片刻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地问道,“那……你那天会去k大吗?”

“不一定。”他的视线依然落在手中的那枚戒指上,指腹轻轻地摩擦着,就像是在抚摸着心爱之物。

又或者该说,这枚戒指,本就是他的心爱之物,他从不许任何人碰他的这枚戒指,甚至包括她,只除了……

“你是不是还忘不掉夏悠悠?!”话,就这样脱口而出。而在说完这句话后,梅昕怡顿时后悔了。

叶南卿的身上骤然散发着一种冰冷,薄唇微微抿起,他转头看着她,视线凌厉地盯着她,“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呢?”

这个名字,是一个禁忌,埋藏在他心底,已经整整三年之久。

连续几天晚上,君子诺都去了夏悠悠打工的会所,有时候会让夏悠悠陪着他一起用餐,有时候又只是静静地点一杯酒,然后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着。

夏悠悠瞥过几眼,像是一些编程之类的,她完全看不懂。

下班的时候,君子诺都会开车送她回学校。她想要拒绝,可是他却会直接把她塞进车里。最后讨价还价下来,夏悠悠只能要求君子诺把车停在距离学校一百米处的地方。毕竟,他那辆豪车太亮眼了,要真停在校门口,被哪个同学看到,指不定会流传出什么样的传闻。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宫廷小说
  3. 历史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